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精华区 银行 天赐良缘 阿瞒的黄金笼子 帮助 道具中心
主题 : [原创][曹郭]正常青年、文艺青年和二逼青年 短篇完结
腐视众生 离线
级别: 三国日报撰稿人
UID: 1696
精华: 0
配偶: 慢拍
发帖: 366
铜币: 8870 枚
威望: 858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651(时)
注册时间: 2010-10-03
最后登录: 2017-02-25
楼主  发表于: 2011-12-05  

[原创][曹郭]正常青年、文艺青年和二逼青年 短篇完结

管理提醒: 本帖被 安娜洛奇 从 乱石穿空(衍生相关) 移动到本区(2013-10-22)
            “楼里的人听着!我们暂时不会采取行动。你们必须保证楼内所有无关人员安全撤出!”
        医院大楼的停车场一片混乱,警车和高级轿车横七竖八错综复杂。大楼正门病号服和白大褂稀稀拉拉地抱头逃窜,全副武装的警察在门口接应。刘备放下扩音器,抹了一把头上的汗,靠!衬衫都湿透了!刚当上警察局长就碰上这么一档子破事儿!劫持医院,现在的黑帮怎么这么没人性呢?!医院院长比黑帮还讨厌,出了事第一个跑出来,这会儿在那儿忙着梳头擦粉等着电视台采访。刘备不愿意和这种人扯皮,派了副手诸葛亮去跟袁院长交涉。“情况怎么样了?”“我们的警员应该都撤出来了,赵云正在点名。刚从院长秘书手里拿到了医护人员和住院患者名单。医护人员已经全部撤出。不过他们扣了222病房的一个病人当人质。”诸葛亮面孔鲜嫩美好,眼神却老辣深沉,乍一眼看不出年纪。刘备瞬间觉得头发有点儿发麻。这家医院是私立的,其实算不上医院,充其量是个疗养院。以环境好、价格高、只能处理简单问题而闻名。所以,住在这里的病人其实都是有钱有闲没病找病的主儿。人质非富即贵,事情要闹大。
        “222病房的病人情况掌握了么?”
        “是个玩儿IPAD2的二缺中二富二代。”
        “这么二啊……”
        “是啊。”
        
        一辆白色莲花迤逦地开进纵横交错的停车场,性感地停在刘备面前。听着身后的警员交头接耳“那什么车啊?”“不知道,看起来好像很贵!”“有咱局长的A6贵么?”刘局长头疼了。驾驶位下来一个玉雕似的青年人,那张脸跟那辆车绝配,人也不含糊,单刀直入:222病房的人质是他老板的弟弟,他要在这里监督事态进展。说罢敞开跑车顶棚,闲散自在地坐进去,开车载冰箱倒了杯香槟,还邀请刘备一起坐坐。刘局长谨慎思考了一下,觉得那个场面太腐败,拒绝了。倒是诸葛亮主动靠过去,倚在车上跟周瑜闲聊,他制服笔挺警徽放光。围观民警忽然集体感觉眼睛有一点儿刺痛。
        “二公子是因为什么原因住院的?病情如何?”
        周瑜看着诸葛亮笑了笑,没回答,礼貌地示意要接个电话,诸葛亮优雅得体,主动回避。等他走开,周瑜打断电话那头漫长的汇报,仓促问道:“子敬,仲谋为什么住院来着?”
        电话那边儿楞了一下:“好像是,阑尾炎手术……吧?”
        “哦……”

        “刘局,子龙有情况要汇报。”诸葛亮揉揉太阳穴,把赵云领到刘备面前。看他俩这个样子,刘备觉得又有几根头发站了起来,还能出什么状况啊……
        “刘局……那个,马超好像没出来……”
        “什么?!”又站起来几根。
        “就是马超……他跟我一起进去的,但现在不在队伍里……”
        “……”刘备看向诸葛亮,后者别过脸去,艰难地点了点头。还能更扯一点儿么?一辆劳斯莱斯古董老爷车气势万钧地回答了刘局长:还真的能。
        每次看见荀彧,刘备都要感慨明珠暗投,一失足成千古恨,卿本佳人奈何为贼。身后又是一片窃窃私语:“这是谁啊?”“曹操包养的律师”“曹操包养的……”“包养的……”“包养……”“包……”
        “荀律师,这回过分了点儿吧?劫持医院太不人道了吧?”
        “刘局,你们趁我老板重伤手术生命垂危打进医院来抓人就人道了?”
        “你们不控制医院,我们也不会包围……”
        “你们不追踪我们也不会劫医院!”二楼忽然探出一个高音喇叭,凶恶地吼了一嗓子。震得刘备后退半步,还没来得及反应,他身后的张飞忽然冲出来冲着楼上高声吼了回去:“跟你们说了那是普通巡逻车!!”全场后退半步,人肉喇叭太过凶残。
        
        二楼病房里的曹仁正要吼回去,被曹操喝止了:“注意素质!吼得我头疼!”
        曹仁委屈地回过头来:“警察太过分了!老板您伤得这么重!他们还包围医院围剿咱们!连医生都撤走了!”
        “不行!我得跟警察谈谈,让他们把荀先生放进来照顾老板!”一旁拿望远镜监控的许褚也坐不住,抢过曹仁的喇叭就要喊话。
        “荀先生得在外边坐镇!我来照顾老板!”曹仁把喇叭抢回来。
        “你粗手重脚的怎么行?!”
        “荀先生也不是医生!他是学法的。”
        “荀先生什么都会!”
        “行了!”曹操吼住两个脑残粉:“麻药劲过了,住个院结果连个医生都没有!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再给我增加无谓的负担了?嗯?!”
        “查房!”一个黑眼圈青胡茬头顶直竖一撮呆毛的白大褂淡定地推门进来,在屋里三个人震惊呆愣的眼神注视下,从容走到曹操床前拿起病例:“曹操,男,40岁,右大腿外侧利器割伤,手术缝合,局部麻醉……”念到一半发现气氛不大对劲,抬头看了看屋里目瞪口呆的三个人:“怎么了?不对?”不应该拿错病例……吧?郭嘉挠挠头。
        许褚第一个反应过来,一肘子把郭嘉顶到墙上:“说!你是不是卧底的警察?!”
        “许褚!对医生客气点儿!”行动不便的曹操只能躺在床上吼。
        “这个时候冒出来的医生很可疑!”许褚凶神恶煞地瞪着郭嘉:“等我考考他!你说!人身上一共有多少块骨头?”
        曹操痛苦地扭过头去,这种问题小学生都知道吧?
        “我说了你知道答案么?”郭嘉一定也不慌张,甚至还挑衅,曹操转过头来玩味地看着他。
        “我会数!”许褚毫不犹豫!这回连曹仁都把头扭开了。
        “我只知道我手现在摸到你第三节脊椎骨,轻轻把它拉出来你就死了。”不知什么时候,郭嘉一只手悄悄爬到许褚背上去。
        “你真的是医生!”许褚毫不介意威胁,两眼放光双手握住郭嘉的肩膀狠狠抖了抖,“医生!你快救救我们老板!”
        “被刀子划了一下,缝了几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郭嘉踹开他,一把掀起曹操的被子检查伤口。刚从手术室里出来的曹操身上只穿了病号服的上衣,感受着下身微微的凉意,曹操觉得有点儿窘迫。
        “你轻点儿!我们老板刚做完手术!”曹仁扑上来忠心护主。
        “皮外伤。换了别家医院根本不让你进手术室。在门诊就给你缝了。”郭嘉揭开纱布,仔细观察了一下。
        “那干嘛进手术室搞那么吓人?”曹仁不信。
        “挣钱呗。老袁恨不得缝个扣子都进手术室。”郭嘉一边说一边着手配药“给你打针消炎针。”手起针落,话音落地的时候,针头已经贯穿了曹操的屁股。
        曹操狠狠骂了个脏字,“你打针技术这么差怎么当上医生的?”
        “我又不是护士!”狠狠拔出针头,淡定地擦了擦血,“你皮这么厚怎么活到今天的?”
        
        郭嘉出现在这里完全是个意外。他上班时间摸鱼,在准备室睡着了,结果错过了医生撤离的时间。之前黑帮老大曹操入院急诊手术、手下劫持医院、警察围堵、遣散医生病人一大堆乱糟糟的事情他完全不知道。睡醒了就照例来查房。查完了220去看隔壁222。
        “你在屋里藏了什么人?”一推门,郭嘉冲着孙权劈头盖脸就来了这么一句。
        孙权愣住:“你怎么知道我藏了人?”
        “小样儿!这么大血腥味儿!没有别人难不成是你来大姨妈啊?”
        “跟他没关系!是我自己躲在这儿的。”一个穿制服的帅哥从洗手间出来,左边胳膊在渗血。马超接到命令,跟着赵云他们一起潜进医院想要控制住曹操一伙儿。谁知这医院建筑结构太复杂,转了两圈他就掉队了。然后急着找回队伍跑得太快没看清楚,撞碎了一扇玻璃门,碎片扎进胳膊里。他怕血迹暴露行踪,于是躲进一间药房似的房间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再出来,医院里就寂静得没有人声了,所有人都撤走了,他,被落下了。一路潜行好不容易找到一间有人的病房,小哥人很好,收留了他,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哟,警察同志,你有医保吧?”郭嘉没理会紧张的孙权,直接过去看马超的胳膊,“玻璃还在里边扎着呢,等着我去拿点儿药给你处理一下。”说罢径自走了,留下马超和孙权面面相觑。“这医生长得好邪恶。不会是犯罪分子的卧底吧?”孙权迷茫地摇摇头。
        拔掉玻璃碎片,鲜血蜿蜒着流了下来,孙权吓得一哆嗦。郭嘉习以为常地拿酒精棉擦啊擦,“出血量不大,看来血管没事儿。不过伤口有点儿深。我给你缝两针吧。”说罢自顾自地打了麻药。马超听天由命了。不过,看着歪歪扭扭的针脚,还是有点儿担心:“你缝合线这么差,不会是第一天上班吧?”马超的声音都有点儿抖了。
        “谁第一天?!我已经过了头七了!”郭医生骄傲地回答。        包扎好挂上点滴,郭嘉的眼睛满屋扫了一圈儿,冲孙权扬扬下巴:“你!下来!你!上去!”
        “凭什么?!我是病人啊?”孙权一边抗议一边已经被拉下床。
        “没见过阑尾炎手术住院一个月的!再躺下去你都生褥疮了!”
        马超忐忑地躺上价钱不菲的病床, 看着一脸郁闷的孙权缩在家属陪床上,良心有点儿不安:“你为什么不出院啊?”
        “没人关心我!我哥亲自来接我我才出院!”
        “楼下那个开跑车的不是你哥啊?”马超探头朝窗外望了望。
        “不是。那是我哥相好的!”
        “……”
        
        天色渐晚,荀彧开了劳斯莱斯的大灯,坐在莲花里和周瑜、诸葛亮相谈甚欢。刘备看看百无聊赖又饥肠辘辘的兄弟们,捏捏眉心,走上去和诸葛亮商量:“要不?今天先收队?”
        “不行吧?刘局。”周瑜第一个表示反对:“我们家弟弟还在里边呢,警察同志撤了谁保证他的人身安全?”
        “借一步说话,”刘备看看荀彧,趴到周瑜耳边悄悄说:“其实,我们有一位优秀的同志在里边卧底!”
        “他是迷路了没撤出来吧?”周瑜也用气声回应。刘备假装没听见。
        “公瑾不如回去休息一下,今晚我在这儿守着。”
        “好。辛苦文若了。我明天带早点来。”
        白莲花绝尘而去。刘备率领大部队下班。留下荀彧带着两个保镖在劳斯莱斯里看电影,赵云带着两个警察席地而坐喂蚊子。
        
        看着白莲花开走,孙权的希望彻底破灭了,抑郁地缩回窄小的折叠床装可怜。曹操把许褚曹仁两个撵去别的病房,然后以需要医生照顾为名留下郭嘉睡在他病房的陪床上。郭嘉沾枕头就睡着,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平和秀气。曹操欣赏了一番,夜深人静闲着无聊,用手指戳戳他,开始套话:郭医生多大了?家里有些什么人?有女朋友么?没有?那有男朋友么?郭嘉理都不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睡着了,干脆翻过身去背对他。他本来就盖着一条床单当被子,一翻身全都卷到胸前去,T恤翻卷着,露出腰背一大片皮肤,看起来好像很好摸。曹操看着看着,又注意到他侧身躺着从腰往下起起伏伏的曲线,低低骂了一声:“操!”面朝墙壁的郭嘉偷偷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天大亮,郭嘉醒来的时候,一夜没睡好的曹操在补觉,他试图掀被子检查一下伤口,被曹操疑似熟睡地死死按住。于是他咧着嘴无声大笑着去隔壁查房。
        孙权委屈地缩在小床上:“警察同志,您能不能帮我看看我哥来了没有?”
        “没有。”靠窗的马超探头望了一眼:“你哥相好的在招蜂引蝶。”
        “……”
        郭嘉给马超兑了一支消炎药,静脉注射之后嘱咐孙权看着。然后转回220,曹操已经起来了。郭医生凶神恶煞地掀了曹操被子,发现他不知从哪儿找了条肥大的短裤穿上了,“脱裤子!打消炎针!”
        “静脉注射不行么?”曹老大誓死抵抗。
        “不会!”郭医生理直气壮。
        抵抗失败的曹老大被扎得龇牙咧嘴,捏着床单恶狠狠嘀咕:“操!总有一天让你脱裤子!”
        郭医生露出一口小白牙:“成啊!只要你能行,我就行!”
        “你等着”曹老大屈辱地提上裤子。
        “嗯!我等着呢!好汉!”

        受了气的曹操表示中午不要吃医院的盒饭了,洋洋洒洒写了一页法文菜单,从窗户丢下去让荀彧买给他。诸葛亮使了个眼色,赵云心领神会瞬间冲上去把那便签抢在手里:“刘局,我怀疑曹操跟荀彧借助这张菜单密码联络,至少也会有什么暗号。这张纸条绝对不能给他们的人看!”刘备连连点头:“孔明,多亏有你在!否则我们是万万想不到这一点的!”
        “我们老板是病人,病人要吃东西,这点儿小要求都不能满足?”荀彧的脸让他说出的话听起来格外正义慈悲有道理。
        “我们来准备。”
        “我怕你们下毒。”文若!你还记得莲花车畔的诸葛亮么?!
        “我翻译抄写一份,给你中文本。”
        “也好。”
        “答应这么痛快必有内情!不行!”孔明!你还记得一起喝香槟的荀文若么?!
        “这样吧”周瑜打破僵局:“我算第三方,跟你们都没有利害关系。菜单给我,我去准备。”
        诸葛亮和荀彧对视五秒,电流交互,皮卡皮卡,火光四射:“也好。”
        周瑜用手机拍下菜单去曹操指定的法国餐厅觅食。刘备紧锣密鼓地部署:跟曹操商谈妥,一会儿外卖来了叫那个医生下来取。赵云扮成餐厅服务生推餐车去送餐,趁着开门的机会先把医生救出来!诸葛亮拿着那份菜单,绞尽脑汁地破译,数字和字母转换,调整顺序,各种手段挨个试过去,始终不得要领。荀彧乐得清闲,看着诸葛亮烦躁地把那张纸翻来翻去,不知道是在悲天悯人还是幸灾乐祸。
        
        郭嘉贴在医院大门的玻璃上,对着缓缓而来的餐车摩拳擦掌,眼神深情而又专注。大门打开的一刹那,赵云压低帽子,低声道:“我……”是来救你的……郭嘉根本看都没看他一眼,紧盯食物,几乎是把餐车抢过去转身就走,大门砰然紧闭,赵云的台词还没说完,盯着紧贴鼻尖的大门愣了足足十秒,回头发现兄弟们也都愣着。
        “咳……”刘备假意咳嗽了一下,冲一脸无辜的赵云招招手示意他回来,“一定有人在后面威胁他!”警员们恍然大悟,连连称赞局长英明!
        法国餐厅派头十足,外卖都不打包,全套的原配餐具,也不知道周瑜怎么运回来的。郭嘉一路挨个把罩子掀开,用手指蘸酱汁尝一尝,觉得芝士焗龙虾味道最好。
        “你说,荀先生真的能破译老板的密信么?”曹仁在窗口转来转去,紧张纠结。
        “荀先生是谁?!肯定能!”许褚对他不屑一顾,端着望远镜盯着楼下的形势:“我担心那个警察也破译出来,那就糟糕了。”
        他们两个都是彪悍健壮的大块头,齐齐趴在窗台上把窗子挡了个结实,房间里透点儿光都不容易。曹操就半靠半卧地偎在阴暗的角落里,气场十足地和郭嘉逐一开盖验货:龙虾很好!鹅肝也不错!牛排……“开了刀的人不能吃海鲜。”郭医生终于想起了自己医生的身份,抢过龙虾转身就走,把曹操的咆哮关在门后,还不忘捎上那只扎眼的KFC外卖全家桶。
        
        全家桶上写了两个血红的大字:孙权。孙权泪流满面:“凭啥隔壁吃澳龙我吃KFC啊?”
        “KFC很好啊!”马超啃着鸡块两眼放光:“多幸福啊!我们出外勤伙食补助才5块钱,吃碗面都不敢放牛肉。”
        孙权鄙视地瞥了他一眼,眼放绿光地看着郭嘉啃龙虾啃得满脸芝士:“龙虾……特意绕路去KFC费不费事啊?!既然是海鲜酒楼,直接在那儿给我点一客鱼翅捞饭能怎样啊?!饭钱去找楼下那个开跑车派对的要啊!”
        郭嘉恋恋不舍地舔着手指,又从全家桶里抓了个鸡翅开始啃:“这就是他给你买的,要不是他我们都忘了你了。”
        “我受够了!”孙权绝望地倒回床上,把头藏进枕头里咆哮:“我受够了!!谁也不关心我!都当我无所谓!缺爱也得装不在乎!伤心也得装淡然!害怕也得装镇定!我受够这倒霉日子了!!”
        马超被他吓了一跳,叼着一块鸡翅半天没啃下去:“那个……你害怕了?你不用怕!我在这儿呢!”
        “那不是重点!”孙权抬起头来咆哮:“我不想当富二代了!!”
        “这……和富二代没关系吧?”被吼的马超也不淡定了,这两天的憋屈汹涌而来:“我也受够了!谁不是这样?!七八层包围圈数不过来的枪口对着你,谁不害怕?!但怕了就是死,装一装还有机会,只好装勇猛无畏!能选谁要当警察啊?!”
        “恩。”郭嘉在桶里翻了翻,又找到一只鸡翅:“病人开膛破肚躺在你面前能不害怕么?但怕了他就得死,装一装也许还有救,只好装闲庭信步。我也不想当医生。”
        “喂!这完全不一样好不好!”马超和孙权齐齐瞪过来。
        “哦。”
        马超出生在警察世家,父亲早年殉职刺激他立志做警察,从来没想过自己喜不喜欢。现在闲下来回头想一想,如果让他自己选,他可能会做一个医生,肯定比这个满脑袋翘毛的家伙靠谱!孙权一生下来就是富二代,长大后变成更富的富二代,选择职业这件事好像从来都跟他没关系。如果非要他选的话,那大概会想当个警察,他觉得自己细腰长腿穿制服肯定好看!郭嘉从来没想过自己喜欢什么职业。成绩最好的学生都念医学院,医学院里最好的学生都选临床外科,于是他自然成了外科医生。一切顺理成章,懒得思考抉择,这么看来,他倒是适合做个富二代。
        “其实那时候我爸在警界官做得已经很高了。”情绪一释放出来就不容易收回去。
        “哦,官二代。”
        “但他死了,我得养我弟弟,还想给他报仇,只好念警校。”
        “哦,那你跟我哥差不多么。”
        马超条件反射地瞪了孙权一眼,若有所思:“这么看起来,我还算幸运。至少我弟弟乖巧懂事不中二。”
        “谁中二?!我哥都说我虽然赚钱一辈子也撵不上他,但天生就有混上流社会的天赋!”哥哥的话,这一句孙权记得最清楚,“再说了,中二孩子的家长都不觉得自己家孩子中二!”
        “别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我们副局都说我弟弟关键时刻很靠谱!”
        “哼!恋弟!”
        “哼!恋兄!”
        趁着他俩争执的功夫,郭嘉默默抓起最后一只鸡翅狠狠咬下去,真好吃,不过比起龙虾来还是差得远:“富二代有什么好抱怨的……”
        “你这是羡慕嫉妒恨!”孙权揉揉头发,对公众对富二代的误解表示愤慨:“不信你找个饭票包养你,就能体会富二代的艰辛了!”
        “恩恩”郭嘉吃得口齿不清:“正有此意。”
        “就像你哥相好的那样?”马超纯真发问。
        “就像我哥那样!”
        “……”
        郭嘉舔净最后一根鸡骨头,左右看看,在孙权的床单上擦擦手,站起身:“不打扰你们俩谈人生谈理想谈哲学了。”
        “你干嘛去?”
        “去看看饭票。”

        当天晚上,曹老板食髓知味再次求郭医生陪床。
        “我下班了。”郭嘉抬起手腕,认真看了看根本不存在的手表:“预约明日请早!”
        “不能发挥人道主义精神加个班么?”
        “不能。下班时间卖身不卖艺!”
        “你卖什么我买什么!”老曹厚着脸皮接了一句,却被淹没在了关门声中,也不知道郭嘉听见了没有。近年来最令人闻风丧胆的黑道老大曹孟德先生这天夜里抑郁难耐,伤口又疼又痒,躺得时间太长小腿发胀,又不能翻身,在脑子里圈圈叉叉郭医生一百遍啊一百遍。
        
        第二天早晨,面瘫难掩憔悴的刘局长把白莲花里吃华夫饼的诸葛亮叫到自己跟前:“这么拖下去不是个办法,马超还在里面,也不知道受伤了没有,我们很被动啊。”
        诸葛亮食不言寝不语,默默点头。
        “也不知道曹操知不知道马超在里面。要不,你去探探荀彧的口风?”
        诸葛副局吃完最后一口,慢条斯理地擦擦嘴擦擦手:“曹操知不知道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只要我去探了口风,荀彧马上就会知道,然后曹操也就知道了。这个时候,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刘局长点头表示赞同:“还好我只告诉了周瑜。”
        “……”
        “错了?”
        “……”诸葛亮神色复杂地看了看刘备:“好消息是:不用探口风了,我确定曹操已经知道了。”
        “……”刘局长平静地把视线从诸葛亮脸上移开投向医院大楼了:“你说,马超平常挺好个孩子,怎么关键时刻就二虎呢?!赵云都没迷路你说他怎么就能迷路出不来呢!?”
        不远处的赵云见局长指着自己,乐颠颠儿跑了过来,近了却见刘备神色不善,无辜地望向副局:“我做错什么了么?”
        诸葛副局扶额不语。
        
        既然什么都瞒不住,双方底牌透亮,诸葛亮倒是不在乎跟荀彧谈判:“事儿闹这么大,这两天记者来了一波又一波,不了了之我们也不好向公众交代。你也知道,我们这职业舆论压力大。”荀彧点头表示理解。“你们好歹把人质放出来让我们英勇一把,然后我们走我们的阳关道,你们爱干什么干什么去,怎么样?”
        “等一下,不是我们不想放,是那人质自己死活不出来。我觉得这事你得跟公瑾谈。”荀彧扭头朝周瑜说:“要不,你一会儿给他买点什么葡萄提子之类好吃的把他哄出来?”
        “别说的我们家弟弟跟你家孩子似的那么没品位!”周瑜戴上墨镜塞上耳机仰在莲花驾驶位上,表示自己身家清白世代良民,不参与警匪私下交易。
        
        孙权一早醒来还没起床就念念叨叨:“如果今天中午给我买了鱼翅捞饭我就原谅你们,跟你回家。”
        吃完早饭变成:“只要今天中午给我买了肉我就原谅你们,跟你回家。”
        快到中午的时候变成:“就算还是KFC我也原谅你们,跟你回家。”
        马超几次想提醒你念叨错了,跟刚才的不一样,想想算了。
        中午到了,曹老板今天想吃中餐,依旧是一溜儿盘碗杯盏由白莲花送到。不一会儿就见郭嘉吸着口水端着清蒸鲑鱼和酱肘子踹门进来,隔壁依稀有咆哮。
        分到半个酱肘子的马超受宠若惊,但听着郭医生那句“吃啥补啥”又忽然不知如何下口。眼巴巴的中二少年分到一个朴素的饭盒,上边依旧写着血红的“孙权”,看起来分外不吉利。掀开盖儿的一刹那,叛逆期的小少爷骤然一僵,呆了好一会儿才吸吸鼻子揉揉眼睛。饭盒里是四个挤得满满登登的肉丸子,喷香扑鼻,引得在吃鳜鱼的郭嘉瞥过邪恶的视线:“几个丸子不至于吧……”
        “是红烧狮子头……我哥亲手做的……我从小最爱吃的东西……”孙权又吸吸鼻子,淡定盖了饭盒盖儿,“我要回家了。”说罢头也不回地开门走了出去。
        马超嘴里塞着肘子,口吃不清地喊:“你的东西!”
        “不要了!”声音依稀已到走廊尽头。这速度!
        “苹果!”马超大吼。
        “给你了!”仿佛已经下了楼。
        一口气冲到一楼大厅的孙权忽然顿住,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根本没有水果。马超喊的苹果是他的IPAD2……不知哪儿来的一股小风吹过,孙二少僵硬了片刻,肉疼了一秒,随即继续冲:只要回了家,IPAD2算神马?!
        荀彧和周瑜微笑着远远端详一出大门就被警察和记者包围了的“获救人质”。
        “你还真回家去装了私房菜啊?”荀彧开始反省黑道家庭对待孩子是不是确实缺少了点儿温情,“他哥一直不来就在家忙乎这个?”
        “谁有那工夫?!正宗同福楼的手艺。哄他十几年了,他还真信,我都感动了。”
        
        人质获救了,警察撤退了,曹老大可以出院了。
        “你就不想知道我给荀彧的菜单究竟写了什么密信?”趁着小弟收拾东西,曹老板歪在床上挑逗郭医生。
        “芝士焗龙虾。”曹老板色相不足,郭医生不为所动。
        “猜对了!果然是聪明人!我没看错!”曹老板亢奋抚掌,郭医生淡定观望,“其实我什么也没写,那就是张菜单。但是文若一看见我点法国菜,就能明白我的意思:我在里边过得挺好,不用着急救我出去。”曹老板颇为得意,郭医生毫不在意,“郭医生就不好奇我为什么不急着出去?”
        “装病带薪休假我也想。”
        “……”做人啊,还是得直接一点儿,“郭医生,有没有兴趣留个电话啊?”
        “没有。”
        “那有没有兴趣留把钥匙啊?我家离这儿挺近的。”
        “好!”
                        
                                               ——END——
                      
[ 此帖被腐视众生在2011-12-05 17:40重新编辑 ]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1条评分记录
菊花三弄 威望 +9 2011-12-05 那个……全家桶上再写个血红的大字能看得见么?
隐藏评分记录
香茶 离线
级别: 五大神兽
UID: 2247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575
铜币: 22 枚
威望: 1224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10 个
在线时间: 663(时)
注册时间: 2010-11-08
最后登录: 2018-07-13
沙发  发表于: 2011-12-05  
SF!!!
~~~~~~~~~~~~~~~~~~~~~~~~~~~~~~~~
这种正常、文艺、二逼聚齐的盛会实在是太带感了。
打着曹郭的旗号,行使群像的内容,虽说LZ你这也是个标题党,但是被“骗”进来的我完全不悔啊啊啊啊!
每一句台词都那么得出其不意,觉着惊喜连发。每一个人物都惟妙惟肖,带着自身鲜明属性,又毫不违和地嵌进正常、文艺和2B这三个形容词里。
热血子龙、无奈皇叔、弟控阿超、犀利诸葛;
厚皮阿瞒、迷糊奉孝、稳重文若、还有NC彧粉阿褚和阿仁;
拉风公瑾、缺爱权仔、还有只出了声音的敬业鲁兔和只被权仔记在心里的懒虫大哥;
甚至还有那昙花一现的贪心院长袁绍,
都让人过目不忘。

几段三方会坛——荀彧、周瑜、诸葛的莲花论坛;权仔、阿超、奉孝的病房论坛,都很有意思!

这几千字的容量有够大,跟看了一集40分钟的剧集似的。

ps:我很同情权仔啊,关于那个狮子头的问题。
他大哥是不是从来都不带他去同福楼吃饭……
大哥是在用自己的懒惰践踏权仔满腔的兄控情结呀~
楼主留言:
嗷呜!
你说了这么多我好感动!!呜呜~~捏你耳朵摸你毛!
权仔被哥哥的爱蒙蔽了感官,真带他去同福楼吃狮子头,他也会说:哼!比我哥做得差远了!!
[ 此帖被香茶在2011-12-05 16:11重新编辑 ]
契谖 离线
级别: 五大神兽
UID: 4151
精华: 0
配偶: 不唱离殇
发帖: 530
铜币: 37 枚
威望: 1255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6 个
在线时间: 586(时)
注册时间: 2011-02-27
最后登录: 2016-03-06
板凳  发表于: 2011-12-05  
!!!!!!!!!!!!!!!!!!!!!!!!!!!!!!!!!!!!!!!!!!!!!!!!!!!!!!!!!!!!!!!!!
——————————————————————————————————————————————
点开看完第一段就知道这必须是一篇欢脱吐槽风三方主母【雾】管家【?】齐聚一堂登坛斗法的有爱文=W=!

白莲花什么的才能凸显嘟嘟的傲娇人妻高贵冷艳【啥不解释XDDDD 虽然对阿策连出场都没有表示幽怨,但是有嘟嘟就够了=W=!何况还附送淡定贤惠鲁兔子一只&别扭缺爱中二权!
好吧作为动物脑残粉我自重……

萌起这是天然呆还是天然呆还是天然呆呢= =

虎妞仁表妹你们不要再卖萌了捂脸

令君美呆了包养什么的没看见没看见……

但是老曹啊QAQ你好歹是个黑社会老大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厚脸皮……被小郭大夫勾得XX焚身辗转反侧什么的……= =

奉孝一贯淡定并腹黑着……嗷奉孝我是你脑残粉!【= =金口玉言郭乌鸦什么的我不记得了扭头

关于职业的吐槽那段看得我捶地,权仔你个兄控!萌起你个弟控!奉孝你个毒舌!

最后我们来吐槽皇叔吧= =+!皇叔你是不是有点太妻控了皇叔!反射弧是不是太长了皇叔!皇叔你看着自家狐狸去招蜂引蝶【雾】有没有百爪挠心啊皇叔!╮( ̄▽ ̄")╭
楼主留言:
咦?你居然没有跟你家CP防闪光弹?好不习惯啊!
皇叔说:我跟狐狸是清白的!(谁信?!)
医院留守二逼青年们臭味相投,白莲花文艺青年们相见恨晚,正常青年只好仰天长啸了。
[ 此帖被契谖在2011-12-05 17:02重新编辑 ]
级别: 一问三不知
UID: 8817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71
铜币: 193 枚
威望: 147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8 个
在线时间: 22(时)
注册时间: 2011-10-30
最后登录: 2014-04-07
地板  发表于: 2011-12-05  
噗哈哈笑喷了好么!!!!!!!!!!!!
这文标题党啊,说是曹郭其实明摆着就是群像嘤嘤嘤。
这文太有爱了!权仔兄控好萌!萌起弟控好萌!特别是中二的权仔把我萌翻了嘤嘤嘤……
白莲花什么的可配嘟嘟了~文若好美啊www包养之类的我才没看见哟>_<
皇叔你反应还真慢啊……难道你不觉得你家诸葛狐狸一直在跟人闹腾得很欢咩,还是说你气管炎严重到了一定程度呢皇叔!
各种人物都很有爱很有个性~我是奉孝脑残粉>_<阿瞒你身为黑涩会老大居然这么容易XXXX实在是……果然脸皮比我还厚呢= =
可惜的是阿策没有出场……阿策啊你不能因为你弟弟中二就一直骗他啊,他会更缺爱啊QAQ
只有声音的鲁兔也很萌哟O(∩_∩)O~~
楼主留言:
!我写标题的时候纠结了好久,不知道该标神马西皮。忘了还有“群像”这个选项!
朔漠 离线
级别: 八卦百事通
UID: 723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231
铜币: 157 枚
威望: 473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351(时)
注册时间: 2011-08-06
最后登录: 2015-08-09
4楼  发表于: 2011-12-05  
看得我笑死了,权仔可爱死了!缺爱的富二代萌史个人。就是没想通他哥的相好来做什么的,和当年的闺蜜联络感情么=w=
郭医生你就淡定被曹总攻包养吧~
楼主留言:
那两个不是当年的闺蜜,是品位相似一见如故,刚刚勾搭上的。他哥相好……是来给文艺青年提供跑车以便开派对的……
级别: 三国日报撰稿人
UID: 771
精华: 0
配偶: 殇歌
发帖: 482
铜币: 1689 枚
威望: 944 点
贡献值: 1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622(时)
注册时间: 2010-08-18
最后登录: 2013-04-25
5楼  发表于: 2011-12-05  
文艺的青年都有相似的文艺,二笔的青年各自有各自的二笔。不过我认为郭大夫还是最强的!
挠墙,我也想知道为啥权仔他哥相好的要特地绕道KFC啊锤地
权窄好乖好乖!楼主果然在欺负权窄的领域已经入了化境了...     
把妹(乌鸦英明祥瑞御免)什么的果然还是得靠房子!
楼主留言:
这个留言好眼熟啊……特意绕道神马的……当然是为了专门给权仔买好吃的啊!
[ 此帖被抹茶冰麒麟在2011-12-05 18:59重新编辑 ]
问号 离线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4559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874
铜币: 8695 枚
威望: 1798 点
贡献值: 4 点
栗子面窝头: 3 个
在线时间: 549(时)
注册时间: 2011-03-25
最后登录: 2014-01-07
6楼  发表于: 2011-12-05  
曹总果断又多包养了一只乌鸦吗?淡定的郭医生最萌了~~~
权仔忒二了……应该说老孙家的全体都很二啊……嘟嘟例外,人家是美人啊~
令君被曹二害得以为养孩子就要用葡萄什么的……赶紧的给曹二找个家庭教师!
曹总的家一定很美好吧,虽然很快就要变成乌鸦巢了= =
楼主留言:
变成乌鸦巢也很美好么……
草泥马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9374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22
铜币: 12 枚
威望: 49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1(时)
注册时间: 2011-12-05
最后登录: 2012-10-17
7楼  发表于: 2011-12-05  
新人欢脱的进来撒个欢,楼主大大好油菜
以文艺青年为中心的二逼青年和普通青年在医院里过的挺开心嘛
好想看后续,跪求番外、续篇
楼主留言:
欢迎新人!木有番外木有续篇,抱头逃走~
级别: 一问三不知
UID: 9026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83
铜币: 2036 枚
威望: 188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61(时)
注册时间: 2011-11-13
最后登录: 2013-08-15
8楼  发表于: 2011-12-05  
不知为什么嘉嘉总是意外地适合医生角色……看见好几个版本的郭医生了……
云&亮当警察的话罪犯会不会自动投降啊……
楼主留言:
哈哈!云亮可能会被印在警校招生简章上。
当归 离线
级别: 五大神兽
UID: 3804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690
铜币: 71 枚
威望: 1453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11 个
在线时间: 1325(时)
注册时间: 2011-02-09
最后登录: 2020-07-15
9楼  发表于: 2011-12-05  
看完全文再回过头来看标题真是别有一番韵味啊
果然是三种青年妥妥儿地!

权仔这个兄控被坑地哟。。。

顺便,为啥子龙都不迷路孟起会迷路||||
楼主留言:
人有失手,马有失蹄,老马识途,小马未必(滚开啊!都是你这个粉蛋写的!)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验证问题:
斯基瞒是谁?(提示两个字) 正确答案:曹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