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精华区 银行 天赐良缘 阿瞒的黄金笼子 帮助 道具中心
主题 : [原创] [权肃] 肃肃风引
文钺桂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2209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21
铜币: 88 枚
威望: 54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时)
注册时间: 2019-05-18
最后登录: 2019-08-22
楼主  发表于: 07-19  

[原创] [权肃] 肃肃风引

写在前面的话:
1、别问我为什么取了个像言情烂俗小说的名字……《世说新语·容止》言嵇康:“萧萧肃肃,爽朗清举。……肃肃如松下风,高而徐引。”因为有鲁肃的名字而且我觉得这句话比嵇康更适合鲁肃就拿来化用了orz
我上一个大坑的主角叫秦敬……就是因为鲁肃字子敬……
2、前半部分基本是鲁肃个人中心向,后半部分是权肃cp。但基本遵从历史~
3、其实发这个第一章的时候我连鲁肃的人设都没构思好。
4、因为实在是太想开坑了所以就写了。
5、我真的好喜欢鲁肃啊!





引子
是黄昏。一行人约有三百余,人马徐行,细弱在前,强壮在后,向南长江进发。此处是山前平坦地带,身后青翠的将军岭茂密葱葱,依稀瞧得见一些小泉涓涓,那是淝水之源。
“将军,将军!”
只见一君被唤,调转马头,随即身子也转过来:“阿瓤何事?又是那帮州官追来了?”
名唤阿瓤的随从急切地点了点头,道:“将军您快去看看吧,这次他们的马匹跑得飞快,直接踏过淝水而来,恐怕不出二刻便会追上我们呀!”


三百人缩减为一百人,原路返回竟然是去与州官直接会面;而原本走在前边的妇孺、老人们,都在一彪人马的护送下仍然徐行着……而另一头,这位将军一百人的小队与州官的追捕会激将军岭脚下,二者人数相差无几,呈剑拔弩张之势。此时天空迫近黑夜,秋风习习吹起,在这山岭脚下又更甚寒凉,仿佛从草木和石缝中渗透一股股冷气,逼得气氛愈加紧迫。
“竖子鲁肃,胆敢带东城四十户人家私自离城,立即缉拿!”
鲁肃一手持弓,一手执盾,驾在马上。面对冲来的擒拿手,随即用盾抵挡住攻势,竟然是岿然不动,他爆喝一声:“且慢!”
声如沉雷灌耳,州官立即停了动作。
鲁肃深深皱眉,似是真诚地道:“中国失纲,寇贼横暴,淮泗间也难以幸免。卿等亦是大丈夫,应当心中有数,不赏有功之人,不责罚有过之人,为何要相逼于在下啊!”那边一人不听他说,截了话头道是竖子胡言乱语,持刀直冲过去。双方立即交战起来,鲁肃这边尽是猛士,州官那边也非是蛇鼠之辈,一时间不可开交。
抵挡进攻不是难题,但鲁肃却不积极进攻。他持盾的手十分灵巧,捉起背后的箭矢就架在右手弓上,引弓突射,划过人前直冲对面的山石——只听得一声碎裂,巨大的灰岩居然破碎了!
箭带风,又气势汹汹,射穿了山石。州官一行皆为惊叹,领头的州官将剑一收,叹了口气。身旁随从面面相觑。只听得他道:“竖子亦有可敬之处,我等概是难以制服足下了。你自去吧,带走的细弱,须待他们好好在江东安家乐业。”州官说着,便带着人马绝尘而去。


壹 引荐江东
江东孙郎,美姿颜,好骑射。故南山狩猎,是江东孙郎的一大乐事。
吴郡小桥流水的多,却不乏有山林险奇。甚至于湖边就有山丘,深秋处其中,常有水波漫雾。鸟兽虫鱼,皆伏其中。这愈加刺激的,就是单骑狩猎,不需任何护卫。
孙策一人一马谨慎行于山中,雾气弥漫,视线受阻,只得耳听八方。忽然间身侧草木萌动,带出诡异的沙沙响声,幽绿的叶在雾中更显得凄诡。孙策眉眼凛凛,将长矛收起,又取得弓箭,搭弓时木头与结绳发出拉扯的声音,已是势在必得的模样了。
似乎这弓箭声音让这猎物害怕,只听得一人叫:“将军!”随即有单膝跪地之声。
孙策放松弓箭,将马头向人那处拉了一些,手却依旧擒着武器:“是何事?”
“中护军回来了,请您至府中一叙。”侍卫双手递呈一份书简。
“公瑾?!”孙策讶然,转而又说,“知道了。”
周公瑾突然回吴郡,没有一点征兆,孙策有些担心。今日偏偏又逢秋雨大雾,狩猎的兴致本也不高,孙策立即打马回头,直奔周瑜府邸。说是府邸,不也就是一处小得不能再小的院子罢了,还要与家人住在一起,除了北向的大门,其余房间都住满了人。便是侍人也因为面积的原因没有几个。——淮泗集团来吴郡只几年,只能是这般寄人篱下了。况周瑜身为中护军,长时间都只能在外镇守,而回吴郡的时间少之又少。
出了山迎了几个侍卫,孙策便匆匆赶往周瑜住处。
不想周瑜竟在门外等候。他见着孙策单骑,阵仗不大,便更迎了上去,一身常服翩翩儒雅,躬身作揖:
“伯符将军。”
孙策快速下马,抓住周瑜作揖的手:“哎,公瑾,唤什么将军啊。”
周瑜半抬头,眼神似乎是瞪了他一眼,看向后面的侍卫们。孙策嘿嘿一笑,状似无奈。孙策遣退了后面的侍卫,和周瑜并肩走进去,周瑜这才说,有一位王佐之才来江东了,就在家中。
孙策一惊:“这就是你匆匆赶回来的原因?”
“是了。这位先生是瑜的友人,瑜为居巢长,去年初冬过东城。军粮告急,三百人无颗粒粟米可食。多亏遇上他。”周瑜稍稍站在孙策之后,跟着他跨进门槛,“旬日之前我听闻他准备从居巢过江来到江东,我便引他东下来到吴郡了。”
孙策若有所悟地点点头,此时院门已被推开,里面的人迎了上来。先是周瑜向其问候:“子敬。”那人也道:“公瑾。”
周瑜偏过身去,引荐说:“这是我家主公。”孙策随即致意,鲁肃亦揖礼:“见过孙将军。”
三人坐下,两个侍女上前匆匆摆上了三人酒食,又悄无声息地退下。周瑜和孙策二人并排东向坐,孙策还身穿打猎时的户外衣物,还有厚重的甲胄,不便落座;鲁肃一人面对二人,先行掀蔽膝坐下了。孙策只是淡淡看了一眼,目光还是落在周瑜身上。
周瑜为东道主,就先发话了:“主公,子敬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人,也帮助过我。如今他有意从江西来到江东,我就带他来吴郡了。”孙策示意知道,也不回复周瑜的引荐之言,大方地抄起酒杯斟满,对鲁肃豪言:“既然来了我吴郡,就是兄弟。来,饮酒!”
鲁肃和周瑜皆是一愣,事先都以为是个政治性的会晤,没想到孙策一开始就要豪饮。鲁肃也给自己满上,冲着孙策干了这杯酒。孙策又大赞鲁肃够意思,又说二人同是江西人,家乡都离得近,更又是一连喝了几大杯,酒盅里的酒眨眼间就少了一半。周瑜弄不清楚是谁在装傻,只好先劝道:“光喝酒不吃菜,对身子无益。主公、子敬,还是先吃一吃菜吧。子敬初来江东,先尝一尝吴郡特有的梅鲚,这肉质一定比江西的鲜嫩。”
“哎,公瑾,你这就不对了,”孙策按住周瑜的胳膊,“我们子敬是江西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口味比江东偏咸。你居然连醯醢味碟也不给子敬备上。”接着又唤侍女,要求庖厨准备两碟醯醢来。
鲁肃欣然接受,还带上周瑜一起,三个人活生生弄成了大排档。后来孙策又嚷着下棋,下棋完了还约定要在第二日跟鲁肃比武。鲁肃一席墨绿色深衣,领口带着一些暗纹,与孙策的坚硬铠甲形成鲜明对比,但鲁肃只道同意了:“能与名满天下的孙将军比武,那是在下的幸事。”言语间没有一点害怕,周瑜在一旁掩嘴偷笑。孙策看他一脸阴阳怪气,忙问他:“你笑什么呢?”
周瑜清了清嗓子:“看来这子敬真不一般,伯符还是走到了比武这一步。”意思大概是“伯符经常跟不一般的人比武”,抬高了鲁肃,暗中却跟孙策开玩笑呢。三人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孙策和周瑜推推搡搡地打闹。最后,鲁肃在酉时过半后才回到住处。


鲁肃和孙策都走后,周瑜住处显得静了很多。周瑜长时没回来,今天回了后,府里点上了比平常多很多的灯火,一下子亮堂起来。主屋内,一对鸳鸯正在明黄的灯光下缱绻,原来是周瑜和其妻小乔。
这二人居然在抚琴,还是抚的同一张琴。只见周瑜在琴之左,负责走手音;小乔在右,弹奏散音。若问这夫妻二人为何不琴瑟和鸣,周瑜要答这瑟离琴太远,抚得了琴却抚不了人了。就这样弹了一曲艰涩的《高山》,二人还边弹边聊,只听得小乔先道:“夫君今日宴请孙将军和鲁子敬,我倒是听了个遍。”
周瑜鼻息哼哼:“哦?夫人什么时候学会听人墙角了……”“你这还墙角,三个人好歹也是在屋里,这嗓门可跟外面的擂鼓做何区别!”小乔不服,在周瑜怀里徒劳扭动起来,待周瑜服了软好声哄劝后,小乔又问:“那孙将军这般热情,莫非是打了什么算盘?我看这鲁子敬没什么坏的城府,为何要这样试探?”
只听得琴声突然一阵大的吟猱,声音颤得十分,原来是周瑜听小乔问后,不自禁地吟猱起来。
“或许我们不必挂心,这就是英雄见英雄罢。”
长夜漫漫,一对分离数月的璧人情意绵绵,遂再也不理会这些无关之事了。

文钺桂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2209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21
铜币: 88 枚
威望: 54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时)
注册时间: 2019-05-18
最后登录: 2019-08-22
沙发  发表于: 07-20  
贰 武战风云
到了第二日,连雨霏霏居然停了下来,秋日阳光正好,温度合宜。在午时日头则最盛,孙策与鲁肃就约定在此时比武。地点是前一日孙策狩猎的北山上,这座山在震泽湖畔,即使是干燥的秋天,也弥漫着些许水汽。本来应该是紧张的比武,到了这湖边,也柔和了不少。
周瑜前一日重见发妻,便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来,听闻中午是伯符与子敬的比武,这就松松散散地束了个发、随意着了个白衣出来围观了。震泽湖畔有诸多小亭,其中一座深入湖心,正对北山,晴好时可以总览北山一面。可以在小亭内歇息饮茶,前山后水,好不惬意。周瑜便在此处坐定下来。
只见孙策还是那个模样,一身银灿灿的甲胄,不是出征时的那种厚重,是轻薄的款式。束了马尾在后头,一张面孔生得俊俏,剑眉星目、高挺鼻梁,即使时常外出打仗,肤色也不见得黝黑,只一点麦色而已。望向那边的鲁肃,玄色衣物外身着棕灰色鱼鳞状皮胄,束发利索,不似孙策的那般江湖人的马尾;一双眼睛没有孙策的醒目,却深邃得不见底。二人都跨在马上,还有一行护卫,纷纷进了丛林里。骏马是小跑,不一会儿就钻进了树丛中。
原来这二人比的不是谁的武功更加高强,是进入到猎场比谁射猎得厉害。且不说孙策是喜爱围猎之人,鲁肃在东城时也常常到南山打猎,二人可以说是难分伯仲啊。
忽的一声,前面蹿过一只野兔。鲁肃正要搭弓射箭,却被孙策叫住:
“子敬。”
鲁肃不解,回头看了一眼,掩饰不住疑惑。那野兔还没跑远,误了这几秒钟,也还是可以射中的,鲁肃亦有些着急。
“我想问问你想如何摆平这只野兔子。”孙策若有所思的样子。
“啊?”鲁肃这下子是真不明白了,“是如何射的,到时看了不就知道了。纸上谈兵有何用呢?”此时兔子已经跑远,已经完全错失了机会了。
孙策就拍了拍鲁肃的肩,二人马并行着往前,一边说:“子敬啊,我已知道你的武功高强,但……我确实是想要知道武功是如何练就的。”孙策的眼神暧昧不明,闪着光亮。鲁肃也不是吃素的,一会儿就知道了孙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不过也跟着一起打哈哈:“哎呀,伯符将军,狩猎于肃,于足下,都是如此简易的事情罢了。要知道更详细的,岂不是要到更加广阔的天地去切磋一番?”
“狩猎简单?”孙策狐疑地看了鲁肃一眼,“那子敬觉得,有何事要比狩猎还难啊!”
正说着,一阵骚动声从四周传来,一时分辨不清是何物。此时又倏然风起,将山上山下吹得似乎发抖,湖水泛起盛大的波纹,秋日泛黄的叶片和干枯的树枝剐蹭在一起,一片燥热,稀疏的草木堪堪挡住烈日,好像时刻要火起了。
蒋钦时在护卫队中,目睹了整个事件的经过。他暗暗地想,孙将军怕不是又要生气了。
周瑜坐在亭子里煎茶,原本是慢悠悠地得趣风雅之事,突来的那一阵风吹来差点把茶炉子都给掀翻了。然后看到了山中场景,暗暗想自己带鲁肃来面见伯符到底是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秋日的虎就像这秋天的太阳一般,那虎就跟着那突起的风来了。看到我们一行,似乎就是寻着了仇家向我们冲过来,那时主公和那鲁子敬就在前头,我们都在后头,还未有来得及庇护,你知道我当时在想什么哦?我就想主公还是左右征战的好,不能在这种小小的狩猎中有什么闪失……我差点要冲上去的时候,幼平,你猜发生了何事。”
蒋钦事后跟周泰激动地叙述着,周泰憨厚地摇摇头表示难以猜出。
“我只想到主公会比我快,却没想到那鲁子敬竟比主公还要快!他策马冲去,先射了那老虎的一条腿,也不知他是神准还是瞎蒙的,居然就给他射正了。那老虎断了一腿,然勇猛如常,大吼一声,速度稍逊,直冲鲁子敬人马而来。鲁子敬右手没持弓,就怀着一兜粗壮的老树,整个人从马背上起来了。那匹灰马亦是有灵气,看到凶悍的老虎就知道遁走。好像是鲁子敬蓄意放它跑的一般,之后鲁子敬就从树上跳下,并不与虎对峙,险些要跨坐在虎背上,那一瞬鲁子敬手拿着两根箭矢便戳到了虎之命脉,概是在背后的地方。这速度简直是迅雷之势,别说我了,连主公都未曾反应……啧啧,这鲁子敬真是不得了。”
周泰点点头,最后拉低声音说了一句:“那主公是个什么反应啊?这鲁肃……”
蒋钦道:“主公却没有发脾气,非常赏识鲁子敬的武功,一直在哈哈大笑呢。”

文钺桂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2209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21
铜币: 88 枚
威望: 54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时)
注册时间: 2019-05-18
最后登录: 2019-08-22
板凳  发表于: 07-20  
回 1楼(文钺桂) 的帖子
毕竟权肃都是射虎达人对不对2333333
“亲射虎,看子敬?”(其实是想要塑造他们两个更多的共同点)
文钺桂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2209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21
铜币: 88 枚
威望: 54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时)
注册时间: 2019-05-18
最后登录: 2019-08-22
地板  发表于: 07-21  
叁 暗流涌动
“伯符……”周瑜在孙策旁边转圈圈,脸上挂着不似武将的可爱微笑。一席宽大白衣,加上这间采光不错的议事厅里的阳光,衬得周瑜像个小孩子。——他们两个确实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孙策但也不理,这天终于将平常箍得紧紧的行武衣物换下,一席碧蓝色的晕染外袍披着,颇有英挺之气。
“伯符,这不也是意外情况,子敬亦是怕你有个万一……”
“哼!这厮分明就是在抢我到手的猎物。”孙策终于说话了,忿忿不平然,“在这吴郡到底谁是主儿?”周瑜毫不试探地拉起他的手,说道:“本就是一场玩乐而已,何必较真呢?况且就如你说的,你与子敬都是江西人,二人说粗一些都是同乡呢,就不必再想这些无用之事啦。”
周瑜知道鲁肃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抢了孙策的威风,孙策不高兴呢。更不要说二人前一天约定的可是“比武”。以前的狩猎,论武力自然是没谁比得过孙将军,自然是什么猎物来了都要顺着孙策的心意来。这一次居然来了个不认孙策武功的人,自顾自地消灭了猎物,还是这么威风的一头老虎。作为人主,心中自然是有些不平之处的。
后来周瑜硬要带他去一览吴郡的风光,说是自己长居柴桑,没有细细品味过吴郡小桥流水的风光。孙策就哼哼,心想你跟你亲爱的小乔夫人都来过多少次了。
待孙策冷静下来后,二人在河边高楼内下棋。孙策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自顾自地说道:“公瑾,你有没有觉得这鲁肃……”

鲁肃暂住的邸院内,鲁肃正在桌前细细端详一张地图。不过半面桌子这么大的地图却被做上了各种标记,地图旁边,还有一封又一封的书信,铺满了整张桌子。鲁肃提起笔,想要在竹简上面写一些什么,却又难以下笔。揉了揉眼,只好又拿起那封刘晔的书信来细细读过:
鲁子敬亲启:
江西乱象,难以企料。扬州士人多轻侠狡桀,郑宝、张多、许乾等各拥部属,尤郑宝最为骁勇果断,才力过人,为一方所惮。宝拥兵万人于居巢,孙策部周瑜属庐江人,恩信著于庐江,亦窥居巢一地也。今策之众已数万矣,乃渡击秣陵,破笮融、薛礼,转下湖孰、江乘,进入曲阿,还居吴郡,江东恐无所图。荆襄长有刘表,由江夏往江东隘口,有黄祖镇守,荆襄亦不可得。劝足下携部众投一明主,莫要从虎狼之中强取。
鲁子敬:
晔听闻足下随瑜过江,却无投孙氏之心。晔且问足下作何之意也?初,瑜为居巢长过东城,足下慷慨指囷相赠,遂相亲结。然策不同瑜,策之为人骁勇而果躁,好武力而重浮面。足下确系瑜而投策乎?子敬若未曾下定决心,请速往居巢一见。

鲁肃阅毕,将他的随从阿瓤唤了进来,说:“阿瓤,我们过几天就启程过江吧。”
阿瓤纵然面有疑色,却也是应了:“是,将军。”

欲走,便要辞行。沿着最大的那条道路,便到了周瑜住处。周瑜早晨与孙策谈论了有关鲁肃之事,鲁肃自然是不知道,他确实只当周瑜是个一等一的好友,甚至是知音。周瑜从不会寒暄,跟鲁肃就更是不会了,他拿不准鲁肃的态度,至于孙策那边……
“子敬,我家主公是十分欣赏你的,他非常想让你在江东觅得一职。”周瑜句句实话,孙策确实雅奇这位不可多得的人才。
鲁肃点点头表示知道,还未等鲁肃发话,周瑜又问:“那你为何要如此着急走啊?”
鲁肃只道:“公瑾啊,你也知道我这回来江东,带了几十户细弱,他们都在江东曲阿安了家,我欲想前去看望他们。况我在东城家有母亲、祖母,我都很久未曾回去过了。”
周瑜默许了,鲁肃的理由却是是合情合理,他亦不好再多留了。只唤侍女把琴拿了过来,说要弹一曲《文王操》,鲁肃也不多想,随即跪坐下准备洗耳恭听。周瑜却把搏拊也塞到了他怀里,说:“帮我打个拍子呗。”鲁肃就笑:“好啊。”
鲁肃就从跪坐变成盘腿,他不太通音律,听琴声听得十分仔细,侧过耳去听,左手重音右手轻音,也非常认真。周瑜一边弹一边瞧,觉得面前这位曾经有恩、处事认真的挚友,绝不是值得怀疑的对象。鲁肃走之前,向周瑜深深揖别:“劳公瑾替我向孙将军作别。”

早晨大约巳时,吴郡小桥中央,策瑜二人在商讨着事。
孙策道:“公瑾,你有没有觉着这鲁肃有自己带兵之嫌?他带来的人马少说也有三百,还有这么多百姓跟从。我亦听到有部称其为‘将军’。周瑜却反驳道:“纵然他有此想法,却也无实际之本钱。”
“为何?”孙策蹙眉。
周瑜道:“我了解之。那我再好好劝他留下来罢。”
孙策磨了磨牙,发出一声闷响:“若是他不乐意留,休怪我不客气了。公瑾,此人是个大患,不能留他回东城——他的根据地。”

文钺桂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2209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21
铜币: 88 枚
威望: 54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时)
注册时间: 2019-05-18
最后登录: 2019-08-22
4楼  发表于: 07-22  
16岁的权仔和26岁的鲁兔兔终于见面了!!!【比心心




肆 青衣逢遇
出城的道路十分顺利,期间鲁肃还乐滋滋地买了一碗糖粥喝。身边的阿瓤提醒道“糖粥是冬至的时候才喝的”,鲁肃摆摆手说自己啥东西啥时候都吃,不在乎这么多。来吴郡多日,都没有好好尝过吴郡美味的小食。
甫一出城,鲁肃和几位随从随即快马加鞭,城门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行驶到半路,突然有一行人拦住了去路,气势汹汹,舞刀弄剑的模样。他们也并不说明他们的来意,便只是要截人在半路押解回什么地方。鲁肃料想出城才几十里路,定就是吴郡中的人马了。鲁肃不是糊涂人,孙策的态度模棱两可,怕不是他还真的赏识自己,自己在江东不配合,要将自己解决掉?
他只好好言好语地问道:“足下是有何事,要呈如此剑拔弩张之势呢?当放下武器,说明来意才是啊!”
那边领队不容商量的口气道:“我等仅得令,要拿下青色暗纹深衣,绾发高束的出城之人。”
鲁肃就笑了:“穿青衣,束高发,出城之人多如牛毛,你怎就知道拿下的是在下呢?”
“方圆百里之内,就你这一人如此,不要胡搅蛮缠了!”
“这只能怪贵主公指令不明,派你们来抓人却又不告知要缉拿之人姓甚名谁,也是太为难你们了。”鲁肃替对方愤愤不平。
那边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却还是拔出刀来,要进攻的样子了。
既然得不到亦想要相逼,那就休怪在下要强突了!鲁肃这样想着,便唤身后的兄弟都备好武器。
鲁肃后面的阿瓤忽然指着对面喊了一声:“那边不就是有个青衣绾发高束之人吗!”
众人闻言,皆转头一观,果然见一来人,亦是有卫队跟随。那人身形似乎较常人瘦小,却也骑在马上,还驾驭得很好。看不清面容,却能一眼看出那人也穿的是青色深衣,束发的发簪上盘着似虎似祥云的繁复纹饰,与鲁肃不同的便是他腰上则挂了些琳琅玉器,远远地除了马踏声,还能听到些许玉器碰撞的声音。
那边的缉拿小分队愣了一下,显然他们是认识这个来人的。部属们纷纷看到领头的这人,似乎是拿不准要如何办。
领头的人半愠,扫视了他们一眼,最终还是调转马头,躬身揖道:“孝廉。”
被称作“孝廉”的少年示意他们起来,望向鲁肃那一边,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回孝廉,这是主公要缉拿之人。”
还未得回复,那边鲁肃已然下马,对着这位孝廉深深作揖道:“见过孙将军。这实属误会呀!在下乃东城鲁肃,来江东揖见友人周公瑾,并谒见了令兄。此次来江东,还想着将家母及祖母迁来曲阿……在下并未做甚逾矩之事啊!”说着,鲁肃回头使了眼色,让几位随自己出行的壮士都下马行礼。
少年眯了眯眼,没有立即回话,似乎惊讶面前这人认出了自己的身份。但此人的外貌却十分和蔼,阳光照在他的额头上,细细密密的汗珠躺在上方,深邃却明亮的眼睛被晒得眯了,薄薄的嘴唇抿起。他躬身时间很久,没有紧张的抖动,依旧立得很稳。那与自己异曲同工的青衣包裹在身上,瘦得不像是个被通缉的武夫,倒像是个百无一用的书生。少年见那一行人仍是戒备森严,便摆了摆手说:“收起来吧。”
小分队的人堪堪把武器收锋,鲁肃谢过。少年亦下马,向着鲁肃揖了一礼。鲁肃只道不敢当,近了一瞧,原来真是个少年,小了自己少说也有十岁——身高矮了一头,一双眼睛炯炯,都要带一些少年的老成;与孙策有着相似的俊美容貌,但却说不出地,较其兄多出了几分沉稳。
少年没有笑容,直截了当地问道:“足下识得我吗?”
“是。”鲁肃低眉一瞬,又抬起头回答,“听令兄和公瑾都提起过,道将军您去年便在阳羡当了长官,亦举了孝廉,故方才那位兄弟称呼您‘孝廉’,在下就晓得了。”
朴实又真诚的回答,没有多余的赞美,没有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恐慌,少年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绷紧的脸颊有了一丝松懈。鲁肃见了,这才勾起一丝微笑,愈发真诚地望着面前英气的少年。
作为孙策的大弟,少年对这位“东城鲁肃”颇有好感,便下令不再缉拿此人。便有人问道:“孝廉,万一主公那边问起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从城内又奔出一波人马,快速到了少年面前,作揖道:“孝廉。”
“你们又是来做什么的?”少年刚刚的好心情又消磨掉了半分,添上了一层不耐。
“是中护军派我等来的。”领头的人说道,又观察了一会儿现在的形势,不太摸得清现在的情况是什么。
少年蹙起眉头,似乎又在想什么,最后自顾自上了马,牵起缰绳,下令这吴郡的两波人马回城。鲁肃还在马下,还是向少年再次表示感谢,礼数尽周。少年在马上也回以礼貌,向鲁肃说道可走。但鲁肃还是先望着少年一行人往城内走了大约十里后,方才绝尘而去。
两波人马分道扬镳,都不言绝尘而去,马踏起的纷扬尘土依旧漫遍了城郊荒野。


文钺桂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2209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21
铜币: 88 枚
威望: 54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时)
注册时间: 2019-05-18
最后登录: 2019-08-22
5楼  发表于: 07-23  
伍 秣陵江上
“你怎么能擅做主张!”孙策大发雷霆,孙权站在一旁低着头,默默承受兄长的数落。孙策骂了几句,发现孙权不反抗,也没有其他动作,气更是不打一处来。
“抬起头来!”
孙权便抬起头。孙策质问:“你说说你这是为何?”
只见孙权嘴唇翕动,似乎是把什么话咽了下去,最后说:“兄长,是我不好,都是我的过错。”
孙策吃了个软钉子,气势少了半分,一时间没有回应。后来他似乎想起什么,便问道:“你如何回来这么早?不是让你九月十四再回来的么。”
“阳羡前几日阴雨连绵,还时常有大风,不便走太湖水路,我便想提前两日走陆路回来。未曾想昨日便放晴了,行路速度竟与水路一同,便早到了。”孙权说,“不光是母亲过寿,前几日亦是重阳,我就想提前回来总不至错……没想到城门外碰上此事。”
这时周瑜听闻孙权提前回到了吴郡,料想不好,自己和孙策派去的人一定都跟孙权照面了。好巧不巧,权仔偏要赶在这个时候回来,不是让他十四再回来的吗。这下好了,看这两兄弟怎么演戏了,自己也要掺和进去——算来算去,还是鲁肃不让人省心;咦举荐他来的不是自己么。唉。
匆匆跑到议事厅外,远远就瞧见孙权在面壁,孙策在一旁,果然是。周瑜理了理自己的衣襟,然后小步快走,庄重地走进议事厅里,就如文武大臣开会那般正式。
周瑜行了臣子礼,把敝膝掀起跪坐在地,双手轻轻放于头两侧,因为对着地面,他发出的声音变沉闷了些,带着嗡嗡的声音:“主公。”
孙策与孙权皆是一惊,孙策忙跪坐下来,扶着周瑜的双臂,着急道:“公瑾,你这是做什么?”孙权亦低头跪坐下来。
被孙策拽着不情不愿地起来,周瑜就开门见山:“此事无关大弟,是瑜擅作主张放子敬离开,请主公恕罪。”
孙策一时无言,只好半怪罪半无奈地说:“算天放他一条生路,公瑾,我不会怪你。”
鲁肃本想直奔居巢与刘晔会面,实际上他并没有去曲阿的打算——骗了那位青衣少年,他还有些介怀……不想在秣陵休整、准备渡江时鲁肃居然收到了家中的来信。信中道东城百姓皆受州官剥削为害,袁术所统领的江淮地区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加上今年秋收并不理想,老百姓几乎已经无米下锅了,不巧的是疾病流行,许多人一病不起。
鲁肃又放弃了西进的渔船,直接渡过江去直奔家乡。船夫惊异地望着鲁肃,还是问了句:“临淮这样乱,先生你怎么还要过去呀!”
鲁肃可谓是焦头烂额,没空回答船夫的问题,他只问道:“临淮现有多少人过江来了?”渔夫似乎没有想到他会这样问,抬起头想了想,说:“过江的不少,都是些大户人家,也有见到流亡逃难的,我这几天都载过好几家了,都是没给载钱的……唉,我与他们不都是漂泊的可怜之人吗,都是一样的,我就载他们了。”
秣陵江边上,空气氤氲,加上这令人窒息的火辣阳光,闷热的水汽蒸发扑面而来。加上长江的鱼草腥味,更是令人不快。
渔夫又絮絮叨叨地说起了今年秋日较寻常更加闷热的情况,似乎前段时间的秋雨下得多凄凉,此刻就有多闷热。以前死的人都是漂浮在江面上,如今这些归西之人都是倒在江边的草丛里……
生逢乱世,为之奈何。
鲁肃抓紧了家中来信的书简,竹简其上硌手,好像字字诛心一般。

文钺桂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2209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21
铜币: 88 枚
威望: 54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时)
注册时间: 2019-05-18
最后登录: 2019-08-22
6楼  发表于: 07-29  
陆 离城三月
回到东城,鲁肃的“待遇”可就变高了许多,甫一入城,就有人高喊:“鲁先生回来了,鲁先生回来了!”
东城大体的模样与鲁肃上一次见到的模样差不离,但是经过了秋旱后,人们的脸划上了几道枯槁。原来不拄着拐杖的人亦拄着拐杖;原来不驼背的人如今驼着背;原来头发乌黑的人如今满头枯白……这才三个月啊!鲁肃的心似乎被人拧成了一团,汨汨地流血。
城中半刻钟的时间就几近于万人空巷了,都在争着和鲁肃打招呼,他们即使受到了挫折,但他们依然会用笑容迎接鲁肃——这位是东城的大恩人,鲁家曾经是东城最有地位的家族,他放弃了家中万贯家财,将这些宝贵的钱财散尽,平均分给东城每一户人家,他曾说“现如今时局动荡,自己存着这些财产,总有一天也会什么东西也买不起的”。他还会带领东城年少的男儿习武、学习经书,其他妇孺亦可以学习,他曾说“现如今时局动荡,要是有人侵犯我们东城,男儿就上去用拳头教训他们,其他人便是那军师,克敌制胜也需要智慧”。
就连有些权势不如鲁家,曾经说过:“鲁氏世衰,乃生此狂儿!” 的顽固酸儒们,也在困难时接到了鲁肃的接济。
一位莫约耄耋的老妇人撑着竹仗驼着背快步走来,那竹仗弯弯曲曲,但还是比她高出一头。鲁肃想唤她走慢一点小心摔了,那位老妇人即使弓着背,也还是要向鲁肃行礼,用几乎没有牙齿的嘴糯糯地说出话来:“鲁太夫人在……在里面嘞!”
鲁太夫人,便是鲁肃的祖母。鲁肃颔首,表示知道,便匆匆下了马,一只手牵马,一手扶着老妇人,往屋内走去。此时祖母走出来,鲁肃深深行礼,眼和眉底顺,祖母示意他起来之后,鲁肃便露出了深深的笑容。
祖母也与东城其他百姓一样,似乎变得憔悴了。以往,祖母都是发髻高束,庄重的深色曲裾围绕着瘦削而又高挺的身子,简朴的头饰里散发健气的精神,还有一丝丝威严。祖父已经过世许久,鲁肃的父亲也追随其父亲归西的步伐,因此这位女性是一位很坚毅的女性,她和鲁肃的母亲将鲁肃带大,而撑起整个鲁家。
“奶奶。”江淮官话里的“奶奶”是阴平调,发出有些像“囡囡”的发音,竟然有些像小时候的声音了。
祖母并没有展现出任何可以猜测其情感的表情,依旧是那严肃的模样:“肃儿,回来便好了。”
一旁的百姓们都点点头,都不由自主地说:“是啊,是啊,回来便好了。”
然而鲁肃回来后并没有让东城的疾病马上停止流行,他让各家各户都将水烧开了喝或者是煮菜,但收效甚微——因为东城已经早不是殊俗,打来的河水要烧开,已是大家的共识。或许是没法吃饱,人们都羸弱孱瘦,抵御不得外界凶毒导致疾病流行……
刘晔那边还经常来信催他去居巢。鲁肃扶额,自己撒的谎居然一语成谶,似乎真的要把家人迁到曲阿那边避一避了。
祖母并不在乎他人对自己孙儿的评价,她只教了鲁肃该有的学识。鲁肃这孩子从小便无书不读,不仅限五经六艺,什么阴阳、道、兵、墨、法都乐于拿来研读一番,祖母是欲教也无从下手了。然做人之礼,祖母与母亲都教他甚多,因此无论鲁肃多狂傲奔放,只要他为之事是有利于百姓、有利于天下的,鲁家长辈绝不阻拦。鲁肃决定散尽家财的时候,祖母亦尽全力支持。
鲁肃不在东城时,祖母就常去百姓家中嘘寒问暖。即使鲁家在东城已无财无势,但东城人民依旧将他们当做恩人,也不自觉地都对鲁家行拜礼。
鲁肃接祖母回家后,便着急说:“奶奶,孙儿欲将您与母亲一同迁去曲阿。”祖母一凛:“那便是江东那边了……你前些日子渡江去见那孙策,他待你如何?”
“奶奶放心,那孙策是个讲义气之人,但孙儿觉其过于果躁,是英主而非明主。”鲁肃答道,“将您与母亲迁往曲阿之事,我已与周公瑾商量过,是当下最妥当的选择了。”
祖母点点头,又担忧地问:“肃儿你不是说要在东城建一方幕府……以立足江淮么?现如今江淮这局势不甚明朗,东城城小难守,你心中到底有几分把握?”
鲁肃只得哀叹一声,说:“我瞧见东城百姓如此,我才发觉自己似乎只欲还其太平,而非统治之人啊。奶奶您放心,我将您与母亲迁往曲阿后,立即乘船赶往居巢,与刘子扬一见。”
一听刘晔的名字,祖母便放下心来,抓紧鲁肃的手便说:“好,如此甚好。我立即与你母亲收拾铺盖,尽早出发!”
文钺桂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2209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21
铜币: 88 枚
威望: 54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时)
注册时间: 2019-05-18
最后登录: 2019-08-22
7楼  发表于: 07-29  
我要说明一下鲁肃说的话的含义:
散尽家财后鲁肃说的那句话是有道理而且很实在的,其实不是为了哄百姓开心的——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通货膨胀。

预告一下,下章刘晔要开大招了。
文钺桂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2209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21
铜币: 88 枚
威望: 54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时)
注册时间: 2019-05-18
最后登录: 2019-08-22
8楼  发表于: 07-30  
柒 山雨欲来
鲁肃在东城不到半月,又要离开,且还是带着鲁家前辈——东城即使今年收成不好,百姓们也绝不会认为他是带着家人去逃难。
走之前又有一帮百姓送行,颇为闹腾的不是普通百姓,是以阿瓤为首的东城的年轻男孩们……
“鲁先生,请带上我一起去吧!这样就可以一齐去杀敌了!”
“你小子胡说什么呢,那肯定是要保护鲁先生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将军……”
阿瓤弱弱地跟在男孩们后面唤着鲁肃,鲁肃对于每一位男孩子都笑着回应了。他对阿瓤说:“阿瓤,与我出去三月,这趟回来是不是你母亲病了?”阿瓤便回答是,鲁肃担忧地说:“那便别跟着在下了,回去陪你母亲罢。”
阿瓤得了许可,如释重负地笑了。还有别的孩子,还是穷追不舍地要跟着去“做英雄”,这些孩子小的十二三岁,大的则刚弱冠。鲁肃不愿意让他们跟着自己东奔西跑,还并不知道这是否是有用的奔波,便将他们一个个劝了回去,他们的家人大多数都是生着病的。
只有一个孩子,还未弱冠,不过也是接近弱冠的年纪。他紧跟鲁肃不舍,鲁肃劝了他几句,却劝不动。转念一想,在东城似乎很少见这个孩子。
“孩子,你家是住在哪里的呀?”鲁肃问道。
“……”他的嘴唇动了几下,没有说话。
“是在城西村吗?”鲁肃猜测,对方点点头。
“那还是不要跟着出来……”鲁肃话还未说完,那个孩子便退出几步,稍微宽阔的地方,搂出藏在背后的一根短棒,翻手便转了短棒几圈,那短棒出的风令身旁人都远离几步。但鲁肃却看他没有伤人之心,一招打到的是空中的纤尘,人和短棒皆在车马官道上掀起一阵尘土。最后他左腿一抬起,比棍棒还要高,那武器也跟着腿一并下去了——要是对面有对手,概是肩处和身体处二处受创。
少年不语,只展示身手,鲁肃下定了决心,说:“好!你跟我一起去吧。”
居巢 刘晔府邸内
听闻曹公派遣使者来江淮,扬州士人争相宴请。
几案前,刘晔与使者案前论及大事。刘晔身穿正式的朝服,是依据时令的秋白,中衣的边缘有黑白相间的纹饰,素雅而简朴。曹公是很重视江淮地区了,派来的使者都是说客级别的,刘晔作为扬州名士、皇族后裔,与其论谈得十分开心。
然平静的探讨没过多久,似乎本来就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走势,屋外传来行走之声,听起来人数还不少。刘晔立马压低声音向使节说:“先生,这便是刚才与您说的,帐外十有八九是郑宝——他是来找您的,此人野心不小,但却只会剥削百姓、利用士人,想要借你我之威信将百姓都引渡江南去。”
使者点点头,表示知道。二人都确认好了眼神,使者这才唤人去打开院门。
来人果然自我介绍名为郑宝,气质像深藏在山林之中的山贼头子,长相凶悍,右边脸颊上还有一道可怖的刀痕,头上短茬很难束上发簪,但还是稀稀落落地梳了一些上去。刘晔在帐内、使者身后,看到郑宝便很不情愿地揖了礼。
使者揖礼之后起身,才被吓得不轻——原来郑宝此人身后跟着几百士卒!眼睛左右扫过,看来不止六百人。然此事竟在刘晔意料之内,刘晔早与他说过郑宝会带兵前来“拜谒”,果真如此。
郑宝先说话了:“鄙人宝,见过曹公使、刘先生。我还道世人寻不见使节去了哪里,原来是刘先生先藏在自家宅邸里了。鄙人也想与曹公使认识一番。”
“哎,将军这是什么话,”使节机敏,先接过话头,“我与先生,都喜爱淮南王所著《淮南子》,这不,说起来便没个日夜,忘了时间。”
郑宝豪爽地哈哈大笑:“哈哈哈,鄙人只开个玩笑,请您不要放在心上。这儿提上来的,有好酒好肉,还请您与刘先生不必客气。”
“那边请先生与将军都移步内室吧。”刘晔不知何时走了上来,“不过,您身后的……吾家中内室狭小,还只能委屈他们坐在中门之外喝酒吃肉了。”

爱煦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21634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4
铜币: 11 枚
威望: 17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时)
注册时间: 2018-07-18
最后登录: 2019-07-31
9楼  发表于: 07-31  
wow,现在还有人写权肃,可以说是非常感动了
靴靴楼主,楼主要坚持呀,mua,爱楼主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验证问题:
你们是来打仗的是还是来什么的?(提示两个字) 正确答案:调情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