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精华区 银行 天赐良缘 阿瞒的黄金笼子 帮助 道具中心
主题 : 【刘关张】长夜欲曙
级别: 龙套帝
UID: 24148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13
铜币: 916 枚
威望: 100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3(时)
注册时间: 2021-01-01
最后登录: 2024-04-02
楼主  发表于: 04-02  

【刘关张】长夜欲曙

关羽立在门口,听着房间里刻意压低,但仍是震天响的抽涕声,无奈地叹了口气。最终他还是抬手敲了敲房门,中断了房中人显然未果的努力。
“谁啊!”从屋子里传来含糊不清的咆哮,咆哮里分明还沾着夜里的露水,湿乎乎的。
“我,你二哥。”
“二哥啊,俺有些困乏……有什么事,明日俺去找二哥……”
关羽又叹了口气,径直推开了门。
果不其然,张飞正箕踞在床上,往袁术刚刚为各个房间置办的锦被上抹着眼泪鼻涕。
“你又何苦糟践东西?又不是它们碍着你。”关羽哭笑不得地看着张飞握着被角,正把眼里最后一点残泪擦拭干净。
“俺…俺…俺就是气不过!”张飞本来还存着几分被撞破的羞赧,此刻关羽一劝,那股火气便又被勾起来,这会正把他烧的神志不清,逮着谁便一股脑地发泄出来,“什么四世三公?!不就是仗着祖宗坟茔耀武扬威!‘一县令手下小卒’?!他翼德爷爷是县令手下小卒?!俺从来没受过这等侮辱!还有那袁本初!他自己不想想为甚么当上总盟主,不就是因为四世三公祖宗积德吗?!为甚么轮到大哥时便只说甚么‘并非敬你名爵,只敬你是帝室之胄耳’,说的是甚么话!就连他董卓当年被张角追杀,尚蒙俺们三人救他性命,他袁氏兄弟之骄矜自傲,依俺看,甚于董卓老贼!”
“翼德!”关羽开始只当他气性发作,便暂且忍让,此刻见他气昏了头,竟口不择言起来,自然板正了面孔,正色道,“你方才可是在赞董卓逆贼?”
“俺……俺……”张飞自知失言,眼中的怒火一下子先泄去一半,脸上黑虎须似的乱髯里竟隐约透出几分羞红。
关羽知他改悔,于是便找个台阶予他:“我知你心中愤懑,都是无心之语,只是以后再不许说这番大逆不道之言。”
张飞听了,默然相对,也不答话,也未有甚么动作,只垂首拿环眼看着被抹得一团乱糟的锦被。
关羽知道,他三弟年纪最小,家境也颇为优渥,自小未受过甚么轻慢打击,平日里豪爽不羁英勇无敌,内里分明还是个欠缺锻炼的年轻人,甚至,有些时候,还有些未褪去天真任性的孩子气。
“罢了,罢了。“关羽嘴上一面含混应付,一面拿手把他三弟向怀里揽。张飞只呆呆地坐着,他既然使力来揽,便顺势因形向他二哥怀里倒去,不做半分挣扎。
“男儿志应在天下,若是三弟今日之泪,是为奸臣当道,你我英豪不得赏识,天下之势岌岌可危矣,是当哭一大场;但若是三弟今日只是因为大哥遭袁绍怠慢,我斩华雄之前受过的一番质疑,你乘兴之语遭袁术无端轻侮,若只是为了这些个人身世感伤而哭,实在是蜉蝣之悲,气量狭小。“
张飞听了话反而来了劲头,胡乱在他二哥怀中挣扎开来,关羽用手使了气力箍住他,他面朝下栽在关羽腿上,又不动弹了。
关羽知道,他心里也不好受。虽说他三弟年少即有壮志,转好结交天下志士,欲兴汉室、成功业,但是他们兄弟三人自结拜之日起,无一日不像是丧家之犬,东奔西走。
在乱世之中保全了清白,不与宦竖奸佞同流合污,固然无愧于心中壮志,但也意味着没有了人脉与机会。就如同讨黄巾除张角之时,他们与孙坚曹操同为讨贼功臣,可孙坚有人脉,拜了长沙太守便即刻上任去了;曹操祖父本就是内侍,与十常侍也有诸多牵连,于是曹操也能授官济南相,风光出仕。只他大哥一人,无人脉无倚靠,偏偏有一身清白骨节,不肯与黄门中官沾上一丝关系,一直东投西奔寻找伯乐。好不容易被举荐赏识,得了个安喜县尉,朝廷一声令下罢官不说,就连一个小小督邮也敢跑到他们头上作威作福、颐指气使。
虽说成大事者必要有大胸襟,但是,年少轻狂之时却屡屡被现实打败,这样的滋味又有谁受得了呢。
关羽把手放在张飞乱糟糟的四方髻上,刚刚他满床翻滚,冠巾早已松散,半缚半搭地垂下来。关羽把黑帛解开,又重新替他束发系巾。心中又想起他三兄弟在安喜县时,食则同桌,寝则同床的日子来。
他三弟粗枝大叶,起居原本都有家眷仆役侍候左右,出来闯荡竟连束发这等小事都做不利索,每日束发,不是他便是大哥替三弟束发。三弟开始羞赧难言,后来习惯之后,即使自己能够束发,有时也还是披头散发拿着冠巾来找他们。
食则同桌的意思就是原本三个人各有席位,饭食各有定量,但是他三人偏偏爱凑在一席,只够摆出一人定食。每次吃饭时翼德便像是行军打仗一般,真真是风卷残云,他和大哥又不好意思与他争抢,只看着翼德大快朵颐,仆役像进奉香火一般络绎不绝的撤盘上盘。结果就是翼德吃饱了,他和大哥只能忍饥挨饿,半夜饿的实在受不了,趁翼德熟睡出来偷偷摸摸吃块煨芋头都得紧闭房门,唯恐叫他闻见,醒来又要发作。
睡觉之事更别提了,一张床,旁人家是夫妻共罗帐,他们倒好,睡觉就像攻城略地一般,睡前说好是约法三章,各占其地,半夜指不定他又被谁踹醒,被谁压得呼吸困难,醒来之后身上不是翼德的一条腿,便是大哥的一只胳膊。
不过,即使吃不饱,即使睡不好,三个人也还是愿意在一处。闲下来就笑谈天下,忙起来就各司其职,他和三弟永远是大哥身后最得力的帮手,只要他们三人在一处,就没有不快意的日子,就没有过不去的难关。
翼德许是也想到了。关羽心下想,他或许还以为我不知道,但是他那环眼就连淌下的泪都比旁人的大又圆。翼德只流了几滴泪,便把关羽的裤子沾湿了。
关羽想着军中似乎又没有换洗衣物,钱粮又都在袁术那小儿手中,实在令人头痛,于是死命把张飞从身上拽下来了。
他三弟只气呼呼地在那里弹着泪,嘴里倒是没再说什么逆语,反而坚定又让人心疼的过来安慰他:“二哥,你别多想。俺一点也不后悔。“
关羽刚想问他不后悔什么,话还没出口自己也就明白了。
若是没有桃园三结义,他三弟或许不会变卖田产,招募义军,购置兵马,那桃园或许还是他三弟一个人的。春天灼灼其华,翼德可以看花开花落;夏天有蕡其实,翼德可以大快朵颐;秋天庄里便落叶飘舞,正好杀猪;冬天翼德还能守着炉火,吃肉喝酒,与结识的英豪一同谈天说地,快意恩仇。
他三弟如果没遇见他们,会有优渥富足的一生。
张翼德不是没心没肺,虽然他有时候会表现得过于神经大条,让人怀疑这个人是否在用心智而非一身横肉来思考,但是他在某些静谧时刻,对人情绪的感知力会有超乎寻常的直觉,比如现在。
张飞看着关羽的眼睛暗淡下去,那双丹凤眼简直都耷拉下来。他知道他二哥在想什么。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url=file:///E:/Writing%20ang%20Written/01%20%E6%9D%83%E7%91%9Cor%E4%B8%89%E5%9B%BD/%E5%85%A8%E6%96%87%E9%9B%86/%E3%80%90%E5%88%98%E5%85%B3%E5%BC%A0%E3%80%91%E9%95%BF%E5%A4%9C%E6%AC%B2%E6%9B%99.docx#_ftn1][1][/url]?“
关羽看见他三弟的燕颔上出现两颗小小的酒窝,于是他自己也笑了。
他对三弟说:“二哥也不后悔。“
即使他兄弟三人各有一身本事,风云之志,在这乱世之中若是效仿董卓何进之流,行龌龊龃龉之事反而更能割据一方,称霸朝堂,但是他们不愿意,也不屑去。就算如今被人说区区县令,小小弓手,但心底是干净的,未来就永远是光亮的。
关羽帮他抹去了脸上的泪痕,故意岔话,强颜欢笑:“今日军中虽有恶语伤人,但多谢那骁骑校尉曹操,他信我可斩华雄,也替你解袁术之围。用人不分贵贱,求贤不辨门楣,像是个能成大事之人。“
张飞听了,怔了半晌,方才闷闷地说道:“二哥可还记得咱们三人从张角手中救出董卓之事?”
关羽咬牙切齿道:“永世难忘,我恨不能手刃当时之董贼,痛笞当时之痴我啊!“
“二哥你先别急。当时你与大哥忙着护送他回营,俺在一旁看的倒真切,那董贼眼中除了蠢笨,分明还有一样东西。今日你温酒斩华雄,俺在曹操那厮眼中看到了同样的东西。“
“甚么?“
“他们分明都目露着精光,眼中带着贪欲。“
关羽闻言忍俊不禁,佯装正色道:“三弟你何时又如此通人心,怎么前儿还没见你如此善解人意?“
“不是通人心。“张飞有些扭捏,“这贪欲本就不是人心,是畜生性才对。俺每年年根杀猪宰羊,筹办肉货时,总会在村口招来一群一群逡巡徘徊的狼犬,那些畜生就是那么眼露精光地看着俺,俺知道,他们是馋,是贪。我前日见董卓,今日见曹操,他们眼中分明也是这样的精光!”
关羽早就笑得前仰后翻,张飞也乐的不可开支。。
“原来咱们近日见的都是些畜生。”关羽故意问翼德。
“这回二哥可说对了!”翼德便来了精神。
笑过之后,两个人又陷入了静寂。骂的越狠,但终得继续与这些畜生为伍,这苟且的日子,似乎望不到头。
张飞先是打破了静默,对关羽说道:“二哥,只要你我兄弟在一处,就天无绝人之路,再难再累,飞也甘愿。况且真正的苦日子怕是快要过完了,今日二哥你温酒斩华雄,恐怕早就被董卓的战报呈上天子朝堂,很快俺们兄弟就要名扬四海了!”
“我兄弟三人若同上战场,必是无人能敌。”关羽此时还有些惭愧,他三弟与大哥的勇武并不在他之下,今日他温酒斩华雄只是一人大出风头,自然心中对大哥与三弟有些愧疚,像是夺了他们扬名立万的机会一样。
谢天谢地,张飞又一次在静谧中识破了关羽的情绪,他知道二哥对他和大哥有些愧对,他抚上关羽的肩头:“二哥怎么不太高兴?你温酒斩华雄,扬的并不是你一人之名,俺兄弟二人也能跟着立身,你我兄弟三人,并不是只能共患难,也可同富贵。二哥并不是为了自己享乐逞英雄,是为了我们兄弟三人的前途甘愿涉险。俺和大哥无半句怨言。”
关羽默然,但是张飞看着那双丹凤眼中分明又有了神采,甚至还添了几分泪光,更加光彩夺目。俺二哥真是天下第一的美髯公,张飞得意地想道。
“二哥,你若是由此就同俺与大哥生了嫌隙,就是小瞧俺和大哥的本事啦!”张飞故意摇头晃脑耀武扬威似的说道,“大哥和俺虽然还未有大显身手的机会,但也绝对是数一数二的英雄豪杰,不会拖你后腿!”
关羽见了,破涕为笑道:“我大哥三弟,自然是英勇无敌,只怕是比我还要勇武几分!”
张飞听了也未继续装傻扮痴,反而正色向云长道:“敌手之间才分高下,你我兄弟一心,自是不分高下,二哥你只记住,咱们都是盖世豪杰,不用分也不能分出高下,如此便是。”
说完之后,还像是强调一般,又添上一句。
“二哥,俺永不会与你和大哥为敌。同心协力,生死与共,如有违誓,天人共戮!”
这分明是他们三人在桃园中结义之誓言。关羽听了,也像是又重回那日,桃花幺幺,枝叶蓁蓁,大义凛凛,志气熊熊。现实万般苟且无奈,但他兄弟之间的情谊,他大哥的志向并未屈服半分。那些得势小人,乱臣贼子,就像是这黑夜,纵然漫长难耐,但总会迎来破晓终结之时。他们三人,若在黑夜,便作那银河之中最亮的三颗星;若在黎明,便作那曙晓来临之时最先的三缕光。殒身不恤,誓破万古长夜。
……
刘备在门口立着,他从二弟进去后不久便站在这里,因闻他兄弟难得说会体己话,于是不忍打扰。此刻他脸上的泪痕被屋内的灯火映得闪闪发亮,他抬手抹去泪光,那张脸于是又变得波澜不惊,变得寡言少语。他敲了敲门。
关羽张飞在屋内正相视而笑,忽听得门外有人说话。
“二弟,三弟,曹孟德送了牛酒过来予我三人,劳二弟斩华雄之勇,慰三弟遭袁术轻慢之屈。”
关羽张飞听了一齐开口道。
“来了大哥!”
“牛酒好耶!”
他二人飞奔到门口,他大哥早已张开双臂迎在那里。
三兄弟又团团相拥,笑将开来。
欢快的笑声将黑夜划破,于是启明闪烁,东方泛白。

终.


习惯碎碎念:
我永远爱日常,被历史战争淹没的瞬间才是最能体现他们人性的地方。【大哭】
其实飞飞也是很会说话的一个人嘛,经典的“俺也一样”在演义原文中反而没有出现过,桃园三结义之时,除了他三人那段感天动地轻意切切的誓词之外,就属飞飞说话了啊!
【飞曰:“吾庄后有一桃园,花开正盛;明日当于园中祭告天地,我三人结为兄弟,协心同力,然后可图大事。”玄德、云长齐声应曰:“如此甚好。”】
所以,飞飞也是文化人【笑】,才不是“俺也一样”!


[url=file:///E:/Writing%20ang%20Written/01%20%E6%9D%83%E7%91%9Cor%E4%B8%89%E5%9B%BD/%E5%85%A8%E6%96%87%E9%9B%86/%E3%80%90%E5%88%98%E5%85%B3%E5%BC%A0%E3%80%91%E9%95%BF%E5%A4%9C%E6%AC%B2%E6%9B%99.docx#_ftnref1][1][/url] 大救命事件,我知道这句话明显是穿越了十几年,但是我实在找不到替代,而且它用在这里及其合适!所以请各位见谅!当然,不原谅也是对的,实在太不严谨。


级别: 龙套帝
UID: 24148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13
铜币: 916 枚
威望: 100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3(时)
注册时间: 2021-01-01
最后登录: 2024-04-02
沙发  发表于: 04-02  
里面的乱码是一些从word复制过来导致的小小格式错误,没有内容上的关系,请大家海涵!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验证问题:
曹刘生子下一句是什么?(提示五个字) 正确答案:当如孙仲谋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