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精华区 银行 天赐良缘 阿瞒的黄金笼子 帮助 道具中心
主题 : 【独发】【无双文】【权逊/策瑜】 花非花 (43楼2月11日更新第二章)
小张 离线
级别: 一问三不知
UID: 944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37
铜币: 4347 枚
威望: 216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2 个
在线时间: 255(时)
注册时间: 2011-12-10
最后登录: 2014-09-06
10楼  发表于: 2011-12-11  


上海滩第一高楼华懋公寓始建,甘宁就在第十层预订了套。去年交房后好好装潢,当成他在法租界的别馆。平时空置着,偶尔派两个人来打扫,有时客人也安排在此。
保镖被差到门外等候。
房间内油汀已经燃了很久,暖意融融。一束黄玫瑰在长几上的花瓶里开得如火如荼。
陆逊斜靠在沙发中。新订的罗孚宝氏,厚得能他陷进去,像一个轻柔的梦魇。
“吓到了吧?”
陆逊不置可否。
他六岁学戏,十岁登台,按理十四岁就该出师,却被当成摇钱树整整扣了两年,最终和师门决裂,逃出了班,走时身无长物,只有一身技艺。
班里气急败坏,新角年年有,北平虽大,也没几个戏院再敢让陆逊上台。陆逊辗转来了上海,直接跟丹桂第一台签了约。
看热闹的这才知道,他有个拜把兄弟叫甘宁。
甘宁笑嘻嘻,“我可是一秒钟也不敢耽误,立刻跑去了中央捕房。还好是虚惊一场。”
陆逊的手指摩挲着摊在膝头的外衣,转移了话题,“都准备好了?”
“就等你提货。又大又沉,得找几个信得过的人。”
“这肯定。”
“全上海现在也就财政部买这个,你可真是不惜血本。”
“其实我也觉得贵。”
“在商言商,我给你的可是成本价。”
陆逊抬眼掠了掠他。
甘宁又笑。见惯了,这种眼波对他没什么杀伤。
“借场子的事,你想得怎么样了?”
“动静太大。不借。借船可以。”
“我要船做什么?汆尸沉江?”陆逊凉凉道。
“如今这个也不时兴了,哈哈哈。——你们可以开去吴淞口,该干嘛干嘛,也是一样的。”
陆逊拧眉,似乎在思考这个可行性。
“下次带你去赏吴淞烟雨!沪上八景你连一个都没看过呢。”

安清帮这位师爷是大字的老前辈,年轻时也是帮里排得上号的人物,后来识时务者为俊杰地退了二线。七十大寿,甘宁出面安排寿筵,办场分包堂会戏,也算合情合理。
老先生是苏州人,要听昆曲,点了《游园惊梦》。
戏台头天已搭好,行头乐器也连夜送进了安清帮香堂。
寿筵当日,香堂宾客盈门,珠光宝气。祝寿的花篮沿私家路一直摆到了外头,题辞不乏高朋名流。
陆逊先去签了名递了红包。
园子里张灯结彩,老先生端坐在堂屋受人道贺,呼朋引伴之声不绝于耳,好不热闹。
远远地看见两人一前一后走进来。明显是兄弟俩。哥哥俊秀挺拔,弟弟也不遑多让。
哥哥俯身在签到簿上登记,弟弟就打量着周围。
四目交接。
果然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陆逊笑了笑,直接转身向后台走去。

“哎哎,陆老板来啦。”
全福班袁班主正呼喝着手下的小旦小生们,看见陆逊,立刻笑脸相迎。
“袁老板。”陆逊拱手。
请多指教哪里哪里地寒暄了一番,陆逊才走进最里间的厢房。
四个行头箱子排在梳妆镜一侧。
传说陆老板虽然出身寒苦,却性喜靡丽,极爱繁华,好精舍,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古董,好花鸟。非华服不穿,非美角不演。
不过既然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的名角,兼有安清帮撑腰,也没人说什么。排场大一点就大一点吧。
陆逊走上去,依次打开箱子又合上。
金属的光泽在黑暗中依然冷酷而迷人。
陆逊舒了口气,再次落锁,坐到梳妆镜前。他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拍底彩,上红底彩,定妆……最后细细地画了一双弦月眉。
眉目端正的少年一点点变成面貌俏丽的少女。
陆逊叫包头师傅。老师傅有两道严厉的法令纹,下手也颇狠。只在勒头完后夸了句,“好凤眼!”
扮戏完毕,陆逊静静看着窗户。
天光在暗下去。
指尖拢在水袖里,微微有些冷。
等待总是令人焦灼。不管是候场,还是别的什么。
有人叩叩门,“陆老板?”

孙权对昆曲京戏一概不感兴趣,只耐着性子坐在孙策旁边。
今天见了许多熟人,军界政界少不了卖甘老板面子。周瑜也到了,不过早早离场。周瑜是孙策留法期间的同学,又一起进了军事委员会密查组,并称双璧,和孙权也交情不错。
而那个少年只在进门时打了个照面,就再也不见了。
据说这全福班是苏州四大昆班之一,几出折子戏精彩纷呈,观众席时不时轰然爆发喝彩。
“好在哪里?”孙权低声问孙策。
“我也不懂,跟着叫好就行了。”孙策同样低声回答。
孙权无语。
过场。升堂。
是游园惊梦。
“要先走吗?”
“梦回莺啭——”
幕帘掀开。
孙权一滞。
那数百年前明丽而娇俏的少女穿过了时光与生死,正袅袅缓行到台前。
那双眼睛,没有任何阴霾,却每时每刻都在倾诉的眼睛。
少女在看着他,看着所有人,但似乎又什么都没有看见。
葱白的指尖划出了虚无的界限。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摇漾如线,起舞翩跹。
什么叫倾国倾城的美人。
少女蹙眉,展颜,抬手,转身。
那醉不完的东风,游不尽的上苑,数不清的春波。
观众像是入了魇,一片寂静。
只有少女在且歌且舞,且行且停。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赏心乐事谁家院?
朝飞暮卷,云霞翠轩
雨丝风片,烟波画船。
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溅!”
是他,是他!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1条评分记录
凌梓。 威望 +2 2011-12-14 更新~
隐藏评分记录
级别: 三国日报撰稿人
UID: 8219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338
铜币: 6323 枚
威望: 713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2 个
在线时间: 402(时)
注册时间: 2011-09-17
最后登录: 2018-08-06
11楼  发表于: 2011-12-11  
SF…………
呼哈哈……小陆啊……好漂亮啊……【来人,叉出去】
啧啧啧,权仔啊……好眼福啊……
话说,在场的其实都好幸福哦……亲自看小陆唱……
我也想去……
楼主留言:
叉(喂
若华思忧 离线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6411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713
铜币: 6437 枚
威望: 1503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339(时)
注册时间: 2011-06-27
最后登录: 2015-07-01
12楼  发表于: 2011-12-11  
原来如此。。。
小鹿究竟是因为这样的眼神才会进了班,还是因为学了太久才养成了这样的眼神
这样的才貌,究竟算是幸又或是不幸呢?
口水。。。
不过,小鹿到底是站在什么立场上,打算做什么呢?
楼主留言:
他入班是因为穷(?
级别: 八卦百事通
UID: 898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131
铜币: 1284 枚
威望: 433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317(时)
注册时间: 2011-11-11
最后登录: 2016-08-17
13楼  发表于: 2011-12-12  
嘤嘤嘤姑娘是上海人嘛!?
民国状态下的无双真的好少好少嘤嘤嘤...
牡丹亭就想到花爷|||||
楼主留言:
不是哦~
定风波 离线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4617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732
铜币: 857 枚
威望: 1537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4 个
在线时间: 764(时)
注册时间: 2011-03-28
最后登录: 2017-02-15
14楼  发表于: 2011-12-12  
真是美死了···
想那一双美目顾盼该多勾人,秋波婉转,欲语还休~
二谋你看傻了吧~
不过小鹿这性喜奢糜···隐约张岱上身的感觉····
楼主留言:
就是他!
小张 离线
级别: 一问三不知
UID: 944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37
铜币: 4347 枚
威望: 216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2 个
在线时间: 255(时)
注册时间: 2011-12-10
最后登录: 2014-09-06
15楼  发表于: 2011-12-12  


少年唱完那一出折子戏就又消失了。
从他谢幕后隐隐约约的议论就不绝于耳。原来他是小有名气的角儿,自软禁他的戏班逃出来投奔他的义兄。有人说到义兄时语气里的嫉妒与轻蔑,已经到了无以掩饰的程度。
陆逊。谦逊的逊。
这并不是一个梨园常见的牡丹春香的名字。似乎也并不应该属于一位美若好女的少年。
直到散席他也没有出现。

孙权第一次感受到了某种难以言喻的空洞。他需要终生的时间来体会,这些怅然若失,魂不守舍,可以用简单的两个概括。
爱情。

孙权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去中央捕房交了辞呈,回来时让周泰绕了个路。
丹桂第一台已挂起预告陆逊第一次公演的大幅吊旗。
礼拜天晚上。贵妃醉酒。
门口卖票的爷叔很是不耐烦,“早抢光啦。”
“那,最早一场还有票的,是什么时候?”
爷叔翻了翻登记簿,“下个礼拜四,三等正厅,三角。要伐?”
那时候他已经在税警总团了。
“不用了,谢谢你。”
爷叔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
孙权有些尴尬。
返回车内,周泰照样没有一句多话,目不斜视将车子开过一路的莺声燕语。
“爸爸礼拜天有安排吗?”
“有。”
“调辆车子给我。”
周泰从后视镜锐利地看了他一眼。
孙权有些心虚,“我自己开。”

礼拜天。
白昼有些灰蒙蒙的丹桂第一台此刻灯火通明。像是异世的水晶宫殿。水牌上书龙飞凤舞的陆逊两个大字,周围花团锦簇,不知是哪位倾慕者的奢豪手笔,冬季也寻来各色玫瑰。
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孙权坐在驾驶室,有些懊悔。
他把车子停在四马路上一条小弄堂里,远远看着戏院门口,不时有一只红酥手来敲敲窗。
早知道叫周泰一起来了。
隔着已经冰冷的车门,隔着这段距离,隔着这些云香鬓影,隔着丹桂第一台层层座位与台阶,隔着幕帘,他就在那里。
他在干什么,他在想什么,他在和谁说话。
他是不是虹裳霞帔。是不是环佩玲琅。
丹桂第一台学文明戏做派,准点打铃关门。
孙权看到有人在门口苦苦央求。然后又悻悻地离开了。
在门里是有他的那个世界。
门外这个世界,荒凉而寂静,似乎只剩下他一个人。
等待之中,时间也变得缓慢,不明确,粘稠。
猛然爆发一声满堂彩。
不知道那是怎样的风姿。
这次他是让六宫粉黛无颜色,倾覆了天下的贵妃。
好一似嫦娥下九重。

不知过了多久,戏院门打开了。
盛装的士绅与女子鱼贯而出,空气中有浓郁的脂粉气,与寒夜中微酸的玫瑰气味混在一起。
终于观众也渐渐散去。
星子在无意中闪,霓虹与招牌是稀薄的碎片。
他也许已经从后台走了。
而他所留给自己的与所能做的只有等待。
一道侧门被从里面推开。
孙权睁大了眼睛。
陆逊站在晕黄的灯光中,轮廓被镀上一层模糊而暧昧的边缘,像是直接从哪段经年的记忆中走出,从来不需要提及,也绝不会忘记。
他捧着一束玫瑰,边裹了裹身上的裘皮边走下台阶。
在他能思考之前,孙权就下车向他走去。
陆逊明显有些惊讶,睁大眼睛看着他,然后笑了,“是你。——你是又来逮捕我的吗?”
“我,我……”
“你来听我的戏?”
“不是。”
“你刚好路过?”
“也不是。”
陆逊抱着那束玫瑰,笑盈盈看着他,“你不冷吗?”
谁给予他的玫瑰呢。
让他在万千玫瑰中单单选择了这一簇,并没有比其他花朵更加娇艳,由普通的缎带捆扎着,却这样的幸运。
“我来接你。”
“嗯?”陆逊扬起了一条眉毛。
“然后送你回家。”
“我有人来接。”陆逊腾出一只手指了指台阶下。
孙权这才看到那里停了辆黑色轿车,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站在车旁。
“我车技比较好。”
“那可不一定。”
孙权看着他又开始往下走。
“你饿不饿?”
陆逊停步,转身。依然是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
“我请你吃,恩,小馄饨。”
“为什么是你请我?”
“赔礼道歉。”
“那为什么是小馄饨?”
“你是苏州人。”
陆逊思索了片刻,然后径直走到车旁。
那个男人非常不满,压低声音劝说着他。
陆逊挥挥手,退了一步。
男人无奈地钻进车子。
这一切沐浴在昏黄路灯下,像幕陈年剧情。
孙权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随着他走远而下坠,然后随着车子开走而越跳越快。
陆逊回首,“怎么了?走呀。”
孙权加紧几步走到他身边,谢天谢地,他没有紧张到同手同脚,“车停在那边。”
陆逊走在他一旁。
“重不重?我帮你拿。”
“不重。”陆逊捧着花侧了侧,避开了孙权的手。
走近才看到车顶上落了浅浅一层霜花。孙权替他开门,然后上车。
他不能让他坐副驾驶。会出车祸。
但让他坐在后座似乎也不是个正确的决定。无时无刻不在猜想他的视线落在哪里。如芒在背不过如此。
也许可以从后视镜看看他。
这台车一贯由周泰开。两人身高差的关系,从镜子里正好望见陆逊的肩颈。
车内暖气开到最大,他松开了皮草的领口。是件黑色的林貂,柔密的绒毛掩映着一小片白皙皮肤。锁骨的形状也很漂亮。
“我们去哪里吃小馄饨?”
“徐汇公学旁边。”
“离我家倒不远——这你也做过功课?”
孙权默认。

寒夜的小馄饨店充满了贩夫走卒。热气腾腾的大锅就架在店门口。
“小鬼侬来啦?”
孙权笑着和店老板打招呼,“虾肉的。两碗。”
陆逊举着玫瑰小心翼翼从狭窄的走道经过,还引起了一阵侧目。
“很熟喏。”
“中学下课常来吃。”
陆逊支颌环顾小小的店面,“可以的话,我也真想念念中学。”
“你现在报名考试也来得及。”
陆逊闷笑,“得了吧,我是要养家糊口的人。——你毕业就去念军校了?”他笑起来眼角微弯,眸子水光闪烁,像盈着一汪眼泪。
“不,我在清华学院念的土木工程。”
“完全看不出来。”
“……”孙权耸肩。
两碗小馄饨适时地端了上来。蛋皮与榨菜末都放得很足,蒸腾出层层丰富香气。
“你为什么不去做工程师?”
“种种原因。”
陆逊忽然凑到他耳边,以诉说一个天大的秘密的语气道,“告诉你吧,我刚开始学戏,习的是花脸。包拯曹操都练过。”
孙权被馄饨汤呛住了。
“不骗你。”
“咳咳……后来呢……咳……”
“后来就天生我才必有用了啊。”

孙权将陆逊送到了华懋公寓楼下。
“上次真的很对不起。”
“承蒙惠顾,不甚感激。”
一阵寒风刮过,陆逊抖了抖,将怀中的玫瑰抱得更紧。孙权都有些担心他会被荆棘扎到。
“那,我上去了?”
“早点休息。”
两人又相视无言。孙权顿了顿,“我可以再来接你吗?”
“可以啊。”
“再请你吃小馄饨呢?”
“也可以啊。”
陆逊笑了笑,走进了公寓。孙权目送他进入电梯,又挥挥手。

电梯门阖上,开始缓缓爬升。
陆逊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楼层到达,他疾步走进家门,边开灯边扯开了玫瑰的缎带。
把玫瑰悉数插进花瓶,陆逊捻着缎带走进浴室,然后拿起一个其貌不扬的喷雾瓶按了几下。
紫色的字浮现在这条普通的缎带上。
2,18,9
陆逊又看了一遍,然后打开水龙头,将缎带沉在水中。
《音律启蒙》就扔在浴缸旁边。
二是冬字。
春对夏,秋对冬,暮鼓对晨钟。
……
雪花对云叶,芍药对芙蓉。
……
战士邀功必借干戈成勇武,逸民适志须凭诗酒养束慵。
是“成”。
陆逊舒了口气。
他最喜欢他这一点,言简意赅。
水中缎带上的字迹已经无影无踪。
[ 此帖被小张在2011-12-13 22:28重新编辑 ]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1条评分记录
凌梓。 威望 +2 2011-12-14 更新
隐藏评分记录
定风波 离线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4617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732
铜币: 857 枚
威望: 1537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4 个
在线时间: 764(时)
注册时间: 2011-03-28
最后登录: 2017-02-15
16楼  发表于: 2011-12-12  
沙发咩~~~
孙权看着他往下走···不能只看着啊,只看着木有行动就木有然后了啊~
夜晚捧着玫瑰花的小鹿肯定也很美(自我YY花痴中)
楼主留言:
他果断行动了……!
若华思忧 离线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6411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713
铜币: 6437 枚
威望: 1503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339(时)
注册时间: 2011-06-27
最后登录: 2015-07-01
17楼  发表于: 2011-12-13  
爱情总是突如其来,让人着迷
他在台上风情万种,然而脂粉散去,人烟寂寥,他只是一个人,执一朵玫瑰,静静地走出来
美丽,又隐隐有点伤感
也许他们两个人,心里都是寂寞的吧
楼主留言:
是呀就到最后只剩他一个人……
级别: 三国日报撰稿人
UID: 8219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338
铜币: 6323 枚
威望: 713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2 个
在线时间: 402(时)
注册时间: 2011-09-17
最后登录: 2018-08-06
18楼  发表于: 2011-12-13  
接下来不会是权仔和接小陆的人来场飚车吧???
话说,小陆抱着一束玫瑰,好美……(谁送的呢?)
扮贵妃的小陆……好美……

楼主留言:
土鳖的作者没有想到这么华丽的剧情呢。。
鸡蛋灌饼 离线
级别: 八卦百事通
UID: 4747
精华: 0
配偶: 穆寒
发帖: 99
铜币: 915 枚
威望: 330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1 个
在线时间: 974(时)
注册时间: 2011-04-01
最后登录: 2014-05-15
19楼  发表于: 2011-12-13  
坠入爱河的二谋=wwwww=
原来是一见钟情么,话说这感情发展好快……0 0
楼主留言:
嗯所谓天雷动地火%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验证问题:
你们是来打仗的是还是来什么的?(提示两个字) 正确答案:调情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