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闲聊】江山好管儿子难教(大误)和一报还一报(大误)和天命难违(大误) --]

三国JQ研究所 -> 舌战群儒(杂谈) -> 【闲聊】江山好管儿子难教(大误)和一报还一报(大误)和天命难违(大误)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忆墨迹 2013-02-21 16:18

【闲聊】江山好管儿子难教(大误)和一报还一报(大误)和天命难违(大误)

江山好管,儿子难教。

曹操,一代枭雄。
临终前告诫曹丕别重用司马懿,
结果曹丕不听,
后来晋代魏了……

孙权,江东之主,
儿子们打起来了……

袁绍,也是祸起萧墙……

(儿子内乱的不提了。。。。)

司马懿告诉司马师和司马昭,要忠于魏室。
结果一个废立帝,一个弑帝,
司马懿的一世清誉就这么毁在儿子手上了……

=========================分界线==============================
一报还一报

曹丕迫汉献帝禅让,魏代汉自立。
后来,司马炎迫曹奂禅让,晋代魏……

司马昭弑帝,才给儿子打下登基通路。
后来,晋朝的皇帝不停地被臣子杀害……

=======================分界线=================================
天命难违:

以下《搜神记》里对异常预兆的记载:

汉献帝初平中,长沙有人姓桓氏,死,棺敛月余,其母闻棺中有声,发之,遂生。占曰:“至阴为阳,下人为上。”其后曹公由庶士起。
  献帝建安七年,越隽有男子化为女子,时周群上言:哀帝时亦有此变,将有易代之事。至二十五年,献帝封山阳公。
  建安初荆州童谣曰:“八九年间始欲衰,至十三年无孑遗。”言自中兴以来,荆州独全;及刘表为牧,民有丰乐;至建安九年,当始衰。始衰者,谓刘表妻死,诸将并零落也。十三年无孑遗者,表当又死,因以丧败也。是时华容有女子,忽啼呼曰:“将有大丧。”言语过差,县以为妖言,系狱,月余,忽于狱中哭曰:“刘荆州今日死。华□□□□□(编者按:原缺。)里即遣马里验视,而刘表果死。县乃出之。续又歌吟曰:“不意李立为贵人。”后无几,曹公平荆州,以涿郡李立,字建贤,为荆州刺史。
  建安二十五年正月,魏武在洛阳起建始殿,伐濯龙树而血出。又掘徒梨,根伤,而血出。魏武恶之,遂寝疾,是月崩,是岁,为魏武黄初元年。
  魏黄初元年,未央宫中有鹰,生燕巢中,口爪俱赤。至青龙中,明帝为凌霄阁,始构,有鹊巢其上。帝以问高堂隆,对曰:“诗云:‘惟鹊有巢,惟鸠居之。’今兴起宫室,而鹊来巢,此宫室未成,身不得居之象也。”
  魏齐王嘉平初,白马河出妖马,夜过官牧边鸣呼,众马皆应;明日,见其迹,大如斛,行数里,还入河。
  魏景初元年,有燕生巨鷇于卫国李盖家,形若鹰,吻似燕。高堂隆曰:“此魏室之大异,宜防鹰扬之臣,于萧墙之内。”其后宣帝起,诛曹爽,遂有魏室。
  蜀景耀五年,宫中大树无故自折。谯周深忧之,无所与言,乃书柱曰:“众而大,期之会。具而授,若何复。”言:曹者,大也。众而大,天下其当会也。具而授,如何复有立者乎。蜀既亡,咸以周言为验。
  吴孙权太元元年八月朔,大风,江海涌溢,平地水深八尺,拔高陵树二千株,石碑差动,吴城两门飞落。明年权死。
  吴孙亮五凤元年六月,交址稗草化为稻。昔三苗将亡,五谷变种。此草妖也。其后亮废。
  吴孙亮五凤二年五月,阳羡县离里山大石自立。是时孙皓承废故之家得复其位之应也。
  吴孙休永安四年,安吴民陈焦死,七日,复生,穿冢出乌程。孙皓承废故之家得位之祥也。
  孙休后,衣服之制,上长,下短,又积领五六,而裳居一二。盖上饶奢,下俭逼,上有余,下不足之象也。

下边再看看,会发现,晋朝,几乎每年都有恶兆。。。。

晋武帝泰始初,衣服上俭,下丰,着衣者皆厌腰。此君衰弱,臣放纵之象也。至元康末,妇人出两裆,加乎交领之上。此内出外也。为车乘者,苟贵轻细,又数变易其形,皆以白篾为纯。盖古丧车之遗象。晋之祸征也。
  胡床,貊盘,翟之器也。羌煮,貊炙,翟之食也。自太始以来,中国尚之。贵人,富室,必畜其器。吉享嘉宾,皆以为先。戎翟侵中国之前兆也。
  晋太康四年,会稽郡蟛蚑及蟹,皆化为鼠。其众覆野。大食稻,为灾。始成,有毛肉而无骨,其行不能过田●,数日之后,则皆为牝。
  太康五年正月,二龙见武库井中。武库者,帝王威御之器,所宝藏也;屋宇邃密,非龙所处。是后七年,藩王相害;二十八年,果有二胡,僭窃神器,皆字曰龙。
  晋武帝太康六年,南阳获两足虎。虎者,阴精而居乎阳,金兽也。南阳,火名也。金精入火,而失其形,王室乱之妖也。其七年十一月景辰,四角兽见于河间。天戒若曰:“角,兵象也。四者,四方之象。当有兵革起于四方”,后河间王遂连四方之兵,作为乱阶。
  太康九年,幽州塞北有死牛头语。时帝多疾病,深以后事为念,而付托不以至公,思瞀乱之应也。
  太康中,有鲤鱼二枚,现武库屋上。武库,兵府;鱼有鳞甲,亦是兵之类也。鱼既极阴,屋上太阳,鱼现屋上,象至阴以兵革之祸干太阳也。及惠帝初,诛皇后父杨骏,矢交宫阙,废后为庶人,死于幽宫。元康之末,而贾后专制,谤杀太子,寻亦诛废。十年之间,母后之难再兴,是其应也。自是祸乱构矣。京房易妖曰:“鱼去水,飞入道路,兵且作。”
  初,作屐者:妇人圆头,男子方头。盖作意欲别男女也。至太康中,妇人皆方头屐,与男无异,此贾后专妒之征也。
  晋时,妇人结发者,既成,以缯急束其环,名曰“撷子髻”。始自宫中,天下翕然化之也。其末年,遂有怀、惠之事。
  太康中,天下为“晋世宁”之舞。其舞,抑手以执杯盘,而反复之。歌曰:“晋世宁舞,杯盘反复。”至危也。杯盘,酒器也,而名曰“晋世宁”者,言时人苟且饮食之间,而其智不可及远,如器在手也。
  太康中,天下以毡为絔头,及络带裤口。于是百姓咸相戏曰:“中国其必为胡所破也。夫毡,胡之所产者也,而天下以为絔头,带身,裤口,胡既三制之矣,能无败乎?”
  太康末,京、洛为“折杨柳”之歌。其曲始有兵革苦辛之辞,终以擒获斩截之事。自后扬骏被诛,太后幽死,杨柳之应也。
  晋武帝太熙元年,辽东有马生角,在两耳下,长三寸。及帝宴驾,王室毒于兵祸。
  晋惠帝元康中,妇人之饰有五佩兵。又以金、银、象、角、玳瑁之属,为斧、钺、戈、戟而载之,以当笄。男女之别,国之大节故服食异等。今妇人而以兵器为饰,盖妖之甚者也。于是遂有贾后之事。
  晋元康三年闰二月,殿前六钟皆出涕,五刻乃止。前年,贾后杀杨太后于金墉城,而贾后为恶不悛,故钟出涕,犹伤之也。
  惠帝之世,京、洛有人,一身而男女二体,亦能两用人道,而性尤好淫。天下兵乱,由男女气乱,而妖形作也。
  惠帝元康中,安丰有女子,曰周世宁,年八岁,渐化为男。至十七八,而气性成。女体化而不尽,男体成而不彻,畜妻而无子。
  元康五年三月,临淄有大蛇,长十许丈,负二小蛇,入城北门,径从市入汉阳城景王祠中,不见。
  元康五年三月,吕县有流血,东西百余步,其后八载,而封云乱徐州,杀伤数万人。
  元康七年,霹雳破城南高禖石。高禖,宫中求子祠也。贾后妒忌,将杀怀、愍,故天怒贾后将诛之应也。
  元康中,天下始相效为乌杖,以柱掖其后,稍施其镦,住则植之。及怀、愍之世,王室多故,而中都丧败,元帝以藩臣树德东方,维持天下,柱掖之应也。
  元康中,贵游子弟,相与为散发,裸身之饮,对弄婢妾。逆之者伤好,非之者负讥。希世之士,耻不与焉。胡狄侵中国之萌也。其后遂有二胡之乱。
  惠帝太安元年,丹阳湖熟县夏架湖,有大石浮二百步而登岸,百姓惊叹相告曰:“石来寻。”而石冰入建邺。
  太安元年四月,有人自云龙门入殿前,北面再拜,曰:“我当作中书监。”即收斩之。禁庭尊秘之处,今贱人竟入,而门卫不觉者,宫室将虚,下人踰上之妖也。是后帝迁长安,宫阙遂空焉。
  太安中江夏功曹张骋所乘牛,忽言曰:“天下方乱,吾甚极为,乘我何之?”骋及从者数人皆惊怖。因绐之曰:“令汝还,勿复言。”乃中道还,至家,未释驾。又言曰:“归何早也?”骋益忧惧,秘而不言。安陆县有善卜者,骋从之卜。卜者曰:“大凶。非一家之祸,天下将有兵起。一郡之内,皆破亡乎!”骋还家,牛又人立而行。百姓聚观。其秋张昌贼起。先略江夏,诳曜百姓,以汉祚复兴,有凤凰之瑞,圣人当世。从军者皆绛抹头,以彰火德之祥,百姓波荡,从乱如归。骋兄弟并为将军都尉。未几而败。于是一郡破残,死伤过半,而骋家族矣。京房易妖曰:“牛能言,如其言占吉凶。”
  元康、太安之间,江、淮之域,有败屩自聚于道,多者至四五十量。人或散去之,投林草中,明日视之,悉复如故。或云:“见猫衔而聚之。”世之所说:“屩者,人之贱服。而当劳辱下民之象也。败者,疲弊之象也。道者,地里四方所以交通,王命所由往来也。今败屩聚于道者,象下民疲病,将相聚为乱,绝四方而壅王命也。”
  晋惠帝永兴元年,成都王之攻长沙也,反军于邺,分外陈兵。是夜,戟锋皆有火光,遥望如悬烛,就视,则亡焉。其后终以败亡。
  晋怀帝永嘉元年,吴郡吴县万详婢,生一子,鸟头,两足,马蹄,一手,无毛,尾黄色,大如碗。
  永嘉五年,枹罕令严根婢,产一龙,一女,一鹅。京房易传曰:“人生他物,非人所见者,皆为天下大兵。”时帝承惠帝之后,四海沸腾,寻而陷于平阳,为逆胡所害。
  永嘉五年,吴郡嘉兴张林家,有狗忽作人言曰:“天下人俱饿死”于是果有二胡之乱,天下饥荒焉。
  永嘉五年十一月,有蝘鼠出延陵,郭璞筮之,遇临之益,曰:“此郡之东县,当有妖人欲称制者。寻亦自死矣。”
  永嘉六年正月,无锡县欻有四枝茱萸树,相樛而生,状若连理。先是,郭璞筮延陵蝘鼠,遇临之益,曰:“后当复有妖树生,若瑞而非,辛螫之木也。傥有此,东西数百里,必有作逆者。”及此生木,其后吴兴徐馥作乱,杀太守袁琇。
  永嘉中寿春城内有豕生人,两头而不活。周馥取而观之。识者云:“豕,北方畜,胡狄象。两头者,无上也。生而死,不遂也。”天戒若曰:“易生专利之谋,将自致倾覆也。”俄为元帝所败。
  永嘉中,士大夫竞服生笺单衣。识者怪之,曰:“此古练纕之布,诸侯所以服天子也。今无故服之,殆有应乎!”其后怀、愍晏驾。
  昔魏武军中无故作白帢,此缟素凶丧之征也。初,横缝其前以别后,名之曰“颜帢,”传行之。至永嘉之间,稍去其缝,名“无颜帢,”而妇人束发,其缓弥甚,紒之坚不能自立,发被于额,目出而已。无颜者,愧之言也。覆额者,惭之貌也。其缓弥甚者,言天下亡礼与义,放纵情性,及其终极,至于大耻也。其后二年,永嘉之乱,四海分崩,下人悲难,无颜以生焉。
  晋愍帝建兴四年,西都倾覆,元皇帝始为晋王四海宅心。其年十月二十二日,新蔡县吏任乔妻胡氏年二十五,产二女,相向,腹心合,自腰以上,脐以下。各分。此盖天下未一之妖也。时内史吕会上言:“按瑞应图云:‘异根同体,谓之连理。异亩同颍,谓之嘉禾。’草木之属,犹以为瑞;今二人同心,天垂灵象。故易云:‘二人同心,其利断金。’休显见生于陈东之中,盖四海同心之瑞。不胜喜跃。谨画图上。”时有识者哂之。君子曰:“知之难也。以臧文仲之才,独祀爰居焉。布在方册,千载不忘。故士不可以不学。古人有言:木无枝谓之瘣,人不学谓之瞽。当其所蔽,盖阙如也。可不勉乎?”
  晋元帝建武元年六月,扬州大旱;十二月,河东地震。去年十二月,斩督运令史淳于伯,血逆深上柱二丈三尺,旋复下深四尺五寸。是时淳于伯冤死,遂频旱三年。刑罚妄加,群阴不附,则阳气胜之。罚,又冤气之应也。
  晋元帝建武元年七月,晋陵东门,有牛生犊,一体两头。京房易传曰:“牛生子,二首,一身,天下将分之象也。”
  元帝太兴元年四月,西平地震,涌水出。十二月,庐陵、豫章、武昌、西陵地震,涌水出,山崩。此王敦陵上之应也。
  太兴元年,三月武昌太守王谅,有牛生子,两头,八足,两尾,共一腹。不能自生,十余人以绳引之。子死,母活。其三年后,苑中有牛生子,一足三尾,生而即死。
  太兴二年,丹阳郡吏濮阳演马生驹,两头,自项前别。生而死。此政在私门二头之象也。其后王敦陵上。
  太兴初,有女子,其阴在腹,当脐下。自中国来,至江东。其性淫而不产。又有女子,阴在首。居在扬州。亦性好淫。京房易妖曰:“人生子,阴在首,则天下大乱。若在腹,则天下有事。若在背,则天下无后。”
  太兴中王敦镇武昌,武昌灾,火起,兴众救之,救于此,而发于彼,东西南北数十处俱应,数日不绝,旧说所谓“滥灾妄起,虽兴师不能救之”之谓也。此臣而行君,亢阳失节。是时王敦陵上,有无君之心,故灾也。
  太兴中兵士以绛囊缚紒。识者曰:“紒在首,为干,君道也,囊者,为坤,臣道也。今以朱囊缚紒,臣道侵君之象也,为衣者上带短纔至于掖;着帽者,又以带缚项,下逼上,上无地也。为裤者,直幅,无口,无杀,下大之象也。”寻而王敦谋逆,再攻京师。
  太兴四年,王敦在武昌,铃下仪仗生花,如莲花,五六日而萎落。说曰:“易说:‘枯杨生花,何可久也。’今狂花生枯木,又在铃阁之间,言威仪之富,荣华之盛,皆如狂花之发,不可久也。”其后王敦终以逆,命加戮其尸。
  旧为羽扇柄者,刻木象其骨形,列羽用十,取全数也。初,王敦南征,始改为长柄,下出,可捉。而减其羽,用八。识者尤之曰:“夫羽扇,翼之名也。创为长柄,将执其柄以制其羽翼也。改十为八,将未备夺已备也。此殆敦之擅权,以制朝廷之柄,又将以无德之材,欲窃非据也。”
  晋明帝太宁初,武昌有大蛇,常居故神祠空树中,每出头从人受食。京房易传曰:“蛇见于邑,不出三年,有大兵,国有大忧。”寻有王敦之逆。
=================================end=============================

就是这样。

飞行上帝 2013-02-21 17:32
俺一直相信不管是吉兆还是凶兆都是每年都会出现的,至于会不会被拿出来说事就看政治宣传的需要了,其实没有别有用心的人那它们生点什么流言,史书都记不下来的。
然后关于家天下之不靠谱处已有许多先贤论述过,我觉得老子儿子都是英雄的几率真心比老子英雄儿子草包低多了。毕竟好事没那么大概率给你一家占全了。其实这世上很多事情是教不出来的。
不过我真心觉得丞相的儿子们就挺好的了,司马懿的儿子辈也非常不错。至于司马家的后几代那是真的坑了大爹,神仙难救。

四毛 2013-02-21 18:40
相当赞同!!丞相家的儿子们当真是三国群雄中最拿得出手并值得炫耀的了!至于异兆凶兆什么的我觉得更多寄托了人民的一些想象,否则为什么同样浩劫频频的近现代就没有这些特别玄德事情了呢?
至于一报还一报这个,还真是这么回事...中国的每一个王朝似乎都在重复同样的错误与创造新的错误中终结来着......

花色玻璃 2013-02-21 19:22
……楼主辛苦了!先鞠躬
异兆神马的,有些其实是附会,还有些就是自然现象不过是渲染了一下而已……政治需要比较多
儿子这种东西,生多了不好养,生少了就怕断后,咳。计划生育少生优生神马的非常重要啊【滚
说到丞相的儿子……小鹿不是还做过一年的丞相嘛,抗抗也是个好儿纸【更是好外孙!

陆士龙 2013-02-21 19:56
其实丞相的儿子是相当拿得出手的,除了曹丕曹植曹冲以外,相信如果有足够的表现机会,其他的儿子当中可能也有很优秀的,PS我一直觉得传位给曹丕是个很靠谱的决定,曹植童鞋。。。。还是写诗去吧。。。。
权君的儿子,年长的几个其实也还好呀。孙登之贤,是得到史家一致认可的,叶适更是赞他“世子藩王之贤,少有及者”。
至于耳朵君嘛,其实阿斗只庸不昏,对诸葛亮始终信任有加,比起真正的昏君暴君来好的不是一点半点。

茕兔 2013-02-21 21:03
其实我觉得孙坚老伯伯的儿子最能拿得出手——有一个算一个,除了没长成就早夭了的那是一个比一个能耐,孙老前辈在生儿子这一点上绝对能说是三国之最

慕可 2013-02-22 17:35
按照上面的资料看起来好像是因果报应轮回什么的,但我觉得就是历史发展的必然道路啊
那些吉兆凶兆哪个朝代都有吧?三国三家都有自己不同的内部情况,曹魏曹丕曹叡早逝后期人才凋零司马一家独大何况司马家的俩小狐狸也不是甘居人下的啊、东吴家的权权为了继承人也搞的不太平、阿斗这边更别提了。至于司马家刚刚一统三国肯定也有很多问题存在……
因为知道结局再去推导当时如何如何完全不准确吧?我只看到三国魏晋你方唱罢我登场一代代的传奇人物璀璨划过照亮那片基情岁月(﹁"﹁) 是一个英雄辈出精彩纷呈的时代就够啦

谦逊克己为救援 2013-02-22 23:46
要说养儿子,我觉着还是孙坚家的比较拿的出手吧!

孙策转斗江东,收并六郡,奠定基业。孙权年未弱冠,提领江东,坐断东南。

猥琐大叔袁公路说,使术有子如孙郎,死复何恨!

一代枭雄曹阿瞒说,生子当如孙仲谋。

你看袁家的曹家的孩子们,你们排排站一下呗,让大符二谋子来搞个怎么当个好儿子的专题讲座呗!

动动拐 2013-02-24 00:55
嗯。。其实一报还一报什么的当时看演义也发现了。
丕少为什么重用死蚂蚁,死蚂蚁为什么让儿子忠于魏氏,其实这里不是那么单纯的
儿子什么的,东吴伯符再短命权仔再渣后来孙皓再暴扈也是好过蜀汉和诸侯的
后来东吴亡国的时候,孙皓同学还很有胆气,对着司马说我在南方也设了臣子之位给你啊,我干的那些暴虐的刑罚都是对付不忠不义之人的。把司马(?)说的有愧色啊

山核桃 2013-06-05 01:32
看到西晋的历史,再回过头看三国我被治愈了,三渣叔原来你们居然还不差,天呀这太悲剧了。

权肃王道 2013-06-05 12:14
用司马懿的一句话是天命?哈哈哈哈……世事轮回因果报应什么的……其实三国时期就是一个悲剧,一个循环往复的悲剧……

小琪 2013-06-05 20:35
這樣看起來真的是一報還一報呀~~
魏篡漢~晉篡魏~~

所以歷史世輪迴的~~

水云沐 2013-06-08 08:09
果然还是坚爸的儿子最拿得出手了,女儿也厉害!
因果报应神马的,还真不好说,吴蜀不都有循环吗。。。

生子当如孙仲谋 2013-06-09 15:27
儿子难教,女儿呢,孙大虎差不多整死孙家了

女儿这类东西,教好了,是贴心的小棉袄,

教坏了,坑夫婿家不说,还要坑你全家和你的孙子(请参考孙登的儿子孙英的下场的。)

云晴 2013-06-13 03:18
孙坚家的儿子们妥妥的啊,还附带个给力的儿媳,曹家的儿子,称象的早夭了,诗写的好的被炮灰了,老大当了皇帝也没有很长寿= =再后来。。。司马一来就没老曹家啥事了= =

生子当如孙仲谋 2013-06-13 14:57
孙坚家对孩子的教育比较好啦,可是孙权的孩子,。。。-_-|||,孙大虎不敢恭维,不解释!!!

不过孙权为嘛没有遗传到孙坚教育孩子的方法。。。。这是一个谜

至于女儿,我觉得孙小妹的教育还是可以的,威武霸气啊啊啊啊。不过差点坑了刘阿斗。。。。。


小琪 2013-06-13 16:44
引用
引用第15楼生子当如孙仲谋于2013-06-13 14:57发表的  :
孙坚家对孩子的教育比较好啦,可是孙权的孩子,。。。-_-|||,孙大虎不敢恭维,不解释!!!

不过孙权为嘛没有遗传到孙坚教育孩子的方法。。。。这是一个谜

至于女儿,我觉得孙小妹的教育还是可以的,威武霸气啊啊啊啊。不过差点坑了刘阿斗。。。。。
.......



堅爸死的時候權仔還太小~~沒能來得及實習呀~~[這種事需要實習嘛!!
是說孫大虎真的太可怕了~~我覺得要是他提拔的孫亮繼續當皇帝下去~~
難保他會成為像武則天一樣的人呀!!

王白石王俞 2014-05-23 11:22
坚爸是教仔模范,儿不在于多,两个已经足够,最牛B还是挑了个极好的大儿媳,对孙家尽忠职守,没有小瑜儿,权权当年能不能坐稳江东这把椅子也是个问题。

天天 2014-05-23 20:58
看完楼主和大家的发言,觉得三国就是一个拼儿子的时代,三个老爸的儿子们都不错,阿斗不是你弱,是哥哥们太强了

独孤求日 2014-05-28 08:03
这只能体现托生在帝王之家的悲惨。╮(╯▽╰)╭所以说,千千万万不要做甚么甚么王的孩子。

兮嘉 2014-06-04 21:16
我想問下“司马懿告诉司马师和司马昭,要忠于魏室”這個的出處是?我對晉書不太瞭解→_→

山核桃 2015-05-28 22:55
其实我觉得权仔他晚年对他的儿子们百般看不上眼,最后搞得乱七八糟的,其实他最适合的继承人就是大虎呀可惜是个女人,那妞太渣了,完全体现了渣的精神


查看完整版本: [-- 【闲聊】江山好管儿子难教(大误)和一报还一报(大误)和天命难违(大误)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SP3 Code ©2003-2010 PHPWind
Time 0.097225 second(s),query:2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