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精华区 银行 天赐良缘 阿瞒的黄金笼子 帮助 道具中心
主题 : [原创] [钟姜] 如醉 end
级别: 龙套帝
UID: 2471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10
铜币: 10733 枚
威望: 45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2(时)
注册时间: 2021-06-25
最后登录: 2021-08-12
楼主  发表于: 06-25  

[原创] [钟姜] 如醉 end

注意,偏历史向。感觉研究所里的这一组粮食太少,来贡献一点。

CP:钟会/姜维,前后有意义。

——————


题:虫飞薨薨,甘与子同梦。



箭如雨下。

魏军的兵士们情绪激烈地争相上前,如虫若蚁般密密麻麻地汹涌而至,便似此时窗外冬季那热情的阳光斑驳地、一点点地倾洒进这昏暗的室内。

他们要杀死这两个仿佛在作着可笑的幻梦的反叛者。

钟会凝视着将他护在身旁的姜维的侧影,内心忽然流露出了一丝奇怪的怅惘——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样危急万分的时刻,他居然如同吃醉了酒一般回忆起了以前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来。

对姜维产生兴趣,究竟是什么时候呢。

与邓艾和姜维往来交手熟悉的不同,在给姜维写那封劝降信之前,钟会和姜维不曾谋面,但却倾慕其名,习惯性地按照自己以往的思路书写下来。他用春秋时吴季札和郑子产的典故来向姜维表达自己真挚的、深切的情意。

姜维当时并没有回复他。

钟会不禁感到了一丝困惑。他所倾慕的、所向往的,他所追寻的、诚心与之结交的那些人,总是对他表现出不愿意回应的态度。

但是事情终于还是有了转机。邓艾从阴平秘密地进入了蜀地,打败诸葛瞻,进驻了成都。

刘禅下达命令,让姜维投降。姜维终于带着手下的蜀军将士来见钟会了。


“伯约,你为什么才来到这里呢?”

天边灰蒙蒙的,长风呼啸,吹动起姜维的衣袂。

“我以为我来的已经是很快了呢。”


姜维降他,态度不是一味的奴颜屈膝,也没有亡国后的所谓宁死不屈。

恰恰正是那种不卑不亢、热情与亲近中又带着一点恰到好处的保持距离,这种从姜维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淡的气质,让钟会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也让他欣赏和喜爱。而这样的一个人,现在就在他的身边,此时相识,也许亦是冥冥之中的天意使然。

于是,钟会大笑。他一边握紧姜维的手指,一边转过头去对杜预说:“元凯,你可知,中原的名士,诸葛公休和夏侯太初又如何比得上姜伯约呢!”


钟会和姜维的关系日益亲密起来,不甚和睦的邓艾也被他握在了手里。


钟会不自觉间有些飘飘然了,他预备让姜维带领着蜀兵们兵出斜谷,自己则带领大军紧随其后,进取长安。前面的道路应该有所在望,他却忽然感到自己在雾气中奔走,大概是醉着,又大概是梦中,前方有一道身影朦朦胧胧的立在那里,看不真切。

他好奇地往前走去,却突然间跌落在冰冷的水中,寒意彻骨,浸透全身。

他不由得大叫着惊醒了。

“士季……?”姜维关切的目光投进他的眼眸中,“可是梦魇了麽。”

钟会的目光凝注了一瞬。梦中那道陌生又熟悉的身影,正是姜维。

“没什么。”


仇恨的力量是相当可怕的。昔日秦灭六国,六国尚不能完全甘心。难道今日这样的事情就不会重复发生麽。

“司徒,”姜维改了称呼,和他对坐着,沉沉地道:“如果我对您有所怨恨,想要刺杀您,那么我早就动手了。”姜维说,他的眼神看起来是那么的情真意切:“说没有怨恨是虚假的谎言,但我怨恨的人并不是您。”

尽管如此,钟会的亲信仍然劝诫他不可降低警惕之心,都说,“这样的人,一定是别有企图的啊。”


然而,钟会的心里又怎么会不清楚这一点呢?他并非稚童,自然深切的明白姜维一定是有所想法的。如他这样的降将,已经降过一次的降将。如果说他的心中没有任何想法,谁又能相信呢?钟会很清楚、也十分相信自己的认知。而他自己的心中,又何尝没有一些想法呢?

如他们两个人现在这样境况的相遇,这样奇特的关系,难道完全是真心可以维持的吗?这一点连他也不会去相信。岂不如镜中之花与水中之月,但那掺杂了些许利益的真心又不只是镜花水月一场空。


水中的月亮被打碎之后,仍旧在天边高高的挂着,但是却把光芒笼罩到了他的身上。
他亦知晓这所来缠的藤蔓是浸满剧毒的。

他只要一伸出手,现在对他继续给予自己当初的回应,也许就会纠缠到死。

不过,现在他们是共犯关系了。姜维的身上,充满了令他想要接近的气息。


这份高雅的不容亵渎的气度,这个带着一点冷淡气质的姜伯约。

那份冷静与从容不迫让他痴迷。

他抚上姜维的手腕,按住对方的时候,还是稍稍犹豫了一下。

“伯约,如果你不愿意……”

姜维微微笑了一笑,反手抓住钟会,说:“士季,我若是不愿,此刻岂会任你如此?”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姜维的眼神不再清澈,而是稍稍涣散。但仍是平静的,如同一望无际的大海。



钟会忽然想起姜维之前对他所说的话。那个时候,他们刚刚接触不久,还没有进展到如此亲密的关系。

“司徒大人,您现在的功劳和处境,晋公恐怕是会忌惮的啊。您何不效仿陶朱公泛舟西湖退隐呢?如张子房功成身退亦是明智之举呀。”

“哦?”钟会的心里忽然起了一丝戏弄的想法,他玩味地说:“若真如此,伯约愿意和我同去吗?”

不是不明白他对自己的试探,可是他明显感到这话让姜维的目光稍稍有些动容,对方旋即笑道:“若您有这样的想法,我很愿意与您一起。如今我这把年纪,也已经活得足够长了。”

钟会摇着头笑了一笑,心里却不由得泛出了一丝苦涩又复杂的情绪。



变故就这样毫无预兆的出现了——也许并非如此,只是钟会疏漏了那些他本来可以察觉的信息,兵士们攻进来了,并且将要把在他们看来行荒诞之事的两个人送进地狱。
钟会慌乱地拉住姜维的小臂,滚烫的汗珠滴落下来,在泛着寒意的冬季化作冰冷的霜。

“这些人是想要作乱啊,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与钟会的惊慌不同,姜维的面上依旧是平静的。

局面如此混乱,汉最后的大将军依然表现出了一种从容不迫的情绪——绝望这样的神色似乎从来不会出现在姜维的脸上。

姜维那不可思议的高雅气质让钟会又恍惚了一瞬,他看着姜维坚定地拿起了手边的长剑,对他说:“那么只有击杀他们了。”

姜维的话让钟会的心稍稍安定下来,却疑云更甚。

“伯约,我还是有些疑惑。到了现在,过去这段时间,你我之间,难道仅仅只是你做出的伪装吗。”钟会的目光忽然闪过一丝阴鸷:“如果现在,你要离去,我也不会怪你的。”

姜维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士季何必说这样的话呢?现在就是人们所说的最后的时刻,我们只有死战了——”他顿了一顿,又笑道:“这样难道不好麽?”

钟会不再言语。他的心中忽然涌起了一腔久违的热烈情绪,需要想什么呢?什么也不必想,什么也不必说。明白又如何?不明白又如何?难道什么事情一定非要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才足够吗?在这最后的时刻,有姜维陪伴着他——那些功业呢,他所图的雄心壮志呢,似乎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姜维已是花甲之年,身体状况也不复往昔——他的躯体终于被魏的兵士们捅开刺穿,连带钟会给他的铠甲一并碎裂开来。他的头颅被斩下的时候,滚到了钟会的面前,目光仍然灼灼如电,嘴角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不知是遗憾亦或淡然。
那一刻,钟会竟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当愤怒的兵士们冲上前来,鲜艳的血液浸透了他的躯体,乱糟糟的喊杀声他已渐渐听不见了,耳边只有姜维曾经为他所奏低沉悦耳的古琴之音,久久环绕,直至生命的消亡。

虫飞薨薨,甘与子同梦。

此时的钟会,究竟是如醉梦中,还是梦醒时分?人们已经不得而知。正月十八日的中午,日头高悬,云浪翻腾,碧血殷红。于姜维,于钟会,于所有人,一切都结束了,也终于解脱了。


Fin
[ 此帖被为谁流下潇湘去在2021-06-26 00:32重新编辑 ]
水浴清兰 离线
级别: 八卦百事通
UID: 22930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136
铜币: 3625 枚
威望: 380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3(时)
注册时间: 2020-03-17
最后登录: 2021-09-18
沙发  发表于: 06-27  
同为冷CP控,过来为冷CP添柴。
钟会想孤注一掷,其实姜维也是想借助钟会的力量做最后殊死一搏吧,可惜两人最后都输了……话说写这一对的确实也挺少的,姑娘加油
级别: 龙套帝
UID: 2471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10
铜币: 10733 枚
威望: 45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2(时)
注册时间: 2021-06-25
最后登录: 2021-08-12
板凳  发表于: 06-27  
回 1楼(水浴清兰) 的帖子
谢谢姑娘的反馈!伯约最后要使“日月幽而复明”当真是令人唏嘘不已。这一段是很让人慨叹的。
十八频道 离线
级别: 一问三不知
UID: 24769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54
铜币: 2562 枚
威望: 122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5(时)
注册时间: 2021-07-16
最后登录: 2021-09-12
地板  发表于: 08-20  
这个论坛应该是扭三时期开始的,因为扭三里没有钟会所以就没有cp文了
明月如卿 离线
级别: 一问三不知
UID: 24877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44
铜币: 2198 枚
威望: 113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3(时)
注册时间: 2021-08-19
最后登录: 2021-08-30
4楼  发表于: 08-21  
我也控冷cp,虽然历史烂的一批,这对历史上还是有点感觉的吧。他们两人本不该如此的,夏虫不可语冰,那个年代这样的结局也不算少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验证问题:
斯基瞒是谁?(提示两个字) 正确答案:曹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