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精华区 银行 天赐良缘 阿瞒的黄金笼子 帮助 道具中心
主题 : [独发][瑜权]四时一生(贺观月XX  终于炖好了擦汗= = )
浅色野狐 离线
级别: 八卦百事通
UID: 6297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133
铜币: 5 枚
威望: 303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214(时)
注册时间: 2011-06-22
最后登录: 2013-12-25
楼主  发表于: 2011-08-30  

[独发][瑜权]四时一生(贺观月XX  终于炖好了擦汗= = )

管理提醒: 本帖被 胡月萧歌 执行加亮操作(2011-08-31)
果然我是权受本命,看天,其实内心深处有只叫做all权的野兽在咆哮吧~~神马时候逊权一把,咩哈哈哈。
咳咳,言归正传,观月我很欣赏你的大都督哟,贺礼神马的,必须的呢,理由神马的,你懂得。

望天,这个吧,三观木有,节操木有,历史木有。吃的……有……(我说的是食物= =)
嗯,我果然是不听音乐就木灵感星人。再次感谢一下观月发的四首BGM
虽然是无心之作,但是巧合的就变四首契合四季的配乐了。咳咳= =这是本文的直接灵感= =所以历史啊节操啊,原谅我吧
每句话的前两个字是歌曲名字,有兴趣的菇凉可以搜来听一听。

乱红花绽春芳菲,萧舞杀伐夏日灼,夜闻落叶品膏蟹,冬雪寂寂君已殁



四时一生
十年很短,尤其是当你站在时间的尽头去回望一生,最好的日子总是来不及细细品味就囫囵吞了下。尽管当时我已经紧紧抓住了你的手,可是终究挽留不住。


春之章



最好的日子应该开始于每一个斜晖漫撒的暖春,孙权也是这样认为的,彼时他还小,大哥孙策还是个爱笑的少年,喜欢呼朋引伴,知己同窗换了一拨又一拨。孙权没一个看得上眼。听说今天来了个舒县周公瑾,很是不一般。孙权早早就捧着竹简坐在一边矮矮的竹凳上,吱呀吱呀的轻晃,偷眼瞄了瞄院门,又瞄了瞄内堂。孙策跟周瑜聊了有半个时辰,屋里不时传出爽朗的笑声,那个高亢浑厚的声音应该是大哥的,另一个低沉儒雅的声音大概就是周瑜的了。


孙权醉在那低哑缠绵的吴音里,模模糊糊听不真切,想离的近些,再近些。


突然房门推开,孙权惊得跌坐在地上,竹简散了一地。


“权弟,这是怎么回事?”
孙策一把抱起孙权,拍了拍身上的浮灰。让其坐在自己的臂弯里,扭头看一脸促狭的周瑜。
“公瑾,这是我二弟,孙仲谋。这娃聪明得很。”
孙权当时恨不得一拳砸在笑的艳若春花的大哥脸上,你家孩子聪明偷听还能被逮个正着么。只想赶紧埋进大哥怀里再不见人,可想想又很丢脸,于是挺直了腰杆瞪回去,浑然不觉得被抱在怀里其实才是最丢脸的根源。


周瑜看着孙权故作成熟的样子,心里有种微妙的触动,那双眼睛又亮又勾人,墨翠的眸子,发梢在暖阳下泛着淡紫色的光晕。周正的五官挤在巴掌大的小脸上,透着一股子机灵劲,让人不由得很期待长大后会是什么样子。


两个人对望了很久,被晾在一边的孙策只觉得手酸,非常随意的把孙权往地上一丢。又顺手揉乱了孙权早上精心梳好的发髻。
“走啦走啦,公瑾你说要跟我去打猎的,跟我吹能拉开百斤硬弓,我倒要见识见识。”


孙权不服气的想在那作乱的大掌上使劲咬一口。还没付诸行动就被周瑜拦下了。
周瑜屈膝半蹲,好看的眉眼离孙权很近很近。以至于孙权以为下一刻要发生点什么连眼都闭上了。
“仲谋,初次见面,送你份礼物。”
背在身后的手突然在孙权眼前摊开,掌心里卧着一瓣桃花,花瓣微蜷,粉白剔透。衬得周瑜的手又细又长。
孙权愣在那里,不知道是抓那花瓣还是握住那只形状好看的手。一阵风过,花瓣打了个旋就飘走了。孙权这下到不再犹豫,紧紧抓住了周瑜的手。
“谢谢公瑾哥的礼物。”


“噗,这孩子当真有趣得很。”
周瑜笑着抽出手学着孙策的样子揉乱了孙权的头发
像是教诲又像是打趣
“有些时候,机会稍纵即逝。逝去了就不在了。”
拍拍孙权的脸颊,跟孙策一起打猎去了。


鲜衣怒马少年时,最是轻狂美周郎。
彼时的周瑜只留给孙权一个背影,像是记忆串珠上的头一颗,尽管岁月已经悄然泛黄褪色,那片飞落的桃红花瓣却随着春风一起,被封存在心灵的角落里,熠熠生辉。

………………………………………………………………………………………………………………………………………………………………………………………………………………


接下来的相处就变得顺理成章,一次两次,周瑜来孙家的日子越来越多。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周瑜对孙家小子很是不一般。有人常常拿周瑜和孙策打趣,说他们是江东双璧,灿若红日,润若星辰。对于此类传言孙策常常神经大条的沾沾自喜,大有种我选兄弟的眼光还用你们说嘛。而对于周瑜事情就复杂的多了。他与孙策一个是世家之后,一个是将门虎子。他要考虑的不仅是个人的喜好,还有家族利益,自身的发展。好像从来他就比孙策想得多些,所以每每看到有些相似,又不大相似的孙权总有些微妙的期待,大有一种琢磨璞玉的快乐。


“这里弹错了。”
周瑜的手按在孙权的尾指上,温热的触感让孙权忍不住僵在那里,仿佛一动就会像那片桃花一样飞走了。


“右手挑,左手起,对,这里……”
孙权下意识的跟着周瑜的话音手势去动作。整整一个下午的时光,就在那轻清松脆的琴音里度过。周瑜就站在离他不近不远的地方,即使没有抬头看也能感觉到那带着笑意的温暖注视,以至于好几个音一再弹错,只是周瑜再没有像第一次那样覆住他的手,在一曲结束后演示一遍指法,就坐在一边煮茶,留孙权一个人反复的练习。


直到夕阳西下。
“公瑾!我弟弟聪明吧!”
孙策兴奋的推开门,肩上背着猎来的狍子和香獐,短靴上净是泥点和草屑。


孙权直了脊背,他觉得自己今天的表现糟透了,大哥的夸奖更是让他如芒在背。孙权偷眼看了看周瑜,那厢依然悠闲而专注的盯着红泥小炉,蒲扇轻摇,火光跳跃闪烁,斜阳透过窗棱洒在身上,宛若碎金点染了眉梢眼角。
原来……公瑾也有酒窝啊……




周瑜将茶团掰碎放在臼里,和了桔皮姜丝细细碾磨。握着玉杵的手骨节纤长,不紧不慢的打着圈。孙权只觉得那个回答大概再也等不到了。自己做的实在是太差了。


“仲谋学得很快。比你聪明多了。”
“你就不能好好夸人么。”
“可以,背上的东西留下,你可以走了。”
“不带这么赶客的!”
“要不把仲谋留下抵押也行。”
“切,权弟才不会愿意。懒得理你,我去把东西放后厨。”




我是愿意的……孙权这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大哥就走了,好像刚才那个话题跟他无关,谁也没问过这个准当事人的人意见。有些烦躁的拨了个空弦。声若铜钟。


“仲谋,愿意么?”
不知何时周瑜就站在身后,而且顺势就坐在了孙权身侧,越过孙权的手臂,摁住琴弦,挑勾剔打,一曲缠绵。



“自汉开朝,没什么好曲子,只有这首凤求凰还不错。”

周瑜声音一如既往的稳重而波澜不惊,语气平常就好像在说,我觉得今天的橘子挺甜。



孙权低着头,整整一个下午他连头都没抬过,此刻只觉得脖子发酸,那双手就在他眼前,大掌按在发乌的焦尾琴上越发衬得纤长俊秀。青色的袍袖口绣着精致的暗线,随着手的起落若有若无带来一阵飘散的茶香。


“公瑾,今晚咱们烤獐腿吧,我亲自操刀,让你看看什么叫大厨。”孙策的声音大老远就煞风景的一路杀过来,气势汹汹。
“还好你今天打得不是野猪。”
“咋了?”
“同类相残,哀哉,痛哉。”
“…………”


孙权看着孙策追打着周瑜跑了出去。周瑜的笑声放松而狂狷,跟自己相处的时候完全不同。那份暗涌其中的亲密无间牢不可破,可又不好说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困扰了孙权很久很久,最后只能归结为,或许有些东西真的是求之不得。


只是春天总是太短太短,暖春繁花不过是年华刚刚开了个头,那些相对安稳的岁月与孙权来说也是不可多得,好像黏在牙上的饴糖,细细咀嚼除了谷物的甜香气外还有一丝略苦的回甘,带着少年特有的甜蜜和怅惘。

…………………………………………………………………………………………………………………………………………………………………………………………………………………………



夏之章


每个人对第一次都记忆犹新,而孙权记得最清楚的是第一次打仗。


他第一次穿上铠甲,是去给在泾县作战的大哥送粮,彼时他们不过数千兵勇,还有大部分是舅父的队伍。父亲的逝去,离乱的奔逃,孙权好像被迫一夜长大,而孙策也不再是昔日那个好笑语的孙郎,暴躁嗜杀,有几次甚至跟周瑜也闹得不欢而散。眼下城中无将可用,孙权主动请缨,舅父看了看他,叹了口气,终是许了他。
临出发前,母亲殷切的给孙权系好那件红绒大氅,望着孙权的眼神像看一位真正的少年将军。
期待的话并没有说出口,只是温柔的掸平肩头衣料的褶皱
“平安归家……”




粮车在雨后泥泞的山道上压出弯弯曲曲的车辙,队伍行进的并不快,孙权打马军前,用一种格外新鲜的眼光去审视这大好河山,按捺不住的豪气在胸中激荡,仿佛此刻他不是去送粮,而是破城斩将,像他那个勇武无双的大哥一样。


“嘶……”
胯下的坐骑突然止步不前,队伍一下挤在山道中,粮包滑落,好几个士兵扑住才没有整车翻下山去。路前方横躺着半截断树,裂口处烧的焦黑。再往前就是必经的密林。幽暗的树影重重叠叠,宛若狰狞张开口的巨兽。


孙权命令几个力壮的将士去搬开断树,几人合抱树干刚刚抬起来,只听见嗡的一声。无数马蜂从缝隙涌了出来,密林之中火把骤起。
“抓住那个紫发碧眼的!那是孙策的弟弟!”


早就埋伏林中的敌军随着一阵震天的喊杀声冲了出来,马蜂被火光驱赶向孙权的部队,将士们有的掉头就跑,山道细窄,人,车,马挤作一团。粮包被撞落踩烂,粮秣草料洒了一地。


“听我号令!!”
孙权用大氅盖住头脸
“不准后撤,冲散敌军!!!”
率先挥剑在马身上划了一下,马儿吃痛又不能转身,只得发了疯的往前跑。
那是孙权第一次真实的经历战场。


剑,胡乱的劈砍靠近左右的敌军。有好几次长戟滑过他的衣袍,那冲力险些将他带下马来。孙权死死的抓住坐骑的缰绳和鬓毛才稳住身子,马儿狂乱的嘶叫,踏碎了一名敌军的颅骨。拌着脑浆的鲜血飞溅到孙权的眼上,所视之处皆是一片血雾。


火光,巨大的蜂鸣声,喊杀声,混着一股子呛人的血腥气喷涌而至,一路冲杀,孙权上肢渐渐的越来越沉重,木然的挥动着手里的剑,入肉时钝响一遍遍折磨着他的神经。
大哥……仲谋怕是再见不到你了……


就在孙权分神的片刻。一个短刀兵,临到马前就地一滚,刀横劈向马前腿。马儿嘶鸣一声砰然跪地,一下子把孙权甩了下来。


“唔。”
孙权被按在地上,那刀兵抬腿压在他胸腹上,死死的卡住他的咽喉,刀锋扎眼的反光晃得人眼睛生疼。


在近乎窒息的那一瞬间,突然觉得很平静
耳边的声音都不在了。刚才溅在眼上的血随着眨眼时的泪水一起滑落,蜿蜒而下滴在耳窝处,碧色的眸子亮闪闪的,空明而透澈。
“真的是绿眼……啊……”


那刀兵还没感叹完,两眉间突然就被剑锋穿颅而出,剑尖的血一滴滴在孙权的鼻尖上,距离不过尺寸。孙权还没回过神来,剑锋一转带着刚才的皮肉在额头旋了个血洞,借力把压在孙权身上的刀兵直接挑开。


“仲谋,起来。”
周瑜逆光站在孙权上方,刚才那一剑是他刺进去,又准又狠,只差毫寸就连孙权的面皮也要一并刺穿。当然,他从来都有把握,也从来都不会失手。


大手一挥,身后的精兵冲上去和敌军缠斗一处,不消半刻,胜负已分。
孙权站在周瑜身后,有些难以言表的感激和窘迫。他本以为周瑜是断不会再出现的,那些少年时期纠结缠绵的迷梦只是一个片段,只能被小心翼翼的藏起来,偷偷回味。


“脸上脏了。”
大概是对结果明显的战局不再感兴趣,周瑜转身用拇指轻轻擦拭过孙权眼角的血痕,姿态暧昧而温柔,像是捧着情人的脸颊,又像是下一刻就要吻上去。


“公瑾,你怎么来了。”
孙权退开一步,他才不会再像小时候那么一厢情愿,等那个落空的吻。


“你大哥人带的太少,怕是难以御敌。本想率军助他,一想城中必有后援粮草要到,怕人设伏所以先……”
周瑜突然不再说话,他看到孙权的脸色不大好。一时有些犹豫的伸出手……
“公瑾真是料事如神……”
孙权意味不明的轻笑了两声
“仲谋真是事事不如公瑾……”
又退了一大步。
“还请公瑾即刻发兵助我哥哥”
一躬到地


“仲谋你这是……”
周瑜的手顿在半空,孙权那细幼的肩头离自己远远地,表情疏离而淡漠。
“唉,罢了,众将听令,直取泾县。”


周瑜深深看了孙权一眼,翻身上马。孙权强撑着看他远去,一如年少时的每一个片段,最终只留下一个背影。
或许于周瑜来讲,他永远也不能体会孙权那种由仰慕到失望到期待再到绝望,更无法体会那种崇拜而又达不到的自我厌弃感。


而这段回忆意外的成为孙权日后逃脱不掉的梦魇,即使多年后他数次亲征,即使这数次亲征的结果不是无功而返就是铩羽而归,即使多年之后这段回忆里的周郎已经磨得模糊不清,可他还是忍不住用这样一种近乎自虐的方式去缅怀,尽管周郎之后,再无周郎。

…………………………………………………………………………………………………………………………………………………………………………………………………………………………………………
………………………………………………………………………


那次初征现在想起来,更像是某个残酷玩笑的开端,孙权的粮食虽然送到了,可已经没了用处,周瑜的援兵虽然也到了,可面对兵败如山险些丧命的孙策来讲,好像讽刺的意味更多些吧。孙权守着嘴唇尽失血色的大哥什么也没说,眼泪大滴大滴的滑落,无声的哭泣染得绿眸亮的吓人。周瑜在一边焦躁的踱步,孙策是战无不胜的,这是两个人共同的信念。他应该是在下一刻一跃而起,一如既往没心没肺的大笑。周瑜不清楚此刻的担心究竟来源于挂念兄长安危还是眼前这个泪水迟早要哭干的权儿。
  

最终他还是忍不住揪起孙权的领子拖了出去。
夏日的骄阳晒得人有些发晕,尽管身上都是烫的,可孙权心底散出来的那股子寒意,挥之不去。站在临时搭建的驻地中央,环顾四周皆是秃矮的灌木和乱石,连战鼓也蒙了尘,期期艾艾的伏趴在空地一角。孙权被周瑜拖行了一路,突然被丢开有些站不稳脚,明晃晃的日头让他看不清周瑜的表情,好像很生气,又好像很担心。
“仲谋,你大哥不会有事的。”
孙权没有吱声,这句话周瑜从接住浑身是血的孙策时就开始反反复复的说,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孙权甚至有种恶毒的恨意,这又不是你大哥,你当然不会担心。但他什么也没说,脸上的泪痕湿了又干,被日头晒的,只留下两道断断续续的白痕。
  

周瑜只觉得口干舌燥,这一路他说的做的都被油盐不进的孙权悄无声息的化去,这孩子跟小时候比沉默了很多,或者说,跟他沉默了很多,好久没有见到那虎牙和酒窝,眼前站在他面前的只是个一身戎装的少年将领,眉眼低垂,只有那湿润的眼角一如往昔,让人心不自觉地揪紧,当然,周瑜不会承认他很担心。
  

半晌两个人都没再开口,闷热的空气里连一丝风都没有,周瑜踢了一脚旁边的鼓面,咚的一声闷响,圆鼓滴溜溜打了个转,旁边的鼓槌失去了依凭纷纷倒下,委屈的滚到周瑜脚边。
  

“战鼓扬威,怎么能弃之道旁。”
周瑜为了缓解尴尬,只能抬起扶正战鼓,不再看孙权,他捡起脚旁的鼓槌,突然想起了自己那些初涉沙场的少年岁月。几乎是下意识的擂过鼓面,嘭的重击声让众人一愣,适才还神色恹恹的兵勇纷纷好奇的看着这位领兵驰援的将军。
而孙权也抬眼看着周瑜,那场四目相对周瑜已经等了太久太久,卸去疏离冷漠的掩饰,像幼时那个睁大眼睛看着他的孩子。
  

周瑜教过孙权舞剑,弄箫,抚琴,马术,甚至钓鱼,但是他从来没有在孙权面前擂鼓,这项活动好像只限于三军阵前,又或者行宴酒酣之时,对周瑜来说无非是得胜之前和得胜之后的区别,而孙权两者都很少体会。
重锤一遍遍擂过鼓面,周瑜魔怔了一般,从发泄似的击打到铿锵有力的节奏,那些意气风发的少年时光一幕幕闪回,还记得那时候我们说,志在天下。
鼓声传的很远,之前那场恶战还记忆犹新,周瑜纵马冲在队伍最前面,他看着孙策被一群举着长戟的敌兵包围,挥舞着双剑挡开那些来势汹汹的穿刺,他或许不该叫那声兄长,因为孙策回头看他的那一眼时笑意太过明显,口型张合好像说了一句,我就知道你是会来的。
然后,就被甩下马来。
长戟几乎是当胸而过,幸亏孙策身手敏捷就地一滚只是刺穿了另一侧的手臂。
几乎是同一时刻周瑜也领兵冲散了包围圈。
敌军以几倍于孙策的兵力也没有获得实质性的胜利,被周瑜冲散之后再讨不到便宜就撤兵回城了,这场交锋来去都太过匆忙,复仇心切的孙策即使再过勇武,也终究是区区几千兵马,难敌百万雄师。周瑜其实很多次都安抚过孙策,别急,我们还有时间。
周瑜敲击的鼓点越来越快,很久没有亲自击鼓了,那种砸在鼓面瞬间激荡回来的冲力,顺着臂膀游走,血液沸腾一般燃起一层层薄汗,周瑜随手解开了上衣赤膊上阵,那鼓槌到了他手上就划出万千姿态,红色的绸布上下翻飞,单调沉重的鼓声也被他渲染出韵律来,不知道是谁开了个头,将士们唱起了从军行这曲平调,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和了进来,低哑雄浑的歌声回荡在原野上。
而孙权的眼中,始终只有周瑜一人。
他看着周瑜筋肉紧实的臂膀不停地交错挥舞,大滴的汗珠在麦色的肌肤上闪着光。当他抬手时,背部就会有道好看的凹陷,宽阔的肩头到腰部一个紧收,宛如一张拉开的弩弓。
最后一个鼓点周瑜率性的一转身,如杀敌时那般双手挽了个十字剑花,丢开鼓槌站在早已停止哭泣的孙权面前。手背抹去孙权脸上泪水流下的白痕,声音温柔而诚恳。
“英雄,流的只有血汗,没有泪水。”
  

孙权抬头看着周瑜,不同于周瑜的壮硕,他瘦高而略显单薄,少年的身子直到周瑜肩膀处,如果不是仰起脸,他总觉得这么近的距离就要亲上那淡褐色的乳尖,仅仅是匆匆一瞥,那硬挺的两点深色,映着胸前闪烁发亮的汗渍注定要成为他挥之不去的梦魇。孙权倔强的梗着脖子,讽刺的话跟那形状姣好的薄唇一点都不相称。
“公瑾不是一样流泪了,你当我没有看到么。”
  

周瑜愣在那里,他觉得下一刻应该咬住那刻薄恶毒的小嘴。


……………………………………………………………………………………………………………………………………………………………………………………………………

当然这个想法在众目睽睽之下,难度实在过于大了,纵使雄烈如周公瑾,也要慎重,再慎重。最后,只能化作无奈的一声长叹。

“伯符与我,不输骨肉至亲。”


这句话对正牌骨肉至亲孙权来说,格外刺耳。有什么东西在心里咯噔了一下,好像多年来有些情绪放错了位,如今得到了一个自己早已猜到却不愿意面对的答案。彼时的孙权还不懂得,情绪要表达要核对才不会出纰漏,他只是陷在自己的委屈里,用层层冷漠把自己越裹越紧。
  



这样的状态大概一直持续到15岁那一年,这个年纪对于孙权来说很尴尬也很新鲜。孙策骁勇善战,曲阿之战一战成名,威震江东。孙权已经习惯了跟在大哥身边的日子,这些日子里有时有周瑜,有时没有。孙权很难像孙策一样,没心没肺的拍着周瑜大笑,贤弟懂我啊,得贤弟足以平天下。这些细碎相处的日子里,孙权只会站在一边垂手而立,数着铠甲下摆一环一环的铜锁,一言不发。所以他错过了很多次周瑜微妙而看似不经意的眼神。


兴平二年是个特殊的年份,对于三人来说意义各不相同,入驻曲阿的孙策自然是意气风发,而亲临历阳助军的周瑜确实功不可没,至于孙权,他更像一个无关紧要的看客。庆功宴上,大家推杯换盏,大哥被将士们轮番灌酒,纵是海量也醉的差不多了。


周瑜喝得不算多,眼里亮亮的满满都是笑意。好多人被他这个眼神愣是勾了过去,结果说了两句就开始自己猛喝,喝得差不多了又被这个眼神送回座去。


孙权偶尔瞄一眼周瑜这里,目光迅速又移开,酒只是沾沾唇,这是将军的弟弟,大家自然也不会为难他,尽管少年已经抽长的高瘦又清俊,但过于冷漠的气质让人很难亲近。坐在酒宴上的一隅,指节轻叩桌面,那盏酒更像是个摆设,表面随着叩击的节奏荡开一层涟漪,孙权盯着那散开来的圆,连周瑜什么时候走近也没发现。
  

“仲谋,最喜欢喝什么酒?”周瑜自然的坐下了,像小时候教琴一样占据了那张不大的案凳。

孙权几乎是下意识的想要跳起又强摁下身子,叩击的动作一滞,不自觉的往椅子外侧移了移,周瑜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贴着人问问题了,这个习惯,不好,得改。

“公瑾说笑了,我不怎么喝酒的。”

“这样啊,我看仲谋这酒都快放到明天了,动也没动。还想着是你口味不合。”

“劳公瑾挂念,今天饮宴大家不过图个热闹,哪会介怀什么口味。”

“那仲谋不喝,这热闹终究是少了一层……”

“公瑾这是失望么。”

孙权抬眼略带挑衅的看着周瑜,他不喜欢此刻被完全罩住退路一般的逼近,周瑜每问一句身子就往前倾了一些,温热的气息拂扫过脖颈处,让人一阵战栗。
  


“呵呵,怎会,其实此番前来我也带了几瓶家乡的珍藏,伯符喝酒从来都是牛饮,这种美酒给他也是糟蹋,不若同仲谋共醉。”

“我并不善饮。”

“无妨,仲谋已过舞象之年,倒也是时候练练酒量了。还是,仲谋怕醉。”

“可笑,我岂会怕……”


那时的孙权还是顶顶讨厌在周瑜面前示弱,于是他就不小心吃了一次亏,以至于学乖了,学谨慎了,不卑不亢变了忽冷忽热,拒人千里变了阴晴不定,这又是后话了。
  

  

  

不过周瑜的酒种类倒是真的不少,到底是世家子弟,好多东西,不是讲究二字就可以概括的。
孙权眼花缭乱的看着案上摆的一溜高高低低的扁壶,心里面难免嘟囔两句,这是来打仗还是买醉的。看着周瑜每样到了一小樽摆在面前,缠绵的香气混在一起,未饮先醉。
  

“其实每一种酒都略有不同,酿造的时间、酒曲的种类、勾兑的方法都会造成口味细微的差别,对于好酒的人来说,就像认识不同的知交好友,可以说是千人千面。”

孙权默默腹谤,周瑜不论跟他做什么,最后总会搞成教学状,如果说孙策是长兄若父,那周瑜一定要算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了。





^^^^^^^^^^^^^^^^^^^^^^^^^^^^^^^^^^^^^^^^^^^^^^^^^^^^^^^^^^^^^^^^^^^^^^^^^^^^^^^^^^^^^

“人云春饮宜庭,夏饮宜效,秋饮宜舟,冬饮宜室,夜饮宜月。今夜说来倒是十分特别。”周瑜斟了一杯桂花酒递到孙权手里,指尖相触,轻擦即走,温热转瞬即逝。
“哪里特别……”孙权焦躁的一饮而尽,他不大习惯这样的气氛,而又隐隐有些压抑的渴望。
“桂花酒清冽干爽,香气不重,回味有黍米的原香,最适合净饮做个开场。”
周瑜无视孙权的躁动,自顾又斟了一杯,坐的近了些,姿态暧昧几乎要把人抱个满怀。
“菊花酒也不错,明目,平肝,清热,饮必小咽,不可过快,过急……”
孙权瞪着递到唇边的酒,又瞪了眼周瑜,不过他一定不知道,此刻那对如猫儿样泛绿的招子不仅半点威慑力没有,反倒带着些许别扭,诱人一探。孙权思量着如果伸手去夺唇边的酒,免不了要握住周瑜的手,又可能打翻了酒盏弄得一身湿。不得已微微低头小口小口的含饮,唇瓣被染得湿亮,微温的酒液比刚才那杯幸辣些,草药的香气很重,更像是补酒。
“至于莲花酒就要少见很多,匠人取花瓣花茎碾磨做引,佐以米酒榨干的醪糟,九蒸九酿,口感最清,花香最淡,可是回味甘香,余味压都压不住的……”
周瑜说着揽过孙权的肩膀,圈搂住身子,大掌覆在孙权紧拽着衣角的手上。常年习武磨出的老茧滑过手背,低哑的尾音好像就在耳边打转,又斟的那杯酒几乎是不容抗拒的喂了下去。孙权几杯下肚有些微醺的兴奋,眼神里隐隐的水光更像是撒娇。酒送到唇边就喝,耳垂被熨烫的发红发痒,周瑜的呼吸很近,江边夜里逐渐湿冷的空气更衬得此刻怀抱温暖而让人留恋。


“不过珍品还要数这怀竹酒,非得一臂围抱的空心竹节做酒埕,少了泥缸陶罐的土腥气,比一般酒更烈更纯,竹木香混上一两片时令新摘的茉莉花瓣,一并咽下去,滋味最是特别……”
周瑜新斟的这碗酒,清亮见底,乌木暗纹的酒盏里飘着几瓣白花,好像是舍不得似的,孙权还没抢到就被周瑜喝了去,拽着周瑜的衣襟正要不满,一口酒哺喂过来,呼吸一窒。


那个夏天对孙权来说最是特别,迫近死亡的空茫,纠缠无尽的绮梦,带着茉莉香气的初吻和他不大愿意承认又偷偷反复回味的夜晚。
其实现在来看,孙权有那么一刻是想占据主动乃至一直主动下去的。那场开始不记得是谁先解了谁的衣服,好吧可能是孙权,但面对明显比自己壮实太多,打横把自己扔榻上的周瑜,孙权一直觉得自己是得不偿失啊。
帐外来来回回净是巡夜士兵的脚步声,孙权的叫声压在嗓子里,憋得都快喘不过来气。周瑜的前戏漫长而磨人,孙权的手紧攥着身下被褥,想翻身躲开又被压了回来,抬手捂着眼,大口大口的吸气,白细的身子弹起又落下,像条离水的鱼。
“公瑾,不要了……真的不要了。”
挣动中碰撒的酒壶,被周瑜拿起来干脆全数浇在了孙权身上,吻顺着锁骨下滑一路游走全身,舌尖在肚脐凹陷处舔弄酒液。孙权只觉得身上一僵,第一次高潮来得又急又快,瞬间就没了力气,任由周瑜架高双腿温柔的亲吻大腿内侧。
“这才刚刚开始就忍不住了么……”


不知道是不是自我暗示的缘故,孙权总觉得那一夜周瑜最是耐心也最是温柔,操琴弄箫的指节修长而灵活,沾了自己刚泄的精华涂抹在穴口,一寸寸深入内部,被异物入侵的不适渐渐被麻痒骚动替代,屏息数着体内的手指,一根,两根,三根,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酒液和白浊湿软了紧张的后穴,突然手指拔出被周瑜填满的瞬间,孙权压在嗓子里的呻吟还是忍不住喊了出来。
“公瑾,公瑾……”


后来的事情就记不大清了,孙权只记得自己被翻来覆去的折腾了一夜,初时周瑜的吻还会一遍遍堵住他过大的呻吟,可换了几个姿势后,肉体碰撞的声音,床榻吱呀的异响,周瑜粗重的呼吸,哪个都藏不住,索性放纵自己在周瑜手里泄了一次又一次。声音哑的再也叫不出来了。一室酒香中混杂着粘腻腥膻的气味,孙权瘫在周瑜怀里一直睡到日上三竿。可是醒来身边却空落落的,好像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一场幻梦。





[ 此帖被浅色野狐在2011-09-26 17:36重新编辑 ]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3条评分记录
胡月萧歌 威望 +2 2011-08-31 二更沙花依旧是我的,稳霸大腿不解释
胡月萧歌 威望 +5 2011-08-30 一天更不上一千五不给你打分哦~~我等着HOHO
胡月萧歌 铜币 +20 2011-08-30 独发奖励
隐藏评分记录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1796
精华: 0
配偶: 簇水画屏
发帖: 839
铜币: 1068637 枚
威望: 2017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10 个
在线时间: 1356(时)
注册时间: 2010-10-09
最后登录: 2015-06-11
沙发  发表于: 2011-08-30  
谢谢野狐的礼物~

浓浓的正太气息呀。。
不过扭三里面,对神童权的萌度一般般,
但长大以后,这般亲昵,打心底的快乐少有了,
判命诗的最后一句明明是埋下虐的伏笔嘛~!
——————————————————————————
To4L的权仔,我们相生相克,不互雷不相识,很高兴认识你这个朋友~
谢谢:) 不要小看大都督,江东水师雄壮,都督亦然~
8L的画屏,你不急我也不急,等日更~  
楼主留言:
擦汗……哈腰,嘿嘿,就长大了,长的可快了,噌噌的……
[ 此帖被观月まもる在2011-08-31 22:09重新编辑 ]
黑皮熊猫 离线
级别: 五大神兽
UID: 82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596
铜币: 1748 枚
威望: 1415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15 个
在线时间: 206(时)
注册时间: 2010-08-21
最后登录: 2019-05-04
板凳  发表于: 2011-08-30  
额......为毛觉得权仔是单恋那?还是像策瑜诶【策瑜党自重!这样的权仔好可爱~~~
楼主留言:
……因为是孙权视角吧,看不到周瑜的心意……我记得以前跟儿子讨论,瑜权的萌点就是,彼此都是孙策留给对方的纪念品
级别: 一问三不知
UID: 7707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175
铜币: 2282 枚
威望: 299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524(时)
注册时间: 2011-08-27
最后登录: 2013-06-01
地板  发表于: 2011-08-30  
周瑜屈膝半蹲,好看的眉眼离孙权很近很近。以至于孙权以为下一刻要发生点什么连眼都闭上了。
————————————————————————
权仔乃知道的是不是有点多,这就把眼睛闭上了?少年老成想太多哦哈哈哈。
小权仔真是太可爱啦(G.A.Y.心态发作,真想也上去揉两把捏两把),少年啊莫要迷惘莫要着急,嘟嘟终将是你的><
p.s.权受也很美好,咳咳。
楼主留言:
权仔的属性就是想太多……于是……就受了……
最爱权仔 离线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1717
精华: 0
配偶: 焱焱
发帖: 933
铜币: 8465 枚
威望: 2215 点
贡献值: 2 点
栗子面窝头: 6 个
在线时间: 2406(时)
注册时间: 2010-10-05
最后登录: 2018-12-02
4楼  发表于: 2011-08-30  
Re:【独发】【瑜权】四时一生(送给观月的XX贺礼,日更,直到那一天XD)
...你们两个,逆我一次就够了,次次都逆我受不了的啊。还有逊权这种于我来说天雷的东西,有也不要叫我来看=皿=
不过竟然是观月的贺礼,先捧下场了~谢谢观月,也希望你自己做了的选择,能够得到幸福
能拉开百斤硬弓,咩,公瑾有那么强壮吗。日更什么的,是因为短小么...
楼主留言:
温柔抚摸权弟,短小这个词,不能乱说哦~~~还有~~公瑾高壮有姿貌,武力值爆表不解释~~
铜雀春深 离线
级别: 五大神兽
UID: 3703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657
铜币: 4552 枚
威望: 1255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466(时)
注册时间: 2011-02-04
最后登录: 2017-04-01
5楼  发表于: 2011-08-30  
日更呢,现在权仔似乎还是糯糯的小团子一枚,等着公瑾来养成的...么
送了桃花给他呢,这会儿的公瑾还当仲谋是小孩子吧
楼主留言:
咳咳咳,都送花了!!这意图多明显!!还是单膝跪呢!!咳咳……娃娃亲你懂得……
女儿红 离线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2721
精华: 0
配偶: 陆士龙
发帖: 745
铜币: 992 枚
威望: 1782 点
贡献值: 1 点
栗子面窝头: 4 个
在线时间: 1537(时)
注册时间: 2010-12-11
最后登录: 2015-09-27
6楼  发表于: 2011-08-30  
哎呀,LZ终于又回归本命了,先恭喜下!!
这里面貌似应该没有策瑜吧,瑜权的话应该一向都是把他给撇开的,权瑜党支持一下。

【悄悄地说,很支持LZ写个逊权的文,还有肃权,和蒙权。。。。】

爬走。。。。。
楼主留言:
其实all权可以有……………………还能带肉呐XDDDDDD咩哈哈哈哈反复烧烤至尊不解释……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6571
精华: 0
配偶: 水清木华
发帖: 918
铜币: 800000018 枚
威望: 2292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66 个
在线时间: 489(时)
注册时间: 2011-07-05
最后登录: 2019-03-03
7楼  发表于: 2011-08-31  
默默扭头  西皮什么的都是浮云浮云~只要是小狐狸写的就好【喂

小时候的权仔可可爱~但是早熟什么的也是毫无疑问的握拳!
楼主留言:
抚摸妹子……你的头像好好看。嘿嘿嘿,有cp的人就是不一样,笑的春分满面的~~~嘿嘿,坏笑捅
[ 此帖被红豆生南国在2011-08-31 16:02重新编辑 ]
簇水画屏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5546
精华: 0
配偶: 观月まもる
发帖: 307
铜币: 58081 枚
威望: 171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10 个
在线时间: 982(时)
注册时间: 2011-05-14
最后登录: 2018-07-19
8楼  发表于: 2011-08-31  
………………我这是……什么反射弧……
口胡怎么没有人告诉我有这个文!!!
= =先看
————————————————————————
看着很有感觉。小孙权好可爱。至于少年的周瑜,确实是很让人着迷的存在啊。。
还有一开始送花什么的……噗。大都督你不要太浪漫了哦~
期待后续~~日更什么的……要不要托些日子呢,笑~
楼主留言:
- -戳反射弧……画屏你这是作死啊……
[ 此帖被簇水画屏在2011-08-31 20:53重新编辑 ]
鸡丝酱 离线
级别: 一问三不知
UID: 699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51
铜币: 30 枚
威望: 12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49(时)
注册时间: 2011-07-26
最后登录: 2014-12-09
9楼  发表于: 2011-08-31  
瑜权他有新文了啊有新文了啊在这样一个青黄不接直至我只能自己动手的时候见到是个权受就扑上去啃现在本命他出新文了而且还一直是我不敢写的青葱少年时光实在是太美了啊啊GN你goodjob我爱你!代表权儿mua你哦~
【其实权儿在我心中就是那种即羞怯又大胆的诱受体质反正就是一切萌的集合体其实我就是他的NC粉】
楼主留言:
嘟嘟的脑残粉默默抚摸你~话说……一不小心要长大了……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验证问题:
斯基瞒是谁?(提示两个字) 正确答案:曹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