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精华区 银行 天赐良缘 阿瞒的黄金笼子 帮助 道具中心
主题 : [原创] [策瑜] 唯物主义者不相信眼泪 end
鲶鱼溪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19574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2
铜币: 259 枚
威望: 60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0(时)
注册时间: 2015-11-07
最后登录: 2020-08-09
楼主  发表于: 08-02  

[原创] [策瑜] 唯物主义者不相信眼泪 end

   周瑜是被孙策拉进天驱的。他出身传统辰月家庭,初去孙家拜访,三绕两绕,感觉跟孙策谈得愉快,关系拉近,于是引入话题:“朋友,我希望能跟你聊一下,我们的天父和救主……”

    孙策高高兴兴地说:“你听说过天驱吗?”

    周瑜说:“啊?”

    孙策训练有素:“现在加入,还送一个指环,限量非卖品哦。”

    然后周瑜就被孙策套进天驱了:用的指环是铁做的,质量奇差,孙策宣讲完天驱规章制度,补充说,可得小心点,标准设计只允许拗曲两次。周瑜好奇问,拗多了呢?孙策说,会掰断吧!最好别弄坏,补办很麻烦。

    他讲话慢了一拍,咔的一声,周瑜已经拗弯了那枚指环,又咔地折回来。孙策赶紧按住周瑜,不让他再试验。天驱名额有限,指环也有数,周瑜领到的这个是上任主人好几年前死掉留下来的,他没后代,指环也就没人继承,不然落不到孙坚手里。

    周瑜听出不对劲,敢情您天驱好几年里都没拉到人入伙?

    孙策提示他,你在天驱旗下宣过誓了,亲爱的战友,我们现在站一条阵线上了,你不该对天驱用第二人称。

    此后经年,孙策屡屡声称他和周瑜第一次见面,便毫不迟疑地拉人入伙,实在是自己平生最果断一次决定,也可以说是最正确一次。而当下,周瑜还在迷惑地挠头,孙策这话说得好像他们的友谊跟天驱的精神绑定了似的,而天驱精神的具现,这个铁圈,怎么看怎么脆得不靠谱——后来也果然被捏断了。

    那是孙策下葬第二天,他去拜会吴夫人,按礼节劝吴夫人“节哀”,吴夫人反过来开解他说:“或许他命里该当这样,死生大限,没办法的事。”周瑜险些要脱口而出“是他不够小心”,但立刻掐住了自己手心,把这满怀怨恨的念头咽了下去。天驱指环攥在他手里,由凉变热。周瑜把自己从内而外整理得差不多,告辞出门,穿过挂满白幔的院子时,孙匡和孙朗穿着麻衣,正抱书往外走,看到周瑜,站住打招呼,叫他哥哥。周瑜毫无必要地问:“去学校?”指环就在这瞬间断了。

      孙匡嗯一声,说:“请了两天假,该回去了。”又问他:“哥哥,你在家住多久?还去不去巴丘?”

    “可能暂时不去了。”周瑜说着,把铁圈的断茬塞进衣袋,“等我再想想。”

    他告诫自己,只要再克制一下,他就也回到正轨上。事实上,他已经向其他人走去了……只需要再克制一下。



    常规体检里,周瑜问医生,睡眠质量太好怎么办。——他向来神经强韧,即便外边风啸雷吼,也可以一觉到天亮,安稳无梦,惹人称羡。

    医生显出礼貌又困惑的表情,反问,周将军觉得这不是好事吗?

    周瑜说:“平日工作比较忙, 夜里再不做梦,似乎不工作的时间都荒废了。”

    医生建议:“这个,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白天多想想,晚上说不定就梦到了嘛。”

    周瑜说:“我想得够多了。”

    他有时想象孙策在他面前中箭,倒下;还有时假设他用各种方式有效地发现了阴谋,阻止了刺客。太阳下山的时刻,他推开公务,按着干涩眼眶从窗口望出去,望着星光浮现在夜空里,遥想这星光也落在孙策的墓上。而孙策不可能知觉他忍受的痛苦。

    即便活着的时候,孙策做宣传口工作只是顺便,本职是正面作战。当他振臂一呼,就仿佛把任何烦难都摔在了身后,绝不回顾。周瑜和孙策联镳齐驱,坐骑过分激动,差点跑过头,孙策伸手帮他挽了一把缰绳。两个人望向战火里逃窜的黄祖,再看看彼此,疲惫又激动。周瑜说,我以后绝对忘不了这个景象。孙策谦虚道,小场面而已,以后还有的看哪。

   “那就是,印象还不够深,没有充分地刺激到头脑。”医生推测,“人睡觉的时候,头脑里保持一定的活跃度,才能做梦。”

    周瑜回过神来:“不够?”他思考了一下,突然道,“大夫是哪里人?”

    医生说:“汝南。”

    “那你有没有听过一个习俗?据说吴地人相信,入殓的时候如果有谁眼泪掉到棺材里,死了的那个人就不来活人的梦里。*”

    这是听孙策讲的。孙坚入殓时,周瑜在侧,看到吴夫人跪坐在堂上,有条不紊指挥人阖棺砸钉。他从小屡经丧乱,积累下相关经验,悄悄对孙策说:“这样忍着对身体不好吧,哭出来好受一些。”孙策便解释了一下当地的民俗。周瑜应道:“原来如此。”暗中不以为然,感叹各地迷信千奇百怪。

    医生“呃……”了一会儿:“周将军信吗?”

    周瑜笑了:“当然不可信。”

    医生也笑着回答:“对啊,怎么可能的嘛!太唯心了。”



    孙策的葬礼猝不及防,导致有些细节浮皮潦草。一是天气转热,活着的人不敢拖延停灵;二是周瑜率军奔丧,终归迟一步,未来得及亲手主持。周瑜也估计到时间不够,没有进城,直接去拦出城的路。恰巧灵车前轮陷入了一个泥坑,耽搁了片刻,所以他抵达的时候,士兵们正在竭力地拽着绋绳。

    一夜小雨之后,日光相当明亮,穿过树叶间隙,在灵柩上照出金属的碎光。周瑜走近,看清反光的正是确凿无疑的钉痕。他抚上棺椁的盖板,周遭默然死寂,仿佛只有他与死者独处。而实际上,一圈视线都追着他,注目他的一举一动,期待这位副帅在灵前讲些什么。气氛非常庄重,也非常逼仄。周瑜低下头,很轻地开口了,几乎只有口型:“我说给谁听呢?”随后他不再说话,但确实看到自己的眼泪落下来,水迹渗进木头里。周瑜另一只手扣着腰间剑柄,张昭几乎以为他要劈开棺盖,不由向前迈了一步。但这时灵车被拉动了,于是顺利地重新上路。

    等棺木落坑,周瑜发觉自己的胳膊被张昭拽住了,好像担心他要跟着跳下去似的。可周瑜只是接过铁锹,参与到在墓穴上边填土的环节中,而后转身向着活着的人,讲了几句话。他说,孙策曾称千百人为同志,为兄弟,被他们爱戴。他死于名字和功业正为世所知的盛年,使得许多人哀悼和惋惜,这场刺杀夺走了我们的统帅,我们的战友,对江东子弟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但损失最大的是死者本身。)但他虽然逝去,名字和功业却长存,激励人们继续前行,(但你我绝无重逢之日,)继续战斗。(但死亡已获胜,情人已永别。)

    周瑜发言完毕,确保丧葬流程也都妥当,然后和许多人一同离开了那墓地。属下给孙策订了一方碑,还在刻字中,得过阵子才能栽在坟前。然而周瑜无法分神留意那个。对他来说,现在,一切就已经结束了。



    周瑜保持着这种无梦的睡眠状态,期间北方派小组来,组长蒋干,跟周瑜是老同学,周瑜客客气气请他吃顿饭,三道菜一道汤,蒋干连说铺张。

    菜和汤吃到差不多,蒋干神态挺随意地提起:“从前隔太远,江东不少情况许昌不太了解,最近清查,知道孙策时期犯了一些路线上的错误。”

    “我不认为那是错误。”周瑜在蒋干向下数说的时候,温和地打断道。

    他说:“孙策在世的时候,我和他在公事之外也有相当的私交,我了解他的作风,而且一直赞同。可以说,他的人民就是我的人民,他的信仰也是我的信仰。我们的路线与曹公不大相同,的确难免会被误解。”

    蒋干不再随意,放下筷子:“许昌对天驱分子的定性,想必公瑾也知道。现在补救,为时未晚呐。”

    周瑜倒很轻松:“要说补救,恐怕得退回到我跟孙策见面的第一天前才行。从那之后,我的选择就不容易更改了。”

    蒋干越过桌子审视他一会儿,终于体面地重拾筷子:“行了,不谈这些。吃饭吃饭。”

    周瑜后来抽时间去了一趟墓园。这地方有看守,平时照管得不错,石碑几乎未染纤尘,映出摇晃的树影。正值秋季,树枝秃了大半;周围太安静,经常清晰地传来枯叶落地的声音。他在附近独自漫步了一刻钟,头顶的天空蔚蓝,而远山深蓝,风里飘着焚烧秸秆的烟味,周瑜闻到了,稍微皱起眉头:不过比起战场上那种火,这气味倒不难闻。自然而然,他分神想到一江之外的战乱,思路便宕到了正事上。直至被随从找到,婉言提醒他离开,周瑜都在集中精力思索这些。

    所以周瑜没能多在孙策墓前停留,跟之前若干次扫墓的结果一样。他在回程中,心平气和地自我检讨,认定这主要是由于不忍心。时隔好几年,他仍无法设想那底下有一对眼睛早已闭上了,而那双热切的嘴唇,还有他握过的手,都化作了泥土。



    周瑜拒绝游说不久,江东也迎来空前规模的战役。为了应对它,上上下下心力交瘁,加班加点,同僚们面色不佳,和天气同样阴冷。周瑜算是首当其冲,雷打不动的睡眠时间都要为之让路,出门前也不得不揉着脸告诉自己记得表情管理。他写完最后一份文件送出去,懒得再收拾桌面,抱着胳膊向后一靠开始闭目养神,自语说:“我已经尽我所能了。”

    有人在他背后说:“还有场硬仗要打。”

    周瑜答道:“我又不是不清楚。你先让我休息会儿再说。”

    他旋即认出那声音,立刻睁眼站了起来。过了片刻,他在原地发出嗤笑:“八年没梦到他,竟然非得到大战前夕才行。”

    “你该用第二人称。”背后那声音说。

    “这真是你的声音吗?其实是我自己造出的梦吧。否则你怎能回归人世?”周瑜坐了回去,分析道,“如果不是梦,就该是谵妄发作的狂想了。所以承认它是梦比较合理。”

    孙策的声音似乎在叹气:“既然你相信自己的常识,那为什么不回过头看看我?在自己的梦里,也需要这么克制吗?”

    “我怕回头如果找不到你,就会惊醒。虽然是梦,也想多做一会儿。”周瑜平静地说,“我很想念你。”

    “我也是。”

     周瑜险些去捂脸:“没必要这样柔情,哥们,作为我幻想出来的形象,你表现有点奇怪了。”      

     孙策说:“更奇怪的是,这些年来,你甚至都希求在梦里见我了,也没想过挖开我的坟墓看一下吗?”

     “那可不大好看。我没那种癖好。”周瑜坚决地说完,突然显出震惊的神色,沉默了一瞬才接下去,“你说得对。难道我真的没想过吗?在许多日夜里,我曾反复想到一个念头,就是没有见你最后一面。也许当初我该劈了你的棺材,不管旁边有多少人。这个念头对我是折磨,但只有经受这样的折磨,才能证明我曾真正拥有过你,属于过你,并且真正失去了你。也许只有看到了你——无论怎样的你,我才会平静下来。”

    孙策语气震惊得夸张:“你在认真考虑吗?我刚才只是随便问问,不是给你提建议。”

    “你的反对无足轻重。”周瑜说,“你已经不可能被打扰到了。”

    “多谢你英明指出啊。”

     屋子里又沉默了一瞬。

    “我其实知道真正的阻碍在哪里。”周瑜轻声说,“我仍然不准备去打破它,也没有必要。”    

    “你又妥协了。”孙策指出。

    “因为我更关注现在。最好的那些时间在我心里,比一切活得更久,但我不需要依靠过去而活着。”周瑜抬手按在自己的眼前,慢慢说,“说到底,拥抱你的尸骸并无实际的意义。”

    这时,他感到有人抱住了他,胸口贴近他的背后,像一种宽慰,也像一种原谅。但是当他灯下顾影,仍只看到孑然一身。接着,他醒了,油灯也烧到了尽头,灭掉了,留下了室内的阴影。周瑜摸向自己的眼下,触及微薄的湿意。

    周瑜在暗处独坐了片刻后,走出门去。此刻霞光正在天际展开,似乎一支神话时代的军队在地平线下整装待发,他们的武器正闪烁不定——终于,在几天的阴霾后,日光刺破了云层,无数金色的箭射向地面。晨曦落在山岗和江面上,照亮了来自久远年代的尘埃。



*归有光《己未会试杂记》:“自孺人殁,几及三纪,未尝梦。俗以为泪着殓时衣,不梦也。”真的是吴地旧俗。
级别: 八卦百事通
UID: 22899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184
铜币: 5801 枚
威望: 406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2(时)
注册时间: 2020-03-12
最后登录: 2020-09-20
沙发  发表于: 08-02  
孙策说:“更奇怪的是,这些年来,你甚至都希求在梦里见我了,也没想过挖开我的坟墓看一下吗?”

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一个人拖着一把铁铲,走到了墓地,他挖开了坟墓,撬开了棺材盖,里面蹦出一人……(我脑子里怎么出现了奇奇怪怪的画面)
描述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验证问题:
曹刘生子下一句是什么?(提示五个字) 正确答案:当如孙仲谋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