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精华区 银行 天赐良缘 阿瞒的黄金笼子 帮助 道具中心
主题 : [独发] [权逊] 江东冷月 (284楼3月13日更新第39章)
荞麦饭 离线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774
精华: 0
配偶: 蒙蒙嘟嘟
发帖: 767
铜币: 153 枚
威望: 206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172(时)
注册时间: 2010-08-18
最后登录: 2018-09-01
楼主  发表于: 2010-08-29  

[独发] [权逊] 江东冷月 (284楼3月13日更新第39章)

管理提醒: 本帖被 安娜洛奇 执行加亮操作(2011-03-07)
楔子
    江东啊江东!
虽然已经做上江东之主两三年,孙权还不十分习惯身份的变化。兄长留下的遗言果然不错,外有周瑜内有张昭,江东事务井井有条,而他却总觉得自己有些游离,仿佛这一切都是梦境,他仿佛觉得自己的兄长和周瑜还在江东策马奔驰,并笑着让他回去读书;仿佛下一秒兄长就会笑着对他说:等公瑾把水兵练好,我就和他去荆州讨伐刘表,为父亲报仇;仿佛自己确实还在读书,只是跟在兄长身边,随时为兄长提一些或有用或迂腐的建议。
可是当他抬起头来正视一下这空空荡荡的宫殿,这一切都恍惚像泡影一样的消失了。
    也许孙权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免得他忘记自己的存在。


    “老师,你认为江东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年轻的孙权仍然习惯像未即位时一样以师礼敬张昭。
    “北方战事未休,暂时不会威胁江东,江东现在外有公瑾统兵,外患暂时没有。若说内患,一患门阀力量太强,令行难施;二患匪患四起,危及民生,也危及江东的财税钱粮;三患人才缺失,老臣已年将半百,而丞相必于州县历练方懂内政之道,主公要早日提拔人才才是。”
    孙权思忖片刻,笑道:“孤倒有一个一举三得的办法。门阀家族虽然势力强大,却也人才辈出,孤从门阀家族中大力擢拔人才,委以各地官职,以婚姻结之,以君恩感之,既可收复其心,亦可安定乡民,如确有才华出众者,将来也可担任相位,不知老师以为如何?”
    “主公聪颖。只是门阀既要用,也要防,需以北方流亡过来的士子牵制之,否则势力强盛,尾大不掉,反成内患。”张昭躬身说道。
    孙权却并不以为意,笑着对张昭说:“还请老师将江东门阀士族中年轻有为者的名册履历拿与孤一观,可否?”
    此时,年轻的君主并没有想到,这句话,给他的将来,竟给他的将来带来了如此多的变化。


    看着名册上那个刺眼的名字,孙权似乎有些眩晕。
    是他吗?真的是他?曾经在春风中笑的让他心醉的那个人?他再三请求兄长寻找却被告知找不到的那个人?他认为是上天赐给他却终于从他身边溜走的那个人?
    江东事务繁多,孙权几乎已经怀疑自己忘了那个人,可是,那两个字分明刺入他的眼帘。
    愣了半晌,他终于吐出一句话:
    “去请吴郡陆议前来见我!”
[ 此帖被荞麦饭在2011-03-13 21:07重新编辑 ]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6条评分记录
胡月萧歌 威望 +8 2011-03-29 补发更新奖励
胡月萧歌 威望 +10 2011-03-29 补3月5日至13日更新奖励,共12章~~GN真乃神人,膜拜一下
昔年柳绿 威望 +5 2011-03-07 28-31更新奖励,填坑尊美好!
狼顾之鬼 威望 +12 2011-01-26 20-27更新奖励
蔷薇的语言 威望 +5 2010-10-29 嗷嗷更新了更新了!!
江湖血杀 威望 +10 2010-09-04 荞麦乃好勤快
隐藏评分记录
荞麦饭 离线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774
精华: 0
配偶: 蒙蒙嘟嘟
发帖: 767
铜币: 153 枚
威望: 206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172(时)
注册时间: 2010-08-18
最后登录: 2018-09-01
沙发  发表于: 2010-08-29  
额……现在通过审核,不要了……
[ 此帖被荞麦饭在2010-08-29 19:35重新编辑 ]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1条评分记录
江湖血杀 铜币 +20 2010-09-04 荞麦,那俩楼帮你删了?
隐藏评分记录
荞麦饭 离线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774
精华: 0
配偶: 蒙蒙嘟嘟
发帖: 767
铜币: 153 枚
威望: 206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172(时)
注册时间: 2010-08-18
最后登录: 2018-09-01
板凳  发表于: 2010-08-29  
也不要了
[ 此帖被荞麦饭在2010-08-29 19:36重新编辑 ]
荞麦饭 离线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774
精华: 0
配偶: 蒙蒙嘟嘟
发帖: 767
铜币: 153 枚
威望: 206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172(时)
注册时间: 2010-08-18
最后登录: 2018-09-01
地板  发表于: 2010-08-29  
第一章:少年行
 

    东汉末年的庐江仍然安宁,街道熙熙攘攘,叫卖声此起彼伏,即使北方战的如火如荼,这里的人们似乎还没有意识到战火迟早会燃烧至此。
    但今天,似乎有些不同。三人三骑,旋风一样从街道的另一头飞驰而来。当先两骑是一对意气风发的青年,两人的脸上漾着的笑意似乎连阳光也为之失色,而后一匹马上的少年则稚气未脱,抿着嘴拼命打马想要追上前面两位青年。
    “公瑾,这就是庐江陆太守家吗?”白衣青年转头询问。而另一位绛衣青年笑而不答,下了马,上前有节奏的轻轻叩击门环。
    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位老仆走了出来。他似乎觉得有些讶异,行礼道:“这位是舒城周公子吧?”
    绛衣青年彬彬有礼的一拱手:“请您去通报陆大人,就说舒城周瑜与长沙孙策、孙权,前来拜访。”
    老仆躬身道:“陆大人受九江袁大人所邀,携公子前去赴宴,大约明日才能回来。三位既然是远道而来,今日回去也不是待客之道,请三位书房少坐,老仆这就去禀明小公子。”
   “小公子?”孙策和周瑜对视了一下,脸上都有些疑虑。周瑜前些年曾随父亲来拜访过陆大人,知道陆大人之子陆绩年方六岁,既已随陆大人前去九江,那小公子能有几岁,如何能迎宾待客?但既为宾客,有些话自然也不便开口,三人便随着老仆到书房坐下。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只见一个白衣少年翩然走了出来,施礼道:“久仰舒城周郎、江东孙郎大名,未曾远迎,还请宽恕。”
    那少年看起来不过八九岁年纪,肌肤白皙,眉目清秀,看起来有几分腼腆,一双眸子清澈如水,和自幼习武的孙策兄弟相比,显得有些文弱。
    孙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孙权已经喜不自胜。周瑜孙策年岁相当,自己再怎么努力追赶,也难以追上二人的步伐。如今忽然凭空掉下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自然心中欢喜,忙立起身来,笑着要去拉那位少年。孙策忙笑着拉了一下孙权道:“人家是大家公子,斯斯文文的惯了,不比你胡打海摔的,小心被人笑话。”孙权被哥哥训了,又尴尬的坐下来。周瑜起身,问:不知陆公子尊姓大名,与陆大人如何称呼?
    少年不动声色,似已习惯,淡然答道:“在下陆议,家严名讳上陆下骏,陆大人乃是在下的从祖。”
    周瑜彬彬有礼的说:“陆公子,我们只是来拜访陆大人,并无十分要事,若府上不便,我们下次前来拜访就是。”
    少年垂下眼帘,说:“既然三位远道而来,岂有如此轻慢之理?我这就让下人去收拾几间客房,请三位在此暂住一日,算算路上日程,从祖与叔父明日也该到了。今日天气晴好,我就陪几位客人在府中随意看看如何?”
    周瑜忙起身道:“谢陆公子抬爱,不过那岂非太叨扰了。我们自己坐坐就好。”孙权不解,小声问:“为何?”周瑜拉了下他的衣服示意他不要做声。但孙权已经大声道:“你与哥哥一起,我要和陆公子一起。”周瑜与孙策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孙策笑着说:“我知道你心细如发,但是他们少年人,在一起也未必不好,我们就不要多管了。”周瑜摇了摇头,还来不及说什么,只见孙权已经欢呼雀跃的拉着少年奔了出去。孙策笑道:“你也太多心了,虽然人家不是陆太守亲子,但是毕竟是同族公子,会有什么关系。”周瑜苦笑道:“如果陆太守真的关爱他的话,他既然年少知礼,又长得清秀可人,去九江赴宴又为何不带上他?交游士林,本来就是读书人出身的最根本途径啊。更何况,他父亲陆骏本来官职就是九江都尉,袁术会很愿意看到故人之子的。伯符,寄人篱下还能像你这样没心没肺的人,只怕世界上再也没有第二个了。”孙策笑着揽住周瑜道:“不管,我是登堂拜母过的,住你家就是我家。我赖定你了。”周瑜笑着推开孙策:“不知轻重!在别人家里也这样!”孙策一边笑着佯装求饶,一边说:“不过我看他的眉眼,长得倒是有几分像你呢!”周瑜的笑容突然凝住了,似是若有所思,“是吗,我怎么没有注意呢……”
    这个春光明媚的下午,风儿吹得是如此的情意绵绵。
 

陆府不愧为江东大族,曲曲折折的画廊后,竟有挺大一片园林。陆议带着孙权在园林中观赏,孙权却似乎对美景兴趣或缺,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问着一些闲话。
“原来你比我小一岁啊!要是和我同岁就好了,小一个月最好!”孙权有些惋惜的说。
    “仲谋兄长?”陆议并不十分了解孙权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不用叫我仲谋兄长,叫我仲谋就可以了。”
    “可是,仲谋兄长,长幼有序不可废,不称兄长,是不合礼仪的。”
    “你们这样的读书人家呀,就是规矩重。”孙权笑了,“我们家武将出身,就没有这么多讲究!我哥哥公瑾一向都是彼此称呼姓名的。”
“是吗?仲……谋……?”清秀的小脸上不知为何浮出了淡淡的笑意。
“伯言!”看着那浮现淡淡笑意的笑脸,孙权也忍不住笑了。
 

    “你为什么住在你从祖家里?你父亲呢?”孙权立刻就后悔问了这句话,因为他看到那双眸子的光芒一下子黯淡了下去。
    “他已经不在了。是我从祖收留了我。”
    “不管怎么说,你至少还是住在亲眷家里。我父亲也已经不在了。虽然我还有个亲哥哥。而且我父亲是被袁术和刘表害死的,可是我哥哥却只能投奔依附袁术这个仇人。我想到这里总觉得心里疙疙瘩瘩的,可是我哥哥说,现在,只有依附仇人才能活下去,公瑾哥哥也觉得这样没什么,我……”孙权不知道自己说这段话,到底是因为想说很久了,还是为了安慰眼前的少年,这些一直埋藏的心里想说而不敢说的话,就这样脱口而出。
    “我想……也许确实是这样吧。人生在世,又有多少事情能够如意?”陆议抬起眼眸,也不知道是对孙权,还是对自己说。
“遇到你,我就挺如意的!”说着,孙权鼓起勇气在陆议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啊!”陆议后退了两步,瞪大了眼睛看着前面的人,孙权看到他犹如小鹿受惊一样的眼神,不禁觉得有些泄气,又有些后悔,忙解释道:“我是偷偷看到我哥哥和公瑾哥哥这样才……你要是不喜欢,我以后不这样了……”
陆议的眼神缓和了一些,他怔怔的问:“你哥哥和公瑾,关系很好吗?”
“他们好的比我这个亲兄弟还要亲!”孙权有些不平的说,“好的我都嫉妒!不过……”孙权转头看着眼前的少年:“现在遇到你,我不嫉妒了!”
少年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晕,却笑的满脸漾着幸福。
[ 此帖被荞麦饭在2010-08-29 12:29重新编辑 ]
荞麦饭 离线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774
精华: 0
配偶: 蒙蒙嘟嘟
发帖: 767
铜币: 153 枚
威望: 206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172(时)
注册时间: 2010-08-18
最后登录: 2018-09-01
4楼  发表于: 2010-08-29  
第二章:家仇
    陆议从吴郡被带到这里,最快也要是一天以后的事情了吧。
孙权这一天似乎都在惶惶不安中度过,他不知道该对那个人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他觉得少年时的一切都历历浮现在眼前,似乎一伸手就能全部抓牢,又似乎一点也抓不住。
十年了,整整十年了,你……还好吗?

时光仿佛倒转回十年前。
“什么!哥!你说你要去打庐江!你明明知道袁术只是公报私仇!”孙权震惊的看着兄长。
“袁术已经答应了我,如果我能替他打下庐江,就让我正式统兵,这样,我就能有夺下江东建立基业的机会。所以,我决不能放弃这个机会!”孙策的眼光从未有过的坚定。
“可是陆康并不是坏人啊!”
“弟弟,你不记得那时候陆康是怎么对我们的吗?就算他不是坏人,我们也不可能为了这样一个高傲的人放弃什么。”孙策冷冰冰的说。
“可是伯言他……”孙权脱口而出。
如果不是孙权再次提起,孙策几乎已经忘了那个眉眼之间和公瑾略有几分相似的少年。孙策突然感到对这个弟弟有些内疚。是的,自己似乎常常因为公瑾或者其它什么事而忽略了这个弟弟的感受,仅仅是一面之缘的同龄人,他竟然一直记挂到现在,那他的心里,该是多么的缺乏关怀啊!
于是,他的脸色转而柔和,声音也变得有些柔软,轻轻揽住弟弟的肩膀,“仲谋,这有是关系到我们孙家兴亡的选择,为了父亲,为了我们的基业,也为了程老将军、黄老将军他们,我已经别无选择了。但是,你放心,我绝不会伤害他的。我只取庐江城,除非迫不得已,我绝不伤害陆家人一根汗毛。”
孙权默然了。他深深的知道,以伯符的骄傲,能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了。何况,当时的陆康,确实曾深深的伤害了伯符的骄傲,也许那是伯符心中深深的痛吧。

那是上一年时候,年仅十八岁的周瑜孙策和孙权在陆府等了整整一天,等待陆康大人的归来。
“哈哈,吾儿这下可是天下扬名了!”陆康这一路上都十分得意。
“父亲!绩儿只是想带几个橘子回来给母亲吃,为什么那些叔伯都夸奖绩儿呢?”六岁的陆绩举头望着父亲。
“绩儿,圣人讲的是忠孝之道,忠臣必出于孝子之门。吾儿年方六岁便懂得如此纯孝,将来必然会成为国之栋梁啊!”
“父亲!你也认为绩儿将来会成为栋梁之才吗?”
“绩儿,你要知道,天子重孝廉。孝者,孝父母而忠君;廉者,守清廉而爱民。一个官员,只要能做到孝廉二字,就一定能成为圣人教导的良臣!”
“是,父亲,绩儿明白了!”
陆康携陆绩来到家门前,问老仆道:“我不在这些日子,家中可有访客?”
老仆恭恭敬敬道:“有舒城周公瑾与好友前来拜访。”
陆康眉间掠过一丝讶异,转而舒展了眉头笑道:“舒城周瑜?那个少年英杰?好呀,我也让他见见绩儿,将来或许要在官场相见呢,吩咐书房……”他忽然又停住了,周瑜此来想必是引荐好友?故转而又问:“他的好友是谁?”
老仆道:“江东孙伯符。”
陆康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去,“是他?”
陆绩仰起头好奇的望着父亲,陆康宠溺的摸了摸他的头,说道,“孙文台之死,与袁公路关系甚密,那孙策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竟然委身自己的杀父仇人,这样的不孝之人,我不想见。”
陆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陆康转头向老仆,说道:“你去让府中主簿接待他们,就说我一路风波劳累,身体不适,不便相见。如果他们无甚要事,就先回去吧。”

那次,兴冲冲的孙策吃了闭门羹,也因此成为一些人的笑柄。孙权知道,虽然兄长表面上阔达开朗,心里却受了很大的打击,只不过他一直都是打脱牙和血吞罢了。
这次袁术命他攻打陆康,想必也是知道这件事的吧。
事情看来是不可挽回了。孙权左思右想,只能写信给周瑜,让他提前通知陆家的人离去。

“庐江周瑜来信,说袁术要派人攻打庐州!让我们早作准备!”陆康愤愤的说,“不过是借粮不予,他竟然找了这样的理由!”
“从祖大人,我想,在这乱世,袁术觊觎庐江已久,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罢了。现在袁术兵精粮足,以庐江的兵力是无法与之争锋的。不如早作打算为好。”陆议冷静的分析道。
“早做打算?什么打算?”陆康不满的看了陆议一眼:“袁术乃叛贼,为国尽忠本来就是臣子本分,投降袁术之事不用再提,弃城逃跑也断不可为。”
陆议垂下眼帘,淡淡的说道:“从祖教训的是。”也许,陆康陆绩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吧。在他们眼里,并不存在事急从权这些想法,似乎只有一条筋的走到黑,哪怕撞到粉身碎骨。
不知为什么,陆议脑子里浮现起那个年少的面庞,“可是我哥哥说,现在,只有依附仇人才能活下去。”这次要来攻打庐江的,是他的哥哥吧?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觉得一阵抽痛。如果自己死在他兄长的手里,他会是什么反应呢?会流泪吗?
他年少爽朗的样子如此可爱,想必已经找到别的朋友了吧?也许……已经忘了自己了吧……
为什么,脸上湿湿的呢?

战火无情。
庐州的平静,转瞬就变成了悲凉。外有坚兵围城不断攻打,内伐粮草救援,城楼上不断有重伤的兵士乃至尸体被抬下来,血腥的场面让人不忍卒观。
陆康虽然年事已高,但是他一改自己昔日的文士模样,亲自督战。虽然他不懂军事,但是士兵们知道,看着太守苍老而坚定的面容,自己心中就又有了斗志。
孔子曰:知其不可而为之。陆康就在做一件这样的事。
但是,形势一天一天的坏起来,陆康虽然早有殉城之心,看着自己八岁的幼子,心里却有一点点后悔当初没有听陆议的话,把孩子送出城去。
小霸王孙策在战场上的勇猛他是亲眼见到的,宛如一个阿修罗王一般。自己曾经冷落过他,到时候城破,玉石俱焚,会有什么后果他是不敢想象的。
好在孙策倒很聪明,如果有城里的老弱妇孺向外逃亡,只要经过检查并非求援的军士,他倒是一概放行。因为这样,城里坚守的人就会更加的失去斗志,他也更容易攻破这座城。陆康想了很久,于是他叫来了陆议。
“陆议,你家在吴郡,应该还有一些同族吧。”
少年已经知道了从祖的来意,他恭顺的答道:“家中还有一些旁支,另田庄祖产,也还有些,暂由管家看管。生计并无忧虑。”
陆康内心似乎十分挣扎,强颜欢笑:“陆议,你在我家这几年,我也说不上多关心你,现在庐江受难,我们陆家总不能就这么毁了,孙策既然愿意放老弱妇孺出城,我想……”
陆议垂下眼帘道:“从祖养育之恩,议难以报答,议一定会保护叔父,平安到达吴郡的,等叔父年龄长些,就把家业都交给他。”
陆康泪流满面:“议儿,绩儿年幼,这个家就只能托付给你了!”
可是,陆议,也才只有十二岁而已啊!

庐江城,奇迹般的在战火中矗立了整整两年。城破后一月,陆康悲愤而卒,陆家人口死伤过半。孙权四处寻找,没有找到陆议的踪迹。
荞麦饭 离线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774
精华: 0
配偶: 蒙蒙嘟嘟
发帖: 767
铜币: 153 枚
威望: 206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172(时)
注册时间: 2010-08-18
最后登录: 2018-09-01
5楼  发表于: 2010-08-29  
晕死……
[ 此帖被荞麦饭在2010-08-29 19:35重新编辑 ]
荞麦饭 离线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774
精华: 0
配偶: 蒙蒙嘟嘟
发帖: 767
铜币: 153 枚
威望: 206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172(时)
注册时间: 2010-08-18
最后登录: 2018-09-01
6楼  发表于: 2010-08-29  
不要了 ,囧
[ 此帖被荞麦饭在2010-08-29 19:37重新编辑 ]
雨雪霏霏 离线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457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969
铜币: 3 枚
威望: 1678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798(时)
注册时间: 2010-07-29
最后登录: 2018-11-21
7楼  发表于: 2010-08-29  
看完了楔子和一到三章,並不覺得碎碎念或者羅嗦啊,循序漸進什麽的是必要的吧。
行文很順暢,文筆也好喜歡~
期待下文啊~~
這二人註定是相愛相殺啊>.<

ps:第三章第三段有個小bug把陸議寫成陸遜了
[ 此帖被雨雪霏霏在2010-08-29 12:47重新编辑 ]
荞麦饭 离线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774
精华: 0
配偶: 蒙蒙嘟嘟
发帖: 767
铜币: 153 枚
威望: 206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172(时)
注册时间: 2010-08-18
最后登录: 2018-09-01
8楼  发表于: 2010-08-29  
第三章:重逢
庐江城破,陆家遭劫的事情,孙权不敢去想,也不愿意去想。也许他心里总抱着一丝侥幸,哥哥是不得已,自己从未参与,也许陆议并没有记恨他吧?也许他必须当面听到对方的声音,才愿意让自己认清楚这个事实。
听到陆议已经到的消息,孙权却心中莫名的有些害怕起来。他怕那个人已经忘了他,他怕那个人依旧恨着他,他怕那个人对他的感觉并不如他所想的……这些感觉让他莫名的有些焦躁。
“陆议拜见吴侯!”这一声把孙权从混乱的思绪中拉了回来。他有些手足无措的让陆议站起来,也不知道该不该伸手去拉他,只能极力掩饰面上的慌乱。
毕竟,十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太多太多。
眼前的这个青年,脸庞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依然是白皙剔透,只是却更加的瘦削了。他个子长高了,显得清秀挺拔,依旧是一身白衣,但他眼中已经不再有昔日曾有过的幸福,取而代之的是冷漠,蕴含着一丝淡淡忧伤的冷漠。
孙权看着这双眼睛,突然觉得自己心里从下往上渐渐的冷了下去。
在他的梦里,他们还是如此的亲密无间,但是似乎在这瞬间,两个人之间已经有了一道深深的鸿沟,比长江天堑还要难以弥补。
“伯言,庐江一别,有十年了吧。这些年,你过得如何呢?”孙权发现对方正在等待自己开言,只能没话找话。
他听到的是带着淡淡嘲讽的语气:“托吴侯的鸿福,过得也还好。”听得孙权的心里一阵抽痛,他后悔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但是也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庐江城破,我在庐江城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你的踪迹,现在看你还好,我也放心了。”
孙权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幻觉,他看见对面的人眼里突然掠过一丝慌乱,仿佛幼年时那种受惊小鹿一样的眼神,但是转瞬,那张白皙的面庞又变得淡然,目光依旧冷漠而疏离。
孙权有了一点点高兴,但对被眼前人的冷漠感到有些气恼,“我听说你十几岁便开始在陆家做家主,偌大的家业被你打理的井井有条,古人云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你出山来帮孤如何?”他是第一次在陆议面前说这个孤字,带着几分赌气的意味。你要疏离我,我成全你。
陆议庆幸自己自幼就习惯于善于喜怒不形于色,他努力的压抑住了自己的情绪,轻轻咬了咬嘴唇,淡然说道:“陆议只是一介书生,才疏德薄,还请主公另请贤良吧。”虽然他面部依然平静,心中却有一丝丝的烦躁升腾起来。为什么,自己本已宁静的心绪,看到他却又起波澜?陆议压制住自己的心绪,道:“叔父陆公纪才华横溢,知晓天文,吴侯请他辅佐,想必更佳。”
“陆绩?”孙权冷笑了一声,“当初我兄长与张昭等人讨论剑指天下之时满嘴齐桓孔孟的书呆子吗?如今乱世,需要的是强国之学,争霸之道,我要那种书呆子有何用处?”
陆议不知说什么好,只能低头道:“陆议不愿出仕,请主公成全。”
“你就这么想逃离我吗?”孙权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在他耳边轻轻的吹着气。
“陆议不知吴侯在说些什么。”该死,虽然已经过了十年,但是耳边这种暖暖的气息却依然是那么的熟悉。
孙权得意的看到他白皙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红晕,但是眼神里,冷淡之外却并没有柔情,反而多了一丝倔强,“吴侯,陆议不愿出仕,还请吴侯另择贤良。”
“十年前,你答应过我的事情,你已经忘记了吗?”
“那些不过是顽童时期的玩话,请吴侯不必旧事重提了。”眼前人没有丝毫为之所动的意思。
“这么说,你还是在为庐江的事情记恨孙家?”
眼前人的目光凝了一下,一丝苦笑掠过眼前人的嘴角,吐出的却是冷冰冰的话语,“躬逢乱世,这也是宿命所定罢了。如果吴侯没有他事,陆议告辞了。”
孙权慌乱了,他想得到陆议会恨他,可是他想不到自己可能连把他留在自己身边的机会都没有,一时间,要留下眼前人的想法占据了他的全部脑海,于是他大声说道,“陆伯言!吴郡陆家势力很大,对江东可是个大威胁,如果你不愿意出仕的话,为了江东的安危,我可不保证会对陆家做出什么。”
那个转头而去的身影顿住了,纤细的肩膀似乎有轻微的抖动,孙权也觉得自己说的话似乎是过分了。
想不出什么话来安慰眼前的人,但那个人却稳住了自己的情绪,转身用冷淡而忧伤的口吻说道:“如果吴侯要扣押陆议作为人质,才能对陆家放心的话,陆议也无话可说。”
“你明知我不是要你作为人质的……”孙权悲伤的闭上了眼,“那好,你就在我的身边做个幕宾吧。你家眷亲属都在吴郡,也不方便,我让人在吴侯府中收拾一间偏房让你居住,再选两个老成的仆人伺候你。”
“臣陆议谢主公关心。”孙权听见回话的人刻意加重了主公两个字的语音,那个声音中,听不出丝毫的谢意,却有淡淡的嘲讽。

也许……我们再也回不去那个美好如云起云落的少年时代了吧。

“仲谋救我!”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为什么自己还是喊着仇人的名字?
十年前,为了避免军队怀疑,十二岁的孩子带着八岁的孩子徒步逃亡,从庐江一直走到吴郡,不用说近千里的路程,这两个孩子是如何度过的,更不用说他们在路上遇到过多少兵士、流寇的险情,千辛万苦回到了吴郡,还没来得及喘息修整,就得到了庐江城破的消息。
庐江被围整整两年,城里的百姓,病饿而死的不计其数。
庐江太守陆康一个月后,悲愤病死。年幼的陆绩一直哭喊着父亲的名字。
才十二岁的他默默的一个人扛起了纲纪门户的重担。从那一天开始,他在别人面前,永远是那个喜怒不形于色,淡漠却坚忍的吴郡陆伯言。
没有人知道,多少次他梦见战乱的情景,从梦中惊醒。他梦见庐江城破、他梦见军队大肆屠杀、他梦见血与火的交织、他梦见亲人在乱军中被一一杀死……
在他的梦里,总有一个少年站在他身边,而那个少年却是他的仇人。
为此,他痛恨自己,为什么要做这样的梦。
这个他应该刻骨仇恨的人,为什么要如此撩动他的心扉?
他仿佛看到这个少年的脸颊贴近他,带着纯真的眼神对他说:“现在,只有依附仇人才能活下去。”
难道,这是他陆伯言的宿命吗?
[ 此帖被荞麦饭在2010-08-29 21:49重新编辑 ]
荞麦饭 离线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774
精华: 0
配偶: 蒙蒙嘟嘟
发帖: 767
铜币: 153 枚
威望: 206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172(时)
注册时间: 2010-08-18
最后登录: 2018-09-01
9楼  发表于: 2010-08-29  
帖子被吞的乱七八糟……三章被吞掉两章

吐血啊!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验证问题:
斯基瞒是谁?(提示两个字) 正确答案:曹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