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精华区 银行 天赐良缘 阿瞒的黄金笼子 帮助 道具中心
主题 : [all权]指点江山 (EG)
吴文妮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17611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34
铜币: 4 枚
威望: 6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5(时)
注册时间: 2014-03-07
最后登录: 2014-07-26
楼主  发表于: 2014-03-15  

[all权]指点江山 (EG)

此文权仔一黑到底!不适者慎入!同时此文年龄设定不合原著,孙权最小。

孙权长叹一声,眼神飘渺,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抑或是在思念谁。

父兄相继离世,只徒留他一人在这凶险满目的江东独自支撑,孤王还当真是孤独呵,他每每在大殿上,瞧着一干臣下,竟没有一人是属于自己的派系,他,真的是孤掌难鸣。周瑜一直以来忠心耿耿追随大哥,立下不世功勋,可谓是一呼百应!军中无人不服。

吕蒙自追随周瑜以来,也早就划到周瑜那边去了,鲁肃是周瑜推荐入仕,再看顾、陆等江东士族,更是暗自观望,谁晓得他们那群家伙到底是何居心。

除了张昭他还能信任谁!还能和谁推心置腹?

大哥呀!你这一走,我可该如何是好?不是我不信任周瑜,只是纵使你和他关系非同一般,(军中传闻的那种“夫夫”关系),也难保他不会暗怀鬼胎,对我这新上任的主公直接刀剑相逼,要夺取我孙氏江山啊!至于周家部下吕蒙、鲁肃,士族陆逊之流更是出于恐惧,对周瑜小儿唯命是从!靠!他们谁还把我这个主公放在眼里!

为今之计我应当是要先下手为强!暂时不能和他们翻脸!待我将军权政权牢牢的握在手里,再说下一步计划,我看,就从离间鲁肃和周瑜开始,且让我在想想制衡的办法。

他来回走了几步后,孙权秀气的纤眉微微一挑,清俊的面容之上很快就露出了笑容,他急忙吩咐侍从将鲁肃唤来,侍从不敢怠慢,领命而去,不过盏茶功夫,鲁肃便入了后殿,鲁肃刚要拜,孙权忙上前扶起了他,笑的温柔而恭敬,道:“子敬不必如此,自不日前你我二人长谈,孤已将你视为兄长挚友,以后你我君臣私下见面尽管不要拘礼才是。”

鲁肃做斯文文士打扮,此刻听罢,爽朗道:“臣遵命便是了。”周瑜命人给鲁肃看座上茶,二人寒暄后,孙权笑得露出酒窝道:“子敬,此刻孤请你来此,你可知是何用意?”鲁肃抬眼看着坐上年轻而清秀的君主,试探着问:“恕臣直言,想必主公是为了争江夏,平山越,伐叛党之事而苦恼吧?”孙权微微摇头:“哎,正是,孤接任兄长大业不过半载,眼看我江东大业正自风雨飘摇,千疮百孔实是难以成眠呀!”

鲁肃心下腹诽想你还有周瑜等一干重臣为你撑着天地呢!你猴急的甚?周瑜念着孙策的情谊,吕蒙念着周瑜的情谊,陆逊又和吕蒙交好,(赤果果的XX恋),怎么看你都不吃亏,杞人忧天做戏给我看是为了啥?

此刻孙权身着玄色长袍,精瘦的腰身挺得笔直,他看鲁肃那波澜不惊的面孔就知道那混蛋在嘲笑腹诽自己呢!呵呵,当他不明白吗,鲁肃嘴上说和自己交好,但从心底里根本就不喜欢我这个吴候!他和周瑜是一丘之貉,待我大权在握时定要将尔等斩草除根,再培养我孙权的忠臣!大哥你莫怪我!怪就怪周瑜他功高盖主!结党营私怕是当真要篡逆之心!

孙权心里惊涛骇浪面上却越发笑的和善而美好,道:“知我着子敬也,孤是想着周都督一人在前线,又要征讨又要内治。实是难以周旋开来,朝廷这边又离不开张昭,你看子敬,我委派你和陆逊二人去辅助周都督可好,一来有你二人相助,吴军犹如猛虎添翼,二来你和陆逊一主内一主外,刚好可分担周都督的负担,为他争取更多的时间来讨逆。”

鲁肃静静听完,他没想到吴候对他竟会如此看重,忽然又对上孙权那秀气但不乏英气的面孔,不由的微微红了脸,觉得以往对吴候的轻视怠慢似乎很是不对,想来这不及弱冠的年轻人并不是自己所评价的那般羸弱不堪,便领命谢恩,若换了两年前,鲁肃定然会被孙权想办法除去,但现今东吴确实是需要周瑜一脉的辅佐,就连那吕蒙,也已非昔日吴下阿蒙了,孙权想起一年前和吕蒙的“劝学”之举,越发感叹时过境迁。

鲁肃拜谢,闲话不叙,而后君臣二人道别,鲁肃便领命回去收拾行装,过几日带队北上,在此期间,那孙权倒是越发安安分分的守在宫殿里头,每日游玩醉酒的,早朝也无甚建树,直到鲁肃、陆逊二人已确认上了路,他才忽然一改往日颓废姿态,带着一帮人马,直奔郊外狩猎,途经朱然府上将他一块叫上了。

到了猎场,二人甩开随从,眼见后面无人,他俩下马,孙权和朱然走出了茂林。孙权忽然道:"吕蒙和陆逊到底有多交好?"朱然道:"再怎么交好也不可能和周瑜那般交心,江东一族断然不会和外来的周瑜荣辱与共,肝胆相照,他们只盼着主公你能...."孙权秀美的面容一怔,仰首望天,轻叹道:"他们武力是推不翻孤的,就只能指望这江东大业能变成真正的“东吴”了,哈哈!岂非白日说梦!“接着冷笑:“我孙家的基业是万万不能断送在孤的手上的!"

朱然道:"那主公你的意思是?"孙权面沉如水,低垂着眼眸,道:"我委屈求全,派了鲁肃和陆逊同去辅助周瑜,你说这是否太过冒险了?"朱然默然半晌,仔细斟酌了一下该怎么回答,才道:"主公做的对!料想那江东一族只当是主上你特意抬举他们,如今陆家把这次出征当做千载难逢的掌权的好机会,周瑜在前厮杀,陆逊在后夺权,让他们两派先自行相斗,主公,依我看此招不但不险还端的稳妥之极。”

孙权道:"朱然孤只拿你当亲近之人,我想听你一句实话,若是我还要执意做下一步的计划,你会为我驱驰吗?哪怕后果是丢了性命?”朱然不以为然,哈哈一笑:“主上,朱然随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臣下一家受孙氏两代恩宠,如若连小命都吝啬,那还活着作甚。”孙权道:“有你这句话,孤也不怕了!不就是区区周瑜等辈嘛,孤定能拿下!”朱然道:“正是,那周瑜虽然算不世的帅才,但在臣看来若不是他仗着先主公的成全和庇护,焉能有他今日?”孙权默然,不由得心下难堪,回想起几年前不小心撞破那二人在屋内的情形,当时显然是大哥似乎在....强压周都督.......孙权囧......大哥哪都好,高大俊朗,英勇无敌,可他就是多情好色了些,那些情情爱爱哪比得上万里山河,那及得上孙家重任!哎,就是因为....孤知道周瑜是被大哥强行占有,才会后怕啊,孤若是周瑜焉能不反?不仅谋反还要把孙家男的阉了,女的卖了.....孙权继续囧,朱然也跟着囧......了好半天。

[ 此帖被菊花三弄在2014-03-15 20:06重新编辑 ]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1条评分记录
菊花三弄 威望 +8 2014-03-15 -
隐藏评分记录
吴文妮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17611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34
铜币: 4 枚
威望: 6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5(时)
注册时间: 2014-03-07
最后登录: 2014-07-26
沙发  发表于: 2014-03-15  
话说朱然陪着孙权一起囧了半晌后,他就赶紧和吴候二人商议了一番,便按照孙权的计策,亲自上门带着厚礼拜会陆绩,朱然不辱使命,总算是和江东士族首领联络到了阶级感情,同时又没有让对方读出主公真正的意图,令陆家只当是江东吴候体恤臣下,有意要化了以往的仇怨,自此陆家便会平步青云了呢。

后面的一切都没有出孙权的设计,听闻暗探来报,鲁肃、陆逊二人到的前线后,果不其然和吕蒙发生了间隙,要不是有周瑜镇着,说不定孙权当真可一捣黄龙!直接拿下兵权,调走程普、韩当等老将!可惜!可惜!又被周瑜给压制住了....

孙权不得不面对现实,除了屈辱的等待他实在没有其它的法子了,转眼间过去了两个月,周瑜平叛了山越,终于是凯旋而归了,孙权想,看来,想躲也躲不过了。

周瑜回来后,孙权设宴庆祝,群臣在大殿里是不醉不归,都正互相敬酒,年轻秀美的吴候端坐在位,一面领头向周瑜等功臣良将祝酒,一面分发恩赏,周瑜除了比起之前消瘦了些,精神看上去倒更加饱满了。此刻他俊美的面上一派喜乐,当真是容光焕发。

孙权仔细偷偷观察陆逊和周瑜的互动,却只瞧见他二人非常之融洽,看来陆逊和吕蒙的关系那是相当的牢固,更有可能周瑜、吕蒙、陆逊、鲁肃四人是在做戏给他看!好在江东士族绝无和周瑜联手的意思,否则纵使是出险兵孤也要先灭了他们!

孙权陪着文臣武将喝了几旬就借故退席,到了后殿屏退了众人他才难以自恃的踉跄几步,跌坐在榻上,哎!大哥,江东是成也周公瑾,败,也周公瑾!孤到底该如何?此次相斗周瑜又压制下去,虽他料想不到是我作梗,可。长期以往下去我大权旁落可要怎样翻盘?

正自寻思间,忽听外人来报说是周瑜、陆逊、吕蒙要求觐见,孙权心下骇然,面上不动声色,带着微笑自若道:“快快请进来。”而后三人先后而入,三位武将身材高大结实,孙权个头虽和他们差不多,可相比周瑜却单薄瘦弱的很,孙权一身玄色衣服,俊秀儒雅,一见周瑜拜见忙上去扶起,握着周瑜的手道:“大都督辛苦了,此次战役胜的何其威武,真乃吾东吴之福。”内心OS:我勒个去,啥时候凌统你们也给我争气呀!等孤把美洲狼打包扔掉后你等也要能补的上空位啊!

周瑜笑道:“主公过奖,臣等方才在堂上见主公身体似有不妥,便忍不住过来探视,还望主公见谅。”孙权纤细的眉毛一扬,满怀感情瞧着周瑜,周瑜心下一跳,故作镇定,孙权道:“难怪孤才离席没多久,诸位爱卿即刻就来探望,君臣若此,夫复何求啊。”对着吕蒙、陆逊也是点头称赞,内心深处却是万马奔腾,心说要是你们几个都死了死了的,孤的身体立马就好!

周瑜、陆逊皆是展颜微笑,而后四人各自入座,一时间每个人都不知该说些甚么好,气氛显得诡异而安静,那孙权自然是按耐不住的,他先是轻笑出声,随后优雅的甩了下袖袍,道:“孤听闻我东吴水师出捷不仅大获胜利,更是震慑寰宇,交战时持法有度,进退得宜,端的好兵法好军法,改日如若大都督有空,孤可要虚心求教才是。”

周瑜笑道:"都是主公你谬赞,臣不才只是竭尽全力报效而已。"孙权“哎”了一声,道:"大都督不必过谦,这些时日建邺街头巷尾都已传遍都督的神威,陆逊、吕蒙更加调军有为,孤只是可惜不能御驾亲征,随各位一起出力沙场,哎,惜哉....."

陆逊低垂了头,不知作何感想,那周瑜却停了停,又道:"若不是主公慧眼识才委任了陆逊、鲁肃二人,臣下断然不会胜的如此轻松,臣多谢主公的厚爱与栽培。“孙权心口狂跳,装作完全受了恭维的样子去看周瑜,却见他面容沉静,那眼光饱含深意和挪揄,孙权稳住心神,挥了下手,道:“哈,你说孤委派陆卿?实不相瞒孤其实也是在和文臣百官几次商议后才定夺的,大臣们举荐的,孤焉能不委任用以效力?陆卿果不辜负众臣的期许!”说罢对着陆逊越发直接表达喜爱和赞赏,陆逊抬手对视孙权道:“臣惶恐。”

周瑜见状,心下凄然,心道我和你何以至此,往日的时光难道当真一去不回?他望着孙权那张眉目秀雅,笑容可掬的脸,只想冲上去握着他双肩和孙权对视,想问问他,权儿,我周瑜为你孙氏赴汤蹈火十数载,为何你不信任我至此?你忘了少时那一声公瑾哥哥?如果你忘了,却为何要害我?害的我在不知不觉中陷落于你,如若不是这般,我早就远走高飞!离你这绝情之人远远的!

孙权哪里能想的到这周瑜的心思,自然猜不出他对自己早就情根深种,在他看来,周瑜满脸写着:我是逆贼!哦,不对,应当是:我是被压的逆贼这几个大字,他是整日惶惶不安,如履薄冰,生怕走错一步致使孙氏江山万劫不复,一个满心惶恐的新上任的主公,是无论无何都没心思去想那风花雪月的,因为他已然当自己是权利的主宰者,当自己是帝王了。而周瑜胆敢屡次挑战他的权威与尊严,在外不受他调令,如此种种现实的逼迫,导致在孙权温和无害的皮肤下,他的灵魂已扭曲变态了。

陆逊又和孙权假模假样的说了几句官面话,周瑜不想再听下去,便从中打断道:"主公臣有一事不明,还望主公直言相告。"面对周瑜无礼的打断,孙权只做无谓状,温和的问道:“但说无妨。”周瑜道:"臣下很是好奇,究竟是哪位大臣向主上你举荐的陆公子和鲁肃?臣事后定要多加感谢,要登门造访才是。"孙权淡淡一笑道:"当时大臣一齐举荐的,也分不出为首的那几个,陆逊之才人尽皆知,连孤也有所耳闻,果然还是我东吴地杰人灵哪。"陆逊本能的缩了下肩膀,看来这主公是顾左右而言他,把火苗都引到我身上来了。

周瑜笑道:"好,既然如此那臣下自己去打听便好,想臣下在外数月,实是想不到庙堂有人如此惦记臣下,倒也是件有趣的事,臣这好奇之心可是被吊的高高的了。"他又停下来,微微眯着眼睛笑道:"只不过……主公,待臣亲自登门去问,好似真的有点于理不合。"孙权终于变色,他板着脸道:"爱卿你…你真的要弄清楚?那好,其实都是孤的主张,只因为孤见你一人在外风雪交战,孤实在有点不放心,实在不能不提防着你在外出变故,若是受伤可就不得了。"他一笑道:"大都督如若要感谢孤,就哪天过来教教孤你行军打仗的妙法吧,听君一席话,那才叫身临仙境受益匪浅哪!"说罢孙权气势高昂的直视周瑜,丝毫没有怯意,他随即按了按额头,道:“孤方才喝酒过于急了,现下当真乏累不堪,诸位且请暂退,孤改日在设宴款待!”灯光照着他红红的脸,周瑜的眼睛,也在瞧着这张秀美红润的脸。他不禁瞧得痴了,他努力平复了呼吸,这才起身,带着无限惆怅领着陆逊、吕蒙退出离开了后殿。

孙权眼见他三人离去后,这才呼吸急促,白皙的脸蛋一片绯红,他秀美的眉毛拧在一处,低声道:“周公瑾、鲁子敬尔等贼子实是欺人太甚!”
  

  
[ 此帖被吴文妮在2014-03-16 11:35重新编辑 ]
吴文妮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17611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34
铜币: 4 枚
威望: 6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5(时)
注册时间: 2014-03-07
最后登录: 2014-07-26
板凳  发表于: 2014-03-16  
时光转瞬即逝,距宴请周瑜那夜已过了四日,期间荆州的刘表之子不战而降,而那刘皇叔当真是如丧家之犬一般,颠沛流离,一路带着百姓闻风而逃,曹操追兵则穷追不舍,势如破竹,大有一举歼灭刘备残军的势头,问题是,这刘备越逃是越靠近东吴的边境了,想必,此番群雄逐鹿的战火总会是烧至江东这边来的。

但孙权好似一点也没受到影响,无论大殿上文武百官如何争论谏言,他都是一付无关紧要,闭目养神的姿态,顶多偶尔摇首叹气,实在是令人无法揣测其意,这日孙权下了朝,在庭院里随意云步闲逛,正在兴头上时,那鲁肃来见,待人到跟前,孙权听见身后人一声“主公”,已霍然转身,挥了衣袖命他请起,鲁肃抬首望着主公亲切的笑颜,微微一愣,随即站起来。
  
孙权道:"子敬近来可好?"方才在大殿上孤瞧你好似神色疲惫,也不见你表态。"鲁肃道:"多谢主公挂怀,子敬在大殿上,说与不说实是毫无区别。"
  
孙权屏退左右,拉住鲁肃的手,向前走去,道:"你我君臣二人,私下里可不要拘礼,孤上次不是说说而已,近几日孤不胜其扰,那刘皇叔眼见是要迁至江对岸,东吴该要何去何从啊?"鲁肃笑道:"主公好似浑不在意一般,臣下妄自揣摩,其实主公已然有了决断,是否?"孙权道:"哎,孤年经智薄,哪里有什么主意。"鲁肃道:"恕臣直言,所谓主意,无非就是迎刘抑或拒刘,主公几日思虑后,真无决断么?"孙权苦笑道:"孤想在大殿之上你也都看得清楚,文武双方是辩的势同水火,孤不好择取呵,虽然知道你一直未曾表态,但真还没有想到此刻你能来与孤私下会面,爱卿既然已有了想法,何不先说与孤听听。”鲁肃道:“臣斗胆主上您是否想的是.....拒刘过江求援?若是如此臣定当遵从,无话可说。”这句话他还未说完,孙权的手已僵了,他缓缓的放下鲁肃的手,脚步也停了下来,他站在鲁肃面前。身子微微前倾,凝视着鲁肃的眼睛,忽然孙权竟然伸手推了鲁肃一下,他这一下来的何其突然,总之,鲁肃只"啊"的一声,人已傻了。
  
孙权笑道:"你看来虽瘦,身上的肉倒不少,啧啧,孤竟是推不倒你呀(推倒...吼吼)好了,孤累了,你可以退下。"鲁肃并没退下,反而一动不动,颤声道:"主公你这是?"孙权清俊的面容不带丝毫感情,道;"怎么孤难道已落魄到连就寝休息都要经过臣子的同意?"反手又是一挥袖。鲁肃的脸,看起来一片惶恐,颤声道:"臣下怎敢逾越?"孙权心酸道:"这话不错,但你提醒了孤,如孤这般羸弱的主公,想要得一知心人,岂非痴心妄想。"鲁肃垂首道:"臣。。。该死。。该死…."他突然抬起头,当他直视着孙权那双秀气却难掩雄心与意气的眼睛时,他整个心好似充满了活力,仿佛自己面前的是一只翱翔的苍鹰,只有令人仰视追逐的余地。

鲁肃神色变了变,苦笑道:"现在臣的确知道该死的是谁了。"鲁肃跪下,倾注了全部感情道:"臣虽是大都督举荐,但一心想的都是报效江东!为图江东霸业臣愿粉身碎骨不惧任何险阻,但臣知道主公你不会真的杀我的,您若要真的杀我,也用不着等到现在。"这鲁肃居然如此忤逆,开始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倒不是件容易事,孙权听了却一点也不开心,反而有些毛骨悚然。他怕自己逼迫的太急,反倒令鲁肃和周瑜.......毕竟孤在明,而他们在暗,把喉咙放在对方的刀上,可不算什么好事情。

鲁肃忽然道:"主公,臣愿意立誓!一生一世追随主公,肝脑涂地......"孙权极其认真的看着他,故作无奈而悲凉,叹道:"当真得子敬助吾,何愁大事不成矣?子敬啊,孤方才失态,还请不要见怪。"鲁肃红了眼眶,气氛越来越凝重,他感觉到呼吸渐渐发重,颤声道:"都怪臣以往愚钝,未能体谅主公的难处和决心!臣罪该万死,以后定当竭力出谋出力,报效主公!”
  
孙权道:"既然如此,子敬,且和我说说,对于刘备求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鲁肃道:"臣以为…。'他惆怅了一下,孙权见他愁眉不展,喃喃道:"子敬的意思是....接受刘备的求援。"鲁肃急忙道:"主公,如今曹操实力雄厚,早就有一统天下的志向,他会放着大好机会不用,而独独放过我江东,那刘备又何惧尔,根基浅薄,这些年来一直是四处投奔,曹操此次却放重兵追杀,按照曹操实力那区区刘备早该被他拿下了,却为何曹操不肯赶尽杀绝反而一路逼迫刘备往我江东逃窜而来?"   

孙权默然半晌,毫无惧色,突然笑道:"想那曹贼劫杀刘备是假,欲找机会挥师南下灭我江东是真,哈哈,哎,那倒不如就投降了吧,也好避免我江东百姓惨遭徐州那般的屠戮。"鲁肃也默然半晌,缓缓道:"主公啊,就算你仁慈为百姓,可你投降了,反倒是害了百姓啊,曹操是定要血洗建邺,以示君威,而且...."孙权还眨了眨眼,道:"而且如何?”鲁肃道:"而且如若主公投降!只怕会落了个身首异处的下场啊,像我们做臣子的,如果投降可以继续为官,就算不能继续仕途也可安身立命,可是主公你......却是决然没有活命的可能了啊。"孙权叹道:"子敬,这才是孤要听的话呀,以后要多向孤直接谏言才是。"鲁肃弯腰拜道:"臣遵旨!"

孙权继续道:"刘备,那依你的意思,是否该过江和刘关张会晤?”既然鲁肃会说出这些话来,只怕他多少还是有几分真意的,孙权自然有几分欢喜,口气更加的亲切,鲁肃斟酌了下,道;“正是如此,主公东吴必要先派人前去会晤,再定夺走向。"孙权微笑自若:“那依你看,谁是合适的人选呢?"
  
鲁肃掠过去,长袖遮面,低垂腰身,高声道,"臣不才愿领命前往对岸,必然不辱使命。"孙权道:"听说刘备近日新得了一军师,名叫诸葛亮,还是我东吴官员诸葛瑾的家弟,可有此事?"鲁肃道:"确有其事。"孙权长长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那就委派诸葛瑾前去不是更好,孤留你有大用啊。"他的手按在鲁肃的手背上,饱含期盼之情。
  
鲁肃回握孙权的手,道:"主公,万万不可,若是委派诸葛瑾反倒会令刘备等人误以为我东吴有求于他们,是主动想找熟人联络情谊,以图结盟,结盟是要的,但我方断然不可太过主动。否则就失了先机。”孙权道:"子敬所言甚是,那就依你而言,便....要劳你亲走一趟了。”他皱起秀气美好的眉,又轻轻拍了拍鲁肃的手,挤了挤眼睛,笑道:"那孤就静待子敬的佳音了,有子敬前去,那刘皇叔定照样乖乖合作听命于我东吴。"

鲁肃失笑道:"主公,切不可轻视刘备,想他根基尚浅都已有关于、张飞、赵云等猛将追随,如今又得诸葛孔明相助,其人绝非池中之物,其手段壮志非同一般,此次臣前去,能不能成事,可也要看对方的意思了。"其实他自己也知道,他这话说出口,孙权也未必会全然接受,果然,孙权道:"哦?还要看刘备等人的意思?"长长吐出一口气,笑着道:"简直可笑呵,他已走投无路,只能依附于我江东和孤联盟才尚有一线生机,却还要摆着所谓“皇室贵胄”的派头才行。"鲁肃道;"派头不但要摆,更要大大的摆足了,刘备靠什么在曹操等诸多乱世枭雄的夹击下生存的?就是靠的名声、傲骨和仁义,缺一不可啊,缺了他刘备断然是活不下去了。"

孙权道;"子敬言之有理,可是纵然你说的对,孤也要先看看他人马的实力才可,就算要结盟,也要看他们有没有实力,可否为我所用,可否能够相助,如若不然,就让他们在江对岸呆着罢,和他们刘氏“纸上结盟”就罢了。”鲁肃道:"那请问主上您要如何试探?"孙权笑了笑,道:"依孤看,子敬先去对岸邀他们那的使节代表过江,至于东吴这边孤自会安排文臣能人等在大殿之上,刘备的人如果能顺利驳倒通关,孤自然相见共襄大业,如连我东吴众臣都无法劝服,呵呵,那就让他回去吧,刘备的人马孤也不会打算迎接了。"

鲁肃情不自禁,面带喜色,道:"主公高见,臣下记住了!"孙权微微一笑,道:"但你也莫要着急,见了他们的面,说话多多客气些。"鲁肃思索了半晌,垂头道:"主上放心,凭臣的三寸之舌,定能带使节过江。"孙权笑道:'哈哈,天赐子敬于孤呀,原来知心人就在身旁,而是孤不自知。"
说罢握住鲁肃的手,向前行去。    

而后又说了几句闲话,那鲁肃便打算准备过江的事宜,离开后庭前,孙权嘱咐道:"子敬多加小心,有任何需要尽管说与孤听。"鲁肃笑道:"多谢主上挂怀,子敬一定会知无不尽,臣这就回去打理过江的事情了....."孙权点头,道;"很好,这一次孤心里别提有多受用,多高兴,从今开始你我君臣二人定要同心同德,不分彼此,子敬!保重!" 拱手拜别,鲁肃微笑,气度盎然的同样抬手相送,而后回身踢脚就走,孙权看着鲁肃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待看不见踪影时,他才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久久无语。
[ 此帖被吴文妮在2014-03-17 14:30重新编辑 ]
吴文妮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17611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34
铜币: 4 枚
威望: 6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5(时)
注册时间: 2014-03-07
最后登录: 2014-07-26
地板  发表于: 2014-03-17  
鲁肃过江的消息不胫而走,孙权带着几分忐忑与焦躁在江东一等就是数日,
曹郭粉 离线
级别: 一问三不知
UID: 10581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117
铜币: 1884 枚
威望: 269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2 个
在线时间: 204(时)
注册时间: 2012-02-29
最后登录: 2019-03-28
4楼  发表于: 2014-03-18  
角度很新奇,主攻的雄才大略和别扭劲都写出来了,
期待主攻怎么收复一个个大都督,
然后成就不世伟业的
崔崔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22420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8
铜币: 18 枚
威望: 18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时)
注册时间: 2019-10-07
最后登录: 2019-10-09
5楼  发表于: 10-07  

超级爱这篇文,隔几年来想到,终于又被我搜到了

"完全没有人爱我我恨你们" 的权权萌死了阿~~~>o<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验证问题:
斯基瞒是谁?(提示两个字) 正确答案:曹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