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评论】鹧鸪天(评《高照银釭》) --]

三国JQ研究所 -> 舌战群儒(杂谈) -> 【评论】鹧鸪天(评《高照银釭》)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公子如烟 2014-05-17 18:31

【评论】鹧鸪天(评《高照银釭》)



好久不来JQS惹,想回来扔点东西发现自己的存货都是坑(╯‵□′)╯︵┻━┻
捡巴捡巴只剩这篇很早前写的短评惹……送给原文作者兼权逊队友阿修(论坛ID:花色玻璃)o(* ̄3 ̄)o 
说着向大家安利这篇文,传送带:http://www.3gjqs.com/read.php?tid=24150


偷懒直接用了“今宵剩把银釭照”的词牌。鹧鸪啼处远人行,与你文中情景气氛倒也挺合适。
关于权逊的评不少,且大多精准到位。众基友也都博学多才,我就献丑了,不妥的地方欢迎大家来拍TVT




##


  故事的开头是方士招魂。
  说到招魂,第一反应总是楚地、三闾大夫。山鬼喑啼风雨。
  天问九歌,香草美人,浪漫奇瑰。那些流丽的辞赋里,不乏对君明臣贤的期盼。
  伯言却比屈子幸运得多。主上信赖、家族显赫、功成名就,总有段尚算圆满的时光。沧浪濯缨,他于三丈软红里不可能不染尘埃,远离人间烟火俗世纷争。但君子如玉如砥,自有所持。
  而二人相似的地方,九死未悔,中道改路。字字唏嘘。
  新人歌楚些,旧魂哀江南。


  再数一数之前或是之后,重璧台、甘泉殿、马嵬坡……这些都是君主和他们宠妃的传说,不该用以形容君臣。可有一句,众皆堪用。
  人非木石皆有情。
  一直以为权逊之间的关系,利益得失是不能忽视的,既是虐点也是萌点。但无论如何,四十余载相知相伴,点滴情分,聚沙成塔,亦不可否认。


  累年的潜蛰,终于一举成名。赫赫战功,鞍马荣光。主上执鞭,百司屈膝。
  然后呢。
  然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
  江东子弟,绕来绕去绕不开那句说滥了的话,不见白头。还有另一句,生死无悔。
  与其他众多将领相比,伯言算是难得,毕竟他活到了华发已生的年岁。不知权逊二人是否曾经以为他们是可以相扶到老,为后世留下一段君臣佳话的。惜乎,无可挽回。
  又过数年,他将那些诘问伴着半生纠葛付之一炬,莫令人见。


  白乐天有句诗恰好适用,说来尤其引人涕下。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文里孙权说:“你已经离开很多年了。不只是你,还有很多人。”
  人道七十古来稀。江东至尊,果真福寿绵长。刘琬当日那句“大贵之表,年又最寿”一语成谶。只是不知,在最后的那几年里,他眼见着昔日旧交相继谢世,端坐于高殿明堂时,可否会想起那个曾被他委以王印、董督军国的臣子。
  故人凋敝,独揽六郡河山。


  再后来,千寻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
  我们的故事从那个盛世末代说起,画角动地,战马嘶鸣,自此终该画上一个休止符,又是崭新的时代訇然开启。这段世事大梦,匆匆数十载,结局也不过换作人生几度新凉。
  可说到底,总归是并肩走了这么一场。像歌里唱的,聚散皆是缘,离合总关情。能在书里同他们相遇也是一种缘分。
  关于结局,抱憾也罢,扼腕也罢,都不容更改。我们倾心的是那一段不可复制的时光。偶尔恸哭一场也无妨,留下更多的却还是那股驰骋纵横的英雄气。
  任他江山须臾改,此生终是不枉。故事里的人如此,我们亦如此。
  幸甚至哉。




  ——完——





山核桃 2014-07-05 20:23
这文其实太短了,所以看到姑娘特地写了评实在叫人吃惊,要是把它扩成个中篇什么的就引人注目多了,那文的意境真不错,就是看过后觉得特别空幻,像一个隐约的梦境。


查看完整版本: [-- 【评论】鹧鸪天(评《高照银釭》)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SP3 Code ©2003-2010 PHPWind
Time 0.056626 second(s),query:2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