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精华区 银行 天赐良缘 阿瞒的黄金笼子 帮助 道具中心
主题 : 【首发】【ALL】不能自魃[17.3.1]【更新5.02】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314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815
铜币: 4 枚
威望: 224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299(时)
注册时间: 2011-01-03
最后登录: 2019-11-29
楼主  发表于: 2017-03-01  

【首发】【ALL】不能自魃[17.3.1]【更新5.02】

管理提醒: 本帖被 安娜洛奇 执行加亮操作(2017-03-05)
[ 此帖被生子当如孙仲谋在2018-05-02 23:12重新编辑 ]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314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815
铜币: 4 枚
威望: 224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299(时)
注册时间: 2011-01-03
最后登录: 2019-11-29
沙发  发表于: 2017-03-01  
第一章    身死

寒冷的风吹破了肃杀气氛的扬州城,被围三个月的扬州城已经是一座死城,不见百姓进入,但见难民逃出。唯一不见的是已经名存实亡的大周皇朝的天子袁术跟他的朝臣。

与之不同的是城外的东吴大营中,将士们军歌高亢,志气昂扬。他们的君主孙策跟士兵们准备着最后的攻城事宜。

“皇兄!”

一个带着孩子气的声音唤着孙策。

正在看竹筒的戎装的帝王一怔,继而露出宠溺的笑容,看着门外的青衣青年,微微一笑:“权弟,你怎么来了?”

说完站起来,迎上前,握住了风尘仆仆的青衣青年的手。

青年一怔,赶紧下跪请罪:“居然忘记给皇兄见礼了。”

孙策赶紧扶起自家弟弟,说:“这回不在宫里,那些虚礼都免了吧。你来的时候,母后跟皇后知道不?”

孙权朝孙策一笑,说:“母后知道,皇嫂也知道。皇兄,这下父皇的仇该报了吧,袁术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是的,不过袁术要朕进城,接受他的降表。等他投降了,朕就把他五马分尸。以祭父皇在天之灵。”孙策咬了咬牙,冷冷地说道。

“皇兄,臣弟以为此事不妥,袁术请你进城,万一城中有埋伏怎么办,还是谨慎行事。”孙权站起来,规劝道。

“朕意已决,皇弟不必多言。”

“皇兄、、、、、、、”

“皇弟,别忘记,这江东的主是朕。朕是江东的主,给江东的儿郎们做好表率。”

“既然如此,臣弟唯皇兄马首是瞻。不过这次受降,请皇兄允许臣弟跟随。”

“好。”

刚进城时候,孙权发现周围很奇怪,好像提前设了埋伏一般。

“皇兄,小心为妙。”孙权提醒道。
孙策会意,往后做了个手势,亲随军们戒严起来。

果然,在孙策他们前脚进了扬州城,后脚城门继而紧闭。

突然一声喝道:“放箭。”

利箭从四面八方飞来,孙策一面用银枪扫挡着,一面往后面大吼叫着:“韩当,程普,快护送二王爷离开,快送到太史慈将军部,祖茂,黄盖随朕断后,你们快送二王爷离开。”

“皇兄!小心箭。”孙权在众将拥护下往城门退去。

“袁术,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黄盖怒吼。

嗖嗖嗖,万箭齐发,亲随军们也就死伤无数,孙策手臂上中了一箭,皇冠被打掉了,披头散发,狼狈不堪。

城墙之上传来袁术的刺耳的笑声:“孙伯符,你不是我对手,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闻言,孙策微微一笑,面容居然有点艳丽的色彩。只见他抬手把额前的散发往后一撩,那风姿足以颠倒众生。

袁术见了此情景。不禁觉得下腹有点胀痛,咽喉发干,吞了口口水。只见孙策嘴唇一张:

“投降?江东只有战死的儿郎。”

说完,下跪,仰天而誓道:

“父亲在上,仇敌在前,如果父亲在天有灵,请保佑儿子取仇敌人头。为你报仇。”

誓毕,站起,做了个决战的姿态,背后的亲兵也跟随做出决战的姿态。

袁术不由地吸了口凉气。

“既然如此,罢了,如此美人,性子也烈,到手了,恐怕没命享受,只有杀死。”

说完抬手,下达死命令:“杀了罢。”

箭如雨下。正当孙策抵挡不住时候。千钧一发期间:“皇兄,我来救驾了。”

城门发出猛烈的撞击声,不一会儿就打开了。

江东军队们如潮水一般,杀入扬州城。

“抓住袁术。”

“呵呵,你们觉得那样能保住你们的君上吗?”袁术不禁笑了,接过一把弓箭,朝孙策瞄准。

拉开的弓如同满月一般,箭头上有一道很诡异的绿色。

瞄准,放手,箭飞出……..

孙策毫无察觉,挥手扫着明箭。等到他察觉时候,箭已经距离他百步之遥…….

正当孙策觉得自己将要命丧黄泉之时,一个人影飞快地挡了在他的前面。。。。。

“蚩“箭入肉的声音。

继而“砰”地一声倒地。

“不,不。”孙策红了眼,扔了武器,飞快地走到倒地的人身边,下跪抱着他,怒吼:“为什么?权弟,来人,快叫军医啊。”

孙权虚弱地朝孙策笑了笑:“大哥,来不及了,箭头上抹了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见血封喉……大哥,你是个好兄长。记得吗?我们两小时候,没有称呼彼此‘皇兄’,‘皇弟’时候,我就单单叫你大哥,那样比较亲厚。”

“大哥,乔姐姐很美艳。立她为皇后,我很放心。”

“大哥,母后有痛心病,我的事儿不要让她知道,省得她伤心。还有香香那丫头,必要时候把她嫁了吧,可是我看不到了……”

“别说了,权弟。你会好起来的。”

“大哥,有件事儿我瞒了你,关于周瑜的,小瑜哥哥从小跟你亲近,我这个弟弟心里妒忌啊,所以我暗中搞破坏。其实小瑜大哥没有死,远在荆州道观中修行……如果大哥你要见他的话,就去找他吧。”

“大哥,我……我……..”孙权的嘴巴张了张,说不出半个字。

“不。”孙策大吼。

怀中的孙权的两眸正在放大,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几个时辰之后,部下朝孙策请示,只见年轻帝王,红着眼冷冷地下达命令:“屠城!以祭二王爷在天之灵。”

冰棺中,孙权静静地躺着。

孙策抚摸着冰棺,自言自语地说:“权弟。我会想方设法把你复活的!”

回应他的只有冰冷的触感。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菊花三弄 威望 +5 2017-06-18 -
菊花三弄 铜币 +10 2017-06-18 首发
隐藏评分记录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314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815
铜币: 4 枚
威望: 224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299(时)
注册时间: 2011-01-03
最后登录: 2019-11-29
板凳  发表于: 2017-03-12  
Re:【首发】【ALL】不能自魃[17.3.12]【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一章    秘术

“太傅,有何法子没?”

“君上容禀,臣闻之,湘西有秘术,能复活死人。不过,臣尚未见过,恐怕言不符实居多。”一边的虞翻说道,“况且,臣翻阅典籍,尚未发现湘西所谓的秘术复活的人尚有所意识。只是…....”

声音顿了顿,只见年轻的太傅脸上露出了忧色。

“无妨,太傅请直言。”皇座之上的年轻君王开口说道,声音带有一丝疲惫。

“君上恕罪,复活已逝之人,实乃逆天行径,请求君上切莫行此禁术,臣翻阅历年典籍,发现用秘术复活的人,皆无意识,一举一动需要巫医法号指引牵制,换言之,是一具毫无生命兼意识的活死人。请问君上,那样的二王爷,复活后有何意义?”

“放肆!”上面传来一声怒吼。

虞翻赶紧下跪请罪,“臣死罪,臣惶恐,此行径实在逆天,还请君上三思。所谓禁术,自有被禁用的缘由,若不是如此,那就不是禁术了。”

“仲翔啊,行使禁术,逆天行径也。朕又何尝不知道?只不过,我想复活骨肉至亲,有何罪?”良久,孙策悠悠地开了口说,“若是逆天,由我孙策一人承担。”

顿时大殿之上鸦雀无声,静得连证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到…..

“既然太傅说湘西有秘术,那朕后天亲自前往湘西寻找行使秘术之人,如找到,当拜为国师。”孙策揉了揉额角,疲惫地说道。

“禀君上,此秘术,不必远去湘西,臣听说,荆州有一个道长可以行使此术。”虞翻说道。

“荆州?”座上的君王的美丽且凌厉的双眸眯了眯,“舒城……..”

“啊?”虞翻愣了一会。

“舒城的桃花开了吗?”
“回君上,现在正值阳春三月,正是桃花盛开的时节,想必舒城的桃花正艳着呢。”年轻的太傅额头上挂着黑线,这君上又是怎么了?莫名其妙的。

“荆州可有桃花?”帝王问道。

“……..禀君上,臣不知。”
    
“就是不知他怎么样了?”年轻的帝王自言自语地说道,看着宫外的圆月。

此时此刻在荆州。

“啊!啊叱!”正在下棋的年轻人一手执着黑子,一手捂着口鼻。“师弟啊,我觉得有人在问候我,要不然一个晚上,就我一个人在打喷嚏。”

“呵呵,师兄,有人惦记比孤家寡人好一点,你不觉得吗?”对面的人扬起一双美目,嘴角微翘,笑得不怀好意。

只见那师兄往伸手往他头上轻轻呼了一巴掌:“给我收起你那贱兮兮的笑容!认真下棋,天天笑得像个狐狸似的。让人看了就想抽你一顿。”

那师弟在棋盘上定下一白子,笑得如沐春风,但是在师兄眼内,那笑容是如此欠揍。

“师兄,您那阵势,啧啧啧啧,败局已定。黑子明摆着是瓮中之鳖。”

“啊?输了?”疑惑。

“嗯?”嘴角上扬。

“再来再来。”

“得了吧!从早上到现在,师兄你已经输了一百多局。庐江周氏啥时候如此不堪一击了?”

“……..师弟。”咬牙。

“我累了,明天继续。”

“……….狐狸。”切齿。

“对了,我的钱,明天给我准备好,好久没跟士元元直小议他们一起出去走走了。”

说完那师弟优哉游哉地踱步出门离开了。

“诸葛狐狸!我跟你势不两立。”棋盘被颠翻了,一只野兽在咆哮。

不一会儿,一个软糯糯的声音传来:“哥,别气了。”

一个胖胖的少年从门外进来,俯首把棋盘扶好,再低头把棋子一个一个地捡起来。

远远看去,那胖胖的身躯像个团子。

等“团子”把东西收拾好,给自己的兄长倒了杯水:“大哥,你该消气了吧?”

“小议……..”

“大哥别说了,在我心目中,大哥是最棒的。上次的湘西之行大哥还学会了赶尸复活之术呢。”

“呵呵,小议不会觉得那是真正的复活之术吧?”

“难道不是?”只见团子睁大了亮晶晶的双眼,好奇地问道。

“那些,充其量是行尸走肉而已,那是因为人对故土的眷恋,所以祈求入土为安,那里面的土是指故土,要不然何来客死他乡之说?因为对故土的眷恋,所以死者含有一口怨气,所谓赶尸复活之法,不是真正的复活之术,而是超度死者亡灵的一种特殊之法。”说完,师兄露出了一丝苦笑,“我在湘西之时,见法师施法后,复活后死者两臂向前伸,所指的地方是死者的故土,等所有的死者回到故土后,吐出怨气,然后手臂放下,倒地恢复死亡状态。小议,你看,那是真正意义上的复活吗?那只不过是因为放不下所谓的执念,而憋着一口怨气支撑到达成遗愿而造成的假象复活而已。”

“呃,这样,那难道没有真正的复活之法了?”团子似懂非懂地问道。

“据我所知,上古有一种禁术可以复活死人,只不过…..”

“什么?”睁大了星星眼,一副求知欲。

“……..好吧,不告诉你那是我周瑜的过错了。”周瑜无奈地笑笑,接着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上古的禁术就是,在人没有完全吐出怨气之前以命换命,就是用另一个活人身上一半的血置于所要复活的人身上,再用法术把他封印于一座山上,封印三百年后等他修炼成天魃,那样他才算真正的复活了。而且处于三界之外,永生不死,长存不灭。”

“哇,好厉害的禁术啊,可是封印三百年后,他所有的亲人都死光了,包括他爱的人,光光他一个人留活在世间,太孤独了,那样复活他一个人有何意义?”团子认真地问道。

“对的,所以是禁术嘛。”周瑜摸着团子的发顶,若有所思地答道。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314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815
铜币: 4 枚
威望: 224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299(时)
注册时间: 2011-01-03
最后登录: 2019-11-29
地板  发表于: 2017-03-26  
第一章    桃夭


荆州,阳春三月,桃花满城。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一个游客打扮得年轻人吟道,继而感叹:“荆州的桃花,虽然鲜艳如灼,不过在我心目中比不上当年舒城的桃花。舒城啊,当年的舒城的桃花估计依旧,就是不知道当年的他怎么样?”

“………..”随行的书生一脸黑线地看着同伴,郁闷无比:君上念念不忘的人是谁?一定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比当朝的乔皇后还美艳,等等,舒城?好熟悉的地方啊,貌似君上还是皇子的时候经常去的地方?……..算吧,人心难测,何况是高高在上的君王?貌似,上次张太师提了一句不合意的话,就被君上扣了半年的俸禄?还是钱袋要紧,等等,接下去看看。

于是乎,那书生很二地张口接道:“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只见那年轻人闻言,哈哈一笑,不语。

书生一愣,不知道怎么回应同伴,于是乎也跟着沉默。

不一会儿,一个武装打扮得侍卫匆忙赶来,在年轻人耳边低语几句。只见年轻人面露喜色,越听越悦,连连道好。

汇报完,那年轻人对那侍卫下令:“子义,你继续留意那人的举动。如果真的是能行使复活之术,请把他请来,朕当拜他为国师。”

说罢,看着一城春色,红艳艳的桃花,思绪却飘到了十年前的记忆中……..

记忆中,舒城的桃花也是如此的红艳艳的。当时还是皇子的他去寻找伴读玩,他的伴读是庐江周氏,当朝的安国君的嫡长子,周瑜。

“大皇子,您来了。”当年的少年一脸惊喜地说。“既然你来了,我请你一块儿赏桃花去。”

“好啊。”

那时候登山越岭,方能到达所谓的桃源。一大片桃林,一望无际,开的花儿很美,粉红粉红的,在东风中摇曳着。

“来,给!”少年变戏法似的不知从哪儿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瓷瓶,递给他,“这是我按照古法精制的桃花酒,兄长,你尝尝。”

两人早在幼时已经如同兄弟一般,所以私下以兄弟相称。

“唔,不错,甜甜的,有一股甘美在里面。”他接过喝了一口道。看着眼前的红红的桃花。随口吟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哈哈哈。兄长,你今年该娶妻了吧。”旁边的少年调侃地说道。

“呃,到时候,本宫命令你做一大堆这样的酒大宴宾客。”

“兄长到时候我定会遵命。”

“一言为定,别抵赖。”

“咱庐江周氏守信的。”少年说道。突然语调里面含有一丝淡淡的哀伤。


不久,就传出安国君周氏居然与敌人有勾结的消息,先皇下令,灭族。当他风尘仆仆地感到舒城,已经晚了。

一地血污,疮痍满目,血腥味迎风扑鼻而来,身前站着监斩善后的皇弟。

看看这,看看那,始终找不到印象中熟悉的身影。

凄然一笑:“你说好的桃花酒呢?”

“大哥。”傍边传来二弟的担忧的声音。

但是,他好像没听到一般,继续自言自语:“你骗了我。你说好的桃花酒哪儿去了?”

说完晕厥了……

太子病了,病了很长的一段期间,恰好先皇被谋害致死,皇后变太后。太子终于在国仇家恨中清醒过来……..

“君上,君上…….”太傅的声音把孙策从记忆中唤回。“你的桃花酒来了。”

孙策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看着桃花,突然脸色一变,拿起酒杯再喝了一口,细细品味着。

虞翻问:“君上?”

“仲翔,这酒哪买的?”孙策站起来,问道。

“这山上的道观。跟一个孩子买的。”

“走吧,带路,寻找买酒的人。”

“啊?吃完再走吧?”

“快走,此人对朕很重要。”

年轻的太傅立马黑线,这君上究竟怎么了?赶路想投胎似的,可怜自己从山上刚下来,又要走上去,可怜的腿啊。

桃花依旧在春风中迎风放艳,山上,道观旁边,一个胖胖的团子的身躯在酒肆里面忙活着,这去年酿的酒,今年味道特醇厚,更香甜。来来往往的人都光顾着,弄得自己忙得不可开交,可惜,诸葛师兄去捉鬼去了,徐师兄要去送葬超度亡灵,庞师兄去炼丹去了,大哥…….大哥去赶尸去了。

“就是此处买的?”孙策看着团子,不由地皱了皱眉头。

“没错,就是此人。”年轻的太傅一脸正直地答道。

看着团子,孙策沉吟半晌,走过去,朝团子说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只见团子朝孙策一笑:“这位客官,要不要来一壶桃花酒?……”

孙策仔细打量着团子,企图寻找当年的容貌的端倪,心说:咋胖了那么多?

被奇怪地打量了半天,那团子心里起了一丝疙瘩:这位该不会是传说中的断袖龙阳之流吧?

“客官,你是不是来买酒的?”团子问道。

“呃,你的酒是自己酿的吗?”

“这个与客官何关?”

“当然有关系,你的桃花酒的味道很像在下的一个故人酿的桃花酒的味道。”

“呵呵,人有相似,何况酒。我只是买酒的,你问那些,第一与我无关,第二,我不知道。”

“好厉害的嘴,好厉害的口才。”年轻的帝王口里带了一丝薄怒。“既然如此,得罪了。”

说完,抱拳准备离开,没想到脑后突然出现一丝杀气,接着一记掌风朝脑后袭来。

孙策的身躯微微一侧,躲开了,只见一袭青衫道袍,一个跟他年纪相仿的道士带着怒气在盯着他。手里拿着一把拂尘。
“这位道尊,背后伤人算什么英雄好汉?”背后的虞翻质问道。

只见那位道士无视他的质问,直奔团子:“小议,他有没有把你怎么着?”

“大哥,你误会啦,他只是问点事儿而已,你就…….”

“啊?”年轻道士闹了个大红脸,继而恢复一脸平常,把手中的拂尘一摆弄,风度翩翩地朝孙策鞠了一躬,冷冷地说道:“无量福,这位客人,抱歉了。”

冰渣子一样的声音,让虞翻有了想冲上去把那位无礼的道士暴揍一顿。

“仲翔,无碍。不得对这位道尊无礼。这位道尊,在下没有恶意,只是这些桃花酒,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人。”孙策抬手制止了虞翻,朝道士说道。

“桃花酒?”

“是的,当年的故人就是酿出那样的味道。我以为令弟就是我要寻找的故人,所以失仪了。”说完,无奈笑笑。

“物有类似,人有相像,在下觉得客人的故人若是有缘的话会再次相聚。”

“但愿吧。”孙策抬头吟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边吟边走。丝毫没有觉得那位年轻的道长脸上闪过一丝微妙的表情,然而这一切,自然没有逃过身边的团子的眼睛,只见团子盯着孙策的背影,脸上浮起一丝怨毒的表情……….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314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815
铜币: 4 枚
威望: 224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299(时)
注册时间: 2011-01-03
最后登录: 2019-11-29
4楼  发表于: 2017-04-07  
第四章    赶尸

      边境经常发生战争,死人是常有的事儿,但是死去的人因为对故土的眷恋,灵魂还有一丝怨气,如果尸首早早腐烂,无法回乡安葬,那些无法回归故土的灵魂们要么成为已故帝王的阴兵,要么成为害人的游魂野鬼,要么变成某些妖物的美餐,要么等待自己被超度的一天。

   相传,上古时候,炎黄二帝与蚩尤战于逐鹿之野,结果炎黄二帝胜利了,蚩尤被擒杀。蚩尤的后裔们被放逐,在乱世之中流离。因为“兵主”蚩尤的执念,曾经禁锢蚩尤的刑架化为枫树,故而蚩尤的近臣们把枫树的种子带在身边,研修了复活之法,复活了蚩尤。在蚩尤之魂的带领之下,他们到了一片神秘之地,在那片土地上安居乐业,繁衍生息。那就是苗族。所以,周朝时候,有人问蚩尤后裔到哪儿去了,周王答曰:“孤从未听闻三苗之事。”也许周朝还是没有发现苗族的存在。

“大哥,照你那么说,蚩尤究竟复活了没有?”团子听完,问道。                                  

“不知道。”周瑜喝了一口茶,叹息道:“就算复活了,又怎么样?江山不复,物是人非。复活了又有什么意思?”

团子陷入了沉思。

周瑜接着又说:“英雄战败,是一种侮辱,蚩尤作为兵主,一方首领,又不是炎帝那样的性格。否则,他宁死也不愿意归附黄帝。你知道,楚汉战争,项羽为何宁愿自刎也不降刘邦吗?”

“因为项羽性格高傲?”

“性格是一方面原因,主要是,他明白,成王败寇,就是降了又怎么样?依据刘邦的猜忌性格,降了也难逃一死。与其屈辱地活着,不如死了干净。”

“我倒是觉得,项羽如果能忍,卷土重来也是个未知的命运。”

“哈哈哈哈。”周瑜笑了,那笑容如同上面的桃花一样明艳,握着团子的手,说:“这世界上太多东西是个未知的。不过,项羽不会那么做的,他如果那么做了,他还是项羽吗?甚至这江山的主人不是高祖皇帝了,而是西楚霸王项羽了。这世界上没有如果。如果有如果,那么当年逐鹿之战胜利的是蚩尤了。”

“大哥所言极是,是我鲁莽了。”

“无妨。”周瑜突然盯着团子的脸,仔细打量了好几遍,然后疑惑道:“小议,几天不见,我居然没发现你瘦了,你怎么瘦了那么多?”

“哪有?”团子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圆溜溜的脸。

周瑜打趣道:“这么些年,我居然没发现,咱小议长得蛮俊俏的嘛。长大后一定是一个仪表堂堂的俊儿郎嘛。”

“那么大哥,你觉得是我好看还是前几天那位贵客好看?”团子问道。

“……..小议你介意些什么?”周瑜郁闷了,这小弟到底怎么了?自从前几天那莫名其妙的念着“桃之夭夭”的家伙出现,小议就介怀了,老爱跟那家伙比较。

“没什么,就是觉得那位贵客长得真俊,真好看…..”团子红着脸说道。

“是吗?好看吗?”周瑜也觉得那副脸特熟悉,特像十年前的那个太子。

“要是我有那么好看就好了,是不是…….”团子叽咕道。

“我说公瑾,”房外传来诸葛亮的声音,“你们哥俩还在打情骂俏的,有任务找你咯。”

“我说狐狸,你是不是捉鬼捉多了,自己也变鬼了?下次别那么诡异地出声,省得我们两个大活人被你活活吓死。”周瑜讽刺道。

说完,头都不回地走了,剩下团子跟诸葛亮。

诸葛亮朝团子微微一笑:“小议,有的时候感情是不能勉强的,你出身于吴郡大族世家,这么一点,你应该有所觉悟,哈,对了,那位贵客已经出现了,他是公瑾的命定之人,你如果想保命的话,你最好离公瑾远点,否则,你将为沦入大劫,而且生生世世摆脱不了那个劫数,所以,你好自为之吧。”

“………”团子不语,陷入了沉思……..

山上,一个老妪正在背着一个沉重的物体,艰难行走着,步步举步维艰,但是老妪还是语调温柔地对物件自言自语:

“儿啊,你等等,咱家乡已经不远了……”

“儿啊,为娘定然把你带回家乡……”

“儿啊,你放心,为娘一定让你入土为安,风光大葬……..”

没错,那老妪背的是一具新死的尸体。

“儿啊,你背井离乡,为的是发财,可是没想到你却客死他乡,让为娘白发人送黑发人。儿啊,你死得太早了,扔下为娘,你这个不孝子。”

也许因为体力不支,老妪突然一脚踩空,背上的尸体摔因此下了下方一片绿荫的山谷,消失了。

老妪回过神来,一愣,接着疯狂地跑下了山谷,在山谷上的茅草堆里面疯狂地寻找着自己儿子的尸体。无奈那些茅草已有半个人的身高一样高。好几个时辰过去了,尸体没有找到。

“不,儿啊,你在哪儿啊?”已经筋疲力尽的老妪望着一望无际的绿荫,失望地喊道,那声音仿佛是焦虑的母兽对玩过头的幼兽的召唤。

没有回声,老妪眼底里面浮起一丝绝望,在口袋里面摸出一把利器,朝自己的脖子上抹去……..
        
        “老人家,往者已矣,节哀。”后面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何况,令郎肯定希望你能够终老百年。你何必自寻短见?”

        老妪回头,发现背后出现一个年轻的道士,一副风度翩翩的模样,手里拿着一把拂尘,

     “道长,我唯一的儿子客死他乡,我这个做娘的却不能亲手把他的尸首带回家乡让他入土为安,这不,连他的尸首都丢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老妪哭泣道。

      “入土为安?”年轻道士冷冷一笑,“人没了,入土为安有啥意思?何必那么执着?若是有灵魂之说,尸体是入了故土,但是灵魂却还在外面当游魂野鬼呢。再说,为人子者,肯定希望自己父母长命百岁,你那样子自寻短见,以后你们母子俩黄泉相见,你以何面目去见他?”

      老妪一惊,呆呆地看着眼前人。
      
      只见年轻道士咬破指头,将指头上的血滴快速弹到半空中,然后定住,念了一句咒语:“以吾血为祭,魂兮归来,孝道大于天地,汝等三魂七魄,快快齐聚一体,命汝听吾号令!”

       那血滴定在半空中,须臾,几道气流冲来。

      老妪有点慌,道士安慰道:“莫慌,那是你儿子的三魂七魄。正在积聚。”

      那几道气流形成一个气团,往附近草堆奔去。然后慢慢消失于草堆中。

       年轻道士见状,立马念了句:“浩然正气,以死为生,上天之德,命汝归乡入土,从此了结执念。”

只见那附近草莽中,一个人型物件“嚯”地站起。

      老妪走近一看,是原先丢失的儿子的尸首。

     老妪以为自己儿子真的复活了,大喜过望。

     年轻道士对老妪说:“别开心太早,因为那不是真正的复活,因为他没有常人的意识,归根到底,是行尸走肉。因为他的执念,所以那状态只能支撑到归乡安葬。你可以带着他归乡了,那样比较省力一点。不信,你看。”

   “娘,儿子不孝,”那尸体开了口,“本来想发财养你终老的。谁知道造化弄人,愿娘您命如南山石,四体康且直。”
    
     下一刻就是重复那话。

   老妪开始时候被吓了一跳,居然觉得儿子复活了,可是听到儿子重复那话,顿时有点毛发悚然,惶惶地问:“他开口是说明什么?活了吗?”

      年轻道士轻轻地摇了摇头,道:“那是开口重复生前的执念,也就是他要吐出所谓的怨气。等他回到你们的家乡,他的魂魄的怨气吐尽,魂魄离开肉体,到时候他会倒地回到死亡状态。你们的时间不多了。赶快上路吧。”

       “老身在此谢过道尊,放心,老身会努力活下去的。不负吾儿的一片苦心。”

说完,老妪跟那副尸体上路了,只见尸体两手向前伸,两脚跳跳,蹦着走。老妪走在前,尸体在后,一前一后地走着,消失在苍然暮色中。

“生死有命,人间有情。奈何一切拼不过天啊。”年轻道长叹息道,继而朝后面一笑:“跟了贫道那么久,阁下不累吗?”

    “……..”鸦雀无声。

    “好吧,看来阁下是个喜欢藏头露尾的,见不得光的怪物。堪比鬼妖了。看来得贫道请阁下现身了。”年轻道士蹲下身子,拿了几颗小石子,置于掌上,运气,用力往后面狠命一打。

几道金属与石子碰撞的清脆响声从身后传来,突然一掌朝他袭来,他身躯微微一侧轻易带过。

“这位道尊好深厚的内力。”对方是一个侍卫打扮的年轻人,手里拿着一把剑。

“彼此彼此,阁下的剑术也不差,如果贫道没猜错的话,阁下的剑术可是师承于安阳太史氏?不过太史氏剑法一直是不外传,只传儿孙。莫非阁下是当今御林军统领太史慈将军?”

“周道尊,在下是谁,并不重要,现在在下的主人有意请你进庄子一聚,有事儿请周道尊赐教,请周道尊随在下走一趟。”那人冷冷地说。

“如果我说不呢?”

“那在下只有得罪了。”那人手内的剑在握紧,暗自提气,准备作战。

“看来你家主人之邀,贫道非去不可了。”年轻道士微微一笑,对那人说:“劳烦尊驾给贫道引个路吧。”


只见那人见到年轻道士的笑容后,露出一丝错愕:“世子…….”

“嗯,怎么?阁下不认路?”年轻道士戏谑道。

那侍卫继而很快恢复平静,走在前面为年轻道长引路…….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菊花三弄 铜币 +12 2017-06-18 -
菊花三弄 铜币 +9 2017-06-18 3章
隐藏评分记录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314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815
铜币: 4 枚
威望: 224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299(时)
注册时间: 2011-01-03
最后登录: 2019-11-29
5楼  发表于: 2017-07-24  
第五章       魂袭
   “周道尊,你让在下想起了一个故人。”
    
路上正当周瑜觉得自己要被眼前的木头人闷死时,那木头突然开了口道。

“哦,那么阁下能不能告诉在下,阁下究竟是不是太史慈将军?”周瑜有点烦躁地把拂尘甩了甩,质问道。

“……”

对方还是莫名地跟他装哑巴。

好吧,面对一个木头,本道尊也自认倒霉咯。

突然,一阵很强的气流从不知何处袭来,二人不约而同地闪开。

“好强的杀气。”

“错了,是妖气。”周瑜推开太史慈,把拂尘朝气流一打,“哧。”拂尘燃烧了,周瑜扔下拂尘,一手挡住气流的侵袭,一手掏出一棵桃木珠子,往上一抛,等珠子上升到半空中。周瑜口中念出一句咒语,然后说道:“定。”

珠子定在半空中,周瑜说:“破!”

气流竟然莫名其妙地消失了,周围回归平静。

“谢过周道尊的救命之恩。”太史慈开口吐出一句,那声音冷冷的。

突然,半空中传来一个凶狠的声音:“想不到你居然破了本尊的魂袭幻术,本尊不会放过你的。”

“莫名其妙,贫道什么地方得罪你这个怨气冲天的鬼尊了?还那么大的怨气?贫道奉劝阁下,还是趁早进入轮回,不能再修炼噬魂之术,否则必遭天谴。”周瑜朝上面喊道。

“轮回?哈哈哈哈。”那声音充满了苦涩,“本尊的执念还没完结,你要本尊如何安心进入轮回?等本尊了结执念,哪怕要本尊沦入畜牲道,甚至要本尊灰飞烟灭,本尊亦无怨无悔。”

“何必呢?阁下今生完矣,不如来生看缘分来继续。”

“不,很多事儿只有今生,而没有来世。改天请道尊赐教。”说完那声音就消失了。

“痴儿,何必呢?”周瑜摇了摇头,叹道。

“…….二王爷……..”太史慈听闻声音,不由地颤了一下。

“太史将军,你跟那鬼尊是相识?”周瑜把桃木珠放进怀里,问。

“鬼尊?”太史慈不由地一愣。

“如果贫道没猜错的话,那鬼尊曾是一个人的三魂七魄的一份子,人死了之后,三魂七魄中的一份子能通过噬魂邪术修炼成鬼尊,那么,生前那人一定是尊贵之人,而且那么大的怨气才成怨灵。可见生前执念很坚定。而且拥有一个固执的灵魂。此人若生则是个天才,若死则成祸害,复活必成苍生之敌。必除之。”

“……那么复活呢?”

“太史将军莫非是跟贫道开玩笑?复活?刚才赶尸情景难道将军没看清?世上压根儿没有实质的复活之法。再说,此人的一部分已成鬼尊,复活必然祸害天下苍生,若此人复活,天下倾覆,苍生危矣。”最后几个字,年轻道长几乎是一字一咬牙狠狠地吐出。

太史慈听了。回想年轻帝王的“复活骨肉至亲”的执念,不由地叹了口气:“此次请道尊,是为了我家主人的一个执念,至于里面的缘由,则请主人跟道尊说个明白。”

这主人的执念还真的是…….周瑜眉毛一扬,答应了。

   幽暗的洞穴中,一丝痛苦的呻吟飘出。
  
   “唔,痛……..”

突然一丝杀气袭来,那声音的主人不由地厉声喝道:“敢碰本尊,你们四小鬼还不够格,正好,本尊修为受损,拿你们的魂修补本尊的修为。”

接着,几声惨叫,青烟乱飘。

等杀气平复。那阴森森的鬼尊声音飘来:“哈哈哈,噬魂不愧是噬魂,在吸收了四小鬼的魂,本尊的修为不但弥补回来,还大有所益。”

“主人,噬魂归根到底是邪术,不宜再练,练上一定的境界,主人会六亲不认,变成恶魔。”一个苍老的声音飘来。

“你是不是管得有点多了?莫忘记,你原本是本尊生前养在王府池里的一只王八罢了。别以为你帮了本尊躲过被恶鬼所噬的劫数,你就可以凭此对本尊的事儿指手画脚。冥灵,你是主人还是本尊是主人?”
冥灵现身了,那是一只小龟,相传他的祖上是四大神兽之一,玄武。

“冥灵不敢,主人,冥灵只是怕主人会伤害至亲,听说,噬魂之术到了最后会出现幻觉,沦为恶魔。”

“那本尊问你,有何化解之法?”

“化解之法有二,其一就是活人之血,其二就是封印三百年后修炼冰清经。后者才是根治之法。”

默然很久,只见鬼尊发出一声叹息:“大哥……..我该怎么办?”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314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815
铜币: 4 枚
威望: 224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299(时)
注册时间: 2011-01-03
最后登录: 2019-11-29
6楼  发表于: 2018-01-28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314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815
铜币: 4 枚
威望: 224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299(时)
注册时间: 2011-01-03
最后登录: 2019-11-29
7楼  发表于: 2018-05-01  
思追,思追!【思君不可追】

“国师……”  
“嗯?”

“国师好雅致啊!居然来这山野饭堂吃饭?”一个含着讽刺的口吻说道,“不知这饭馆有什么绝色佳人迷住了咱堂堂的国师?”

“……”不悦地皱了一下眉头,眼眸中暗藏杀气。

“呵呵,听说那老板长得细皮嫩肉的。莫非国师大人好这口?”

“各位同僚,国师现在还没娶妻,八成是看上了那个美人吧!”

“呵呵!”

人们一边八卦着,而正主正在一边吃着饭,慢吞吞的,一边吃一边看着社台上忙碌的人,眼神含着欣慰……
老板忙活着偶然一抬头发现了他,笑道:“大兄弟,又来了?等老哥忙完再陪你喝酒!”

他笑着晗了晗首。继续看着老板忙活着……

真好!这世能遇着你……我一定不会让你跟我错过!皇兄!

心里一痛,当他回到人间的时候才知道,皇兄已经作古三百年了!而他变成天魃,永生不死,如果让他选择一次,他宁愿不要复活,也不要跟皇兄阴阳永隔,他恨一直陪在皇兄身边的那个人,为什么要复活他?所幸这世又遇到了皇兄的转世,但是……

“我回来了!”

“咔擦!”国师手内的筷子被掐断,国师一脸阴沉沉地瞪着声音的主人!

只见老板迎了出去……

后来,这家店被当地恶霸所毁,当晚,那家恶霸家里鸡犬不留,被神秘地灭门了!

再后来,老板跟他的道侣飞升去了……

三百年后,国师容颜依旧,听着手下唱着曲儿:“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国师一度失魂,大手一挥,周围的人都化为尘土:“思追,思追,思君犹可追否?怠矣!思君不可追也!哈哈哈!”

皇兄!思君犹可追否?

逝者不可追,存者犹可追!

【完毕】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314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815
铜币: 4 枚
威望: 224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299(时)
注册时间: 2011-01-03
最后登录: 2019-11-29
8楼  发表于: 2018-10-04  
Re:【首发】【ALL】不能自魃【更新10.04】
“国师爷爷,又招魂了?”

一个老年对着一个青年问道。

“是啊,孤想皇兄了!想 把他的魂魄招来一聚。”青年回答道。

老人看着青年,叹道:“国师爷爷,往者已矣,往事如烟,何必呢?”

“闭嘴!一介黄毛稚童,有何资格训斥本尊。”青年不快地吼道。

“儿孙不敢,不过儿孙即将入黄泉,儿孙的先人也希望国师爷爷能有自己的快乐。”

“快乐?那是什么东西?本尊已经忘记很久了,也不记得其中的滋味了。”青年充满悲哀的声音传来。



“主子,不,不好了!小主子他……”

“他怎么啦?冥灵,你把话说明白!”

“小主子他去了!”

“……知道了。”淡淡的回复,口语平静且不含一丝忧伤。

这么多年来,作为超越三界之外,不死之身的天魃,他对生死已经司空见惯……

从身边的人的一次一次无情的背叛,杀戮,他也习惯,堕落……

唯独对待这个皇兄遗留下来的子孙,他是从一介稚童慢慢长大,然后慢慢地变老的过程,他是有目共睹的……

“皇兄啊!招你的魂魄,你不见我,现在连你我的唯一的羁绊都没有了。皇兄啊,我多么想见你。”青年国师一边独自自语。一边摸着桃花树。

冥灵见到此情景也跟着叹息。

“冥灵,本尊命令你。”青年国师突然发声 ,“厚葬孙维。”

“遵命。”

终于安静了,可是我招你的魂,为什么招不到呢?难道你不想见我?也是,我当年复活的时候已经不是人了,差点把你害了,你不见我是有应有的,可是你为什么要把我救下?为什么要把我变成这样?维儿说你是为了骨肉至亲……这我不相信,你后来为何在春秋正盛的年纪把江山让给绍儿?你最后究竟去哪儿了?我记得你当年来见我最后一面的时候说你永远等我回来,你身边还有一个非常讨厌的气息。那人是谁?你最后还是食言了,我重新出现在世上的时候你早已不在,是我来得太迟了吗?皇兄。你安排维儿在守等着我。你呢?现世的你在哪里?我终于记起来,可是招魂唯独不见你!难道你已经是进入轮回了吗?苍天在上,伏唯求得见兄一面。

青年国师突然感到有些东西在回应他的想法似的,睁眼一看,桃树开花了。

“桃树开花了!”一个稚嫩的童声飘来。

青年国师闻言一顿,是他吗?

“好美啊,若是摘了给阿瑜,阿瑜一定会诗兴大发的。大哥哥,额哦够不着,能不能帮我摘一把?”

阿瑜……青年国师不禁地皱了皱眉。但是还是 帮稚童摘了一大把桃花……

“大哥哥,大哥哥,你在看桃花吗?”稚童问道。

“不, 我在等人。小友 ,今年的桃花开得特别好。”

“大哥哥等的人怎么没来?”

“他已经来了!”

“阿策,你在哪里?先生要找你!”

“阿瑜,等等……大哥哥,这个给你,谢谢你帮我摘的桃花,不过分你一些桃花。对了,我叫孙策,家住……阿瑜叫我了。大哥哥有空去我家看看。”

说完,稚童就跑了。没一会儿稚童又跑回来,“差点忘了,大哥哥叫什么名字呀?”

青年国师蹲下身子跟稚童对视,“我的名字呀,叫仲谋。”

“仲谋大哥哥,以后记得来我家看看。”说完消失在青年国师的视野中。

青年国师目睹稚童远去,久久伫立于桃花树下,良久叹息:“难怪招魂没回应,原来如此,皇兄果然没失约。可惜当年的情景我永远回不去了。皇兄已经成为稚童 ,而且是最后一世为人。之后就是位列仙班,境界于我这个天魃愈来愈远。”

哎……也许再相逢,他们永远回不去当年了,无论当年多么美好…

“前世的种种,好像一场梦,不知是我变成了梦中人,还是梦中人 变成了我?”—

          ——番外《庄周梦蝶之仲谋篇》END

【这是无责任的番外篇,下面回归正文。现在才填坑,抱歉。】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314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815
铜币: 4 枚
威望: 224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299(时)
注册时间: 2011-01-03
最后登录: 2019-11-29
9楼  发表于: 2019-11-29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验证问题:
曹刘生子下一句是什么?(提示五个字) 正确答案:当如孙仲谋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