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精华区 银行 天赐良缘 阿瞒的黄金笼子 帮助 道具中心
主题 : [三国架空][辽荀] 半山雨来半山晴(完结) (2015.2.22 更新番外三:过年)
慢拍 离线
级别: 五大神兽
UID: 2102
精华: 1
配偶: 腐视众生
发帖: 206
铜币: 22 枚
威望: 1037 点
贡献值: 2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419(时)
注册时间: 2010-10-28
最后登录: 2020-06-29
楼主  发表于: 2012-06-01  

[三国架空][辽荀] 半山雨来半山晴(完结) (2015.2.22 更新番外三:过年)

管理提醒: 本帖被 菊花三弄 从 乱石穿空(衍生相关) 移动到本区(2014-05-18)
谢谢阿柠陪我YY做设定补充细节,并容忍我在鸡狗血铺筑的拉郎路上越奔越远……
10章之内完结。HE妥妥儿的。
PS,今天六一啊……那这篇充满娃蛋的文就当做是节日红包吧~~
-------------------------------------------------------------------



半山雨来半山晴


一、

正午过后,村子终于遥遥在望。

山路在层层叠叠的翠色中蜿蜒。虽然避开了烈日的直射,空气却仍旧潮湿闷热。不断涌出的汗水和从地面升腾的潮气浸透了衣衫,薄薄的布料紧贴在皮肤上,却感觉不到一丝的凉风,说不出的窒闷难捱。

荀彧努力跟上前面的人。曹仁的小腿肚子一直在他的眼前摇晃,粗糙结实,和四周的环境构成了第一幅刻入他脑海中的山区图景。这条山路又窄又陡,只容一人通过,布满大大小小的碎石,不时还有筋络般的树根纠缠在路面上,很是难行。一侧是山,另一侧是深深的山涧,山路往上走,涧溪向下流,水声隐隐约约地传到耳朵里,探头向涧中,却望不见涧底。一些小石子偶尔被曹仁蹬落,滚到荀彧脚边,一旦不小心踩到,就有可能踩滑跌跤或扭伤脚踝,他不得不集中精力避开。担行李的挑夫本来走在最后,由于忍受不了前面两人越来越缓慢的速度,趁曹仁陪着荀彧在一片树荫下休息时三两步赶到了他们前头。曹仁的步子一直迈得十分轻松,从山脚走到这里,连口粗气也不喘。看得出如果不是因为要照顾一个不习惯走山路的外乡人,他们此刻恐怕已经到了。

“请问……我们是不是快到了?”荀彧停了停,抬头眺望高处。刚才他还能望见村中的几角墨色的屋檐,可转过一个弯儿,又什么都看不见了。

“对,对!就快到了!”曹仁忙不迭地答话,同时回头瞧瞧荀彧的面色。他走这山路如履平地,见身后的青年累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很是过意不去:“再走一会儿就到了!拐过这个弯,再拐一个弯,再过一座桥,然后……”

“……”

拐过几个弯,再过一座桥……就在荀彧觉得自己的两腿要开始打颤的时候,又拐过一个弯,小山村终于呈现在他们面前。村子其实不小,村口有一大片空地,再往里可以看见几间房屋,刚刚在山道上看到的屋檐在烈日下发亮。更多的屋子被茂密的树木遮住了,难以窥见全貌。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村里没什么人走动。挑夫正在村门口坐着拿草帽扇风,旁边蹲着一只大狗,吐着舌头喘着气。看到他们,人和狗一起站了起来。

和他想象的还是不一样。在来之前,在来的火车上,在火车站见到曹仁的时候,在瞥见那几角屋檐之时,荀彧心里构筑的这个山中村庄的样子也一点一点变得具体清晰起来。但是,真正站在村口时,那扑面而来的真实感还是令他觉得新鲜而愉悦。



曹操打量了一下端正地坐在自己对面的年轻人,放下手中摇着的蒲葵扇子,笑着接过曹仁递来的一碗清水,亲手递了过去:“荀先生渴了吧?来,喝水!”

荀彧道了谢,双手接过碗,凑到唇边,先抿了一小口润了润干燥的嘴唇,然后才一口一口地静静喝起来。

他的腿上叠放着一块白色的软布手帕,是刚刚掏出来还不及用的。喝完水,他双手将碗递还给曹仁,然后展开手帕,准备擦一擦额上的热汗。

曹操一直眯眼看着这年轻人的一举一动,这时突然开口:“帕子不管用。”说着将手中的蒲扇一送,“这才管用!”

荀彧愣了一下,本想婉拒,还是笑了笑接过了。他依着曹操的样子轻轻摇了几下,虽然的确呼呼生风,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便把那扇子平放在膝上,又将手帕收了起来。

曹仁在一旁做事,见曹操把扇子给了荀彧,忙拿来另一把扇子递到曹操手里。曹操一手持着烟袋,一手摇着蒲扇,望着荀彧说:“荀先生远道而来,辛苦了。下午您先在我这儿休息一下,晚上我为您接风。”

他话说得亲切,口吻却带着一股隐隐的威严,两眼炯炯有神地直看着荀彧,荀彧点了点头。其实在坐了长途火车,又爬了大半日的山路之后,他此刻最想做的是找个私密的空间洗个澡,换身衣服,整理一下行李,再小睡一会儿。但在村长家里,这些愿望显然是不能实现的。入乡随俗,荀彧决定退而求其次。

“请问,有没有地方可以让我洗一把脸?”

“有的,有的!”不等曹操开口,曹仁便殷勤地点头,“后院有井,水可凉快!荀先生跟我来吧!”

村长的家不大,一路走来却不见有女人和孩子,这让荀彧微微纳闷。两人来到后院的井边,曹仁打上一桶井水,将木桶顿在井沿上,爽快地招呼:“荀先生,您洗吧!”

“……”

荀彧掏出先前的方帕,浸入水中,果然凉得沁骨。他把帕子拧了拧,弯腰正要往脸上抹,一回头,却见曹仁仍然杵在旁边,乐呵呵地看着他。荀彧于是默默地抹了两下,再抬头,曹仁还是那样。

“……你去忙吧,我能找到回去的路。”

“好!那我去了!”曹仁咧了咧嘴,这才走了。

荀彧直起身,轻轻呼了口气,感觉自己的神经稍微放松下来。

这时天气闷热,山上的空气却很新鲜。荀彧深深地呼吸,冰凉的手帕拭去了额上和脖子上的热汗,令笼罩周身的暑气也烟消云散。荀彧忍不住将袖子挽得高高的,又用湿帕擦了擦胳膊。他擦得十分仔细,因此颇花了些时间。擦完之后,不知该如何处理剩下的半桶水。正左右看看,突然听见不远处传来一声似乎是野兽发出的尖厉的嘶叫,还伴随着“嘭嘭”的沉闷的挣扎声。那声音来自院角竹篱的另一边,估摸着是厨房的方向。荀彧犹豫片刻,担心那边的人需要帮忙,于是快步走了过去。

竹篱后面隐约有影子晃动。不知为何那动静令荀彧的心头也跟着紧张起来。他放慢脚步,绕过竹篱,竹篱后面是一块空地。就在他看清空地上的情景的一瞬间,他惊得浑身都僵住了。

一头黑乎乎的东西正朝着荀彧的方向拼命地蹬着脚下的泥土,嘶叫着张嘴露出白森森的獠牙。它肥壮的身上捆着绳索,可拉住绳索的人却因为荀彧的突然出现而分了神,被那家伙猛地向前一挣,几乎窜到了荀彧的面前。

荀彧不由得退了一步,但紧接着那人已抢上前来,“噗”的一声将一柄尖刀捅进了那东西的喉咙。尖刀深深地插入,几乎连刀柄也埋了进去。受伤的家伙挣扎得更加剧烈,那人却没有让刀停留,按住它利索地将刀拔出。刀身带出一股笔直的鲜血,溅了他一脸,溅了荀彧一身。荀彧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那人手起刀落又补上了一刀。只见血沫四溅,黑乎乎的东西嘶声扭动了几下,终于倒下去没了动静。

“哎呀!哎呀!荀先生!”

闻声赶来的曹仁见到这鲜血淋漓的一幕,对倒在地上的东西看也没看上一眼,只是惊慌地上下打量着荀彧,见荀彧对他摇摇头示意没有事情,才又心有余悸地转过身,对着握刀蹲在地上的那个人叽里呱啦地嚷嚷起来。

他说的是山里的土话,荀彧一个字也听不懂,却能从他的神态里推测出那话的意思。那人一边静静地听着,一边把刀往篱下一插,直身站了起来。荀彧这才发现他比自己高出大半个头,赤裸着上身,皮肤黝黑,脸上和前胸都是血,正滴滴答答地往下淌。他听了曹仁的话,面色依然十分平静,默然点了点头,随手把脸上的血一抹,揪起那东西身上的绳子便往锅灶的方向拖。

“请问……”直到这时,荀彧才又有了开口说话的机会,“请问,有没有地方……可以让我洗个澡?”



脸盆那么大的一盆野山猪肉被端进门来的时候,整个屋子里顿时充满了诱人的香味。曹仁把盆子放在桌上,自己先咽了一口唾沫。曹操一边给荀彧倒酒,一边充满歉意地说:“你看,我本来是想让荀先生尝尝新鲜的山猪肉,这才叫文远等到今天杀的,没想到给先生弄得……实在对不住,我向先生赔不是!”
说完,抱起酒坛咕咚咕咚地斟满三碗,一仰脖子喝了起来。

荀彧看了看喝酒的曹操,又看了看面前的一盆子野猪肉。那肉烧得确实很香,可他却不能不想起白花花的尖刀一进、一出,鲜血四溅的情景,始终觉得有些难以下筷。

曹操喝完三碗酒,又把酒碗一个一个地顿在曹仁面前:“子孝!这件事情你也有责任,你也要喝!”

曹仁的脸上一瞬间露出无辜的表情,但被曹操一瞪,那表情便转瞬即逝,他立刻也给自己斟了三碗。

见曹操这阵势,荀彧觉得自己还是不要阻止比较好。他正默默地看着,先前杀猪的那个人走进屋来,在曹操的右边盘腿坐下。他已经把自己洗干净了,依然赤裸着上身,头发湿漉漉的滴着水。刚一坐下,就被曹操摆了三个酒碗在面前。

“荀先生,这是张辽,我们都叫他文远——”曹操还没说完,那个叫张辽的人已经低头给自己斟起酒来,“文远可是我们这儿远近闻名的猎手,以后荀先生想吃什么、想用什么,尽管告诉他。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没有文远弄不到的!”

荀彧张了张口,刚想说点什么,张辽却已端起酒碗喝了起来。他不似曹操和曹仁,喝酒前要向荀彧表示一番,只是垂着眼自顾自地喝着,直到三碗都喝完了,才放下酒碗,抬起眼来看着荀彧。他很年轻,表情坚硬,一双瞳孔深深的,目光里看不出是什么情绪。从下午被这人吓一跳到现在,荀彧还没和他说上一句话,这时也实在不知该说些什么。但三个人、六只眼、九碗酒,已经足够让荀彧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猪肉放进嘴里。曹操看着他吃肉,呵呵一笑,似乎十分满意。

荀彧和曹操先后动了筷子,四人才正式开始吃饭。曹操一边悠然地吃着,一边说着话。曹仁只顾埋头大吃,根本没空说话,肉堆靠近他的那一边很快被挖出了一个大洞。

尽管还不太适应用餐的环境,荀彧却是真的饿了。早上和中午都是在途中吃的干粮,这时才吃上真正意义的饭菜,血腥的场面终是敌不过山珍的美味,这儿的米饭柔软,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吃下了大半碗。

张辽默默地吃得飞快,不时抬头看向窗外。他和曹仁几乎同时吃完第一碗饭,当曹仁转身去添第二碗时,张辽却放下了碗筷,起身到门边取了两个斗笠,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酒至半酣,天色暗了下来。曹操放下筷子,拿起烟袋来抽了两口。

作为一村之长,他对这位新来的教书先生是颇有好感的。无论是其待人接物的礼数,还是言谈举止间流露出的涵养,与他从前见过的那些读书人都不可同日而语。就连被溅了一身的血,也没有丝毫的失态,这更是那些文弱的学生所不具备的镇定,令曹操很是欣赏。

“荀先生啊,”于是,他想了想,开口说道,“曹某这辈子见识过很多像你这样知书达理的人,但是你,和他们不同。山上条件简陋,留不住人。从前到这儿的教书先生都像大雁一样,来了又走。我,希望你能留下来。”

他突然肃然说出这样的话,令荀彧心中微微惊讶。曹操应该知道他是不会在这里长住的,却依然说出了这样的想法,这让荀彧一时难以直接拒绝。

眼前的这个人时而随性,时而又给人逼迫感。此刻他那张在烟雾后面若隐若现的脸庞就和这村子一样,让荀彧感到有些神秘。

“……我会尽力的。”最后,荀彧这样答道。

曹操点了点头,表示认可了这个不算接受也不算拒绝的回答。



荀彧放下碗筷不久,天已快黑了,天边响起了一阵闷雷。曹操说:“要下雨了。子孝,你送荀先生过去吧。”说着又转向荀彧,“行李已经先送过去了,缺什么就告诉子孝。”

曹仁在一旁连连点头,拿了斗笠和雨蓑自己披了,却捧给荀彧一把沉甸甸的精致的油纸伞。荀彧向曹操道了别,两人刚走出不远,果然大雨哗哗地下了起来。

雷雨倾盆,凉风微拂,虽然脚下变得泥泞,身体却舒服了许多。曹仁领着荀彧向村子的深处走去,一间又一间的村屋蜷缩在茂盛的树冠底下,窗中透出的点点暖光照亮外面千丝万缕的雨线,与夜空中狰狞的闪电相比,显得格外温情。

他们又走了一会儿,前方的小路上渐渐出现了一团人影,起初在雨中看不分明,直到那影子到了跟前,荀彧才发现那原来是张辽抱着一个孩子。

张辽戴着一顶斗笠,身上穿得依然如离开时那么简洁。但那孩子却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斗笠、雨蓑,还穿着一双在这种山区十分罕见的雨靴。他乖巧地趴在张辽的肩头,可两只黑眼睛却亮亮地跟着荀彧转动。不等荀彧看清他的模样,张辽已抱着他从他们身边快步走了过去。

到了曹操为荀彧安排的住处,曹仁要帮忙点上油灯,却被荀彧抬手止住。他自己接过火柴点亮了灯,又环顾了这间屋子一圈。曹仁还站在屋子门口看着他。荀彧微笑着冲他点点头:“没什么缺的,我自己能打点好。”

曹仁披上蓑衣带上斗笠走了,荀彧看着他的身影在雨里消失,这才回过头来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这间屋子对他来说算很宽敞,窗子对着门,窗前摆着一张大书桌,靠墙的一边是床和柜子,另外还有一张圆形的饭桌。他的行李被安放在床脚。荀彧打开行李,先拿出一沓衣服,再不紧不慢地把带来的书一本一本在书桌上摞好。他想起之前挑夫嘟囔的“这箱子挺沉”,忍不住微笑。这屋子是陌生的,但是现在摆上了一些使他觉得亲切的东西,令他更加放松下来。

收拾好这些,他又略微打理了一下自己,然后爬上了竹床。床脚的薄被散发着微微的潮味,窗外的雨声在他耳中越发大了起来,稀里哗啦,十分痛快。他闭上眼睛,半日的所见所闻慢慢在脑海中闪过。山脚下的鸟鸣,山路上的碎石子,曹仁热情的笑脸,曹操期待的眼神……还有那个孩子,也许明天就能见到他了……

闪电时而照亮窗格,荀彧突然想起张辽带血的脸。尽管闭着眼,那情景仍像电光一样冲击着他的视网膜,却并不令他感到害怕。他侧过身体,感受着竹床的清凉,渐渐在滂沱的雨声中睡着了。

[ 此帖被慢拍在2015-02-22 23:04重新编辑 ]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1条评分记录
菊花三弄 威望 +7 2012-06-02 -
隐藏评分记录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6571
精华: 0
配偶: 水清木华
发帖: 918
铜币: 800000033 枚
威望: 2292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66 个
在线时间: 489(时)
注册时间: 2011-07-05
最后登录: 2019-03-03
沙发  发表于: 2012-06-01  
一刷新就看到这个.........好美丽!!!

嗷嗷嗷嗷自从一锤定音之后就一直心心念念惦念着的辽荀有文了还是拍子大人写的←这种激动得难以言喻的心情 >_<

开始想荀彧这是知青下乡呢【快滚】后来看到后面才猜到大概是支教~~~~~

曹仁的腿肚子那边HHP掉一地 >_<  还有荀彧先生这身在蒲扇中而不染,哦不是坚持手帕的性格,这个小细节好喜欢!【代表曹总殴打你

于是看到点题的娃蛋更激动了 >_< 咦正巧最近要去支教荀彧先生快点教我这么哄小朋友!!【这是隐性催文咩

辽哥依旧黑社会老大打手 >_< 捅野猪英雄救先生那里真的好帅 【代表野猪殴打你

嗯于是喜欢的地方太多了我就偷个懒........全文都好喜欢!!星星眼【快麻溜滚走
楼主留言:
哈哈~~其实可以是知青下乡,也可以是支教,大家可以自由想象~
[ 此帖被红豆生南国在2012-06-01 22:52重新编辑 ]
月晦 离线
级别: 五大神兽
UID: 9380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695
铜币: 4938 枚
威望: 1447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12 个
在线时间: 873(时)
注册时间: 2011-12-05
最后登录: 2016-02-03
板凳  发表于: 2012-06-01  
我……竟然抢到拍子大人的新坑板凳了!六一儿童节给山里的小朋友送美人老师当福利么……远目……
曹操:咳其实是俺的福利=w=
曹仁:荀先生(星星眼花痴状)~
突然发现主角张辽大人貌似一句话都没说= 口=又是闷骚么…
张辽:……有什么好说的,西皮栏说明一切~
期待张辽抱着的正太,难道是嘉嘉?郭荀互动神马的……还有好好奇为什么村里没有女人和小孩呀?难道是男男——哔——的村子?(自己pia飞)
楼主留言:
张辽:……有什么好说的,西皮栏说明一切~》》哈哈文远好淡定!

不是【村里】木有女人和小孩哦,是【村长】家里【暂时】木有女人和小孩~~
问号 离线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4559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874
铜币: 8695 枚
威望: 1798 点
贡献值: 4 点
栗子面窝头: 3 个
在线时间: 549(时)
注册时间: 2011-03-25
最后登录: 2014-01-07
地板  发表于: 2012-06-02  
大半夜的居然有意外之喜!激动ING……
沉默寡言却很可靠的文远超萌!英雄救美(咳咳!)什么的最美了!!
荀先生一定会留下的,这里有山有水有曹家一群人还有最重要的文远啊,多适合作为最终归宿的地方~!
诶弱弱问下,文若来了,奉孝和公达会出场咩?
楼主留言:
奉孝是金酱油,公达……普通酱油XD
红苏寻玉 离线
级别: 八卦百事通
UID: 4379
精华: 0
配偶: 雪上初舞
发帖: 86
铜币: 4780 枚
威望: 389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2 个
在线时间: 218(时)
注册时间: 2011-03-14
最后登录: 2017-10-03
4楼  发表于: 2012-06-02  
电脑卡了于是地板没有了!!我要报社!赛德克张辽我要报社

娃蛋A:小B,你听说了吗?荀老师和本村著名的猪手好上了耶!
娃蛋B:是嘛?那小A以后和我好,怎么样?
曹村长:荀文若!你下岗了!!!
荀彧:村长,你说过,希望我永不下山。
曹村长:你们这样搞下去,以后我们就没有娃蛋了!没有了!!没有娃蛋也就不需要人民教师了!嗷!


不知道会不会有世俗偏见什么的横插一腿,虽然知道铃酱一向不会搞这些容嬷嬷事件(董胖子他是萌的不要黑他!),但原住民那么淳朴都不搞基情何以堪!
楼主留言:
你这到底是希望有容嬷嬷事件呢,还是不希望有呢……
级别: 八卦百事通
UID: 2680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130
铜币: 3165 枚
威望: 544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1 个
在线时间: 291(时)
注册时间: 2010-12-09
最后登录: 2014-01-19
5楼  发表于: 2012-06-02  
我来晚了家具没了但一环还有座儿!
这文一上来满满的都是清新质朴乡村风,吸一口气都好像是天然氧吧里的负离子味道,以至于我刚开始看的时候一直以为它是一篇古代背景……直到【长途火车】这项现代交通工具的出现!【当然看到曹村长手里的烟袋的时候也打了个问号不过环境太清新烟味儿啥的都被清风吹跑了!
拍纸笔下的辽仔各种招苏肿么办啦,皮肤黝黑赤裸着上身神马的,我已经在不断脑补那六块腹肌了!>////<
于是我好期待娃蛋们出场~~~~~~~XDDDDDD
楼主留言:
娃蛋们来了!广告不来一发咩?满地乱滚
团子渣 离线
级别: 八卦百事通
UID: 6073
精华: 0
配偶: 东风无力
发帖: 148
铜币: 288 枚
威望: 583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1 个
在线时间: 487(时)
注册时间: 2011-06-11
最后登录: 2013-12-12
6楼  发表于: 2012-06-02  
自打被一锤定音洗成辽荀党后终于盼来了组织的春天!
作者真是管杀管埋的好作者!
我还有一环吗………………
楼主留言:
谢谢表扬!
[ 此帖被团子渣在2012-06-02 14:03重新编辑 ]
豌豆小黄 离线
级别: 五大神兽
UID: 7074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653
铜币: 4050 枚
威望: 1300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88(时)
注册时间: 2011-07-30
最后登录: 2013-12-14
7楼  发表于: 2012-06-02  
哈哈,一上来文远就英雄救美啊,不过文若被溅了一身血依旧镇定自若那里,觉得文若虽是个先生但也很气场~
慢拍 离线
级别: 五大神兽
UID: 2102
精华: 1
配偶: 腐视众生
发帖: 206
铜币: 22 枚
威望: 1037 点
贡献值: 2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419(时)
注册时间: 2010-10-28
最后登录: 2020-06-29
8楼  发表于: 2012-06-03  
二、

一夜大雨,将整座山浇了个通透,直到天蒙蒙亮时才止住。

荀彧在滴滴答答的滴水声中醒来。昨夜他睡得很好,清晨的空气让人神清气爽。推开窗,满眼都是湿漉漉的盎然绿意。门边的屋檐下不知是谁放了两个盖了盖子的木桶,其中一个的桶把上还挂着半边葫芦。荀彧走过去揭开,发现是两桶亮汪汪的清水,不由笑了笑。一些早起的人经过屋前的小路下山干活,发现这屋子一夜之间住进了人,都好奇地朝这儿张望。

荀彧用葫芦舀了些水出来洗漱。正忙碌着,曹仁出现了。

“早呀,荀先生!”曹仁的怀里抱着一个油纸包裹,手上拎着一兜子水果,背上还背着一个麻袋,得到荀彧的许可后,便都拿进屋放在了桌上。

油纸包里有一堆巴掌大的馍馍,浅绿色的,都包在叶子里,另外还有大块的肉干。曹仁把装水果的兜子挂在墙上,又去屋后搬出一个缸子,将那麻袋口塞进缸里,揪住袋角一提,绵绵的一声“哗——”,袋子扁了,缸子满了,刚好满满的一缸子米。

“谢谢你,”荀彧说着,曹仁的动作快,三两下办好了事,便又像昨天那样乐呵呵地望着他,“门前的那两桶水也是你打来的吧?太麻烦你了,这些我都可以自己来的。”

“不麻烦,不麻烦!”曹仁摆手,“先生饿不饿?吃两个馍吧!”

荀彧笑着说:“你也来一起吃吧。”

曹仁摇头:“先生吃吧,我一早就吃过了!”

荀彧不说什么,直接递给他一个。曹仁呵呵一笑,高兴地接过了,拿起来才刚咬了一口,门外就响起一声呵斥:“子孝,大清早的就到荀先生这儿来蹭饭,我真是,白养了你了!”

曹操背着手走进屋来,在门里一顿,曹仁吓得连忙把拿着馍的手缩到了他认为曹操见不着的地方。

“荀先生昨晚睡得好吗?”曹操关切地问。

“挺好的。”荀彧看着这两个人,觉得有趣。

“村里的娃们听说今天要上课,兴奋得睡不着觉,一早就都到了教室等着。我来的时候,他们正在那儿闹得欢呢。”

“那我这就过去。”这消息让荀彧很是期待,顿时连早饭也顾不上吃了。

“不急!”曹操忙说,“先吃饭,吃饱了再去。一群小孩子,还怕闲着了不成?荀先生还是先吃饭吧。别着急,慢慢吃。”



巴掌大的馍馍贴实得很,一个下肚荀彧已然饱了。他匆匆喝了几口水,收拾起两本书,便跟着曹操上了路。

这时天已大亮,阳光落下,将水灵灵的翠叶照得晶莹剔透。村里新来了教书先生的事已经在一顿早饭的工夫迅速地传开了,因而这会儿在路上见到荀彧的人,都用尊敬和感激的目光望着他,有的还热情地上前打招呼。

因是依山而建,村子的格局并不规整。曹操带着荀彧在村屋间钻来钻去,荀彧刚开始还留意记着路,但没过多久,就干脆地放弃了。

“觉得难找,就盯着那棵银杏树。”曹操看了他两眼,向他传授经验。荀彧抬头望去,果然看见一顶巨大的树冠,比村中别的树冠都更高大宽阔,蓬蓬勃勃地笼罩在一片屋檐之上。

孩子们的教室就在这棵老银杏树旁。然而,当他们走近教室时,却发现教室里面空荡荡的,所有的孩子都在银杏树那儿玩耍。

在银杏树树干分叉的地方,搭着一座小小的木屋。木屋依着几根主枝的走势而建,形状因此有些歪扭,却是有门有窗,有不同的房间,有平台,有顺着树干垂下的软梯和绳索,屋前的主枝上,还挂着个摇摇荡荡的秋千。孩子们围着这棵树追来追去爬上爬下,尖声嬉笑,好不热闹。

曹操说:“那屋子是文远搭的,娃们喜欢得不行,从早折腾到晚,有的到了晚上还舍不得,非得在里面睡觉。子孝每天夜里都要去查一遍,全部轰回家了才敢走。就这样,也难免有漏网之鱼!”

荀彧忍不住笑了:“一共有多少个孩子来上课?”

曹操说:“这可说不准。有时候多,有时候少。各家的情况不一样,并不是每个孩子每天都能来上课。从前常来的,大概有十七八个吧。”

荀彧点了点头,正想再问问情况,突然,树下传来一声脆生生的“阿爹!”,曹操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过去。

一个小不点儿撒腿飞也似地跑了过来,一扑扑到曹操的腿上,甜甜地叫着:“阿爹!阿爹!”
曹操将他揪起来,一手抱着,一手指着荀彧:“豆豆,叫荀先生!”
“荀先生!”小不点儿眼珠子乌溜溜的,一张嘴就露出两个酒窝。
“你好。”荀彧笑着握住他胖乎乎的手指,轻轻摇了两下。
曹操介绍:“这是阿植,小名儿豆豆,今年刚五岁。”
说着,又指着另一个向这边跑来的孩子,这男孩比曹植大许多,一脸老成的样子,却掩不住打量荀彧时那好奇的眼神:“这是阿丕,今年十岁。阿丕,这是新来的荀先生,以后就由他教你们读书。”

那孩子停在跟前静静地听着,不管弟弟在曹操怀里怎么嚷嚷“哥哥、哥哥”,都不予理睬。直等到曹操说完了,这才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阿爹。”然后转向荀彧:“荀先生好。”

曹操说,两个孩子前阵子跟着他们的娘回娘家去了,昨天夜里才赶回来,是以荀彧昨天下午并没有见到。荀彧掏出手帕来在曹植红扑扑的脸蛋上擦了擦。小孩子玩起来不知道累,半夜到家,天不亮起床,这会儿已经跑得满头是汗。

其他孩子见到这一幕,都明白是新来的教书先生到了。胆大一点儿的便主动凑了过来,还有一些害羞的,虽然停止了嬉闹,却留在银杏树旁观望,那兴奋好奇又怯生生的模样很是惹人怜爱。荀彧一边听曹操叫着孩子们的名字,一边走上前去,很快就注意到在那银杏树的树根上坐着一个漂亮的小男孩。他从一开始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神色镇定,却又不似曹丕那样的少年老成,软软的乌发略有点长,却剪得很整齐,脖子上挂着一块银色的长命锁,左手腕戴着个银镯子。这两件可是这儿的其他孩子都没有的东西。

“你叫什么名字?”荀彧弯下腰,微笑着问他。

小男孩没有立刻回答,他抬起头,望向头顶的树屋。另一个大孩子抓着绳子从上面“跐溜”一声滑了下来,正好落在小男孩的身旁。
那大孩子看上去和曹丕一般年纪,头发蓬乱,又黑又瘦。荀彧一对上他的双眼,立刻认出他就是昨天晚上被张辽抱着的那个孩子。

“我叫司马懿,”这时,坐在树根上的小男孩才文文静静地答道,“嘉言懿行的懿。”

荀彧听他用了一个成语,赞许地点了点头,看向他身边的那个:“那你呢?”

“他叫郭嘉,”不等那孩子回答,司马懿便抿了抿嘴,露出一点自豪的笑容,似乎很高兴能在先生面前再次使用成语,“嘉言懿行的嘉!”



孩子们的教室是一间敞亮的木屋子,里面摆着几排矮矮的旧桌凳,小黑板旁边放着一盒白色的粉笔,这就是教室里的全部用具。山上潮气重,前任的教书先生又走了太久,粉笔放在那里受了潮,写起来在黑板上连连打滑。荀彧于是把粉笔带回家,做饭的时候放在灶台附近烘一会儿,挽救了这盒粉笔。

“奉孝的爹,从前也是这儿的教书先生,外面打仗死了老婆,带着儿子来山里避难。”
第一天下课后,曹操应荀彧的要求,给他讲了讲村里孩子们的事。
“可惜干了两年就病死啦,连华大夫也救不了他。奉孝这娃随爹,身子不好,以后还要劳烦先生多帮忙照看照看。”

荀彧问:“他现在住在哪里?”
曹操说:“有时住我家,有时住师爷家。不过我看他好像更喜欢住在师爷家。小孩儿最怕的就是比较。阿丕心思重,我对奉孝稍微好一点儿,他就担心被抢了爹。奉孝那么机灵,不会觉不出来。”
荀彧默了片刻:“……师爷?”
曹操呵呵一笑:“对。此人姓贾名诩,以前随军当过师爷。今天他碰巧出了远门。等他回来,我再介绍你们认识。”
荀彧点了点头。原来,昨天傍晚,张辽就是去这位“师爷”家中接郭嘉的……
忽然想起一事:“我想把孩子们分成几个小班。他们的年龄差距太大,掌握的知识也参差不齐。如果总混在一起上课,反而对他们不好。”
曹操长叹一声:“这很难哪!”
荀彧纳闷:“为什么?”
曹操苦笑:“先生可以试一试,不过我劝先生,千万别抱太大希望。”
“……”

带着这个疑问,荀彧回到了课堂。他试图给孩子们分班,但正如曹操所说,这件事情很难,难到可以用“阻碍重重”来形容。而荀彧所遇到的第一个阻碍就来自于曹植——当曹植终于明白荀先生的意思是他今后不能和哥哥一起上课时,他毫不犹豫地“哇!”地一声,给荀彧哭了出来。

“荀先生,荀先生……”曹植的哭声还在响亮地回荡,一个戴眼镜的男孩拉了拉荀彧的衣角。他叫陈群,鼻梁上架着一副又大又沉的黑框眼镜,镜片上有几条粗糙的划痕,一看就知道是家中长辈们用过的旧货。荀彧起初以为孩子近视,山里没条件配眼镜,还曾提出带他去县城里配一副,后来却发现这孩子的眼睛其实很正常,他平时把眼镜放在口袋里,上课的时候才拿出来戴,因为“这样显得很有学问”,令荀彧哭笑不得。

“什么事,长文?”荀彧一边抚摸曹植的头,替他擦着眼泪,一边问道。

“荀先生,我可以当班长。”陈长文小朋友扶了扶眼镜,非常严肃地自荐。

“你……”荀彧刚开了个头,一截粉笔头飞来,打在陈群的后脑勺上。陈群扭头怒瞪:“郭奉孝!”

郭嘉伸了伸舌头,趴在自己的课桌上咧着嘴笑得无声无息。司马懿在旁边支着下巴,一会儿看看他,一会儿看看陈群,眨巴眨巴的眼睛比腕上的银镯子还亮。

“郭嘉!”荀彧把粉笔头拾起来,山里的教学用具来之不易,不能浪费,“别乱扔粉笔——”

“对!不准乱扔粉笔!”陈群义正辞严地踏上一步。

“虎妞!他要打我!”郭嘉喊了一声,窜起来跳到了后面一排。那儿坐着一个刚才还呆望着所有人,表情十分茫然的孩子,浓眉大眼,肩宽背阔,发育得比其他孩子都要粗壮。荀彧昨天听曹操说过,这孩子本名叫许褚,生下来时因为体弱,家里便给改了个女孩儿的名字叫“虎妞”,希望名字贱好养活,能保佑他茁壮成长。而今的事实证明,这名字改得很灵。

许褚听见郭嘉一喊,立刻站了起来:“谁?!”

“陈长文!”郭嘉大叫。

许褚“哦!”了一声,攥着拳头就要往前冲。曹丕见势不好,与荀彧同时放开了曹植,上前去拦横眉怒目的许褚。

“哇————————!”
声音刚刚弱下去的曹植又不依不饶地大哭了起来。
“哥————哥——————!”
“我要哥————哥————————!!!”



一天下来,荀彧筋疲力尽,果断决定放弃分班。回到家后他先打水洗了个澡,然后在书桌前坐下,开始考虑怎样才能更加合理地安排课程。可是不一会儿,门外突然传来咚咚的敲门声。他起身开门一看,发现郭嘉独自站在门外,正抬头望着他。

“荀先生。”郭嘉的目光从荀彧的脸上滑下来,溜进门里转了转,又回到荀彧的脸上。

“奉孝?”

“荀先生,你有书吗?”郭嘉望着他问。

“有……”

“可以让给我看看吗?”

荀彧一愣,随即笑了:“当然。”
说完,侧身示意他进屋。

郭嘉进了门,环视屋内,看到书桌上的书时,眼睛一亮,立刻凑了过去。荀彧不动声色地看着他在那堆书本中翻找,很快,他似乎找到一本中意的,满意地勾了勾嘴角,把书翻开,目光锁住那书页上上下下地移动,已然把这屋子的主人抛到了脑后。

荀彧笑了笑,转身去厨房做饭。等他蒸上饭洗好菜准备下锅时,又回来悄悄地看了一眼。郭嘉趴在书桌上的姿势还和最初时一样,那全神贯注的样子与在教室里调皮捣蛋时判若两人。于是荀彧便也不去扰他,直到将做好的饭菜端上了圆桌,才走过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背:“……奉孝?”

郭嘉有些不情愿地回头看着他。

“吃晚饭了,”荀彧说,“我做了你的饭。”

郭嘉看上去有点惊讶,却没有动作,还是静静地看着他。

“你不是喜欢看书吗?”荀彧又说,“先吃饭,吃完还可以接着看。”

郭嘉怔了一下,然后乖乖放下了书,走到桌边坐下,捧起了饭碗。他的头顶上有两撮翘起的头发,荀彧看了看,忍不住用手指替他顺了一遍,可是他的手指刚一离开,那两撮头发就又翘了起来。

“……怎么样?”荀彧有点忐忑地问道。他对自己的手艺不是太有把握,见郭嘉默默地夹菜扒饭,也不知道他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嗯,”郭嘉咽下一口饭,认真地点了点头,“煮熟了。”

“……”



不管怎样,荀彧打算把郭嘉的话当成是一句表扬。于是,从这天起,郭嘉几乎每天都来荀彧这儿看书。曹操一开始还叫曹仁来寻郭嘉回去吃晚饭,后来知道了他是和荀彧在一起,便放了心。郭嘉看起书来不知疲倦,一不留神就看到很晚,荀彧催他他也不走,反而提出一堆的问题和荀彧讨论。荀彧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便和曹操商量,让郭嘉搬到了自己家中。这一来,司马懿也成了荀彧家中的常客。两个小孩儿对着书本用山里话嘀嘀咕咕,有时似乎还要激烈地争执一番。荀彧听不懂,也不知他们到底在嘀咕什么。

不久,陈群听说了看书的事,他立刻积极地找上门来,却又因为无法忍受与郭嘉共处,只好把书借回家看,每看完一本,都要交一本厚厚的读书笔记给荀彧批改。荀彧觉得这样很好,并鼓励其他的孩子也这么做,唯独许褚感到万般为难,因为他认得的字太少,荀彧教给他,他转头便忘,荀彧不厌其烦地教给他,他不厌其烦地忘,可他是真的想要记住的啊……如此循环往复,许褚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每次来荀彧家补习,都要趁荀彧不注意,悄悄在某个地方塞一个鸡蛋,或是一把坚果,或是几头蒜,而这些东西,荀彧往往要过上一阵子才能够发现。

这期间,荀彧一直没见过张辽。问曹仁,说是进山打猎去了,短则半月,长则一月,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回来的。曹仁说起这个的时候脸上充满了向往的神色,荀彧知道,他是在想念那头早已被吃干抹净的野山猪。

这天上午,荀彧照旧在教室给孩子们上课。这大半个月来,经过不断的调整,他已经摸索出一套有效的方法,既上大课,又开小灶,以保证每个孩子都能按照合适的进度学习。孩子们跟他越来越熟悉,下课之后也常缠着他问这问那。可是今天,荀彧感觉到教室里的氛围明显不太对劲。一群孩子心不在焉地坐在他眼皮底下,有的不时望望窗外,看那神情,似乎都在焦急地期盼着什么。荀彧倒不介意,只是觉得好奇,便放下粉笔问道:“怎么啦?”

一群孩子望着他,也许是以为先生生气了,一时都不说话。

荀彧笑了笑,看向年纪最小的曹植,和颜悦色地鼓励:“豆豆,你来告诉先生,今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曹植抿着嘴看着他,又看了看曹丕的神色,好一会儿才小声地答道:“先生……嗯……文远哥哥要回来了……”

荀彧愣了一下。

“以前,文远哥回来的时候,我们都会放假……”曹丕看了看弟弟,勇敢地补充。

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原因,但荀彧已经明白了他们的意思,他爽快地点头:“好,那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吧,你们——”

“呼”的一声,孩子们纷纷跑出了教室,这当中包括有些不安地回头看了两眼的曹丕,以及急急忙忙把眼镜往兜里揣的陈群。

荀彧又愣了一下——在这眨眼之间,教室里只剩下了一个司马懿。他来不及询问,连忙跟出大门,可是孩子们跑得太快,一群小孩儿呼啦啦地沿着进山的道路疯跑,很快就拉出了大段的距离。荀彧不由担心起来,只好加快脚步奔跑着追上他们。跑着跑着,远处的山道上走来一个人。他走得并不快,因为他的背上像小山似地堆满了东西。曹植发出一声尖尖的欢叫,由于太过兴奋,喊出来的不是当地的土话,而是曹操从小教给他的家乡话:

“文远哥哥~~~~~~~~~~~~~~抱~~~~~~~~~~~~~~~~~”

这小小的请求,荀彧听懂了,并且很显然的,迎面走来的张辽也听懂了,因为他在一群孩子当中把曹植像拎小猫一样拎了起来,放在自己的肩上,然后从背上挂着的一串什么东西上面揪下了一个,剥了壳塞进曹植的嘴里。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夏时子初 威望 +4 2012-06-03 -
夏时子初 铜币 +7 2012-06-03 -
隐藏评分记录
素口锦心 离线
级别: 罗灌水
UID: 6147
精华: 0
配偶: 花弄影
发帖: 1740
铜币: 5 枚
威望: 3387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3 个
在线时间: 2117(时)
注册时间: 2011-06-14
最后登录: 2020-06-26
9楼  发表于: 2012-06-03  
喜欢这种清新质朴的文风、淡定的文若和沉稳如山的文远,此文里有丕植和嘉司马?
浅绿色的馍馍,绿豆面的吗?
背景是几十年代?
楼主留言:
娃蛋们虽然很乱,但是木有CP(因为还是娃蛋啊这么淡定地询问丕植和嘉司马是要闹哪样!
馍馍可以是绿豆面的。(也可以不是~)
背景年代……大家自由地……XD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验证问题:
你们是来打仗的是还是来什么的?(提示两个字) 正确答案:调情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