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精华区 银行 天赐良缘 阿瞒的黄金笼子 帮助 道具中心
主题 : [原创] [权肃] 肃肃风引
文钺桂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2209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23
铜币: 92 枚
威望: 58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时)
注册时间: 2019-05-18
最后登录: 2019-09-08
10楼  发表于: 07-31  
捌 血溅秋白
刘晔为主人,自然东向坐,使者与他一道;郑宝南向坐,面对中门。酒菜上得很快,似乎早有准备似的。刘晔的内室着实不大,摆了书桌、书架,装了相当有分量的书简,甚至几案上的一些笔墨纸砚还没来得及撤走。但越是平常的摆设,便越显示出这场酒宴的不同。
刘晔先站起来敬酒:“今日喝酒助兴,还请使者大人与郑将军都不要客气,请——”
若问男子谁不爱喝酒呢?郑宝却出乎意料地只浅抿一口浊酒,回答道:“鄙人不喜饮酒,此番送酒来是让两位先生尽兴的。”
“哎,这是什么话?哪有男子不爱饮酒。”刘晔则继续劝。
“句句属实啊。”郑宝说,“也不晓得是怎么回事,鄙人一喝酒啊,那背后,还有脖颈处,不出半个时辰便会长满红疹,奇痒无比。”
刘晔吃了个软钉子,只好给自己夹了块肉。
鲁肃到达曲阿后,立即从京口逆水而上,好在是秋日,水流不那么湍急,半日不到便到了距离居巢最近的口岸。再行两个时辰的陆路便能到达居巢。
没想到甫一到居巢,便是守卫森严,里里外外全站满了士兵,不立旗,且还有两波不同的人马。鲁肃心里暗想不对,踌躇了一会还是决定进城。居巢是为军事要地,与吴郡、东城都不同,没有用于防御的城墙、壕沟,反而处处是堡垒,一个个堡垒连接在一起,便是城门的样子。因而城门显得非常狭小,门口还巍然树着两把火焰,熊熊燃烧的样子,发出噼啪的声音。
果然被守卫细细地盘问了一番,鲁肃如实回答:“在下乃是东城鲁肃,刘子扬先生之好友,先生二旬日前便唤我来居巢会面。”
两个守卫面面相觑。
鲁肃便又拿出属于刘晔的玉佩,这才得放进去。鲁肃直奔刘晔住处,但是一路上却看到几乎是一个军队数量的士兵,鲁肃暗叫不好,慌乱之中想刘晔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然仔细瞧着,这些士兵受伤的多,有年轻人,亦有年纪很大的人。他们的面容上没有必胜的决心,更多的是无奈从军的惆怅。鲁肃决定停下来,下了马询问。他逡巡着,最终轻轻地问了一个头上绑着绷带的小伙子:
“足下是哪里人?”
没有问他们是隶属何人的兵卒,而是问其家乡何处。那边答道“淮南寿春人”。
鲁肃又问:“寿春还算富庶之地,因何参军?”
那年轻士兵回答着,便带有嗫嚅之声,其他士兵亦跟从着回答了,他们都道:
“是那郑宝,非要逼我们参军,淮南郡、庐江郡许多村庄都不能幸免。常常是春耕到一半,便被抓走去当兵,回来的时候耕种的一半无男丁大理,全都冻死;剩下的土地撂荒,长满了野草,割也割不完……如今我这一身伤,如何再能下田种地去?村中男丁愈来愈少,都被抓去参与这乱世的战争了……”
酒宴进行到一半,油盐不进的郑宝让刘晔头疼,自己的计划难以实施。仆从已经进来了三次,问自己要不要实施计划,刘晔只能让他们待命。望着郑宝那一脸得逞的眼神,刘晔就气都不打一处来。
仆从进来了第四次,却不是问暗号。
“先生,鲁先生来了,就在院门外。”
刘晔一惊,暂时离席。
“子敬!”刘晔一路小跑,打开了院门,全然不顾中门外有郑宝的几百重兵。
“子扬,抱歉,是我来晚了。”鲁肃亦小跑相迎。
这时刘晔出乎鲁肃意料地凑上前去,扶住他的衣领,好像故意大声说:“子敬你奔波了这么久,你看,衣衫都乱了。”紧接着便在他耳旁轻声说:“郑宝在我内室,还有一位曹公派来的使者,我欲斩杀郑宝,在门外设了壮士,此人作恶多端……我一会请你加入宴席,你可要全力帮我。……谁让你来这么晚,我原本就是想找你商量此事。”
“郑将军、使节先生,这是晔的友人,鲁子敬,鲁将军。”刘晔介绍道,鲁肃也揖礼。
“啊,听闻鲁子敬大名久矣,今日才得以见面,幸会之至。”郑宝道。
“既是刘子扬之友,看来定也是不凡之辈。”使节说。
鲁肃一一回过,朝西向侍坐。但看刘晔已经喝得脸红扑扑,刘晔一向不胜酒力;使节亦是如此。而郑宝眼神中却一脸清明,丝毫不见酒醉之态。
如果说郑宝对刘晔还有一丝尊敬,那么对鲁肃则完全没有尊敬之意了。鲁肃早已散尽家财,不论外貌或家庭早已与平民无异,知晓他曾经是世家大族的人少之又少。郑宝对鲁肃凶悍的脸色毫不掩饰,甚至于刘晔都有一些担心鲁肃的安危,朝他这边望过来。
鲁肃却眼神示意他不要慌乱,实际上自己进来,才会给他可行刺的机会。
“郑将军,在下在院外偶遇了您的一些士兵,他们都是淮南郡人,我想您也是吧。”鲁肃先敬一杯酒,喝干了以后继续说,“他们跟您皆是同乡,您为什么要置他们于死地?”
“哦?我给予他们军饷,让他们有衣穿,什么叫置其与死地?”郑宝睥睨一眼鲁肃。
“淮南郡收成一向较南边好,土壤肥沃。我只见您麾下这些将士伤残无数,面有惆怅之色,绝不是一支可以致胜之师。我只听他们道家中田野无人耕种,野草长满了屋子,我且问您——为什么要打破百姓的生活?!”鲁肃吼了出来。
郑宝睚眦欲裂。刘晔无暇惊讶,立马下了一个暗号,玉珏破碎,外面刘晔壮士还未得进来,中门外的郑宝士卒便先冲了进来——伴随着瓷碗、酒器的破碎和碰撞声,要包围刘晔和鲁肃的军队已然就位。
鲁肃严阵以待,但他的武器已经放在院门外,刘晔掀开外面长袍,里面竟有一把青玉佩剑——
要杀手进来已来不及!刘晔掀开进食的案桌冲上前去,佩剑出鞘,向郑宝的左胸刺去!
顷刻间血柱喷涌,刘晔的秋白朝服染了一片鲜红。
文钺桂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2209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23
铜币: 92 枚
威望: 58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时)
注册时间: 2019-05-18
最后登录: 2019-09-08
11楼  发表于: 07-31  
回 9楼(爱煦) 的帖子
嘿嘿嘿,其实四年半以前我就入坑了,然后就一直是心中的白月光……后来论坛就也一直进不来,一度丢失了以前的文……就决定自己写了233

不过这篇文有点慢热……大概还要过个五六章才真正进入权肃的场合咯,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继续往下看23333
级别: 龙套帝
UID: 2225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4
铜币: 32 枚
威望: 18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0(时)
注册时间: 2019-07-24
最后登录: 2019-08-28
12楼  发表于: 07-31  
期待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啦!!所以看现在是谁搞谁的啦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我很好奇子敬突然如此失态是为了刘晔能动手???_(:_」∠)_还是说单纯的年轻血气方刚??
顺带吹一波太太!!真的我要跨网址追更啦哈哈哈哈
顺带一提我等您的权肃217年啦哈哈哈哈

文钺桂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2209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23
铜币: 92 枚
威望: 58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时)
注册时间: 2019-05-18
最后登录: 2019-09-08
13楼  发表于: 07-31  
回 12楼(请不要理我谢谢) 的帖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谢谢支持~o>_<o
没错,鲁肃就是为了刘晔能动手,因为那时候刘晔已经快喝蒙了然而郑将军还屹立不倒,刘晔就算跟他撕破脸皮,郑将军也不一定会动手,但鲁肃来撕破就不一样了!
跨网址的话~不知道是从哪里跨过来233我在lof和微博都有更!
级别: 龙套帝
UID: 2225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4
铜币: 32 枚
威望: 18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0(时)
注册时间: 2019-07-24
最后登录: 2019-08-28
14楼  发表于: 07-31  
回 13楼(文钺桂) 的帖子
原来如此
在下是从lofter来的,就是那个您lofter下面评论最吵的那位
所以太太请加油,我等您的粮
文钺桂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2209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23
铜币: 92 枚
威望: 58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时)
注册时间: 2019-05-18
最后登录: 2019-09-08
15楼  发表于: 08-01  
回 14楼(请不要理我谢谢) 的帖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为啥要这么认真在这里回,是因为这里太冷清了吗*^_^*
级别: 龙套帝
UID: 2225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4
铜币: 32 枚
威望: 18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0(时)
注册时间: 2019-07-24
最后登录: 2019-08-28
16楼  发表于: 08-01  
回 15楼(文钺桂) 的帖子
不我只是来催下文的(?)
所以请您看在我不辞劳苦跨网址的份上(?)加油更新?
文钺桂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2209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23
铜币: 92 枚
威望: 58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时)
注册时间: 2019-05-18
最后登录: 2019-09-08
17楼  发表于: 08-01  
权肃终于在同一章出现了。


玖 一潮浪平
底下兵士见到刘晔提刀杀人,无不惊慌失措,骚乱异常。刘晔见如此,依旧很是镇定的样子,竟斫下了郑宝的首级,说道:“敢有动者,与宝同罪!”
众人噤声,大多数人都被吓退回了营帐里。
刘晔的仆从和他原本安排的壮士都上前来,在他身前行拜礼。刘晔神情平静,声音却掩不住疲惫:“扶我下去更衣罢。”
刘晔走后,鲁肃这才起身,对壮士说:“这郑宝生前虽作恶,但好歹也是一方枭雄,你们把他的尸身好好葬了吧。”
鲁肃一直在刘晔的卧房外转圈圈,一听到动静就喊:“子扬。”刘晔便打开了门,只着中衣,请鲁肃进屋。鲁肃甫一进便着急道:“子扬你如何亲自动手,这是连我都没想到!”
刘晔举手打住:“我亲自动手,原本就是在计划之中。不过我也没想到这个郑宝居然不喜饮酒,实在是失算不得办法了。我不配合之,日后他定要杀我。”
鲁肃点头,沉默不语。刘晔又说:“子敬,你可是有什么事耽误了你来居巢?”鲁肃又将家中和东城的事讲与他听,并说:“奶奶听到我要来找你便放了心了。”
然刘晔竟直白地问:“子敬,我只想听你的实话,你到底还想不想自己拥兵?当今时事,容不得你犹豫了。”鲁肃又陷入了沉默,刘晔上来抓住鲁肃肩膀:“现在郑宝那麾下兵士,你都可以拿走。”
刘晔的眼光尖锐,逼得鲁肃不得不与他对视。片刻后鲁肃叹了口气,问道:“那你呢?这本应该归你,若是询问众人意见,也应该推举你才对。”
“汉室衰微,我空有这刘姓虚名。何况我没有修习武功,不能直接领兵。”刘晔真诚地说。
鲁肃也真诚地回答:“子扬,我……我不能统领这些军队。他们都是郑宝强征来的,如果他们能回到家乡过安稳的日子,他们为什么要出来接受无谓的战争呢?”
“这也是你不在东城带兵的理由?”刘晔质问。
“是。”鲁肃亦回答。
“可是如今东城也非昨日,就算不打仗,百姓的日子也很难过。”
“那我便举我之力帮助他们,这样且还有一命可活;若是打仗,则妻离子散、生灵涂炭……虽说这乱世战争频繁,但,我鲁肃不想做这个让他们送死的恶人。”
自此,刘晔委其部曲与庐江太守刘勋。
时间轴倒转,到农历九月九这一天。孙坚和吴夫人所生的五兄妹为吴夫人过寿。
孙坚去世得早,这几个孩子除了孙策,几乎都是在吴夫人的庇护下长大的。因此孩子们对她都是敬爱有加,就连远在阳羡当长官的孙权也回到吴郡。吴夫人在家庭内部举办完聚会后,还非要在堂上举办酒宴,命所有将士休沐三天。
“母亲偏心,只给将士们休沐,我一人在阳羡这么累,都没有假期!”孙权不满,并且英俊地翻了一个白眼。
孙策扭他:“有本事你小子别回来了!说得好像回来不是放假哦。”
“那不一样,”孙权竖起手指左右摆了摆,“回来比在阳羡还累,一天就要被张叔歹去读四书五经。”
“哈哈哈哈哈很好,我这就让子布给你多布置点作业。”孙策哈哈大笑,被旁边的周瑜用手肘顶他的肋骨。
吴夫人一直在一旁笑而不语,看着这兄弟俩耍宝,而后说了句:“是不是应该给权儿娶个亲了,权儿年龄也不小了。”
孙权瑟瑟发抖:“母亲,我还小。比起这个,不应该是给我起一个表字比较重要吗!”
吴夫人微笑:“文台已早早给你拟好了表字,你小时候就有人说‘形貌奇伟,骨体不恒,有大贵之表’你父亲开心得不得了,立马给你取了表字。”
孙权瘪了瘪嘴,表示给自己十倍的工作量也不要早早娶亲。

级别: 龙套帝
UID: 2225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4
铜币: 32 枚
威望: 18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0(时)
注册时间: 2019-07-24
最后登录: 2019-08-28
18楼  发表于: 08-01  
我为太太打call!!虽然没有对手戏但我依然很高兴(?)
夸太太勤奋更新??
文钺桂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2209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23
铜币: 92 枚
威望: 58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时)
注册时间: 2019-05-18
最后登录: 2019-09-08
19楼  发表于: 08-02  
拾 痛失至亲
鲁肃从小就看着祖母和父亲接济百姓。后来父亲去世了,三岁的鲁肃就守了三年孝,祖母就独自去帮助别人。
等过了守孝最难受的日子,鲁肃就成了东城的孩子王。孩子们不讲人情世故,不会因为鲁肃是世家,便阿谀奉承他,让他当孩子王。鲁肃当上孩子王,是拥有绝对实力的。
——一日上树能千回
九月,梨树结出了一个个敦实的梨子。江淮地区的梨与其他地方的不同,皮薄酥脆、果实饱满,因此摘一筐下来,比一个总角小儿还要重上许多。
“让我来——!!”鲁肃一把推开要爬树的那个孩子,自己三下五除二爬到树上,灵巧的身体甚至让树叶都没有发出一点儿声响。
“哼,我也可以!”被推开的小孩子也争着爬上来,鲁肃便伸个头下来跟他说:“有本事,就跟我比谁摘得多!”
鲁肃把自己的领口装满了梨子,把规矩的中衣撑得活像个肚兜。与他竞争的孩子显然拿不了这么多,往衣服里塞了几个就觉重的不得了。
呼啦——梨子全被倒在了篮子里,鲁肃紧接着又爬上树去,这样反复了四五回,对面的孩子轮流着都爬不动了,鲁肃还在爬上爬下。他还不解地问:“为什么你们都不动啦?比赛还没结束嘞!”
孩子们都摆摆手说不玩儿了,一溜烟的功夫全都跑回了家。
“肃儿!你在这里做什么?”这时候祖母跑来,看见鲁肃一脸灰头土脸,中衣里塞满了梨子,忍不住扶额,上前把梨子放下,一把把鲁肃揪起来,“回家去,你的书还未曾背完!”
“啊奶奶……放过我吧,我是真背得了!”鲁肃挣扎。
“奶奶,这些梨子送给你!”鲁肃突然有咧嘴笑起来。
祖母愠色少了些,嘟囔着“算你这孩子还识趣”把鲁肃放下来,想蹲下拿起鲁肃摘的那满满一筐梨,却发现扛起来了,十分吃力。鲁肃便说:“奶奶,让我来!” 他先抓了几个放在自己衣服里,剩下的就能轻松搬动了。祖母很惊讶,看着这个只有六岁的孩子。
然而回到家还是被叫去写几何题,鲁肃欲哭无泪。可是看见祖母严肃的脸庞,鲁肃只好乖乖低下头写字儿,全然没有孩子王的神气。
母亲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在艰涩的几何图前面放了一碗梨子泥,说:“乖肃儿,奶奶亦是为了你好哟……来吃梨子,今天你摘的。”
“谢谢娘!”鲁肃眉开眼笑。
鲁肃惊醒,天空已经大亮,他确实是几天没睡过超过三个时辰的觉了,前几日一直在江上漂泊。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梦到小时候的事情。这一觉睡得不踏实,肩膀和颈椎像被人锤了n拳。
见他醒来,跟他一起来的少年便进入房间,阳光顷刻间照进柴门里,那孩子寡言,今日却说:“先生,有您的信。”
鲁肃看到信却如晴天霹雳,两手微微颤抖。
“先生,怎么了?”
“奶奶……奶奶她……”鲁肃合上眼,却怎么也阻止不了眼泪涌出。
鲁肃便离开居巢,去到曲阿,将祖母的灵柩还葬东城。回城时迎送的人排成长队,江东周瑜亦前来吊唁。
“子敬……”周瑜想说些什么,他看到鲁肃但跪坐一动不动,头稍微低着,不论谁前来吊唁都是维持此态,活像块木头。他的母亲坐在旁边,看他如此,也默默不言。
周瑜就陪着鲁肃一道跪着,到了将近打更的时候,鲁肃才对周瑜说:“公瑾,天晚了,请回去歇息吧。恕我照顾不周,没有好好接待你。”
一更时已少有人来,周瑜才说:“不,子敬,我特地等着,是有话要与你说。”
鲁肃与他母亲对视了一眼,鲁肃似乎是在征得母亲同意。而后母亲点了点头,鲁肃才示意周瑜开始。
“子敬,实不相瞒,当初你过江来,伯符是真欣赏你的。不过他却怀疑你要私自带兵,独称霸王,才对你有所忌惮。我相信你的为人,若是你决定带兵,你一定会坦坦荡荡地昭告天下,而不会依附于江东私下里积蓄力量。但你又回东城、去居巢,我一直把不准你的动向。现如今鲁太夫人病故,子敬你守孝三年……我欲诚挚之至……请你三年后来江东,辅我江东一臂之力!”
周瑜行拜礼,鲁肃没有急着唤他起,似乎是对周瑜的话陷入了深长的深思。反而是母亲将他扶了起来。
[ 此帖被文钺桂在2019-08-03 23:39重新编辑 ]
描述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验证问题:
斯基瞒是谁?(提示两个字) 正确答案:曹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