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精华区 银行 天赐良缘 阿瞒的黄金笼子 帮助 道具中心
主题 : 【曹亮/玄亮/于陆】武烈皇后(军师联盟曹操/孪生设定/孝庄秘史衍生)
昭侯夫人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23204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2
铜币: 57 枚
威望: 15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0(时)
注册时间: 2020-05-16
最后登录: 2020-07-17
楼主  发表于: 07-16  

【曹亮/玄亮/于陆】武烈皇后(军师联盟曹操/孪生设定/孝庄秘史衍生)

老福特难民系列
简介:武帝武后(侯)谥号梗/架空朝代,孟德玄德双胞胎设定/我的爱人成了我的皇嫂系列/双倍的于陆双倍的快乐/有生子设定,不喜误入!

正文如下:

引子

  昭帝玄德率西川铁骑踏进魏宫的那一刻,武烈皇后从年少时曾与他一同指点江山的那座高台上纵身跃下。众人看他缟素衣袍在空中飞扬,如同仙鹤舒展洁白羽翼,他的血液顺着白玉砖的纹路绽放出冶艳花朵,直至被大雨冲散。

  他实在过于清瘦,落地时的声响几乎被惊雷急雨掩盖殆尽。“真是缄默的一生啊。”人们都说:“连用如此壮烈的死法,他都静默得唯恐世人知晓。”

  昭帝与武后隔着漫天的雨幕,恍惚看见他苍白的嘴唇动了一动似乎想说些什么,抑或只是解脱地长舒了一口气。昭帝长久地在雨中驻足,修长脖颈上喉结数次蠕动。最后开口却是极轻的声音,仿佛他的声音只要再大些就会颤抖得不可收拾。

  “皇嫂以身殉先帝,其情令人感佩,谥号宜作——武烈。”武乃从夫谥,烈乃刚正守节。

他终究是死去了,什么也不曾留下。纵然心怀愧疚的昭帝为其大兴土木、极尽哀荣,但棺椁被送进武帝的陵寝时,遗物只有他坠落时手中那纸被大雨冲刷得难以辨认的旧信笺。

后来,昭帝请能工巧匠修复了那张信笺,纸上字迹终于重现于世:“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然而令他惊愕的是,这竟是自己旧年的字迹。

  




  魏元帝天启年间,两位皇子为争夺储君位于皇城发动兵变。兄弟阋墙,一时传为奇闻。兵变的两位主角皆是魏元帝的嫡子,一母同胎所生,相貌身形长得一般无二。大皇子先一刻出世,名曰孟德;二皇子迟一刻,称作玄德。

  夺嫡之争以大皇子孟德统领的禁卫军大败二皇子玄德麾下荆州军告终,二皇子兵败被逐逃至汉中国,后又被朝廷敕封做了汉中王,但终究是无缘皇座了。

  多年以后魏朝覆灭,前朝风流史在勾栏瓦舍广为流传。有人说,当年二帝相争不光是为了皇座,更是为了一个人——那个人便是后来殉夫的武烈皇后诸葛孔明。因为兵变前诸葛氏一直是昭帝帐下第一幕僚,而此后就入了太子府,成为了太子正室。数月之后还诞下了武帝长子,也便是后来被昭帝贬谪出京的安王殿下。

  也有消息更灵通些的说书人,说武帝大破荆州军当天,从战场上回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径自去了武烈皇后当时颇为隐秘的居所过了一夜,第二日再亲自将其接回,足见对其眷念之深。

  关于武帝武后在得胜之夜的春风一度,后人众说纷纭,也曾有人说武帝仗势强占弟妇,然而更多人相信武帝武后历尽万难终成眷属,而昭帝却是在兄长死后逼宫夺位还逼杀皇嫂的狠毒之人。




  后人津津乐道的那一夜也曾在诸葛孔明心中造成了难以消弭的阴影,让他无论何时何处都必须强迫自己保持清醒——甚至是在武帝的床帏之间。他害怕只要自己稍一走神,就会将眼前人错看成另一个人,从而做出什么令自己万劫不复的事情。

直到有一次仲秋月圆之夜他在庭院中与武帝一同舞剑时,假装无意地在对方眉间划下了一道血口。当时武帝眉间瞬时淌出血来,惊慌的侍者们蜂拥上前却被斥退。他眯眼端详着铜镜中的自己,心想:眉间若是留下疤痕,那么创口处便是再生不出眉毛来了。

武帝微笑道:“孔明这是想在朕脸上作个记号?”

  孔明不答,插剑入鞘的手中却动作一滞。武帝看着他,笑意却更深,上前将他揽入怀中低低耳语道:“你不必为难,你愿将我与玄德分开看待,我很高兴。”

  孔明并未想到他会是如此反应,不禁抬眼看他。一看心中却是大惊——又是这个眼神,和他们初次欢好那夜一模一样的眼神,而这种眼神出现在武帝脸上,恰恰地又与他记忆中汉中王的脸一丝不苟地重合了。

  他又陷入恍惚了,浑身的支撑仿佛被抽离,手中的佩剑当啷一声落地。

  不知过了多久后,武帝起身为他擦拭身上的浊迹,见他盯着窗纱外的月色看得出神,刮刮他泛红面颊柔声问他在想什么。他只是闭上眼睛,侧身朝里睡去。

  其实他心想的是,多年前那夜自己失身于他,全是因他那个像极了汉中王的眼神使他错认。

  ——是以当年之事,似乎也不应太过自责。
  

  




  翌日孔明醒来时,武帝早已去了勤政殿与众臣朝会。他躺在榻上看阳光被窗纱细细筛过轻柔地透进来,照得满殿通明。

  这光景像极了多年前那个他不愿回想起的早晨。

  那日前夕,武帝身着二皇子素日穿的服色发冠,风尘仆仆地来到他的住处,说自己胜了让他放心。他深信不疑,只因他在战时的住处,只曾在信笺中告诉过二皇子一个人。

  后来不知怎么,他任由那人解下自己的层层衣袍,吻遍自己身上每一寸隐隐发烫的肌肤,最后在那人怀中到达极乐之境。

  第二日清晨他睁开双眼发现枕边人已不在,便从锦被中坐起身来,对侍立在门边的宫女道:“二殿下已经回宫了么?”

  那小宫女怔了一下,疑惑道:“奴婢并没有见过二殿下。”

  一阵晨风穿堂而过,冷得他一个激灵。他察觉到周身已经浸湿的衾被,才发现自己早已冷汗如雨。他起身披上外袍,踏上木屐疾疾向屋外走去。屋外有一名年长的内侍立在一台香木轿辇前,他便急忙问那内侍:“烦请告知,方才走出去的究竟是哪位殿下?”

  那内侍却不答,只是和善笑道:“太子殿下自知昨日所为有失典雅,但那也是因太过思慕公子所致,现已悔悟,请公子跟随我等回府。”

  “太子殿下?”他不禁皱眉。那内侍却笑道:“自然是大殿下了。二殿下已不在人世,又怎会被立为太子呢?”

他闻言信了八九分,心道:“是了,若非主上去了,大殿下也不会看见我与他的信笺知晓我的住处。难怪昨夜他见我尚是处子,会那般惊讶。”

霎时孔明只觉悲愤交加、气闷胸堵,一夜承欢的身躯又经了风,晃了几晃便软绵绵地昏倒过去。


  

  

  

  

  

  




  那日被武帝亲自接回太子府后,他便染上了极重的风寒,又不思饮食不愿服药,险些丧命。多亏武帝每日守在偏殿衣不解带地喂食喂药,方捡回一条命。

  一夜武帝和衣躺在他身侧,忽然开口:“孔明本就是我朝臣子,如今与孤在一处也是理所应当。”

    彼时孔明身子恢复得尚可,心情也还算舒畅,盯着紫金烛台上摇晃的烛火看得出神,轻声道:“大殿下既使手段得到了在下,又何必再出言亵渎。”

  武帝极温柔地一笑:“哪里是亵渎?”说罢拿起剪刀呲地一声剪去烛花,再用纱织灯罩小心地罩住灯烛,以免晃动不安的烛焰刺伤了他的眼睛:“有朝一日孔明会明白的。”

  还算宁静的时光以孔明被查出有孕告终。孔明得知后万念俱灰,不知从何处得来一壶毒酒正仰脖下咽,尚只咽下半碗便逢荀令君前来探望。荀文若一见他手上端着半盏酒水便觉不妙,劈手夺下那瓷碗摔在地上,又命下人速速去请太子和御医。

  “你何苦做这傻事!”荀文若精致的眉眼急得拧作一团。彼时孔明药性尚未发作,只是有些虚弱地靠住床头:“令君当为我之知己,如今见我落得这般田地,本不该阻我。”

  “你若知道玄德没有死,还会喝那毒酒么!”文若厉声喝道,见他脸色发青便用力拍他后背:“二殿下在战场上死里逃生,现已在落足汉中。但凡你一死,主上必会恼怒兴兵围剿,彼时你的死只会成为二殿下的催命符!”

  少顷武帝赶到之时,孔明正脸色苍白地伏在荀令君肩头喘着粗气。武帝见他毒性未至肺腑,连忙在他后背运起内力狠拍一掌,将他喝进去的半盏毒酒合着一口鲜血尽数逼了出来。

  “二殿下之事我已告知孔明,主上若有条件,尽可以向他提出了。”荀文若望着武帝抱起孔明匆匆离开的背影,自言自语般道。

  


  




武帝的条件正如荀文若所料,便是如孔明嫁与他,他便放玄德一条生路。还大施恩典,启奏朝廷敕封其为汉中王——前提是他须只身赴皇都受封,同时作为皇室成员参加太子与孔明的大婚典仪。

  太子大婚就在二皇子封王的后一天举行。按照魏朝习俗,新妇须在典礼上向夫家众人敬酒,皇家也不外如是。知道内情的好事者们都莫不想看新妇给昔日爱人敬酒时,是何等光景。

  而那孔明端的是聪慧过人,在敬至玄德前便佯装心悸作势要倒下。武帝也不顾旁人目光,径自将他抱回了房中,直到天明二人都不曾从洞房中走出——那合卺礼自然提前进行了。二皇子眼睁睁看见爱人被兄长抱进洞房,却无计可施,彼时天下再找不出一个比他更为失意之人。

然而同样失意的,还有在那罗帐内俯仰承欢之人。他不见玄德尚能勉强自持,今日一见,就再难说服自己接受眼下及将来之事。那夜孔明在武帝的注视下,将合卺所用的匏当作酒器,将自己灌得失去大半神志。虽则那孟德与玄德模样一般无二,但在孔明清醒之时,他终究无法与他做成夫妻之礼。

武帝看他一杯杯烈酒下喉,莫不怜惜,却也并不阻止,只柔声问道:“今日,为何连看也不看他一眼?”

孔明已醉得瘫倒在武帝怀中,神色却十分坦然:“即知无益,又何必再作留恋。”

他不知那夜自己在情迷之时是否唤出了什么不该唤的名字,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他只是想着只要日后再不相见,他们二人就都不会那般难以接受了。

可天不遂人愿,与玄德的缘分终究没有那么容易断了。





元初六年,武帝巡幸汉中国,与群臣会猎。

此次,玄德作为当地诸侯自当随侍御驾左右,此乃旧俗。然而皇后伴驾却并非旧俗。

  武帝宣布令他随行的那夜,孔明六年来第一次走过两宫相隔的那座汉白玉短桥,踏进武帝的寝殿。他走到大殿门口,一位小黄门面露难色道:“皇后殿下,陛下正在召幸张贵人,您……”

  孔明瞬了瞬目,轻声道:“不妨,孤在此等候。”

  “外头是孔明吗?”殿内隐隐传来武帝的声音。眨眼功夫,殿内走出一位略有些鬓乱钗横的女子,孔明瞧着那眉眼却与他自己有几分相似。女子幽怨地看了他一眼,快步消失在夜色中。

孔明进入寝殿,被武帝一路轻轻拉着手于榻边坐下。武帝微笑道:“孔明此次前来,是想问我围猎之事罢?”

见孔明微微点头,武帝了然地一笑,一面将茶盏递给他一面轻声道:“你们不是已有五六年未见了么?”

  孔明伸出去接茶盏的手一顿,不可置信地微微皱眉道:“什么?”

  武帝微微正色道:“当年与我大婚本是你不情愿之事,此次围猎,朕希望孔明亲自替朕平息物议。”

这两个理由一虚一实,可在孔明听来,倒像是前者更加发自内心些。

汉中围猎的最后一个晚上,孔明骤发高热,躺在大帐内龙榻之上不住梦呓。彼时武帝想着心事尚未睡着,只听得他梦里低低唤了两声“孟德”。

  武帝第一次听见他唤自己的名字,分外吃惊,连忙应下又不见他说话。点起灯烛一照,只见孔明在梦魇之中出了满身的虚汗。

他略一思忖便都明白了,心中一块巨石轰然放下。

孔明不会走了,他的孔明不会离开他了。

  



许是水土不服之故,回都几日后孔明便已痊愈,只不过痊愈后似乎比以往更加沉默寡言了。

当日又逢中秋,御花园中荷塘中的红莲开得十分热烈。夜深时孔明本已沐浴罢准备安歇,却被武帝饶有兴致地拉去泛舟赏月。两名贴身侍卫被武帝安排在岸边守候,玲珑画舫之上便只有帝后二人。

  孔明衣着单薄,扶着船舷站了一会儿觉得夜风有些凉,便进了船舱。武帝走进来坐在他身侧,一面剥方才随手摘下的莲蓬一面打量他,忽然道:“既受不得风,前几日同玄德在一处,如何又吹了一夜的冷风?”

  "陛下跟踪我?"孔明抬眼,温润的桃花眼中少有地闪烁出敌意。

  “若是连自己的皇后与他人私会都不知道,朕还做什么夫君,做什么皇帝!”武帝克制地低吼道,陡然一把揽过孔明的腰身,迫使他看着自己。

  “若非当年之事,我原不会是你的皇后!”孔明也逼视着武帝,眸中怒意蓬勃。

  “好没意思!“武帝气极反笑:”朕不是没有给过你机会,在汉中时是你自己不同他走,如今又在朕跟前扮什么三贞九烈!”

  孔明闻言怒极,抬手朝武帝脸上挥去,却被武帝一把握住那段纤细已极的手腕,顺势欺身压下,将他按倒在船中,发狠般地用力撕扯他的衣物。那船身便剧烈地颠簸起来,晃得孔明头晕目眩。

孔明奋力挣扎之中,不意间从衣襟里掉出一个拇指大的玉质小瓶。武帝定睛一看,那是皇族秘药凌烟散——无色无味,服下即可在毫无痛楚的昏睡间毙命。

后来,武帝也曾感叹,原来玄德对他这位兄长还是存了一丝仁心,不忍他死的太过痛苦。

  




  彼时武帝一把将那玉瓶攥在手中,狠狠逼问孔明:“他既将凌烟散给了你,在汉中时你为何不对朕下手?”

  孔明喘着粗气,断续道:“若想杀你……回宫之后便杀不得了么。”

  “回宫后再动手,你还能全身而退?“武帝一声冷笑:“孔明是想与朕同归于尽,还是心软了不忍杀朕,想哪一日将这凌烟散毁掉?”

  见孔明语塞,武帝继续用一种不容反驳的语气道:“你以为这数十年方炼得一瓶的凌烟散是多么轻贱易得之物?可以让你随意销毁?你早已负了朕,如今又要辜负玄德么?”

  “我……”孔明想要反驳,却不知从何反驳。

  武帝停下手中动作,悲悯地长叹一口气,嗓音暗哑:“诸葛孔明,你是不是觉得这世间爱你之人,都贱如草芥。不配得到你的丁点垂青。”

  黑暗中,孔明感觉一滴温热的泪水轻轻拍在自己脸上——武帝任何模样他都见过,杀伐果决的、诡谲莫测的、肃穆隐忍的、戏谑谈笑的……唯独没见过他流泪。心下不知怎的忽然一疼,伸出手来缓缓地抚摸他的脊背,还觉不够,便又吻了吻他脸庞上的泪珠。

  然而这一吻却又勾得武帝动了情。当晚,孔明觉得此身就如他们所乘的那艘画舫一般,在月光下跌宕不止。

  月上中天时,武帝看见银白色的月华透过窗户洒在孔明因他的律动而微微蹙起的眉眼上,忽然想到了什么。

  “孔明,你爱的究竟是谁。”他哑着嗓子问:“告诉我!你爱的人究竟是谁,是玄德,还是——”

“孟德……别,别——”彼时孔明正在巅峰边缘,睁开失焦的双眸,周身一阵长久的震颤,便疲倦而餍足地沉沉睡去。他口中“别”字,也不知是想求他别再继续,还是别再问这个令人难堪的问题。
抑或是那声“孟德”就是他给的答案。
  

  

  




  那夜之后,他才仿佛真正得到了孔明。可一直以来,武帝都有一个预感——他终将失去孔明,连同这江山皇位,都将归于弟弟玄德手中。

  直到生命的尽头,武帝都不曾将孔明视作他的人,仿佛跨越十数年的恩怨,自己都只是他漫长生命中的浅浅注脚。哪怕他也曾朝自己投来一瞬的青眼,都堪称恩赐。

  元初十年,武帝病笃。有一日忽而灵台清明,急忙叫人将孔明唤到跟前,殷殷道:“玄德不是池中之物,我死之后他若带兵入京,任何条件你都可以依他,无须顾及一个已死之人的脸面。”孔明心下愕然,刚想说些什么,却又听他自嘲一笑:“以你对他的情分,此事本不需我操心,是我病糊涂了。”

  武帝在清醒之时思虑再三,仍是放心不下。亲自写了一道传位于汉中王的密旨,加盖上印玺。再三嘱咐孔明如若日后玄德带兵入京,是否将遗旨传观朝野由他自行决定。

   未及几日,武帝驾崩。弥留之际屏退所有人,对孔明道:“我死之后,你与玄德,你们……”

  这句话只说了一半,良久没了动静。孔明抬手试他鼻息,却发觉武帝已然断气。那剩下的半句话,也不知是无力说完,还是不忍说完。

  武帝终究是了解自己的胞弟,他出殡的第三日,玄德便率西川军自汉中出动,兵锋直指魏都。所到之处兵不血刃,不足两日,大军便已在都城外两百里处安营扎寨。

  听罢斥候传来的消息,身旁大臣见孔明并不为所动,便轻声提醒:“汉中王既已前来,殿下是否要依先帝遗诏,传位于他?”

  孔明略一沉吟,抬头吩咐道:“传孤旨意,遣使前往西川军营,商谈求和事宜。”

  “殿下?”大臣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见他略显苍白的面孔之上平静无波,双眼却布满血丝:“此事事关国本,您当三思而行。”

  “既已兵变,此时再提禅让毫无意义。先帝皇子尚在,汉中王此举无异篡逆。”孔明抬手揉了揉双眼,声音黯哑:“这罪名太大了,他承担不起。”

  

  
  

  

  




  当年武烈皇后开出的条件,乃是许昭帝身居辅政大臣之首、称作新帝亚父、加尊爵位、封荫子孙,并赏赐土地金银。然而这旨意经过他人之口,传到昭帝耳中却生生多出了“迎娶先帝皇后”一条。

  昭帝听罢使臣所提出的议和条件,面不改色地命人将其推出斩首。随即派人将使臣首级送往皇城,最后仍不忘附上亲笔书写:“江山美人,势在必得,不劳惠赠。”

  敌国交战尚不斩来使,昭帝此举不无狠绝。

  当使臣首级与昭帝书信被一同摆在大案上时,孔明正在整理武帝的遗物。他拿起那张沾染使臣血迹的信纸,一见“江山美人”四字,便明白是传信之人动了手脚。

他沉默地转身,心知日后已无法自处,却也没有精力追究。他只是踮起脚,重新开始整理书阁高处的物品,忽而碰到了什么东西。

一沓老旧发黄的信笺,如同暮秋的枯树叶一般,纷纷扬扬地落下。他捡起一张,却只是毫无意义的大字随意地拼凑在一处。他心生疑惑,又飞快捡起几张。未料张张皆是如此,似乎是武帝生前临摹书法所写。

他细细端详那有些眼熟的字体,心中大惊——原来武帝模仿的字体不是其他人,而正是昭帝早年所书。

孔明忽然觉得千头万绪,心痛难当。他疯了一般地在那沓旧纸张中翻找,直至找出一张写废的残页,上书:“孔明吾卿,展信佳。山中居所已收悉,不日定当前去相会。”信后又附了一首古诗:“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这封书信,他原是再熟悉不过。这便是多年以前玄德兵变与他通信问计时,彼此互明心迹,最终约定相会的那封信。

  孔明忽然明白了一切,原来那年在信中与他定情的,竟是他朝夕相处十载岁月却视而不见之人。

他的双手不住地颤抖,纸张从指缝中缓缓落下。他不忍那信笺沾染尘灰,连忙附身去拾,冷不防却吐出一口鲜红的血液。

原来当年,孟德一早便率军击退了荆州军,占据了二皇子府。只因早时便对孔明心怀恋慕,便苦练玄德字迹,只为与之通信。

“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阴谋也好,真心也罢。他终究是将他的良人捧在手心,呵护了一世。


尾声

  那夜,武帝寝殿大门紧闭,灯火一夜通明。翌日,人们惊讶地发现,武皇后的满头乌发竟一夜间苍白如雪。

  他在昭帝率军突破宫门之前,从高台之上纵身越下。落地之时,仿佛看见半空之中孟德如同往常一般,微笑着向他伸出手。

  他用尽全力,却只是微微地动了动嘴唇,生平第一次回应给他一个微笑。

  ……

  于漫天风雨里,武帝武后,终究魂归一处。

  

  

  

  



天雨花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23468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18
铜币: 458 枚
威望: 69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2(时)
注册时间: 2020-07-15
最后登录: 2020-09-13
沙发  发表于: 07-17  
私以为,孟德玄德双胞胎设定最暗合史实的一点是:因为双胞胎在分娩时,体型小的孩子容易先滑出产*道,所以双胞胎兄弟和一般有年龄差的兄弟不一样,哥哥的身高一般会比弟弟矮
昭侯夫人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23204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2
铜币: 57 枚
威望: 15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0(时)
注册时间: 2020-05-16
最后登录: 2020-07-17
板凳  发表于: 07-17  
回 1楼(天雨花) 的帖子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角度清奇啊!下次用这个设定可以引用妹子的脑洞吗哈哈哈奇才奇才
天雨花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23468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18
铜币: 458 枚
威望: 69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2(时)
注册时间: 2020-07-15
最后登录: 2020-09-13
地板  发表于: 07-19  
回 2楼(昭侯夫人) 的帖子
可以呀,只管用~下次打算COS下谁呢,匡胤光义兄弟+小周后好像也蛮合适的……
级别: 八卦百事通
UID: 22899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184
铜币: 5801 枚
威望: 406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2(时)
注册时间: 2020-03-12
最后登录: 2020-09-20
4楼  发表于: 07-27  
老福特现在怎么了,内部优化中,我手机下载不了

第一次看到曹亮哎(间接说明了我孤陋寡闻),亮亮应该是喜欢曹老板的吧

匡胤光义兄弟+小周后       好啊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验证问题:
你们是来打仗的是还是来什么的?(提示两个字) 正确答案:调情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