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精华区 银行 天赐良缘 阿瞒的黄金笼子 帮助 道具中心
主题 : [原创][维亮|瑜亮|隐姜陆]寻找不需要眼睛 end
湘枫 离线
级别: 一问三不知
UID: 966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35
铜币: 1175 枚
威望: 17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4 个
在线时间: 59(时)
注册时间: 2011-12-25
最后登录: 2013-11-08
楼主  发表于: 2012-03-11  

[原创][维亮|瑜亮|隐姜陆]寻找不需要眼睛 end

管理提醒: 本帖被 安娜洛奇 从 乱石穿空(衍生相关) 移动到本区(2013-10-22)

大概是。。。因为新概念比赛出来然后学弟求我吧拿奖的文给他登。。。
然则那文是瑜亮。。。历史向的瑜亮。。。我不敢带弯直男。。。然后我就给他写了一篇同题的。。
然后我给他一个正常版,就是人物的名字给改了改。。
我发现没有基情的文我根本写不出来。。
于是。。。。跟GN们分享这货吧。。。。别拍我别拍我。。。
还有文中所有的菜在叶鹏先生的微博上都有做法。。我才不会告诉你我是他脑残粉呢!

寻找不需要眼睛

    诸葛亮结束2月份最后一场商演已经是十一点半了,从演出现场到家估计要三刻钟的车程窝在宽敞的后座里,他若有若无地说了一句:“这个时候,如果能有一个长长的假期,去看看海,那该多好。”这样细碎的声音在一个初春的,微凉的夜显得有些单薄,甚至空洞。
    但这句话的内容被驾驶座上得,诸葛亮的私人助理姜维一字不落地记在心里。
    “如果老师能放下所有出去旅行一年半载的话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除了关在琴房里就是商演,这样下去怎么行?”他心里默念着。
    诸葛亮和姜维最初的关系应该是师生,当然现在也是,两人都不喜欢他们官方一点的,著名钢琴家与其私人助理的关系。姜维知道自己是诸葛亮的第一个学生,他现在仍能记得自己第一次完整地弹好一首曲子时,老师脸上的笑容。但自从诸葛亮成名之后,这样的笑容便见得少了。他本是疏懒的性子,在浮华的世界里他甚至听不清音符,而当音符与金钱串联的时候,他便更加难过了。
    似乎是渐渐地失去了一些东西,比如一些信仰的,追求的东西,比如一些单纯的,生存于音乐世界里的情愫。就如少年时,琴房的玻璃窗打叠而出的光线那样自然的东西。
    姜维照例在诸葛亮洗澡的时候帮他煮好宵夜——他们之间的另一个关系是同居。诸葛亮是孤儿,姜维的父母数年前便定局国外。
   如果是3月的海边,应该要到刚南一点的地方才好。他们居住的锦城在全国版图的东部沿海。姜维想,北方的海虽然好,但现在还是冷了些,他看了看南方某沿海城市的气温情况,果然如他想象得那般温暖。锦城虽然不是北方,但总有几个南方城市的冬天是异常难熬的,如果姜维是一个文青,此时他一定会在脑海里面臆想出一个画面: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姜维把鼠标停留在“舒城”这个名字上,他依稀记得诸葛亮是在这座城市念得大学,也许让老师故地重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小维。”门外是诸葛亮的声音,还伴着着礼节性的敲门声,姜维上前开门时诸葛亮见缝插针般地把一个盘子放到手里:“奶酪烤红薯有进步,很抱歉地告诉你我早上把你昨天做的一打马卡龙全吃了。”
    “没关系,我发现了,所以我明天早上打算熬山药粥。”姜维本来想说“老师你什么时候变成一个吃货”的,可还是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诸葛亮露出了姜维少见的笑容:“不如我给你放个假,你去考个厨师证回来怎么样?”
    姜维也见缝插针地说道:“不如我们一起放个假,去旅游吧?”
    “嗯?”

    等到诸葛亮排好假期已经是3月底的事情了,锦城的春的颜色渐渐地浓郁了些。而舒城,诸葛亮记得这个时候,他曾经读过的音乐学院里有大片大片的花海,亚热带季风气候的沿海城市的春天总有一种让人心动的甜美。两人并没有带多少行李,只是姜维背了一把小提琴——比之诸葛亮每日将手指置于钢琴键上驰骋,姜维更加喜爱小提琴清冷的吟哦。
    “我在海边定了一间两层的木屋,据说是离海最近的。以及,我还替您租了钢琴,实在找不到您喜欢的牌子。”
    “很贵吧——我是说房子。”
     姜维翻了翻手机的收信箱:“一个月刚好五位数,现在是旅游淡季,而且我还是团购的,您如果想多待几个月还能打折。”
    诸葛亮没有接他的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身侧正在倒退的属于锦城的颜色。
    飞机起飞,降落。
    正是舒城灿烂的黄昏。
   “环岛南路234号,庐庄。”姜维一本正经地对的士司机报着地址。其实诸葛亮很想告诉他,只有在锦城才会用得到门牌号这种东西的。严格上来说,舒城是一个岛屿,但这无碍于它的繁华。与锦城森林般的高楼相比,舒城更有一种从这个城市中散发而出的小资情调,教人愿意停下脚步,在街边肆意地拍照、嬉笑,甚至拥抱与接吻。
    诸葛亮稍稍放松了自己长久以来一直紧绷的神经,他从车窗外看到了深紫红色的天空,苍穹之上还点缀着几颗不算明朗的星辰。仿佛是回到了大学的时候,和某一个人躺在草坪上看星星的时光,好像看到的也是这样的景象。
    恍惚间,他发现当年相知的人却不在自己的身边。
    在姜维去前台领钥匙的空档,诸葛亮百无聊懒地围观着大堂一角,庐庄的简介。他看着看着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笑容,并且旁边附上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和一连串不熟悉的个人简介。
    “周氏集团总裁……周瑜……”
    舒城的音乐学院在环岛中路,离这里大约1公里,那是诸葛亮和周瑜读过的大学,其实一个跨国集团的总裁确实是可以学钢琴出身。大学四年,钢琴系的头名只在他们两个之间产生,但他们还是喜欢到考试的时候准备一首四手联弹的曲目去赢得教授们的阵阵掌声,以至于他们的风头一时无两。他们彼此觉得,音乐这种东西不必所有人都听懂,只要有一个知音便足够了。无可厚非地,他们将对方引为知音,在钢琴上做了无数个飞扬跋扈的梦。
    后来梦醒了。
    毕业后,诸葛亮去锦城发展,周瑜出国,两个人再没有联系。
    姜维不晓得诸葛亮对于音乐上的迷失并非仅是在锦城的气氛下让他觉到压抑,更是因为内敛的他在某种程度上多多少少有些孤单。在璀璨的镁光灯下,没有那样一个人会站在幕后,对着自己的身影抱臂笑道:“喂,错了一个音哟!”
    即使是姜维,也不会以一个同行人的态度在音乐上指出诸葛亮的不足,老师毕竟是老师,姜维在骨子里是一个很传统的人,他一直觉得自已没有质疑诸葛亮的勇气。
    诸葛亮并不是很期待会舒城遇到周瑜,他觉得这样大的一个公司,任那个人再如何精明强干也应该是年中无休的。如果真的能遇见,他会好好地感谢周瑜,因为庐庄的环境实在是太符合他的审美了。
   4号木屋,庭院前重者还未盛放的九重樱。
   姜维在小厨房里折腾电磁炉的时候,诸葛亮正站在露天阳台上,看看海浪在橘色的行道灯的笼罩下拍打折沙滩。看着沙滩上三三两两的行人,他仿佛能听见他们的笑声。

    准确地说,庐庄是一片别墅群,虽然其中也包括了两座普通宾馆的建筑物,但来海边的游客大都更喜欢拥有一座朝海的小木屋,即使夜里被海浪吵得无法入睡,他们也是欣然的。
    周瑜的办公室就在庐庄两座双子高楼其中一座的最高层,从玻璃窗往下看正好是那片属于庐庄的海滩。尽管周氏名下有许多产业,但周瑜都督喜欢这里,以至于当年他掌舵周氏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把总部搬到这里。
   因时常加班的关系,他把3号木屋当做自己的第二个家。长久以来,对于他来说,庐庄不仅仅是他上班的地方,更像是他在业内做出的一个完美的艺术品,同学生时期弹得过的每一首曲子一样,都是他的骄傲。以及,他忽然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弹琴了。当年他答应过父亲,大学毕业后便出国,走父亲替他安排好的路。他一直都知道,这意味着他音乐生命的终结。因而,在走上不同的道路之后,他便没有再和诸葛亮联系过,他觉得如果再让他去触碰音乐,那便是满满的悲伤、无奈,以及失落。
    似乎是拥有了一切,但却失去了最初的,单纯的理想。
    
    周瑜锁好办公室的门,看见旁边的副手陆逊的办公室还亮着,他在礼节性地敲了敲门之后把门直接推开,他知道里面的人不会介意自己这么做。7点一刻,能在这里的人也只有他们俩了。
    “小陆,要一起吃饭么?”周瑜笑容满面地看着从一叠文案中探出头来的陆逊。
    “给我一分钟。”
    周瑜抱臂数了六十下,在抬眼时陆逊已经按掉了桌上的台灯。
    两人并肩走向3号木屋,周瑜的晚餐大都是直接打个电话餐饮部送份工作餐过来。
   “最近因为周年庆的活动,事情比较多。过一段你也不用这样天天加班了。”周瑜看着一旁摘下眼镜揉着额角的陆逊,略带抱歉。
    陆逊匆忙带好眼镜:“也是因为你天天加班,你不停下我哪里敢休息呢——话说你对下周的假面舞会有兴趣么?虽然宴会部今年设计的节目有些老套,但是我还真没有参加过类似的,你呢?”
    “我有啊,”周瑜弯起了嘴角,“在大学,不过我没跳,我给他们弹了一晚上的琴。”
    周瑜说过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多多少少带了些怀念,有很多记在心里的乐谱,完成的,残损的,熟练的,陌生的,仿佛是与他现在的生活相隔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远。
    两个在晚饭还很小资地,坐在阳台上喝红酒,周瑜一直把眼前这个青年当成自己八小时以外的朋友,并且乐意同他分享一些较为私人的话题——除了音乐。
    “咦,旁边好像有人在拉小提琴。”陆逊道。
    周瑜顺着琴声的方向看去,拉琴人在就他旁边木屋的阳台上,他看不清那人的面孔,但那人的身影却教他很是熟悉。
    “似是手生了呢,而且,所有的la都高了些。”

    诸葛亮拿着刚从门缝里发现的邀请函去厨房里找姜维时,后者正在准备午饭。小叶同学很是清楚这个已经被他培养成为标准吃货的诸葛亮老师的口味,比如为了煮一碗正宗的冬阴功汤跑了大半个锦城找香茅什么的,他已经经历了很多次了。
    “晚上可以不用煮饭了。”
    “嗯?”厨房的声音略有些吵杂,诸葛亮只得退出去,再次展开手上的卡纸。庐庄的周年店庆,在海边举办假面舞会,当然必须提供自助餐。
    假面舞会什么的似乎土了点,不过去玩玩又有什么关系呢?诸葛亮心想,他自己都不能否认自从出来旅行心情就变得不是一般的好。而戴着假面去寻找同样戴着假面的固有什么的,这不是偶像剧里的狗血剧情么?
    诸葛亮同姜维到海滩时,天色还没有完全暗下来。侍者递给诸葛亮一只银色的面具,上面缀着颇为女性化的金色的蝴蝶。宴会区域是木板拼接起来的,有别于木栈道,这使得女宾不会因高跟鞋踩空在木板间而扭伤。悠扬的乐声回荡在海风倾灌的的空气里,诸葛亮看见区域的正中摆着一架纯黑的三角钢琴,重点是这是自己喜欢以及周瑜喜欢的牌子——他们的品味一直都是那么的相似。
   “钢琴师怎么还没来?”周瑜问着身旁的助理。
   “不太清楚,我打个电话过去问问……”
   周瑜摆手止住他:“不用了。”
   姜维将一碟三文鱼刺身推到诸葛亮面前:“肉质不错,鉴定完毕。”诸葛亮只是笑,并没有吃的打算,他只是用吸管捣着红茶里的柠檬。他身边不远的地方已经有人迈开舞步,钢琴的声音还未响起,小提琴略显高调吟唱教诸葛亮略显单薄。他随着音乐的节拍一下一下地捣着柠檬,最后还是姜维制止了诸葛亮这种几乎要用吸管贯穿玻璃杯的行为。
    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海边的夜少了城市中心那些炫目的霓虹灯显得纯粹、干净,待跳舞的人渐渐散开,纷纷去解决晚饭问题时,钢琴声起了。诸葛亮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种特殊的微笑,因为他在钢琴声里吸嗅到了一种特殊的气息。
    周瑜弹琴从来不会从一首耳熟能详的世界名曲作为开场,他喜欢的是鲜为人知的调子,或者是一些令人觉得无法同钢琴联系在一起的曲子。比如现在这首《黑猫警长》。
    ——以前我练琴的时候老觉得家附近有人在放这首歌,久而久之便不自觉地弹了出来。后来知道是马路对面的杂货铺,他们门口有那种让小孩坐上去扔一个硬币就唱个不停的玩具车,可是始终只有这一首歌。哎,我觉得《舒克和贝塔》也挺不错的,你有没有兴趣一起弹弹啊?
    周瑜说过的话,诸葛亮记得。
    一束纯白色的灯光打渣周瑜的侧脸以及一侧的肩膀上,他没有看乐谱,几乎是闭着眼的完成手上的动作。光线折射他脸上的面具——纯金色的面具上缀着一只银色的蝴蝶。
    透明的玻璃杯盛着三分之一的干白,诸葛亮将左手中的杯子递给刚刚结束最后一个音符的周瑜。
    他没有说话,只是用如从前一样的眼神看着那人,并且附着上一个微笑,一如当年。
    他们默默碰杯,一饮而尽,一如当年。
    他们并肩坐在琴凳上,用同一种频率呼吸,用同一只手弹出同一段不同音阶的旋律,一如当年。
    一些生物学家热衷于研究人类脑电波同步率的问题,但要知道很多事情是无法用科学的知识来解释的。比如两个数年未见的大男人一见面就坐下来弹出一首《找朋友》。
    于周瑜而言,他很多年不碰钢琴了,现在他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于诸葛亮而言,他一直触碰钢琴,失去了他想要的,不过现在又找回来了。
    很多歌巧合放到同一个时间,同一个空间上,情节以及结局便会变得很欢乐。

    4号木屋的阳台,调暗的照明灯勾勒出两个男人的身影。
   “那天是你站在这里拉琴吧?”
    诸葛亮条件反射地答:“不,那是我学生。”
    周瑜瞥了他一眼:“每个la都高半个音,不是你是谁?”
    诸葛亮忽然想起那天借了姜维的琴,旋即叹息道:“很多年了,你一点都没变。”
    “你不是也没变么?”
    没变么?诸葛亮没有计算过自己被岁月磨去了多少棱角,虽然他这些年没有做过有违良心以及底线的事情,但依他偏执狂的性格在一个唯利是图的大环境下也不得不做一些自己不屑甚至是不愿的事情。或者说在公共场合,闪光点前的笑容不知道多少是他硬生生拼凑出来的。
    总得来说周瑜也是这样的,但至少他可以逃避音乐,不去想他曾经追逐过得那个梦。
    也许对于很多人而言,梦与信仰并没有那么重要,但仍是有一些人有一些属于自身的坚持,而当这些坚持离他们越来越远的时候,他们便会不安,不快乐。这两个人内心里都住着一个没长大的孩子,以年少时的眼光去看待现实的种种。而这种情愫便表现在若是要他们在世界名曲和儿歌中选择一种来演奏,他们一定会不约而同的选择后者。
    楼下传来了小提琴的声音,是不怎么熟练的《找朋友》。
   “为什么毕业后不跟我联系?”诸葛亮静静地点燃了一支烟,其实他很少抽烟的。
    周瑜用双手撑着阳台的木栏,看着大海:“我如果回答我不想,你会生气么?”
    诸葛亮背倚着木栏,向空气中缓缓吐着烟:“看来你也不快乐。”
    “没,我只是不愿意想些做不成的事情。”
    “而我,我找不到一个和你一样懂我的人。”
    周瑜用手指了指地:“楼下那位不是?”
    诸葛亮摊手:“他一直把我当老师。”
   “我记得以前的你英文名叫shine,而且你又单名一个‘亮’字,别把自己的人生搞得那么灰暗。”
    “内心灰暗的人当然看什么都是灰暗的。”
    “那么我可以理解成你是在跟我抱怨庐庄的景色很差么——你要知道我现在正努力扮演一个成功的优质企业总裁的角色,虽然偶尔还是会出来娱乐大众的,但是我已经是一个有职业病的人了。”
    诸葛亮侧着眼睛看周瑜:“如果让你选择,你会愿意弹琴么?”
    周瑜脸上保持着与年少时完全不同的,职业性的微笑,用一种类似对着员工讲PPT得声音说道:“没有如果。”
    很多时候,现实与梦想不过是一个微笑的距离,而“快乐与否”这一命题在尘嚣之中并没有很多人去思考,周瑜便是这样的。即使是做不成自己喜欢的事,他亦能让自己回避一些不快的现实。
    而诸葛亮是忠实的完美主义者,他的血液里带着金牛座的偏执,当眼前的现实有些残损地呈现他的面前时,他便觉到了自内心而来的一种烦躁。
   “亮,其实是我变了,你没有变。”
   “这很重要么?”
   周瑜摊了摊手:“不重要,重要的是不管变成什么样,我们之间的默契还是和从前一样好,便够了。”
   “我同意。麻烦以后多联系。”
   “那么,你对你的人生哲学还有什么看法?”
   诸葛亮低笑着:“本来我来舒城是想找一些东西的,我想我差不多都找到了。”

   诸葛亮走的那天周瑜翘了半天的会议送他们去机场,那时已经是5月份了,大概是舒城最美的季节。海风与花香充斥着整个城市的触感与嗅觉,暮春的阳光温柔并且不热烈,清淡得像十六岁少女脉脉的目光。
    “其实你不必这么快走的,我记得喜欢这里的夏天。而且我现在有能力无限量供应海鲜和冰啤的。”周瑜还是在挽留他。
    诸葛亮翻了一个标准的白眼:“你是不是觉得我真的不用工作?”
    之后周瑜便目送着诸葛亮的背影,继而开车回到庐庄,诸葛亮把4号木屋的钥匙直接给了他,连退房都懒得退。周瑜进去时,客厅里还放着姜维租来的钢琴,他临走时说明天会有人来搬。
    周瑜坐在琴凳上,掀开罩在琴盖上的天鹅绒布,黑色光滑的琴身是他所熟稔的。而当他的指尖触到琴键的时候,便不想将手指从这里移开。直到手机的铃声划破了周遭的寂静,听筒里是女秘书甜美的声音。
    他知道,诸葛亮的到来让他的记忆忽地翻滚起来,暂时没有平息的办法。
    “您最近似乎真的很开心。”
    诸葛亮很放松地靠在飞机座椅上,用脸上的笑容来回答姜维的话。
    “但我还是遗憾地告诉您,下个月有三场商演,而且全部都不是在锦城。”姜维顺手翻了翻他的记事本。
    诸葛亮依旧带着一脸的笑容,闭着眼,脑海里还是舒城的海和桃花:“很好,我不喜欢锦城的梅雨季节,撤到哪里都好。”
    姜维也淡淡一笑,也许老师真的开朗起来了。飞机起飞是,他拉开遮阳板,注视着匍匐在脚下的舒城的海岸线。他想到了在一个柔软的夜晚认识的朋友,他想他会一直记得那个人清澈的眼神。
    新年时,周瑜意外地收到了一份来自锦城的礼物,纯黑色的手工小夜礼服,胸前点缀着碎钻,低调的华丽正是他的风格,而且穿在身上的尺寸也刚好。同礼服一起寄来的一个盒子确实给陆逊的。
    “小陆,你们怎么会认识?”周瑜凑上前去看陆逊手里展开的卡片,上面的署名是姜维。
    “那天我们周年庆的时候他一个人在晚宴上烤了一晚上的生蚝,也许是你和他的老师弹得太high了,以至于他和生蚝过不去。”
    周瑜故作正色地道:“那晚上不high,真的。然后你不要告诉我你就和他吃了一晚上的生蚝。”
    “必须的——当然不止是生蚝,但是能把干白加在烤物里的人绝对是人才,我们可以换大厨了,是吧?”
    周瑜一脸“你够了”的表情看着陆逊。
    翌年,诸葛亮的演奏会,在最后一曲之前他自顾自地对着胸前的麦克风说:“最后一首曲子,我请了个去年我在海边捡到的人来跟我一起弹——我要请大家相信,脑波同步率是一个谜一般的存在。”
    幕后,缓缓走出的是周瑜,他和诸葛亮一同站在黄金分割点上,镁光灯让他们胸前的碎钻折射出同样的光。

                                                           End.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1条评分记录
菊花三弄 铜币 +7 2012-03-12 -
隐藏评分记录
丹枫白露 离线
级别: 五大神兽
UID: 5853
精华: 0
配偶: 无言独上西楼
发帖: 609
铜币: 84041 枚
威望: 1128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122(时)
注册时间: 2011-05-30
最后登录: 2016-01-23
沙发  发表于: 2012-03-11  
有点小萌XDD
小姜先生好有爱啊啊啊~~~大厨>.<
觉得这文里的瑜亮是朋友以上恋人未满(也就是知音呗呗呗……)的赶脚,有点心灵伴侣的架势。
而小姜对老师则是有倾慕也有敬畏的,师徒关系一直是萌点(当然我还是忍不住把“同居”的关系理解得更深入了一些些咳)。
比起来还是俩小的互动可爱,小鹿你莫非也是传说中的吃货?=-=
楼主留言:
其实同居已经说明了一切。。。~~~
怀瑾思瑜 离线
级别: 五大神兽
UID: 3307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615
铜币: 2728 枚
威望: 1254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544(时)
注册时间: 2011-01-14
最后登录: 2018-03-13
板凳  发表于: 2012-03-11  
不要这么快就完结啊,挺美好的,挺浪漫的画面
楼主留言:
其实原来是长篇但是没空写。。
级别: 一问三不知
UID: 9026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83
铜币: 2036 枚
威望: 188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61(时)
注册时间: 2011-11-13
最后登录: 2013-08-15
地板  发表于: 2012-03-11  
文美!GN抱一个~~维亮真的很难找,但lz写的十分温馨呐呐~~~尊美好啊尊美好!~俺这就去拉萌维亮的GN来看!~~
瑜亮的感觉也十分给力!!~

生蚝,同居……我想起了那篇著名的《一锤定音》里的某个曹郭辽荀番外…哦呵呵呵…
还真是第一次见瑜亮闪光让伯约吃醋的文!lz有胆量!~~
楼主留言:
我刚开始没觉得伯约吃醋。。。但是你这么一说。。。OMG!
猫和老虎 离线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1828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911
铜币: 9491 枚
威望: 1715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2496(时)
注册时间: 2010-10-11
最后登录: 2015-09-25
4楼  发表于: 2012-03-11  
小鹿加油努力把好厨艺的小甜姜拐回家吧,他师傅已经对你老板出手了。
三井瞳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10677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15
铜币: 41 枚
威望: 37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60(时)
注册时间: 2012-03-07
最后登录: 2013-02-21
5楼  发表于: 2012-03-11  
恩,这种朦胧的小温馨很不错哦。。。
也许平淡也很美,但如果要在一起一辈子,快乐和感情才最重要吧。。习惯并不能改变心情。。看好瑜亮和姜陆。。。
浅墨微吟 离线
级别: 八卦百事通
UID: 9230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256
铜币: 0 枚
威望: 585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3 个
在线时间: 667(时)
注册时间: 2011-11-27
最后登录: 2015-10-09
6楼  发表于: 2012-03-12  
瑜亮的美好就在于他们的默契呀~~
一个追求理想,却被世俗拖累;一个看似成功,心里却仍然失落
两个人无论在尘世间有再多的不如意,多年以后的那一曲默契,便使人将一切烦恼抛弃
至少,世间还有一个懂自己的人
落雨如归 离线
级别: 八卦百事通
UID: 8677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312
铜币: 1002 枚
威望: 594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564(时)
注册时间: 2011-10-22
最后登录: 2019-05-27
7楼  发表于: 2012-03-14  
瑜亮是知音 1
小维干嘛和生蚝过不去啊,应该烤鱼不是么
小鹿说“必须的”时有一种奇妙的萌感,我觉得他也会变成一个吃货……
公瑾脸上出现“你够了”时是不是标准的小陆死鱼眼……
楼主留言:
GJ。。。。其实我很喜欢姜陆的
将琴代语 离线
级别: 一问三不知
UID: 13810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66
铜币: 98 枚
威望: 122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3(时)
注册时间: 2012-11-15
最后登录: 2017-07-21
8楼  发表于: 2012-11-24  
最初萌上耽美,就是被这种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暧昧挠得心头痒痒。不得不说在彻底腐了的如今,我还是很喜欢这种暧昧的~
级别: 八卦百事通
UID: 22899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174
铜币: 5315 枚
威望: 362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1(时)
注册时间: 2020-03-12
最后登录: 2020-08-09
9楼  发表于: 07-31  
瑜亮真美,就算小甜姜跟了亮亮这么久也没有完全了解亮亮,最懂亮亮的人还是嘟嘟啊
话说小鹿你是只吃货对吧,姜陆这俩只真可爱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验证问题:
你们是来打仗的是还是来什么的?(提示两个字) 正确答案:调情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