>>-->
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精华区 银行 天赐良缘 阿瞒的黄金笼子 帮助 道具中心
主题 : [首发][权逊现代]明年今日(首楼完结+补充坑爹HE后续)
公子如烟 离线
级别: 一问三不知
UID: 14928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31
铜币: 74 枚
威望: 118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78(时)
注册时间: 2013-03-27
最后登录: 2017-11-08
楼主  发表于: 2013-04-29  

[首发][权逊现代]明年今日(首楼完结+补充坑爹HE后续)

管理提醒: 本帖被 安娜洛奇 从 乱石穿空(衍生相关) 移动到本区(2013-10-22)
这是容紫若唯GN那天在渣浪上提到的梗,被我顺手拿来渣了。
三个小时赶出来的,完全不知所云。寡淡得跟白开水似的。无风格无文笔无情节的三无产品_(:з」∠)_
借此渣文拜坛~【鞠躬
PS:如果格式什么的有问题请斑竹敲这货QUQ


[权逊]明年今日


  ——余生都不会再悲哀。

  ##
  一束灯光从天花板倾洒下来。
  孙权对着镜子反复抻抚本就挺括的西装衣领。
  朱然拱了拱他的肩,从镜子里看着他笑道:“喂!已经很帅了。今天我才是主角,警告你别抢我风头啊~”
  孙权停下动作,悠悠瞟了他一眼:“那么请问主角先生,你不去礼堂外准备迎接你美丽的新娘,跟我戳在盥洗室里干什么?”
  朱然抱着双臂,话里带着毫不掩饰的鄙夷:“我来拘捕临阵脱逃的伴郎。”
  孙权继续挑眉:“嘁~朱义封你是昨天被民政局的大妈们调戏了么?你什么时候见过我怯场?”
  朱然一耸肩,不置可否地道:“嗯,你不怯场,你大概只是怯人而已。还有!谁告诉你民政局都是大妈的?”
  不管他在身后张牙舞爪毫无形象,孙权自顾自走了出去。

  ##
  点缀着鲜花白纱的婚车缓缓驶来,周围响起阵阵掌声欢呼,倾泻而下的彩花纸带和着轻柔的音乐,新娘把手放在新郎的掌心,被众人簇拥着走入礼堂。
  一场幸福的仪式,由衷希望能带来一段幸福的人生。

  孙权尽职尽责地扮演好伴郎这个角色。招呼伴娘和小花童、接待宾客、给新郎递婚戒、替新郎挡酒。
  新人挨桌敬酒,有热情的客人要给新郎灌酒,孙权就打着哈哈把杯子接过去。
  一桌一桌。终于到了朱然的同事。

  孙权无比自然地接过杯子,目不斜视。和甘宁对灌。然后心底腹诽:这个什么小灵通太坏了啊!
  其实说是灌酒,不过做个样子罢了。谁也不可能在这种场合真把人家灌得七荤八素,甘宁也不是不明理的人。奈何今天他不知怎么得罪凌统了,被他在一个劲儿地损酒量不行。噎得甘宁非跟孙权一较高低不可。
  孙权仰头再干一杯,捂脸的心都有了。你们俩闹别扭,我跟着倒哪门子的霉?真是第一靶么?
  他微微晃头,驱散酒意,动作幅度小到尽量不被众人察觉。吕蒙见缝插针地往他杯里继续倒酒。孙权真是要仰天长叹了,子明你什么时候也这么不厚道了?

  旁边伸过来一只手,把他手里的杯子抽走。
  “再喝就走不动路了。”

  孙权微笑:“哎呀,伯言,你也在。我刚才没看到你。你们公司不是派你去澳洲交流学习了么?你提前回来的?我都不知道。”语气平静,像许多数年未见的故友一样,礼貌地打招呼。垂在身侧的双手蜷起来,指尖轻轻摩挲掌心细密的汗珠。然后心底有个很小的声音低低道:“骗人。你怎么会不知道?”
  陆逊客气地笑了笑:“孙二少日理万机,我这点事怎么好去打扰你。”然后又安静地坐到一边,像是从未开过口。
  两人闲闲扯了几句,顺便就将灌酒这档子事岔了过去。该轮到下一桌,孙权跟着新人继续他履行的职责。
  背过身去,他抿了抿唇,颊侧的酒涡看起来更深。

  伯言,我想再给我们俩一个机会。

  ##
  孙权喝了酒不能开车,谢绝了表示可以载他回家的朋友,扭头看向礼堂大门旁的花坛。
  陆逊垂头站在那。

  “嗨~伯言,你一个人么?正好同路,要不要一起?”他尽量让自己的搭讪显得不那么突兀,虽然听起来似乎并不怎么成功。不等陆逊回话,一个温婉的女子从旁边转出来,挽住陆逊的胳膊。

  孙权一向对自己的酒量颇有信心,可现在他却有点怀疑自己是否喝多了,以至于出现了幻觉。他看着那个女子微带诧异地走到自己面前,轻声唤:“二叔?”孙权想,原来自己还没喝醉。
  他伸手揉了揉女子柔软的发丝,笑吟吟道:“阿绾,你怎么回国了?也不跟我说一声。”
  孙绾略略低头,要躲开蹂躏自己头发的手,也轻声笑起来:“本来打算明天给你个惊喜的。”停了停,似乎有些羞涩,却还是很坚定地接了句:“我陪伯言哥一起回来的。”
  孙权有点语塞,沉默片刻,声线低沉地道:“你们俩怎么认识的?”
  一直沉默着的陆逊突然开口:“巧合罢了。”孙绾弯了弯眼角,接道:“是啊,真巧,没想到你们也认识。伯言哥帮我捉贼呢。那天我实习完回家,天色晚了,路上碰上坏人,幸亏遇到了伯言哥……”
  孙权突然不想听下去,他开口截断孙绾的话:“阿绾,我刚才喝得多了,这会儿有点头晕。先走了。过几天有时间我带你去玩。”
  孙绾乖巧地嘱咐他回家记得喝点蜂蜜水。

  转身的一瞬间,他想,人总需要活下去。失去了一些东西,就要学会重新许愿。

  ##
  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华灯初上。夜生活刚刚开始。
  孙权扯松了领带,敞开严实的领口,将双手插在裤兜里,沿着一条并不繁华的路缓缓踱步。近来他少有这样悠闲的日子。
  边哼着不成调的曲子,边漫无目的地四处乱瞟。街边路灯照不到的角落,黑暗浓稠得像有实质一般,如同化不开的墨。

  路过一家精品店,窄小的门面,滥俗的装潢。附近有刚下晚自习的学生,趁着这一点空闲来逛一逛。琳琅满目的商品,都便宜得很。她们匆忙的青春中,廉价却宝贵的快乐。
  里面在放歌。不知道是不是音响质量的问题,声音很低,给人一种断断续续的错觉。孙权不由自主停下脚步。

  一个女子在哼唱——
  『明年今日 未见你一年
  谁舍得改变 离开你了六十年
  但愿能认得出你的子女
  临别亦听得到你讲再见
  ……』

  孙权之前在其他地方听到过男声版,女声版却还是头一次。倒有点与以往不同的感觉。不知为何教他想起了一句诗。
  ——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

  他先感慨了一下自己的联想力,然后在脑中模拟出陆逊孩子的模样。如果是男孩的话,一定同他一样,严肃正经。缩小版陆逊会板着个肉肉的小包子脸说:“粑粑说了,好孩子不许挑食。”于是他“噗”地笑出声来,笑得眉眼弯弯,两个酒涡深深嵌在唇畔。毫不在意路人诧异莫名的眼光。
  继而又想到这首诗的另外一句: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何谈明年与今日?

  他收了笑,立在街头许久,转身继续走去。店里还在不依不饶地循环着这首歌,歌手低低的吟哦被他渐渐甩在身后。

  『在有生的瞬间能遇到你
  竟花光所有运气』

  遇见你已花光了所有的运气,大概再没有多余的可供你我相守此生了罢。


  ——END——


后续来了,我尽力了……
被基友一巴掌扇回去写HE【对手指
最对不起陆孙氏了,居然让她嫁给了别人……
这个就是欢乐坑爹微黄暴向了,完全没有正文蛋蛋的忧桑……
我到底是怎么能把后续写得和正文差不多长的TwT


  陆逊睁开眼,清晨的阳光有些晃眼。他眯眼看着落地窗前站着的人。熹微的晨色为他镀上一层柔和的金边。大概是听到身后的动静,于是转过身来。背着光,陆逊看不清他的脸,突然“噗”地笑了出来。
  那人有点莫名,走过来俯下身将陆逊压住:“笑什么?是不是觉得你男人特帅?”
  陆逊撇嘴:“权少你不要自我感觉太好。我只是想起那天某人失魂落魄的样子,和今天自带圣光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孙权佯怒,张嘴咬住他的唇角,含含糊糊道:“陆伯言你还敢提!信不信我教你明天起不了床上不了班!”
  陆逊虽然知道他是开玩笑的,却还是微微囧了下。把他从身上推下去,不屑地转移话题:“快起来,压死我了。”
  孙权不情愿地起身,嘟嘟囔囔道:“本少身材这么好,哪里会压死你?昨晚也没见你嫌我重啊。”
  陆逊蹬上拖鞋跑去浴室洗漱,边挤牙膏边喊:“包子快点拿出来凉着啊,被水蒸气一腾就泡了。”

  ##
  陆逊抿了一口豆浆,抬眼看了看孙权;再抿一口豆浆,再看一眼孙权。
  对面的人把叼在嘴里的包子拿下来,悠悠地道:“别看了,我没发呆。说吧,到底怎么了?”
  陆逊挑着一边的眉毛说:“我没怎么,倒是你怎么了?”
  孙权幽幽叹了口气:“这不是发愁阿绾么。”陆逊另一边眉毛也挑起来了,语气里是毫不掩饰地幸灾乐祸:“愁什么?阿绾有什么值得你愁的?”
  孙权把牙磨得咯吱咯吱响:“陆伯言你装什么白莲花。要不是因为你,我能出这么大一个糗么?”
  陆逊很给面子地哈哈大笑,捧着豆浆碗道:“只能怪你太冲动。不分青红皂白就往上冲。我看你今晚怎么去见他们。”
  孙权满头黑线看着他笑得前仰后合,唇边一圈乳白色的豆浆印渍。于是果断狠狠吻上去,镇压之。

  ##
  关于孙权出糗这码子事,我们有必要好好说一说。

  那天在朱然的婚礼上,孙权看到陆逊和自家侄女一起出现。言笑晏晏郎才女貌珠联璧合天造地设……孙权头一次发现自己语文学得真不错,下次笔友见面会的时候曹丕那小子一定不敢再嘲笑自己!

  这些都是孙二少在刹那间脑海里翻滚过的念头。《僧智律》里说:一刹那者为一念,二十念为一瞬,二十瞬为一弹指,二十弹指为一罗预,二十罗预为一须臾,一日一夜有三十须臾。换算成现在的计时单位,一刹那也就是0.018秒。颇有点“思接千载”的境界。

  总而言之,当时孙权心情之悲愤是难以言喻的。于是他回家的路上果断转身去酒吧。

  杯具就是在酒吧门口发生的。

  自从孙权和陆逊在一起后,他糟糕的生活作息就被陆逊调教得无比规律。就算之后两人分手陆逊出国,他也一直维持着良好的习惯。似乎这样就好像那个人还在。
  因此在他拒绝了几个来搭讪的男男女女之后,觉得自己已经微醺,于是果断拿起外套走人。
  原本在朱然的婚礼上就替他挡了不少酒,现在这么个浇愁法,饶是孙权酒量不错,走路也有点晃晃悠悠。
  晃悠的结果就是——他在酒吧门口撞到了人。
  他晕晕乎乎地抬头正打算道歉,然后就看到了一张才分别不久的脸和另一张陌生的脸。

  孙权自动脑补了陆逊离开的空当里孙绾被暴徒挟持的罪恶画面。于是下一秒拳头就招呼上了那个搂着孙绾腰的男人的脸。
  看这一段话标点符号都只用了一个,大家就知道孙权当时的脑子是有多混乱了。

  而那个搂着孙绾的男子完全没反应过来,瞬间被掀翻在地。还不等他爬起来,有人把他死死按着,拳头就开始继续招呼。

  大概是今天憋屈得厉害,好不容易逮着个出气的,孙权真是毫不留情,拿出了小时候跟他哥实战的力气,也不管孙绾在边上到底喊些什么。
  直到有人在身后架住了他,然后耳边一声大吼:“孙仲谋你发什么疯!”
  他转身看见陆逊蹙眉瞪着他。
  于是不知哪来的一股子气,冲口而出:“陆伯言!你就是这么保护阿绾的?她被人欺负了你在哪?”
  陆逊眉头皱得更深,轻声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谁欺负阿绾了?”
  孙权一指刚从地上爬起来的男人。陆逊仰天长叹,一副哀其不幸的模样。于是孙权觉得自己似乎误会了什么,然后孙绾就在边上嗫嚅着说了句:“二叔,这是我男朋友……”
  孙权囧脸看着对面仨人,脑袋有点当机。然后下一刻他反应过来,这男人是阿绾的男朋友,那陆逊……
  那位无辜中枪的男人非常幽怨,被人偷袭就算了,对方还是女朋友的二叔,都不能还手。但是这位二叔刚才还一脸苦逼相,怎么现在眼睛越来越亮了?孙家男人都这么阴晴不定么?那以后怎么相处啊?
  于是他揉着鼻子越发地幽怨了。此心有如中箭的枯木……

  孙权这边被酒精侵蚀的大脑越来越清醒,盯着陆逊的双眼也越来越闪光。
  陆逊似乎有点受不住他的眼光,垂下头低咳一声,严肃地说了句:“权少,你又喝了多少?”
  伯、伯言……咱不带这样的……

  ##
  孙权耍赖搂着陆逊不愿撒手,嗷嗷叫着:“怎么办啊?今晚阿绾就带人回家了。我怎么见人家啊!会不会被大哥和公瑾哥家暴致死啊!”
  陆逊边费力地换鞋边伸手去够玄关旁的文件包:“你自己傻怪得了谁?放开我!要迟到了!”
  孙权蹭了蹭陆逊的后颈,笑道:“迟到就不去了嘛~直接到孙氏来好了,我给你发薪水~我养你~嗷——!伯言!你怎么狠得下心!”
  陆逊收回右肘,甩上门的时候嘴角压不住地往上翘。

  其实这样,真的挺好的。


  ——真·END——


最后吐槽:不要问我当年他们俩问啥分手,我也不知道。容紫若唯←这货她说她也不知道……
PS:陆孙氏名字改了……

[ 此帖被公子如烟在2013-09-10 16:49重新编辑 ]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菊花三弄 威望 +6 2013-04-29 -
菊花三弄 铜币 +10 2013-04-29 -
隐藏评分记录
花色玻璃 离线
级别: 八卦百事通
UID: 11874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159
铜币: 2651 枚
威望: 48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4 个
在线时间: 274(时)
注册时间: 2012-06-02
最后登录: 2017-06-19
沙发  发表于: 2013-04-29  
沙发!
这文真是虐死了……义封你这个老同学一点都不称职→ →甘宁是个妻管严也就算了,还是小鹿疼你啊权仔!叫你不珍惜!

等等难道按照权仔的性格不该是“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也是我的”吗,还犹豫什么,快扑上去!【所以说拆CP的是自家人神马的最难过了QAQ

总之全文到了最后就是QAQ!

看到后续了……………………
妈蛋小鹿你丫就是故意的吧!!!不过HE真好啊QAQ
[ 此帖被花色玻璃在2013-04-30 12:22重新编辑 ]
容紫若唯 离线
级别: 三国日报撰稿人
UID: 7921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305
铜币: 2920 枚
威望: 644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3 个
在线时间: 483(时)
注册时间: 2011-09-06
最后登录: 2014-02-03
板凳  发表于: 2013-04-29  
楼上吐艳,不把沙发留给窝嘤嘤嘤~不会再爱了【别闹了!!!
基友你真的不考虑加个HE版的续篇么?虽然我说要是小鹿跟陆孙氏在一起的话,权仔就跟他没希望了,因为不可能和侄女去争什么,可是这不是没有明确说在一起么?也许只是陆孙氏联合伯言逗他二叔玩呢XDDDD
公子如烟 离线
级别: 一问三不知
UID: 14928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31
铜币: 74 枚
威望: 118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78(时)
注册时间: 2013-03-27
最后登录: 2017-11-08
地板  发表于: 2013-04-29  
回 1楼(花色玻璃) 的帖子
抱歉不知道为什么总是用不了楼主留言功能……果然是写BE被祥瑞么QAQ
只能用这一楼回复GNs……

TO花色玻璃:关于权仔为毛这么轻易就放弃了,请看你lx那位的回帖_(:з」∠)_
要是别人就算了,问题是那是他侄女啊嘤嘤嘤……

TO容紫若唯:基友这个结局不是你要的么→ →
如果我的RP没有完全碎掉,也许哪天会坑出个坑爹的HE……

TO水云沐:HE来了,我让策瑜权逊都圆满了!GN酷爱表扬我!!!

TO言瑾:后续来了……真是拼了老命了【一口血】女版杨千嬅唱的,至于感觉不一样什么的……大概是权仔当时的心境不同╮(╯_╰)╭【快闭嘴!

TO一梦南柯:……看了头像才认出基友囧……我又把故事圆回来了喂!【LZ明明就是小透明加吃货哪里大手了_(:з」∠)_

TO落雨如归:基友我也爱你么么哒~

TO忆墨迹:酒后乱[哔——]什么的最棒了XD~其实那天我和你楼上的GN只是脑补了BE,结果出来之后又被她各种抽打……然后我跑去抽签抽了个上上签,于是一激动小宇宙爆发来了个后续……再然后我拿去洗衣房的衣服丢了……………………摔!!!!

TO千里芝爱:谢谢GN喜欢诶嘿嘿~所以我还是亲妈的嘛~\(≧▽≦)/~

TO白鹭洲:才不会承认那个包子脸的小鹿是我恶趣味爆发的产物呢【捂脸~
[ 此帖被公子如烟在2013-05-03 00:13重新编辑 ]
水云沐 离线
级别: 八卦百事通
UID: 13320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209
铜币: 222 枚
威望: 378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229(时)
注册时间: 2012-09-14
最后登录: 2019-06-27
4楼  发表于: 2013-04-29  
这个。。。孙茹是怎么回事?!!!
她一出来,不仅拆了权逊,而且还拆了策瑜啊
言瑾 离线
级别: 五大神兽
UID: 1264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538
铜币: 1593 枚
威望: 1044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057(时)
注册时间: 2012-07-28
最后登录: 2018-02-22
5楼  发表于: 2013-04-29  
哎……看到這題目,就知道HE的機率十分渺茫……果然……

此文最後那里配合著歌詞,真是大虐啊……求HE番外治愈……

PS.  偶也木有聽過女聲版的“明年今日”耶……感覺真的很不一樣嗎??who唱的??
级别: 八卦百事通
UID: 823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113
铜币: 2546 枚
威望: 40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6 个
在线时间: 166(时)
注册时间: 2011-09-18
最后登录: 2019-11-10
6楼  发表于: 2013-04-29  
(原来每天跟我一起在微博上被各种轮的基友们都是隐藏的大手和大触突然觉得戳进来的我就是个不思进取不求上进的米虫顿觉鸭梨山大

等等!!孙茹孙茹是!!!!!我想起来了!!!!她不是孙策的女儿嘛!!!!撸主你个丧心病狂的!!!!本命全拆了!!······虽然我也喜欢拆策瑜可是我好歹也不带配BG的啊!!!!
落雨如归 离线
级别: 八卦百事通
UID: 8677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312
铜币: 1002 枚
威望: 594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564(时)
注册时间: 2011-10-22
最后登录: 2019-05-27
7楼  发表于: 2013-04-29  
基友QAQ基友窝爱你!扑上去么么哒么么哒!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容紫若唯 离线
级别: 三国日报撰稿人
UID: 7921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305
铜币: 2920 枚
威望: 644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3 个
在线时间: 483(时)
注册时间: 2011-09-06
最后登录: 2014-02-03
8楼  发表于: 2013-04-30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是来看后续HE版的,基友我太爱你了=3333333=
【唇边一圈乳白色的豆浆印渍】看到这句我脑补了些黄暴的东西,不要问我是什么233333
二叔什么的,果然都是二货啊XD孙妹纸估计囧死了吧,二谋等着被策哥家暴吧哈哈哈哈哈
不过破镜重圆好好过日子也挺好的,小插曲都是生活情趣嘛,不是么?
嗷嗷~HE结局太美腻,基友你也太美腻,爱死你了=333=
[ 此帖被容紫若唯在2013-04-30 01:14重新编辑 ]
忆墨迹 离线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1441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782
铜币: 55 枚
威望: 1894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38(时)
注册时间: 2013-01-26
最后登录: 2020-08-01
9楼  发表于: 2013-05-01  
一路虐下去

然后突然就。。。HE了!?

渣权你还真是不分青红皂白。。。。
茹妹子的男朋友真是太不幸了

话说真相大白之后渣权一定觉得喝醉酒时正确选择了
因为可以酒后乱性【啥】嘛~~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验证问题:
斯基瞒是谁?(提示两个字) 正确答案:曹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