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吐槽】一些有关孙权的罕见史料检索 --]

三国JQ研究所 -> 舌战群儒(杂谈) -> 【吐槽】一些有关孙权的罕见史料检索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侠恪 2018-01-22 18:54

【吐槽】一些有关孙权的罕见史料检索

新人首帖,过来暖暖冷清的JQS。这里一只侠恪,出没于吕蒙吧等地,吃权蒙的吕蒙粉,还喜欢顾谭哈哈哈...在JQ所潜水多年没有注册,利用百度快照艰苦地看着文,后来才发现是浏览器的问题,于是换了个浏览器就瞬间注册了,气哭 这个吐槽文大概是分享一下比较有趣的而且很少见的史料吧,能让我们了解到更多权仔的神奇故事,长期慢更。


【樊口之北有湾,昔孙权装大船,名之曰长安,亦曰大舶,载坐直之士三千人,与羣臣泛舟江津,属值风起,权欲西取芦洲,谷利不从,及拔刀急上,令取樊口薄,舶船至岸而败,故名其处为败舶湾。因凿樊山为路以上,人即名其处为吴造岘,在樊口上一里,今厥处尚存。《江水记》庾仲雍】

再现孙权神起名...什么快航惊帆都是浮云,这里还有叫长安大舶的,而且群臣泛舟什么的...嘿嘿嘿



《武昌记》曰:樊口南有大姥庙,孙权常猎于山下。依夕,见一姥问权:猎何所得?曰:正得一豹。母曰:何不竖豹尾。忽然不见。

你权不仅猎虎,而且沉迷猎豹。这个老奶奶有点鬼故事的感觉,是不是土地婆婆啊(你走)



《古今注》:孙权时名舸爲赤马,言如马之走陆也。

赤马,为什么想起了赤兔哈哈哈哈哈哈...名舸爲赤马,至尊脑洞还是很大的,而且热衷于起名




《字汇补》:淳化帖薛稷书,孙权与介象论脍,象以𩞮鱼爲上。乃庭中作坎置水,投以钓饵,不经食,得𩻨鱼付厨。

至尊是真·吃货,不仅钓鱼而且爱吃鱼emmm怪不得老年会中风(你走)


吴王孙权曾江行。食脍有馀。因弃之中流,化而为鱼。今有鱼犹名吴馀脍者。长数寸。大如筯。尚类脍形也。《博物志》

你权日常吃鱼...而且还吃撑了,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啊...(划掉)这鱼成精了23333


吴孙权时,有掘得铜匣,长二尺七寸。以琉璃为葢。又一白玉如意。所执处皆刻龙虎及蝉形。莫能识其由。使人问综。综博物者也。曰:“昔秦皇以金陵有天子气,平诸山阜,处处埋宝,以当王气。”此盖是乎。《酉阳杂俎》

盗墓权一则。这个综是胡综,孙权的发小好基友。至尊之前在广州这边还派人试图盗南越王赵佗的墓,但是找不到,只能盗到他儿子的emm


呼~~~~今天就更到这里啦!!!也不知道会更到啥时候嘿嘿嘿就当是促进版面活跃啦












刁蛮公主铁欣 2018-01-22 19:23
先马一下~(好像插楼了)
权仔好可爱嘿嘿~
话说吃鱼不会导致中风的吧……相反能预防 感觉你想说的是痛风?

侠恪 2018-01-22 19:47
居然有活人!抱住
权仔当然又可爱又妩媚啦(bushi)
emm这么尴尬的吗,我想着吃鱼什么的又肥又油腻,然而我错

当代轩冕 2018-01-22 21:07
完结文区好像的确进不去诶.....我现在只打算刷到1200好看肉什么的

这种考据贴必须要来顶一发,感觉史料出处都挺冷门的....之前倒是找到过不少权逊的史料在太平御览里面

话说说到盗墓,我莫名想起汲冢书(也就是竹书纪年)什么的,要是二谋能盗出些文献上来,也还是可以挖挖的23333

我觉着孙权喜欢吃鱼可能是因为地理位置原因?不管是武昌还是建业都是临江的,肯定鱼多嘛,而且当时饮食并不算发达,张季鹰眼中的美味就是鲈鱼脍莼菜羹什么的,仲谋日常吃鱼也就可以理解啦

侠恪 2018-01-25 17:50
我也是想刷到1200看肉啊!!!来来来一起加油,看了看自己的威望发现还有好远好远,不知有没有水楼qwqqqq
太平御览好像有很多专门的检索工具,这种类书要是认真翻起来分分钟吐血....所以很佩服作者们
汲冢书蝌蚪文什么的很刺激2333然而而二谋内心想着挖出点军费掠多点人口
应该是地理原因的,初中的时候看走马楼那个吴简研究,里面有篇分析踵足和当地吃鱼、血吸虫病有关,而且辛追好像也有这个病来着...莫名又想到啥“宁饮建业水,不食武昌鱼”emm

侠恪 2018-01-25 18:05
突然想起我是个挖着坑的人,于是以下为今日更新

侠恪 2018-01-25 18:10
曹公尝切齿欲杀之,然复无正有入法应殆之罪,又惜有杀儒生之名,乃谪作鼓吏,衡了无悔情耻色,乃缚角于柱,口就吹之,乃有异声,并摇鼓兆击鼓,闻者不知其一人也。而论更剧,无所顾忌,寻亡走投荆州牧刘表,表欲作书与孙权,讨逆于时已全据江东,带甲百万,欲结辅车之援,与共距中国,使诸文士立草,尽思而不得表意。乃示衡。衡省之曰:“但欲使孙左右持刀儿视之者,此可用尔,傥令张子布见此,大辱人也。”即摧坏投地,表怅然有怪色,谓衡曰:“为了不中芸锄乎?惜之也。《抱朴子》



费禕使吴,孙权飨之。逆敕群臣,使至伏食勿起。禕至,权为辍食。禕嘲之曰:“凤凰来朝,麒麟吐哺。钝驴无知,伏食如故。”诸葛瑾辍食反嘲之曰:“爰植梧桐,以待凤凰。有何燕雀,自称来翔。何不弹射,使还故乡。”《金楼子》
【这个好像在诸葛恪传里面有引】



又东有逍遥津,水上旧有梁,孙权之攻合肥也,张辽败之于津北,桥不撤者两版,权与甘宁蹴马趋津,谷利自后著鞭助势,遂得渡梁。凌统被铠落水,后到追亡,流涕津渚。施水又东分为二水,枝水北出焉,下注阳渊。施水又东迳湖口戍,东注巢湖,谓之施口也。



又东,右合油口,又东迳公安县北,刘备之奔江陵,使筑而镇之。曹公闻孙权以荆州借备,临书落笔。杜预克定江南,罢华容置之,谓之江安县,南郡治。吴以华容之南乡为南郡,晋太康元年,改曰南平也。县有油水,水东有景口,口即武陵郡界。景口东有沦口,沦水南与景水合,又南通澧水及诸陂湖。



陆水又屈而西北流,迳其县北,北对金城,吴将陆涣所屯也。陆水又入蒲圻县北,迳吕蒙城西,昔孙权征长沙、零、桂所镇也。陆水又迳蒲矶山,北入大江,谓之刀环口。又东迳蒲矶山北,北对蒲圻洲,亦曰擎洲,又曰南洲。洲头,即蒲圻县治也,晋太康元年置。



沔左有郤月城,亦曰偃月垒,戴监军筑,故曲陵县也,后乃沙羡县冶。昔魏将黄祖所守,遣董袭、凌统攻而擒之。祢衡亦遇害于此。衡恃才倜傥,肆狂狷于无妄之世,保身不足,遇非其死,可谓咎悔之深矣。江之右岸有船官浦,历黄鹄矶西而南矣。直鹦鹉洲之下尾,江水溠曰洑浦,是曰黄军浦。昔吴将黄盖军师所屯,故浦得其名,亦商舟之所会矣。船官浦东即黄鹄山,林涧甚美,谯郡戴仲若野服居之。山下谓之黄鹄岸,岸下有湾,目之为黄鹄湾。黄鹄山东北对夏口城,魏黄初二年,孙权所筑也。依山傍江,开势明远,凭墉藉阻,高观枕流。上则游目流川,下则激浪崎岖,寔舟人之所艰也。对岸则入沔津,故城以夏口为名,亦沙羡县治也。江水左得湖口,水通太白湖,又东合滠口,水上承溳水于安陆县,而东迳滠阳县北,东流注于江。江水又东,湖水自北南注,谓之嘉吴江。
【偃月坞、夏口城相关】


以上未标明出处的均出自《水经注》

        

侠恪 2018-01-25 18:23
鄂,今武昌也。孙权以魏黄初元年,自公安徙此,改曰武昌县。鄂县徙治于袁山东,又以其年立为江夏郡,分建业之民千家以益之。至黄龙元年,权迁都建业,以陆逊辅太子镇武昌,孙皓亦都之,皓还东,令滕牧守之。晋惠帝永平中,始置江州,傅综为刺史,治此城,后太尉庾亮之所镇也,今武昌郡治。城南有袁山,即樊山也。《九州记》


县有封水。又西南流入广信县,南流注于郁水,谓之封溪水口者也。郁水又东迳高要县,牢水注之,水南出交州合浦郡,治合浦县,汉武帝元鼎六年,平越所置也。王莽更名曰桓合,县曰桓亭。孙权黄武七年,改曰珠官郡。郡不产谷,多采珠宝,前政烦苛,珠徙交趾,会稽孟伯周为守,有惠化,去珠复还。郡统临允县,王莽之大允也。牢水自县北流,迳高要县入于郁水。郁水南迳广州南海郡西,泿水出焉。又南,右纳西随三水,又南迳四会浦,水上承日南郡卢容县西古郎究,浦内漕口,马援所漕。水东南曲屈通郎湖,湖水承金郎究,究水北流,左会卢容、寿泠二水。卢容水出西南区粟城南高山,山南长岭,连接天障。岭西卢容水凑,隐山绕西卫北,而东迳区粟城北,又东,右与寿泠水合,水出寿泠县界。魏正始九年,林邑进侵,至寿泠县以为疆界,即此县也。寿泠县以水凑,故水得其名。东迳区粟故城南,考古志,竝无区粟之名。《地理志》




侠恪 2018-01-25 18:34
县有关羽濑,所谓关侯滩也。南对甘宁故垒。昔关羽屯军水北,孙权令鲁肃、甘宁拒之于是水。宁谓肃曰:羽闻吾咳唾之声,不敢渡也,渡则成擒矣。羽夜闻宁处分,曰:兴霸声也,遂不渡。


湘水又北迳白沙戍西,又北,右会东町口,㵋水也。湘水又左合决湖口,水出西陂,东通湘渚。湘水又北,汨水注之。水东出豫章艾县桓山,西南迳吴昌县北,与纯水合。水源出其县东南纯山,西北流,又东迳其县南,又北迳其县故城下。县是吴主孙权立。纯水又右会汨水,汨水西迳罗县北,本罗子国也。故在襄阳宜城县西,楚文王移之于此,秦立长沙郡,因以为县,水亦谓之罗水。


汉永元中,太守张躬筑塘以通南路,兼遏此水。冬夏不增减,水至清深,鱼甚肥美。每于夏月,江水溢塘而过,居民多被水害。至宋景平元年,太守蔡君西起堤,开塘为水门,水盛则闭之,内多则泄之,自是居民少患矣。赣水又东北迳王步,步侧有城,云是孙奋为齐王镇此城之,今谓之王步,盖齐王之渚步也。郡东南二十馀里又有一城,号曰齐王城。筑道相通,盖其离宫也。赣水又北迳南昌左尉廨西,汉成帝时,九江梅福为南昌尉居此,后福一旦舍妻子,去九江,传云得仙。赣水又北迳龙沙西,沙甚洁白,高峻而阤,有龙形,连亘五里中,旧俗九月九日升高处也。昔有人于此沙得故冢,刻塼题云:西去江七里半,筮言其吉,卜言其凶。而今此冢垂没于水,所谓筮短龟长也。赣水又迳椒丘城下,建安四年,孙策所筑也。赣水又历钓圻邸阁下,度支校尉治,太尉陶侃移置此也。旧夏月,邸阁前洲没,去浦远。景平元年,校尉豫章,因运出之力,于渚次聚石为洲,长六十馀丈,洲里可容数十舫。赣水又北迳鄡阳县,王莽之豫章县也。馀水注之,水东出馀汗县,王莽名之曰治干也。馀水北至鄡阳县注赣水。赣水又与鄱水合,水出鄱阳县东,西迳其县南,武阳乡也。地有黄金采,王莽改曰乡亭。馀水北至鄡阳县注赣水。赣水又与鄱水合,水出鄱阳县东,西迳其县南,武阳乡也。地有黄金采,王莽改曰乡亭。孙权以建安十五年,分为鄱阳郡。鄱水又西流注于赣。又有缭水入焉,其水导源建昌县,汉元帝永光二年,分海昬立。缭水东迳新吴县,汉中平中立。缭水又迳海昬县,王莽更名宜生,谓之上缭水,又谓之海昬江。分为二水,县东津上有亭,为济渡之要。其水东北迳昌邑城,而东出豫章大江,谓之慨口。昔汉昌邑王之封海昬也,每乘流东望,辄愤慨而还,世因名焉。其一水枝分别注,入于循水也。
【想起了近两年考古发现海昏侯墓...而且被诸葛恪怒怼的孙奋在这里筑了个城,他大伯孙策也在这附近筑了个椒丘城】



孙权使贺齐讨黟、歙山贼,贼固黟之林历山,山甚峻絶,又工禁五兵,齐以铁杙椓山,升出不意,又以白棓击之,气禁不行,遂和奇功平贼。于是立始新之府于歙之华乡,令齐守之,后移出新亭。
【讨山越的贺齐】


紫溪东南流迳桐庐县东为桐溪,孙权藉溪之名以为县目,割富春之地立桐庐县。自县至于潜,凡十有六濑。第二是严陵濑,濑带山,山下有一石室,汉光武帝时,严子陵之所居也。故山及濑皆即人姓名之。山下有磐石,周回十数丈,交枕潭际,盖陵所游也。桐庐溪又东北迳新城县入浙江。县,故富春地,孙权置,后省并桐庐,咸和九年,复立为县。浙江又东北入富阳县,故富春也。晋后名春,改曰富阳也。东分为湖浦。浙江又东北迳富春县南。县,故王莽之诛岁也。江南有山,孙武皇之先所葬也。汉末,墓上有光,如云气属天。黄武四年,孙权以富春为东安郡,分置诸郡,以讨士宗。浙江又东北迳亭山西,山上有孙权父冢。
【二谋和他的家乡...置来置去的...emm还有坚爹冢】


建安十六年,县民郎稚作乱,贺齐讨之。孙权分馀杭立临水县。


以上均出自《水经注》


孙权时,永康县有人入山,遇一大龟,即束之以归。龟便言曰:游不量时,为君所得。担者怪之,载出欲上吴王。夜宿越里,缆船于大桑树。宵中,树忽呼龟曰:元绪,奚事尔也?龟曰:行不择日,今方见烹,虽尽南山之樵,不能溃我。树曰:诸葛元逊识性渊长,必致相困,令求如我之徒,讨将安泊?龟曰:子明无多辞。既至建业,权将煮之,烧柴万车,龟犹如故。诸葛恪曰:燃以老桑乃熟。献人仍说龟言,权使伐桑取煮之,即烂。故野人呼龟曰元绪。《异苑》
【这个好像在诸葛恪传也有记载,但是忘了是在裴注还是集解】


又迳永兴县北,县在会稽东北百二十里,故馀暨县也。应劭曰:阖闾弟夫㮣之所邑,王莽之馀衍也。汉末童谣云:天子当兴东南三馀之间。故孙权改曰永兴。县滨浙江,又东合浦阳江。江水导源乌伤县,东迳诸暨县,与泄溪合。溪广数丈,中道有两高山夹溪,造云壁立,凡有五泄。下泄悬三十馀丈,广十丈;中三泄不可得至,登山远望,乃得见之,悬百馀丈,水势高急,声震水外;上泄悬二百馀丈,望若云垂。此是瀑布,土人号为泄也。江水又东迳诸暨县南,县临对江流。江南有射堂,县北带乌山,故越地也。先名上诸暨,亦曰句无矣。《国语》



慈见吴先主孙权,权素知慈有道,颇礼重之。权侍臣谢送知曹公刘表皆忌慈惑众,复谮于权,欲使杀之。后出游,谓慈俱行,令慈行于马前,欲自后刺杀之。慈著木屐,持青竹杖,徐徐缓步行,常在马前百步,著鞭策马,操兵器逐之,终不能及。送知其有道,乃止。《神仙传》


当代轩冕 2018-01-25 20:28
1200什么的我也刷了好久好久.....现在还是差了那么一点,水楼我曾经各个板块都找过,可以用来水的板块都是木有威望的,伤心......
走马楼吴简真心是魏晋史研究者的福利啊~十万多片的简牍,这种数量的原始资料够写多少篇开题论文了(不是),其他两国好像还没出土过这么丰富的文物资料

当代轩冕 2018-01-25 20:32
《金楼子》是本札记类型的书,感觉诸葛瑾这个抖机灵怼费祎的段子被收录进去居然毫无违和感~话说孙权好像特别喜欢在宴会上戏弄人

侠恪 2018-01-25 22:16
是啊关键是发掘工作还没有结束,...真的可以说是宝库了2333一堆论文就此诞生,魏晋本来史料少就是硬伤了,突然有那么多一手史料真是开心炸

侠恪 2018-01-25 22:17
哈是诸葛恪,孙权就喜欢喝酒然后酒品又不好,怒怼虞翻,各种开玩笑写驴什么的。毕竟顾念孙权了更妩媚23333

侠恪 2018-01-25 22:18
哈是诸葛恪,孙权就喜欢喝酒然后酒品又不好,怒怼虞翻,各种开玩笑写驴什么的。毕竟顾念孙权了更妩媚23333

侠恪 2018-01-26 09:25
京师南北,并有连岭,而蒋山独隆崛峻异,其形象龙,实杨都之镇也。孙权葬山南,因山为名,号曰蒋陵《丹阳记》
【然后现在是梅花山???】


盆城,灌婴所筑,孙权经此城,自摽井地,令人掘之,正得故井,铭云颍阴侯所开,云三百年当塞,塞后不满百年,当为应运者所开,权欣悦,以为己瑞,井甚深大,江中风浪,此井辄动,常当之。《浔阳记》
【又在掘东西...还好不是掘墓。我百度一下都不知道这个盆城是什么,倒是南京浦口区有个盆城街道,至于灌婴有没有来过南京我不熟悉这段,这个有待考据】


遂东说孙权,北抗大魏,以乘胜之师,翼佐取蜀,及玄德临终,禅其大位,在扰攘之际,立童蒙之主,设官分职,班叙众才,文以宁内,武以折冲,然后布其恩泽于中国之民,其行军也。路不拾遗,毫毛不犯,勋业垂济而陨,观其遗文,谋谟弘远,雅规恢廓,己有功则让于下,下有●则躬自咎,见善则迁,纳谏则改,故声烈震于遐迩也。孟子曰:闻伯夷之风,贪夫廉,余以为睹孔明之忠,奸臣立节矣。殆将与伊吕争俦,岂徒乐毅为伍哉。《艺文类聚》








侠恪 2018-01-26 09:39
《魏阮瑀为魏武与孙权书》曰:每览古今所由改趣,因缘侵辱,用成大变,若韩信伤心于失楚,彭宠积望于无异,卢绾嫌畏于已隙,英布忧迫于情漏,此事之缘也。孤与将军,恩如骨肉,而忍绝王命,明弃硕交,不能远度孤心,近虑事势,遂赍见薄之决计,秉翻然之成议,常思除弃小事,更申前好,二族俱荣,祚流后嗣,高帝设爵以延田横,世祖指河而誓朱鲔,君之负累,岂如二子,是以至情,愿闻德音,智者之虑,虑于未形,达者所规,规于未兆,是故子胥知姑苏之有麋鹿,辅果识智伯之为赵禽,穆生谢病以免楚难,邹阳北游,不同吴祸,此四士者,岂圣人哉。徒通变思深,以微知著耳,若能内取子布,外击刘备,以效赤心,用复前好者,则江表之任,长以相付,高位重爵,坦然可观。


《吴志》曰:蜀使张奉使,于孙权前,以姓名啁阚泽,泽不能答,薛综下行酒,用劝云,蜀者何也。有犬为独,无犬为蜀,横目句身,虫入其腹。奉曰:不当复说君吴耶。综应声曰:无口为天,有口为吴,君临万邦,天子之都,于是众坐喜笑,而奉无对。
【这个好像诸葛恪也答了个类似的,还是我失忆了...挠头,突然想起祁奚梗】


晋中兴书》曰:中宗以祖逖为前锋都督,径北渡江。中流誓曰:祖逖不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此江。
又曰:吴主孙权。与蜀盟文曰:天降丧乱,皇纲失凉,逆臣承衅,劫夺国柄,始于董卓,终于曹操,九州辐裂,普天无继,及操子丕,偷取天位,而睿么么,寻亦凶逆,昔共工乱蒙,而高辛行师,三苗千度,而虞舜征焉。今日灭睿,擒其徒党,非汉与吴,将复谁在,建大事,必先盟誓,汉之与吴,虽信由中,然分土列境,宜立盟约,使东西士民,咸共闻知,既盟之后,戮力一心,同讨魏贼,救危恤患,分灾共庆,各守分土,无相侵犯,传之后叶,克终若始,有渝此盟,创祸先乱,俾坠其师,无克祚国。


谷利,孙权奴。《艺文类聚》
【一个封侯的传奇奴隶(划掉)】


《魏文帝册孙权太子登为东中郎封侯文》曰:盖河洛写天意,符谶述圣心,昭晰著明,与天谈也。故易曰: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孙将军归心国朝,忠亮之节,同功佐命,而其子当为魏将军,著在图谶,犹汉光武受命,李氏为辅,王梁孙咸,并见符纬也。斯乃皇天启佑大魏,永令孙氏仍世为佐,其以登为东中郎将,封县侯万户,昔周嘉公旦,祚流七胤,汉礼萧何,一门十侯,今孙将军亦当如斯,若夫长平之荣,安丰之宠,方斯蔑如。陈徐陵进武帝为长城公诏曰:德懋懋官,功懋懋赏,皇王盛则,所谓元龟,司空公南徐州刺史长城县开国侯讳,志怀夤亮,风度弘远,体文经武,明允笃诚,曩者率五岭之强兵,诛四海之雠敌,固以勒功彝鼎,书勋太常,克定京师,勤劳自重,自镇抚枌榆,永宁丰沛,东凉既息,北蔡无归,代马燕犀,气雄天下,裹粮坐甲,固敌是求,方欲大讨于秦崤,敦修于与睦,协谋上相,爰纳朕躬,思所以敬答忠勋,用申朝典,可进爵为长城县公。
【子高相关x】



《魏文帝策命孙权九锡文》曰:盖圣王之法,以德诏爵,以功制禄,劳大者禄厚,德盛者礼丰,故叔旦有夹辅之勋,太公有鹰扬之功,并启土宇,并受备物,所以表章元功,殊异贤哲也。朕以不德,承运革命,思齐先代,坐而待旦,惟君天姿忠亮,命世作佐,深睹历数,达见废兴,远遣行人,浮于潜汉,望风景附,抗疏称蕃,忠肃内发,款诚外照,信著金石,义盖山河,朕甚嘉马,今封君为吴王,使持节高平侯,其授君玺绶策书,以大将军使持节都督交州领荆益州牧事,锡君青土,苴以白茅,对扬朕命,以君东夏,今又加君九锡,其敬听后命。
【和上面应该是一套亲子装】


《檄吴将校》曰:孙权小子,未辩菽麦,要领不足以膏萧斧,名字不足以污简墨,谓为舟楫足以拒皇威,江湖可以逃严诛,不知天网设张,以在纲目,爨镬之鱼,期于消烂也。若使水而可恃,则洞庭无三苗之墟,子阳无荆门之败,朝鲜之垒不刊,两越之旌不拔也。丞相衔奉国威,为民除害,元恶大憝,必当枭夷,盖凤鸣高冈,以远罻罗,圣贤之德也。鸋觖之鸟,巢于苇苕,苕折子破,下愚之惑也。今江东之地,无异苇苕,诸贤处之,信亦危矣。
【前面几句骂人不带脏字233学到了】



吴胡综《大牙赋》曰:黄初八年,黄龙见夏口,孙权称号,因瑞改元,作黄龙大牙,常在军中,进退视其所向。命综为赋曰:狼狐垂蒙,实惟兵精,圣人观法,是效是营,始作器械,爰求厥成,明明大吴,实天生德,仍律天时,制其神军,取象太一,五将三门,疾则如电,迟则如云,进止有度,约而不烦,四灵既布,黄龙处中,周制日月,实曰太常,杰然特立,六军四望。
【胡综给我的印象就是很能写23333看胡综传都想爆炸】


《费褘别传》曰:孙权以手中常所执宝刀赠之。
【你权不仅送衣服,还送刀...】



侠恪 2018-01-26 09:52
富春人,与母居,至孝笃信,种瓜为业,忽有三年少来乞瓜,为锺定墓地,出门悉化为白鹤。孙权祖也。《孙锺》
【想起富春瓜农那个梗2333】


孙权数射雉,潘浚谏权。权曰:时时蹔出耳,不复如往日也。浚曰:天下未定,万机务多,射雉非急,弦绝括破,皆能为害,浚乃手自撤坏雉翳,权由是遂绝不复射雉。枹朴子曰:白雉有种,南越尤多,按地域图,今之九德,则古之越裳也。盖白雉之所出,周成王所以为瑞者,贵其所自来之远,明其德化所被之广,非谓此为奇也。《艺文类聚引江表传》
【这段好像在三国志也有但是不记得是集解还是啥了,反正能吐槽就贴上来了。2333这下好了,你权不仅射虎射豹还射野鸡】


《与孙权书》曰:前使于禁郭及土,所遗吾纤骊马,本欲使禁自致之,念将军傥欲速得,今故以付徐奉往,此二马,朕之常所自乘,甚调良善走,数万疋之极选者,乘之真可乐也。中国虽饶马,其知名绝足,亦时有之耳。


《蜀将诸葛亮》:讨贼还成都,孙权遣劳问之,送驯象二头与刘禅。


《晋中兴书》曰:昔秦始皇东游,望气者云,五百年后,东南金陵之地,有天子气,于是始皇改为秣陵,堑北山,绝其势,今建康即秣陵西北界,所堑即建康南淮中也。按始皇东游之岁,至孙权僭号,四百三十七年,考之年数既不合,挍之基宇又非伦,岂应帝王之符,而见兆于上代乎。有晋金行,奄君四海,金陵之祥,其在斯矣。且秦政东游,至今五百二十六年,所谓五百年后当有王者也。



魏武据中原,刘备割巴蜀,孙权尽有江东之地。三国鼎立,战争不息。刘备章武元年,有户二十万,男女口九十万。及平蜀,得户二十八万,口九十四万,带甲将士十万二千,吏四万,通计户九十四万三千四百二十三,口五百三十七万二千八百八十一。除平蜀所得,当时魏氏唯有户六十六万三千四百二十三,口有四百四十三万二千八百八十一。孙权赤乌五年,有户五十二万,男女口二百三十万。《历代盛衰户口》



货币之兴远矣,夏商以前,币为三品。珠玉为上币,黄金为中币,白金为下币。白金为银。太公立九府圜法。周景以母子相权。秦用黄金铜钱为上下二等。汉兴为八铢,或为荚钱,或作白金,或作赤仄,八铢五分,迭废迭用。王莽又设错刀金银龟贝凡数十品。公孙述始作铁钱。魏文帝谷帛相贸。刘备以一当百。孙权以一当千。理道陵夷,则有鹅眼、线环之别;王纲解纽,又有风飘、水浮之异。名目繁杂,不能遍举,缅徵损益,可略而言。原夫立钱之意,诚深诚远。凡万物不可以无其数,既有数,乃须设一物而主之。其金银则滞于为器为饰,谷帛又苦于荷担断裂,唯钱但可贸易流注,不住如泉。若谷帛为市,非独提挈断裂之弊,且难乎铢两分寸之用。历代钱货,五铢为中,一品独行,实臻其要。今钱虽微重于古之五铢,大小斤两,便于时矣。《通典》



魏文帝黄初二年,罢五铢钱,使百姓以谷帛为市买。至明帝代,钱废谷用既久,人闲巧伪渐多,竞湿谷以要利,作薄绢以为市。虽处以严刑,而不能禁也。司马芝等举朝大议,以为用钱非徒丰国,亦所以省刑,今若更铸五铢,于事为便。帝乃更立五铢钱,至晋用之,不闻有所改创。蜀先主刘备攻刘璋,与士众约:“若事定,府库百姓,孤无取焉。”及拔成都,士众皆舍干戈,赴诸库藏取宝物,军用不足,备甚忧之。西曹掾刘巴曰:“易耳,但当铸钱,一直百钱,平诸物价,令吏为官市。”备从之,数月之闲,府库充实。文曰直百,亦有勒为五铢者,大小秤两如一焉。并径七分,重四铢。吴孙权嘉平五年,铸大钱,一当五百,文曰“大泉五百”,径一寸三分,重十二铢。而使吏人输铜,计铸毕,设盗铸之科。赤乌元年,铸一当千大钱,径一寸四分,重十六铢。故吕蒙定荆州,孙权赐钱一亿。钱既太贵,但有空名,人闲患之。后权令曰:“往日铸大钱,云以广货,故听之。今闻人意不以为便,其省之,铸为器物,官勿复出也。私家有者,并以输藏,平畀其直,勿有所枉。”《通典》
【可以说是很真理了。还有孙权嘉平五年是什么鬼...禾】


时铸钱都将长史高谦之,即高恭之兄,字道让。上表求铸三铢钱曰:“盖钱货之立,本以通有无,便交易。故钱之轻重,时代不同。太公为周置九府圜法,至景王时更铸大钱。秦兼海内,钱重半两。汉兴,以秦钱重,改铸厕钱,至孝文五年,复为四铢。孝武时,悉复销坏,更铸三铢,至元狩中,变为五铢。又造赤仄,以一当五。王莽摄政,钱有六等:大钱重十二铢,次九铢,次七铢,次五铢,次三铢,次一铢。魏文帝罢五铢钱,至明帝复立。孙权江左铸大钱,一当五百。权赤乌五年,复铸大钱,一当千。轻重大小,莫不随时而变。窃以食货之要,八政为首,聚财之贵,贻训典文。是以昔之帝王,乘天地之饶,御海内之富,莫不腐红粟于太仓,藏朽贯于泉府,储畜既盈,人无困弊,可以宁谧四极,如身使臂者矣。昔孝武外事四夷,遂虚国用。盐铁既兴,钱币屡改,少府遂丰,上林饶积。外辟百蛮,不增赋者,皆计利之由也。今群妖未息,四郊多垒,徵税既烦,千金日费,资储渐耗,财用将竭,诚杨氏献说之秋,桑、儿言利之日。夫西京之盛,钱犹屡改,并行小大,子母相权。况今寇难未除,州郡沦没,人物凋零,军国用少,别铸小钱,可以富益,何损于政,何妨于人也。且政兴不以钱大,政衰不以钱小,唯贵公私得所,政化无亏,既行之于古,亦宜效之于今矣。昔禹遭大水,以历山之金铸钱,救人之困。汤遭大旱,以庄山之金铸钱,赎人之卖子者。今百姓穷悴,甚于曩日,钦明之主岂得垂拱而观之哉!臣今此铸,以济交乏,五铢之钱,任使并用,行之无损,国得其益。”诏将从之,事未就,会卒。《通典》



上,汉以吕禄为上将军。骑,汉武帝以公孙敖及公孙贺并为骑将军。楼船,汉元封三年,以荀彘为之。横海,汉元鼎六年,以韩说为之,击东越有功。材官,汉李息为之,掌理宫室。贰师,汉李广利为之,征贰师城,取善马,故以为号。轻车,汉武帝以公孙贺为之。伏波,汉武帝征南越,始置此号,以路博德为之。后汉马援亦为之。伏波者,船涉江海,欲使波浪之伏息。中军,汉武帝以公孙敖为之。强弩,汉武帝以李沮为之。戈船,环氏要略云:“建戈于船上,浮渡沮水,以讨北狄。”奋威,汉武帝以田千秋为之。度辽,汉武帝初以范明友为度辽将军。后汉明帝永平八年,又置,屯五原。银印青绶。种暠字伯景,为度辽将军,诚心怀抚,信赏分明,乃去烽燧斥堠,边方晏然。及卒,匈奴举国伤惜。单于每入朝贺,每见坟辄哭泣祭祀。又李膺为度辽将军,声振远域。积射,汉有之。晋武帝泰始四年省。太康十五年立射营弩营,置积射强弩将军主之。建威,汉元帝以韩安国、王晏并为之。光武以耿弇为之。九武,王莽拜将军九人,皆以武为号,号曰九武将军。征虏,后汉建武中,始以祭遵为,后张飞亦为之。武牙,后汉光武以盖延为之。横野,后汉光武以王常为横野大将军,位与诸将绝席。捕虏,后汉永平中,马武为之。鹰扬,后汉建安中,魏武以曹洪为之。讨逆,后汉末,以孙策为之。破虏,后汉末,以孙坚为之。讨虏,后汉末,以孙权为之。安汉,蜀糜竺为之,班在军师将军之右。武威,魏武帝以于禁为之。抚军,魏武帝置,以司马宣王为之。淩江,魏置,以罗献为之。宁朔,魏以王浑为之。横江,吴鲁肃为之。又曰:“鲁潢江昔仗万人,屯据陆口界。”龙骧,晋武帝置,以王浚为之。殿中,宋初置之。黑槊,后魏于粟磾好持黑槊以自卫,刘裕遥见,题书与之曰“黑槊公麾下”。明帝因授黑槊将军。牙门将。冠服与将军同。魏文帝黄初中置。明帝以胡烈为之。又王隐晋书云:“陆机少袭父为牙门将,吴人重武官故也。”晋惠帝特置四部牙门,以汝南王佑为之。蜀以赵云为之。《通典》




秦汉以下,始加置詹事、中庶子及诸府寺等官,亦有以他官而监护者。汉孝宣帝欲令中郎将许舜监护太子家,疏广以为示狭,非所以广太子也。后汉顺帝立太子居承光宫,以侍御史种暠监护。有中常侍卒乘衣车来载太子。太子太傅杜乔忧惧不能止,开门将出,而暠至,手剑当车曰:“太子国之储副,人命所系。常侍来,无尺一,何以得将太子去,何知不与内宠奸臣共挟邪谋。今日之事,有死而已。”乃遣乔诣台启白,得中决敕,乃听之。自魏明帝以后,久旷东宫,制度阙废,官司不具。吴孙权即位,孙登为太子,兼置四友等官。以诸葛恪为左辅,张休为右弼,顾谭为辅正都尉,陈表为翼正都尉,是为四友。于是东宫号为多士。晋初,詹事、左右率、庶子、中舍人诸官并未置。唯置卫率令典兵,二傅并摄众事。至咸宁元年,始置詹事,以领宫事。《通典》



古者,天子有庶子之官,周官谓之诸子。职诸侯卿大夫之庶子,掌其戒令与其教理,有大事则帅国子而致于太子,唯所用之。秦因之,置中庶子、庶子员。宋志云:“后汉置中庶子。”按:齐人邹阳上疏云“秦皇帝任中庶子蒙嘉之言”,则庶子之为秦官明矣。汉因之,有庶子,员五人。史丹、王商、欧阳地馀并为中庶子。王莽改曰中尚翼子。后汉员五人,职如侍中,而庶子无员,职如三署中郎。凡庶子主宫中并诸吏之适子及支庶版籍。魏因之。在吴为亲近之官。吴张温言于孙权曰:“中庶子官最亲密,切问近对,宜用隽选。”由是以顾谭为之。晋中庶子、庶子各四员,职比侍中、散骑常侍及中书监令,皆以俊茂者为之,或以郡守参选。山公启事曰:“中庶子缺,宜得俊茂者。以济阴太守刘俨、城阳太守石崇参选。”晋书曰:“郑默为中庶子,朝廷以为太子官属,宜称陪臣。默上言皇太子体皇极之尊,无私于天下,宫臣皆受命天朝,不得同之藩国。事遂施行。”又温峤为中庶子,献侍臣箴,甚见补益。又王珣启以桓谦为中庶子曰:“东宫之选中庶子,总管门下,尤不可不得其才。”《通典》
【诶居然提起我谭...开心,虽然三国志里好像不是这样】



后汉光武建武初,征伐四方,始权置督军御史,事竟罢。建安中,魏武为相,始遣大将军督之。而袁绍分沮授所统诸军为三都督。绍以沮授、郭图、淳于琼各典一军。魏武征孙权还,又使夏侯敦督二十六军。



晋太元六年,吴国尚在;隋开皇三年,陈氏割据;皆招罗俊乂,志相吞灭,此时犹不虑有失贤资敌,务以救弊为谋。今田悦之徒,并是庸琐,繁刑暴赋,唯恤军戎,衣冠仕人,遇如奴虏,岂比公孙述、诸葛亮之在巴蜀,孙权、陈霸先之有江南?固无范睢业秦、贾季强狄之虑,断可知矣。今若以人情因习既久,不能改更制度,并省内官,但且权停省外官别驾、司马及参军。州县额内官,约人户减县尉。其被罢者,但有德行才器,委州府长史搜择论荐,固亦不遗器能。如或渝滥,先坐举主,谁敢罔冒,以陷刑章。其有不被举论,但全旧名,任参常调,自当修进,更俟甄收,暂罢岁时,何负此辈。如柱国,后魏末置,并是当时宿德,勋成业崇,皆主重兵,宠贵第一。周隋以后,除授至多,暨乎国家,回作勋级,唯得三十顷地耳。又开府仪同三司及光禄大夫,亦是官名,还为人多,回作阶级。随时立制,遇弊变通,不必因循,重难改作。待戎车息驾,百姓稍康,欲增庶官,则复旧制。”




魏文帝南巡在颍阴,有司为坛于繁阳故城。庚午,登坛受軷,降坛视燎成礼,未有祖配。明帝即位,于太和元年正月丁未,郊祭,以武帝配天,文皇帝配上帝。以二汉郊制存焉。至景初元年十月乙卯,始营洛阳南委粟山为圆丘。诏曰:“曹氏代系,出自有虞氏。令祀圆丘,以始祖帝舜配,号圆丘曰皇皇帝天。郊所祭曰皇天之神,刘邵云:“宜曰皇天帝。”以太祖武帝配。祀称嗣皇帝。”十二月壬子日冬至,始祀皇天帝于圆丘,以始祖帝舜配。高堂崇表云:“按古典可以武皇配天。”鱼豢议曰:“昔后稷以功配天。汉出自尧,不以尧配天,明不绍也。且舜已越数代,武皇肇创洪业,宜以配天。”自正始以后,终魏代不复郊祀。孙权初称尊号于武昌,祭南郊告天,用玄牡。后自以居非土中,不修设。末年南郊,追上父坚尊号为吴始祖以配天。后王嗣位,终吴代不郊祀。刘备章武元年,即位,设坛于成都武担山南,用玄牡。二年十月,诏丞相诸葛亮营南郊于成都。
【关于祭天】



魏文帝受禅,追尊大父曰大皇帝,讳嵩,后汉太尉大长秋曹腾养子也。考曰武皇帝。以洛京宗庙未成,乃祠武帝于建始殿,亲执馈奠,如家人礼。按礼,将营宫室,宗庙为先,庶人无庙,则祭于寝。帝者行之,非礼甚矣。明帝太和三年,又追尊高祖大长秋曰高皇,夫人吴氏曰高皇后,并在邺庙。之所祠则文帝之高祖处士、沛国谯人曹萌。曾祖高皇、萌之子腾。祖大皇帝共一庙,考太祖武皇帝特一庙,百代不毁,然则所祠止于亲庙四室也。其年十一月,洛京庙成,则以亲尽迁处士主置园邑,使宗正曹恪持节迎高皇以下神主,共一庙,犹为四室而已。景初元年六月,群公更奏定七庙之制,曰武皇帝肇建洪基,为魏太祖。文帝继天革命,为魏高祖。上集成大命,宜为魏烈祖。于太祖庙北为二祧,其左为文帝庙,号曰高祖昭祧,其右拟明帝,号曰烈祖穆祧。其明帝时见存,造庙及称祖,当时之制,非前代旧规也。三祖之庙,万世不毁。其馀四庙,亲尽迭迁,一如周后稷、文、武庙祧之礼。吴孙权不立七庙,以父坚尝为长沙太守,乃于临湘县立坚庙,依后汉奉南顿故事,令太守奉祠。后又尊坚庙曰始祖庙,而不在京师。又以吴芮冢材为屋,未之闻也。于建业立兄长沙桓王策庙朱雀桥南。权疾,令太子祷焉。子亮立,明年于宫东立权庙曰太祖庙,既不在宫南,又无昭穆之序。蜀刘备称帝号于成都,立宗庙。备虽绍代而起,亦未辨继何帝为祢,亦无祖宗之号。及刘禅面缚降魏,北地王谌哭于昭烈之庙,则备庙别立也。
【关于宗庙】



丁孚汉仪:“乘舆绶,黄地冒白羽,青绛绿五采,四百首,长二丈三尺。诸王绶四采,绛地冒白羽,青黄去绿,二百六十首,长二丈一尺。公主绶如王。侯,绛地,绀缥三采,百二十首,长丈八尺。二千石绶,羽青地,桃华缥三采,百二十首,长丈八尺。黑绶,羽青地,绛二采,八十首,长丈七尺。黄绶,一采,八十首,长丈七尺。以为常式。民织绶不如式,没入官,犯者为不敬。二千石绶以上,禁民无得织以粉组。”吴孙权以无工刻玉玺,用金为玺,孙皓造金玺六枚是也。又有麟凤龟龙玺,驼马鸭头杂印。
【以无工刻玉玺,用金为玺,这么尴尬的吗...】


    
魏武帝遗诏:“百官当临殿中者,十五举音。葬毕便除。”文帝崩,国内服三日。蜀刘备,臣下发丧满三日,除服,至葬复如礼。此则魏蜀又异于汉也。吴孙权令诸有居任者遭三年之丧,皆须交代,犯者定大辟之科。又使代未至,不得告,告者抵罪。其后吴令孟仁闻丧辄去,陆逊陈其素行,得减死一等,自此遂减。
【想起了奔孙登丧的谢景】


鼓吹者,盖短箫铙歌。蔡邕曰:“军乐也,黄帝岐伯所作,以扬德建武,劝士讽敌也。”周官曰:“师有功则凯乐。”左传晋文公胜楚,振旅,凯而入。司马法曰:“得意则凯歌。”雍门周说孟尝君“鼓吹于不测之泉”。说者云,鼓自一物,吹自竽、籁之属,非箫鼓合奏,别为一乐之名也。然则短箫铙歌,此时未名鼓吹矣。应劭汉卤簿图,唯有骑执菰。菰即笳,不云鼓吹。而汉代有黄门鼓吹。汉享宴食举乐十三曲,与魏代鼓吹长箫同。长箫短箫,伎录并云丝竹合作,执节者歌。又建初录云,务成、黄爵、玄云、远期皆骑吹曲,非鼓吹曲。此则列于殿庭者为鼓吹,今之从行鼓吹为骑吹,二曲异也。又孙权观魏武军,作鼓吹而还,应是此鼓吹。魏晋代给鼓吹甚轻,牙门督将五校,悉有鼓吹。晋江左初,临川太守谢摛每寝,梦闻鼓吹。有人为占之曰:“君不得生鼓吹,当得死鼓吹。”摛击杜弢战殁,追赠长水校尉,葬给鼓吹焉。谢尚为江夏太守,诣安西将军庾翼于武昌谘事,翼以鼓吹赏尚射,破便以其副鼓吹给之。齐、梁至陈则甚重矣,各制曲辞以颂功德焉。至隋,亡。
【的确有很多鼓吹的记载...吕蒙周瑜甘宁什么的一堆...】


以上没有标明出处的均出自《通典》...原谅楼主的懒癌emm

侠恪 2018-01-26 09:56
发现自己越更越长...这比例真是……%……@#¥%@##¥%!#
先来跟大家请个假,我要出个远门emmm可能开学前几天才会更了,寒假作业也忒多了点
应该可能或许也许大概或者应当maybe会坚持更完的吧,感觉上就是个大坑qwq
《通典》还没有更完...眼睛就要瞎....
诶就这样吧,提前祝大家新春快乐(这也太前了吧,拍飞

当代轩冕 2018-01-26 18:27
蒋陵就在梅花山那块儿,同地的还有明孝陵,突然想起来朱元璋要仲谋给他守墓什么的

周瑾 2019-08-29 15:51
楼主的文……我从头到尾看不懂……尴尬了……

紫烟的家 2019-09-04 10:21
权君还盗墓,汗,感觉权君有时候很二,比如和张昭堵门

侠恪 2019-10-20 21:25
不是文啦,就是一个罕见史料大坑。好久没上JQ所了,我居然忘了我还挖了个坑在这里没更....都快两年过去了,我天.....

周瑾 2019-10-22 19:42
吓……楼主还在坛子里走来走去……我我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行吧 2020-02-05 18:05
看了孙权种瓜的故事之后,我觉得权仔挺欢脱的

穆逝随缘 2020-02-25 19:49
权仔真的是很可爱了,太好笑了点吧
不过真的不是因为江东这边鱼多,所以大家吃鱼吗


查看完整版本: [-- 【吐槽】一些有关孙权的罕见史料检索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SP3 Code ©2003-2010 PHPWind
Time 0.084121 second(s),query:2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