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精华区 银行 天赐良缘 阿瞒的黄金笼子 帮助 道具中心
主题 : 【贾诩x荀彧x司马懿】蜡尽
级别: 一问三不知
UID: 1488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66
铜币: 10057 枚
威望: 145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48(时)
注册时间: 2013-03-18
最后登录: 2019-09-17
楼主  发表于: 08-17  

【贾诩x荀彧x司马懿】蜡尽




一个巧合:
贾诩(147-223)
荀彧(163-212)
司马懿(179-251)
这三个人刚好都相差16岁,却也几乎算是活在不同的三国时期了,所以有着完全不同的人生观念,但其中又息息相关(心心相印)(?呸)


正文

建安十六年(211),秋末,许昌
这已经是贾诩第七次拒绝了荀彧的邀约。
“父亲,这样会不会不太好...令君可是曹丞相眼前的第一人。”贾诩之子贾穆犹豫片刻后还是说了出来。
贾诩此刻坐在院中煎茶,听到此话后倒茶的手慢了半拍,随后悠悠然回复:“不,此刻他已经不是了。”

【1】
其实许多年前,贾诩还不是这样的,他也曾有过热血。
初平三年(192年),贾诩劝李、郭二人反攻长安之时,在他的盘算里,是想借此机会保天子和汉室平安,因为此二人皆有勇无谋,所依仗之人唯自己而已。
贾诩这一生算无遗策,唯一的过失可能就是在那个时候高估了自己的影响力。
他依稀记得那夜长安城头不灭的星火。
他依稀记得此后汉献帝刘协畏畏缩缩总是向他讨教兴汉之道。
他依稀记得当李傕郭汜要挟天子而逃时自己掷地有声的反对。 “不可。胁天子,非义也。”
他也依稀记得,自己是如何将天子、群臣甚至印绶如何保护的完完整整的。
可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没有人再记得他的斡旋和辗转,所知道的只是他的一个决定让汉室彻底倾颓。
所以大家都叫他“毒士”,所谓文和乱武。
其实比起来,贾诩更深刻的记忆是更久以前,自己独行在凉州时,惨淡的月光照在神州的土地上,寸草寸土,都弥漫着血腥的气息,那是一生的梦魇。
活下去,才有希望。那个时候已经快四十岁的他面对着苍茫的天地却无可奈何。

都是人,谁会不怕死呢?如今,他就怕死。在这乱世中,谋天下早就不如谋己了。

贾诩忘记自己独坐在庭院中有多久,当他再举起茶盏时,茶水已经凉了,正如同当年自己的心头热血,不复存矣。


【2】
荀彧从来都是曹操帐下最为倚重的人。
他知道自己给曹操的不仅仅是坐镇后方的安定,直指要害的计策,更重要的是他代表着颍川士族对于曹操的支持。
是什么时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微妙甚至有些尴尬的?荀彧想了很久,最后却只能暗叹,那个时刻的到来从来都是潜移默化的。
荀彧是个清醒的人。他早就明白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道理,所以他同大部分的人关系都是“合作。”
唯一一点真情实感倒是真的给了曹操,并且自负的认为这个家伙不会——
不会什么?篡汉么?
荀彧坐在香室中嘲笑着10年前还是15年前的自己幼稚的想法。

门外的人犹豫良久,走了进来。
“先生……贾诩还是不见。”
荀彧点点头,不置可否。随后他让来人坐下。
“懿其实并不明白,为何先生独独希望见贾诩。他……他如此明哲保身,又何必相求于他?”
“仲达,你不会知道一个善于隐在幕后的人究竟是如何心思。说实话,我从来看不懂他。文和性寡,世人都说是高门瞧不上他,我倒觉得是他贾诩看不上你我。”
司马懿敲了敲桌子,嘴角有些惊异的撇了撇。
荀彧接着说:“甚至你信吗,说不定此刻他就在嘲笑着你我很蠢。不过仲达,这样说来,其实你们算是一类人。”荀彧的眼神突然锐利起来,直逼司马懿,:“毕竟明哲保身这一点,你也很会呀。”


【3】
司马懿在此刻选择了思绪的神游。
香雾缭绕下,他看向荀彧,恍惚间,却看到了第一次见到的荀彧。
很小的时候司马懿就听说过荀文若的美名,不仅名美,人也很美,就连那个祢衡骂天骂地骂阎王,面对着荀彧也只能半骂半夸的来一句“可借面吊丧。”
颍川的士子们若是谁能被荀大夫举荐到曹操的门下,那这一生的荣华富贵便也足够了。
所以司马懿自小就很崇拜令君,对他来说,荀彧就是自己人生的标杆。
所以当父亲司马防告诉儿子们荀彧要来作客时,大家便纷纷放下了手中的书卷要去一探究竟。
令君就坐在堂上,举手投足间的气韵令人着迷,那总是含笑的双目却偏偏能够看尽人心,司马懿看着就不自觉地走神了。
“仲达?仲达?”
父亲见儿子有些发愣,有些不好意思。
司马懿这才意识到自己失礼了。
荀彧又是一笑,“仲达是否愿意入曹公门下为士?”
司马懿犹豫了一下,摇摇头。
荀彧有些意外。
司马懿随后鬼使神差道:愿以先生为师。
这次是荀彧摇了摇头:君之才,当为社稷之栋梁。
司马懿被拒绝了。他被拒绝后的第一反应就是,羞愤地跑开。
荀彧愣住了,随后哑然失笑。
从那以后,司马懿经常有事没事来找经常留守许昌的荀彧,还认识了另外一个经常来找荀彧的人——曹丕。


【4】
“不,懿认为,懿和先生是一类人。”司马懿的思绪回到当下,他激烈地反驳着荀彧的问询,并且反问荀彧:“比起群雄竞逐的天下,比起一个傀儡的汉皇,比起一个空壳一般的汉室,家族、道统、人心则更为重要,不是么?”
荀彧似乎没想到司马懿会这么直白。他自言自语道:或许真的是我一直太自负了。
司马懿站了起来,朝荀彧行了一礼。
“懿,一直以先生为师,此心从未更改。”
“仲达啊,从心而论,你不曾气我三年前让丞相强辟你为文学掾?”荀彧揉了揉眉心,突然想起这件往事。
“三年了,早就看开了。”
荀彧抬眼望向眼前的这个人,很年轻,思想也比自己活络许多。至少不会像自己一样硬生生把自己逼上死路,只要是这样,就还会有希望。
荀彧挥了挥手,让司马懿离开。“你和我之间的交集,最好还是不要让丞相知道,怕他疑心,我也不能再拖累你了。”
司马懿应声而去,走到半路,他复回头。
“先生,懿做事只看结果不会在乎过程。”
荀彧不懂司马懿的意思,推敲了许久想再问他,却发现司马懿已经走远。


【5】
同一天,贾诩见了司马懿。
司马懿看见眼前这个瘦小的老人,很难相信他就是当初一手制造了长安之乱的那个人。
“贾大人为何不觉得我是荀先生派来的呢?”
“嘿嘿,因为你不是。”
贾诩说话总是这样,说一半藏一半让人着急。
“荀先生曾说我们是一类人。”司马懿故意想激眼前的人,让他吐露出自己的一、二本性。
“嘿嘿,他说是就是吗?是不是,君自明。”
司马懿实在受不了这样迂回的说话方式。“是啊,我说我跟他才是一类人。”
贾诩的眼珠一转,又笑哈哈不语。
“所以你来找我做什么呢?”
“想让先生给我一些建议?”
“我已垂垂老矣,没什么建议能给你的。”
“我很担心荀先生。”
司马懿忧心忡忡的样子不像是假装的。
“好吧,那我就告诉你一句话。活下去,才有希望。文若啊他就是太在乎一些东西,可如若他要是不在乎,他又不是荀彧而是我贾诩咯。”
司马懿继续问:没有别的法子了吗?
贾诩摇摇头:人生本无常,文若活得辛苦是他自己的选择, 你我又何必强迫他死也不痛快呢?
司马懿作了一揖:“多谢。”然后又说道:但我觉得你和令君也是同一种人,自负到高估自己的人。
贾诩的眸子骤然紧缩了起来,仿佛是多年的心事被一瞬拆穿,但片刻后又恢复了平静。
“随你。”


【6】
建安十七年,彧疾留寿春,以忧薨,时年五十。谥曰敬侯。
曹操的四子曹植给荀彧的诔中说他是如冰之清,如玉之洁。
司马懿看着令君的灵位,有些伤感。虽然这是早已预料到的结局,但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他嗅了嗅,天地间仿佛还存有荀彧的残香。

又过了几年,曹操也死了。
年轻的世子唯有继承大统才能固政安邦。
司马懿不在乎。

建安二十五年,同年,曹丕称帝,改元黄初,封贾诩为三公。
就连孙权听到这个消息都忍不住发笑。
贾诩悠悠然地接过诏书,看见士族子弟变色的脸,心想新帝倒是个极有趣的人。
四年后,也就是黄初四年,诩年七十七,薨,谥曰肃侯。终贾诩一生,阖门自守,退无私交,男女嫁娶,不结高门。
贾诩的葬礼办得也很低调,低调到几乎无人来送葬。
司马懿来的时候,火盆里空空落落,他还是自顾自地添了一些。
人生天地,谁不辛苦呢。
也是难为你了。
司马懿拜了拜,走了。


【7】
正始十年,(249年)司马懿发动高平陵政变,自此,曹魏渐为司马氏矣。
可这已经是很久以后了。
久到司马懿经历了太多的人事,忘却了大部分故人的脸。
一个个原本鲜活在他面前的故人们都化作青史里的符号。
他不知道后世会怎么评价自己,他觉得自己活得至少没对不起自己。

夜深听更漏。
而司马昭和司马师则守在父亲的床头,听他絮絮叨叨说很多自己都不认识的人。
“丞相是个很浪漫的人,短歌微吟间就能阅天地了。”
“子桓……爱憎分明,太过于感情用事了,我告诉他过好多次,他就是不听……”
“刘晔的计策要是全被采纳,天下早已平定了……”
“贾诩这个人啊,我不知道他到底在害怕什么,所以我怀疑,他害怕的是年轻的时候那个太过忠诚的自己!”
“荀彧……”
司马懿想回忆荀彧的样貌,却只能靠着那残存在记忆中的荀令香去找寻。
司马懿阖上双眼,却又睁开,沉默了良久,只剩下一句:“书传远事,吾自耳目所从闻见,逮百数十年间,贤才未有及荀令君者也。”


【8】
嘉平三年(251年),司马懿病逝。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验证问题:
你们是来打仗的是还是来什么的?(提示两个字) 正确答案:调情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