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精华区 银行 天赐良缘 阿瞒的黄金笼子 帮助 道具中心
主题 : 【all权】一个混乱的脑洞
克莱尔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21277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15
铜币: 442 枚
威望: 109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4(时)
注册时间: 2018-02-11
最后登录: 2021-01-25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0  

【all权】一个混乱的脑洞


内容太乱了,不得不在开头说一下这是个啥玩意( ˘•ω•˘ )
直男权在步姐姐的调教下勾男人的故事,为了拿下瑜,拉其他人练手




孙权兀自批着公文,对外间传来的慌乱急促的脚步声听而不闻。
直到朱然冲到面前。
“末将有一事不明,还请主公明示!”开口都带着怒气。“说吧。”孙权眼皮也不抬一下。“那些奸邪小人造的谣言,说主公——”朱然突然住了口,脸色还是很难看。“说孤怎样?”孙权慢条斯理地问。朱然咬牙又咬牙,简直想要把字咬碎一样“说主公……以……以色侍人……”“嗯。”孙权淡淡应了一声,算是承认。朱然反而被他的痛快堵得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憋出一句,“主公以前……主公身份尊贵,怎可这般折辱自己?”“尊贵又如何?他日若沦为阶下囚,屈辱还会少得了吗?”朱然顿了又顿,最后只说,“……主公既然做了决定,末将只想告诉主公,就算什么也不要,总有人愿为主公肝脑涂地。”


孙权照着镜子,下定决心利用这副皮囊。
决心难下,行动更不容易。他得逼迫自己容忍亲昵的搂抱、男人的爱抚,和那……更深入的事。
理智一再成了绊脚石,终于狠下心,派人请了周将军,单独设席,几番推杯换盏,孙权自己已有了三分醉意,周泰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孙权不由有些恼火,又有点后悔,怎么就挑了块死木头,好在药效已起,没有退路。“啪”——新晋吴主眼前一花倒了下去,周泰顾不得君臣之礼,忙伸手去扶小主人,却见少主面颊绯红,眼中碧波荡漾,“幼平……孤好热……救我……救我……”孙权半清醒半糊涂地攀上周泰,他能感到周泰身上质地粗糙的衣料,伸手进去,里面像一块烧得烫手的煤炭,布满密密麻麻的新旧伤疤;他摸到那绷得紧紧的面庞,和那扎人的胡子,简直像一片荆棘。荆棘中有一口枯井,他要让枯井重新活过来。
后面的记忆就很混乱了,大概说了很多丢脸的话吧,等到孙权醒过来,真正是日上三竿的时候了。第一反应是浑身酸痛难受,回头看到这呆子跪在地上,动也不动,像座山似的。他不会真跪到这个时候吧?孙权惊讶。本来想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让他下去,可孙权刚想动一动身,疼痛就牵扯到全身来,想要开口,声音却嘶哑得可怕,只好勉强低声吩咐道:“下去吧,孤不怪你。”
木头还杵在那里不动,孙权只好换了说法:“你跪在这里,孤休息不好。”木头动了动,孙权不想再管他,顺势又缩回被窝。


端了银耳红枣羹,步练师示意一干侍从退下。“公务劳累,夫君休息一下吧。”纤手放下杯盏,又替孙权按起肩膀。“夫人去休息吧,孤还要再看一会奏书。”孙权轻轻拿起夫人的手,放下去。练师笑了一下,“我二人既为夫妻,妾身自然要为夫君分忧。再说眼下情形,也许妾身可以助力夫君一二也未可知。”“夫人如何助我?”孙权放下手中笔,看向练师。涂着蔻丹的手指竟然大不敬地抬起了吴主的脸庞,“夫君艳色绝伦,足以让人神魂颠倒。只是性子冷淡,不解风情,实在是教人可惜。来,先叫声’姐姐’听听。”

凌统从前是见过孙权的,知道他是先主公的二弟,身份有别,也不好太亲近;只觉得这个哥哥长得好看,脾气也好,朦胧中生出些好感。
但现在他不敢多看。孙权只是躺在那里,神情似倦非倦,身上只笼着薄纱,胴体若隐若现。凌统只匆匆瞟了一眼,赶忙低下头去。“来了?”凌统不敢应声。“公绩,好些年没见你了——变成大人了。”笑声挠得凌统心里痒痒。“过来,孤和你难得叙叙旧。”主命不敢不从加上蠢蠢欲动的好奇心,凌统就这样坐到孙权旁边,主公大大方方蜷了蜷,给他腾出一块地。
其实认真想想那些年少无知的蠢话,凌统自己都忍不住脸红,偏偏主公听得津津有味,香软的身子还贴着他。等凌统说累了,主公轻轻问一句“多大了?”,凌统红着脸应“十四。”“小了点。”主公像是轻轻对自己说。“一点都不小!我已经是大人了!”“好好好。”主公虽然这样说,但凌统对其中哄小孩的语气并不满意,“主公若不信,有什么吩咐,大可派下来!”红唇抿了抿,飘出的字晃荡了凌统的心神——“孤要你陪陪孤。”

“孤怎么能!”孙权只看了一眼镜子,就吓得跳开,要扯下身上红衣。“不可。”练师语气平静,内中却暗含不可违抗之意。“夫君再来试试这一件心衣。”


被蒙住双眼看不见东西,其他感官反而更敏锐了,吕蒙的心跳也平静下来。一个普普通通的无名之辈,最糟的下场无非横死而已,何况现在也没感到临死前应该有的气氛。
周围有衣裙环珮作响的声音,脚步匆匆好像人很多的样子,但很快又听不见了,吕蒙能听见的只有自己的呼吸。
一阵淡淡丁香花味渐渐包裹住他,一点声音也没有,有人轻轻揽住了他,手心里放上了一只脚,那么小巧玲珑,吕蒙想象那是一只象牙雕刻的工艺品,温润精巧,生来就是为了放在手心把玩的。

“眼神不要躲,看着我。”练师边说边在他腰伎上拧了一把,“很好,保持这种水光弥漫的感觉。”


“主公深夜召见,所为何事?”周瑜着了便服,匆匆进殿。“无他,近来将军为国事四处奔走,孤略备薄礼相赠。只是此礼不可白日示人,故此时相召。”周瑜抬手拉住孙权要滑下来的大氅,“主公不必为难自己。”孙权愣了一下,顺势又搭上周瑜肩头低声唤他“公瑾哥哥”,“公瑾为国事奔忙,孤有什么可以给的?只有这个身子还做的了主,给了哥哥罢。”说着,贴上周瑜胸膛,手指去摸索那系得极为妥帖的腰带。周瑜见他闭着双目,气息不稳,知他是豁了出去,心中一动,不由自主把他抱了起来。[sell=1][/sell]
凌洲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23557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2
铜币: 113 枚
威望: 14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2(时)
注册时间: 2020-07-28
最后登录: 2021-01-21
沙发  发表于: 01-14  
这个设定好棒!还有没有后续情节嘿嘿嘿……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验证问题:
曹刘生子下一句是什么?(提示五个字) 正确答案:当如孙仲谋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