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精华区 银行 天赐良缘 阿瞒的黄金笼子 帮助 道具中心
主题 : 【曹丕x孙权】隔江
级别: 一问三不知
UID: 1488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66
铜币: 10057 枚
威望: 17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48(时)
注册时间: 2013-03-18
最后登录: 2019-10-20
楼主  发表于: 08-19  

【曹丕x孙权】隔江

管理提醒: 本帖被 菊花三弄 从 乱石穿空(衍生相关) 移动到本区(2019-12-09)



【1】
黄初七年,洛阳,夜。
曹丕在梦中一向睡不安稳,此时,他总觉得有人在盯着他看,他仿佛意识到自己进入了梦魇,便想努力地挣脱。
隔着层层帷幕,他倏忽睁开眼睛。“何人?”
寝殿十分安静,除去掌灯的小侍从,并没有其他人。“殿下,无人。”
曹丕坐起身,揉了揉眉心,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他自顾自地披上轻氅,从中庭走向殿外。
正是盛夏,无风无月,但也因此,天高云阔,广袤的星河就展露在曹丕的眼前,一览无余。
曹丕不自觉地想伸出手去触摸它们,手伸到一半,他便开始自嘲自己的傻里傻气。
不知怎的,他突然想知道在千里之外的建邺是否也能看见这同一片天空。
南方多雨,尤其是夏秋时节,时常阴雨连绵,但即便这样也是酷暑。
也许此刻的建邺也是湿漉漉的一片吧。曹丕心里这样想到,仿佛这样想一想就能感受到片刻的清凉。
他从未去过那里,对于那些地方的一切都是从书中或者云游四方的士子口里得知的。
一阵风来,从来不知道温热的微风也会像利刃一般尖锐。
曹丕感受到肺部的撕裂,忍不住开始咳嗽,咳着咳着他就坐倒在了殿前的台阶上,之后更是索性就这么躺下。仰卧在银河之下。
上一次这么做,好像是吴质、陈琳、刘祯他们还在身边的时候,共游邺园,日赏牡丹,夜观明月。
现在他有了这么美的景色,却也没有比以前更开心,朋友们都走了,天地越大反而显得更加形单影只。曹丕又开始了他那无人可比拟的感伤。
就这样,他直坐到东方鱼肚白,看见一点点彩色的朝霞时,曹丕才又面带微笑回去了。

注:曹丕《与吴质书》:每至觞酌流行,丝竹并奏,酒酣耳热,仰而赋诗,当此之时,忽然不自知乐也。谓百年己分,可长共相保,何图数年之间,零落略尽,言之伤心。顷撰其遗文,都为一集,观其姓名,已为鬼录。


【2】
孙权的案头摆着很多很多文书。
有一些他从来没看过,有一些他看过了却不想理睬,还有一些是他特意留下来因为想随时再看看,最后面的一个匣子里面放着的是他想看却在每次伸手的时候又摇摇头缩回手的文书。
臣子来报曹丕病逝洛阳的消息的时候,孙权正在写新诏。
听闻来报的片刻,他的笔头一顿,面色却未更改。“知道了。”随即将刚刚错写的字划掉。
明明前些时候还起兵广陵仿佛要和江东决一死战似的,怎么突然就去了?
孙权有些搞不懂,但也没有想太多。
这些年生生死死死死生生的事情他经历了太多。
先是看着父亲和阿兄在自己眼前过世,之后是大都督们的相继离开,周瑜、鲁肃、吕蒙……
更别提每一次战争中死去的江东儿郎们。还有他的敌人们,曹操、刘备、关羽、张飞……
对于死亡的感知他甚至有些麻木,至于曹丕,这个他都快忘了长相的人,又怎么样呢?
也许他更应该在乎的是此刻魏国会发生的变乱,或许此刻该起兵攻伐讨点便宜?
心烦意乱之下,孙权打开了放在案后的那个匣子。
里面放的正是曹丕写的典论还有一些诗文。
这还是曹丕用来和自己交换江东奇物的时候的相赠,上一次打开有三四年了吧,自从断绝了往来,孙权就再也没看过。
真是……以为自己写的东西很金贵么?哪里来的自信?孙权想着这个称帝的男人真是好生的自负。
所以才好骗。他随意地翻开曹丕的诗文,字不知道是他亲自写的还是旁人誊抄的,还挺好看的。
孙权嘴角不自觉开始上扬,随后开始发笑,直到笑到肚子都疼了,他骗过很多人,却没谁比曹丕更可爱。

注:《江表传》:文帝遣使求雀头香、大贝、明珠、象牙、犀角、玳瑁、孔雀、翡翠、斗鸭、长鸣鸡。文帝报使,致鼲子裘、明光铠、騑马,又以素书所作典论及诗赋与权。


【3】
其实曹丕心里一直有个敌人,不是自己的兄弟们,而是江对岸的那个男人——十八岁提领江东文武,建安十三年大破父亲于赤壁的孙权孙仲谋。
这种感觉很奇怪,父亲当着所有人的面夸奖孙权是个好儿子。那个时候自己已经26岁了。
其实意思应该有两层,一是孙权小儿虽然威猛但也只配当我儿子;二是,我的儿子要是能像孙权一般就好了。
曹丕心里飞过四个字:奇耻大辱!
父亲总是对自己不甚满意,倒也不是不满意,只是他看向自己的眼神比看向弟兄们的更加凌厉。
孙权也不过比自己大五岁,却已经可以和父亲两军相持了。
要是我……呸呸呸,我干嘛要和父亲两军相持?要相持也是和这个孙仲谋啊!
曹丕知道自己总是做一些很奇怪的事情,比如种种甘蔗,和别人battle剑术,而且好死不死的,都赖自己太喜欢写日记,别人都不用汇报,父亲一看自己近日的诗文就总会笑眯眯地问自己:子桓啊,最近,你活得很开心?
曹丕每当遇到这种情形,再开心也只能夹起自己高高翘起的尾巴,老老实实的回答:儿不敢。
难道隔壁的那个孙权就不会做这些事吗?曹丕的心里突然产生这样一个念头。
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曹丕于是暗搓搓招呼了一批细作,并且指挥他们去江对岸探查探查孙权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没几月,小道消息便纷杳而来。
“什么嘛……打老虎受伤还差点死了?”
“原来也是个酒鬼啊……还逼大臣一起喝酒,过分过分!”
“不说我都忘了,可是在合肥被我文远叔叔教训的要死,原来那边的小孩子都这么怕文远叔叔……”
曹丕一边吃着葡萄一边看着细作们的汇报一边吐槽。
这种人……也实在太不足为虑了吧。
曹丕心中的孙权瞬间从英明神武降为了一个普通青年,和自己差不多的普通青年。
但是曹丕却没召回那批细作,一直到夷陵之战的时候,孙权主动来向曹丕求好。
那个时候其实曹丕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高兴固然是高兴,毕竟自己刚刚称帝,没有想到承认自己地位的人会是他孙权。
但从内心里,就好像还没有和一直以来的敌人战斗过,对方就先行投降了。
没意思。

注:《三国志·吴主传》:“今封君为吴王,使使持节太常高平侯贞,授君玺绶策书、金虎符第一至第五、左竹使符第一至第十,以大将军使持节督交州,领荆州牧事,锡君青土,苴以白茅,对扬朕命,以尹东夏。其上故骠骑将军南昌侯印绶符策。今又加君九锡,其敬听后命。”


【4】
装孙子这件事对于孙权来说虽然算不上得心应手,但是的确没少干过。
一家三个兄弟,往往老二是最难做人的。这不,曹孙刘,自己就是这老二。
其实他们孙家上一辈的人是不爱装孙子的。
比如自己的大哥和周公瑾,一个呢是诈死谋取敌将后高傲的大喊“孙郎竟云何?”,一个呢是即使身负重伤也要巡视军营死也要撑起这份脸面。
可是那些锐气好像都在他们的身上消耗殆尽了。
连带着吕蒙、陆逊都跟着自己学会了怎么装孙子。
可是装孙子的目的不是真的成为孙子,而是为了日后的致命一击。
孙权接受了曹丕的封号,并且还亲自写了谢恩表。
不过别说,曹丕的品味还真是不错,他送来的华服、冠冕、车马都是一等一的好看,可是即便是这样,他也不会把孙登送到洛阳作为质子,但是也许……自己可以去一趟?

注:《吴主传》:帝欲封权子登,权以登年幼,上书辞封,重遣西曹掾陈谢,并献方物。


【5】
赵咨带着吴王的敬意出使洛阳的时候,曹丕阴鸷的目光里燃过几丝趣意。
殿下一共立着三人,奇怪的是赵咨右边这个人的气势反而更强,即便是他低着头,曹丕也能感觉到这个人一定在打着什么别的算盘。
他看着恭恭敬敬的使臣团,突然发问:“孙权……是个怎样的主公啊?”
沉默了五秒后。
赵咨平静的回答:“聪明仁智,雄略之主也。”
曹丕心里:明明是来求我还好意思在我面前吹牛逼?表面却也十分冷静的继续问道“那你具体给朕说说?”
曹丕发现自己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右边那个人的头微微抬了一下,和自己有过一瞬的对视。然而这一瞬太快太匆忙,曹丕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纳鲁肃於凡品,是其聪也……”
曹丕内心:这件事我知道,要不是周瑜帮你把鲁肃留下来,他早就是我大魏的人才了……
“拔吕蒙於行陈,是其明也……”
曹丕内心:这件事我也知道,还不是为了提拔寒门子弟对抗江东士族么……
“获于禁而不害,是其仁也……”
曹丕内心:你要是害了此刻还敢来我面前?
“取荆州而兵不血刃,是其智也……”
曹丕内心:背刺盟友这种破事也好意思提?
“据三州虎视於天下,是其雄也……”
曹丕终于点点头,内心:这点倒是很不容易,我也曾想过如果我是你家主公那般大,提领尚且没有安定的江南,恐怕也不会做得比他更好了。
“而屈身於陛下,是其略也。”
曹丕差点脱口而出:屈身于我?喂,能不能不要说这么容易让别人误会的话。
他掩饰性地轻咳了一下:“甚好,甚好。”
现在,赵咨右边的那个人眉眼带笑的看着自己,曹丕确定这次自己没有看错,他感觉自己受到了挑衅。
曹丕便直接嘲弄道:“吴王颇知学乎?”这一次他没有看着赵咨,而是看着他右边的那个人。
两个人的对视更长了。
他能清楚地听到赵咨说的每一个字作为回答,但是打心里来说,他现在并不想听。
但是赵咨却实打实的怼了他:“吴王浮江万艘,带甲百万,任贤使能,志存经略,不效诸生寻章摘句而已。”
曹丕却不恼怒,“也就是说,吴王也的确不会唱和诗文咯?”
赵咨:“这……”
曹丕看得清楚,赵咨有些心虚地瞥了右边人一眼。他的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命人将自己所编的书、诗集都抬了上来。
“朕心甚慰,昔日吴王劝吕蒙将军读书一事早已名扬四海,今日么,朕无所相赠,使者就将寡人的诗文集带回江东,供吴王好生观阅。若是有何感想亦可告知于我……毕竟做我大魏的王,不通诗书倒是显得不相称了……”

注:吴主遣使见《三国志·吴主传》


【6】
孙权其实挺烦心的,自从从洛阳回来以后。
本来是本着无聊的心情翻开了那一册册竹简,挑着跳着随便读了一些。
心里想的也是四个大字:“不过如此。”
他倒是明白了为什么众人都夸赞曹植的诗文而非曹丕的了。
曹植的诗文他是读过的,气势恢宏,辞藻华丽,江东的文人们却是比不上的。
至于曹丕的,都是些小事,什么今天看到一片落叶落在眼前,心里感觉很难过;又或者是以前种的柳树都不知所踪了,心里感觉到很难过;要不就是觉得文章是经国大业blabla,这对于一直尚武的江东来说,显得过分温柔了。
可是孙权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些细碎的事情却不知不觉得慢慢也填进了他内心的缝隙,连带着他都开始琢磨身边的小事。
他还记得今天在朝堂上的时候,冕冠上的流珠晃来晃去晃得他头都晕了,他竟然却在思考曹丕也戴着一顶冕冠,那么如果是他,会用怎样的言语去记录这一刻的眩晕的心情呢?
越读曹丕的诗文他就越觉得这个人的身上仿佛停留着两层时空间。
一层是现在,一层则是肆意的过去。
但是孙权是不一样的,他孙权的时间永远都是向前的,走向以后的。
他从诗文中读到的曹丕和他眼前的、传闻中的都不一样,好奇心促使他开始思考。
他也学着曹丕仰望星河,听乌鹊南飞时的萋萋哀哀的声音。
他也学着曹丕登殿远眺,感茫茫天地却皆非我识的悲哀。
他听闻曹丕说江北的葡萄和柑橘更甜美,便也托人买了送到宫中品尝。
很奇怪,孙权觉得他认识过很多人,这些人给他带来过胜利,带来过希望,带来过恐惧,带来过死亡,他们教他做一个君主做一个帝王,如何文治武功驾驭臣子,却从来没有人向曹丕一般让他希望从另外的维度去体验这日复一日本无常的生活。
真想和他多说几句话呀。
孙权的心中冒出来这个念头。
他回到殿中,铺开竹简开始写一些东西。
写着写着,笔又顿住了。
算了,就算写出来,他也会嘲笑自己的。孙权的面前又看到那天的魏王,促狭的笑容里有嘲讽和一丝看穿。难道他认出了自己?不,如果他知道我就是孙权……如果他知道我就是孙权会立刻拿下我。如果是我我就会这么做……况且这种境况下,即使相识,也只能是远远相隔的敌人而非友人。真没想到我孙仲谋还会有天真一念的时刻。
孙权叹了一口气,把还没写完的竹简同曹丕的诗文一起卷了起来,放置在案后,就此作罢。

几年后,孙权迎着秋末冬初时的西风站在广陵城头看江河纷甬,再远处是曹丕已经北归的军队。万幸之下,他让赵达算算吴国的国祚。
赵达掐指片刻: “曹丕走矣,虽然,吴衰庚子岁。”
孙权又问:“几何?”
赵达很老实地回答:“五十八年。”
孙权不语,在江风中静默了许久:“今日之忧,不暇及远,此子孙事也。”
他想到曾经读到过的一句话——自古及今,未有不亡之国。他读到这句话的时候是震撼的,没有哪一个皇帝会把话说的这么直白,况且他曹丕还是开国皇帝。孙权读懂了曹丕的冷幽默,也记得这般清楚,可是他一瞬间也想通了,曹丕其实说的没错。
孙权自知自己是个活得不太有诗意的人,但是当他说出这句话后却也有些洋洋得意,玩浪漫啊,我也会呢。

注:干宝晋纪曰:魏文帝之在广陵,吴人大骇,乃临江为疑城,自石头至于江乘,车以木桢,衣以苇席,加采饰焉,一夕而成。魏人自江西望,甚惮之,遂退军。权令赵达算之,曰:“曹丕走矣,虽然,吴衰庚子岁。”权曰:“几何?”达屈指而计之,曰:“五十八年。”权曰:“今日之忧,不暇及远,此子孙事也。”


【7】
这已经是曹丕第三次来到广陵了。
第一次是黄初三年的十一月,他分三路大军讨伐东吴,但是孙权临江拒守,自己却只能无功而返。
第二次是黄初五年的八月,他亲御龙舟,循蔡、颍,浮淮,幸寿春。九月,遂至广陵,赦青、徐二州,改易诸将守。
以及现在,黄初六年的十月。
他也曾写过不少隆冬时节的诗句,是北方的萧索,北方的枯枝,也有北方的清寒。
但是第一次他觉得原来冬天是这样的冷,这种冷是风入寝衣游离在肌体之上且久久无法挥发的彻骨寒冷。广陵的部署他从不用担心,旌旗连万里,气势雄峻。
只是,隔江望去,他也瞧不清江东的模样。
是夜,中军大帐的烛光下,曹丕反复地看着竹简上的文字。即使三年前二人两军隔江相持数日,他们仍然保持着联系。而今……收到孙权的信还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其实他们的对话比常人还要简单,总归就是问好而已。比如这样的:
……
“权顿首,甘霖降,久不停。青江满溢,会大暑,佳。想安善。”
……
“丕白,是岁,雪满洛阳,众墓成行,绿草萎黄。犹抱忧,力不次。想无恙。”
……
只看这些轻描淡写的字句,似乎从某种维度上来说,互相写信的他们并不是敌人,也没有过连年的对战,只是很久没有见到而互相思念的朋友而已。
当孙权把建邺的温润夏雨传递到洛阳的时候,曹丕则将冰洁的雪霁于下个时节送还给孙权。
这是只有他们彼此之间才明白的一种表达,山河悠远,却也能天涯共此时。
但是这种往来已经在一年前断绝了。毕竟身为人主,有的事情,做不得。
曹丕挑了挑烛火,想看得更清楚一些,因为经常的抚摸,个别字词已经略有斑驳。
突然,有部将来报:殿下,江东差人送来了礼物。
曹丕收起竹简,神色微动:“呈上来。”
一个精致的小匣子里面,装着厚饼两块,佳酿一壶,汤食两碗。
曹丕的眉毛一挑:“怎么?吴王是觉得朕没有东西吃么?”
来人赶忙否认:“不不,这次吴王是私下差小人前来,特意送给魏公子的。”
魏公子?是了,自己小时候溜出去远游倒是经常化名为“魏公子”。他孙权如何知晓?哦,定然是读了我的那些诗文了,这样一想,曹丕的心情好多了。
来人见曹丕不语,脸上便继续堆满微笑:“吴王听闻魏公子喜食甜品,特意供上江东特产,一为月饼,一位桂花酿,一为绿豆汤。”
曹丕也的确不知道这三者为何物,“有何来历?”
“月饼以天上明月为寓,意为团圆,红豆为馅,则意相思。”
曹丕不以为然:既已团圆又何来相思?不妥。
“桂花酿乃吴郡特产,这一壶乃吴王手埋,今次已十年有余,韵味无穷。且暖身,且暖心。”
曹丕点点头。
“最后这绿豆汤,本是酷暑难耐时解暑之饮,如今放了糯米薄荷,甜味津口,回味无穷。”
曹丕又是一抹嘲弄:还嫌朕不够冷吗?
那人又道:“却是解酒佳品。”
曹丕这才了解孙权的用意。
那厮突然凑近曹丕道:吴王还说,今夜月色尚好,想约魏公子隔江共食这三物。


【9】
孙权就坐在江边,置一小案几,放一酒觞,以及月饼、桂花酿、绿豆汤三物。
茫茫江水隔的是南与北,是不同时节的不同风景,也是他和曹丕。
然而茫茫江水隔不断的也是南与北,是不同时节仍有的同一片天地月华,以及,他和曹丕。
他自顾自的举起酒杯,仰头喝下,重复数次。
孙权并不爱吃甜食,却在这月饼中足足加了许多冰糖。
酒的后劲很足,混合着甜腻,让孙权的脑子有些混乱。
他开始自言自语,念一些有的没的的诗句,上下并不连贯,但那些分明却都是曹丕写的。
很快,他意识到这样并不好,并用凉极的江水拍了拍自己的脸。
“也只能这样了。”


【10】
曹丕系着披风来到江岸,江北和江南的风景并没有什么区别。
此刻他皱着眉头,心想虽然孙权还不至于在这些东西里面下毒弄死自己,但他却也真的不懂孙权的用意。
不过吴王倒也不似他想的那般不解风情,或者说吴地的风俗倒是很别致。
他轻咬一口月饼,绵密的豆沙入口,甘甜之味让曹丕很是惊喜。
就着酒壶品了一口桂花酿,桂花的香气扑鼻而入,清冽的口感很不一般,曹丕心头一暖。
所以此刻,你也在对岸喝酒么?
曹丕盘地而坐,眼睛看着江岸的点点灯火,不时有孤雁鸣叫的声音,他闭上了眼睛,月色尚好,何与共呢?
他起身走向江面,想到前几日军士说水面结冰的事情,舟船实在难以前进。便信步踏了上去,果然。
曹丕这样想着,如果他就这样一步一步走到江对岸,孙权该是何种神情?
可惜了这壶好酒。
曹丕手一倾,桂花酿尽覆在冰面上,一时之间香气四溢,他慢悠悠地开始吟诵:“朝与佳人期,日夕殊不来。嘉肴不尝,旨酒停杯。寄言飞鸟,告余不能。俯折兰英,仰结桂枝。佳人不在,结之何为?从尔何所之?乃在大诲隅。灵若道言,贻尔明珠。企予望之,步立踟蹰。佳人不来,何得斯须。”
曹丕知道来使还在四周,便笑着说:还请来使告诉吴王,魏公子有诗相赠。

注:《三国志·魏书·文帝纪》:……冬十月,行幸广陵故城,临江观兵,戎卒十余万,旌旗数百里。是岁大寒,水道冰,舟不得入江,乃引还。
《三国志·吴书·吴主传》:……然犹与魏文帝相往来,至后年乃绝。是岁改夷陵为西陵。


【11】
又过了很多年,孙权也老了,置放在案头的竹简也越来越多,大有遮住他的床榻的趋势。
每次群臣来见的时候总是战战兢兢,害怕那些竹简突然倒塌砸中他们的帝王。
这些竹简大部分都是孙权写的,但是他却无人可予。
有一些是批大臣的奏章,但是那些大臣早就先他一步而去了。
有一些是责群臣的诏书,但是他知道一旦发出去就又会满朝风雨。
只有一小堆是他自己的东西,那是他的秘密,那里面是他慢慢的写着的自己的生活,也都是给一个人的信。
孙权每次写完都会开心一点,可有时候也会更加苦恼。
孙权写了每次地震的时候自己害怕而担忧的心绪,但是他却不能和任何人倾诉。
孙权写了自己少年时和弟兄一起猎春的时光,那真的很美好啊,却映得今日的寂寥。
孙权写了身边的每一个熟悉的人,他暗暗观察,暗暗描摹。
孙权写了庭院中的枯树,不知道哪一年的雨水可让它复苏。
孙权写了吴郡越来越多的甜食和水果,他觉得并不比魏国做的差。
孙权写了风。
孙权写了花。
孙权写了雪。
孙权写了月。
孙权还写了蒋山梅花甚美,也许自己应该把陵寝安置在那里。
“可是子桓,这次隔得已经不是一条江了。还有这数十年来寄声浮云往不还的时间啊。”


【12】
孙权终于在七十岁的时候终于读懂了曹丕二十岁和三十岁时的忧愁。

别日何易会日难,山川悠远路漫漫。
郁陶思君未敢言,寄声浮云往不还。
涕零雨面毁形颜,谁能怀忧独不叹。
展诗清歌仰自宽,乐往哀来摧肺肝。
耿耿伏枕不能眠,披衣出户步东西。
仰看星月观云间,飞鸽晨鸣声可怜,留连顾怀不能存。
——曹丕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1条评分记录
菊花三弄 威望 +8 12-09 -
隐藏评分记录
侠恪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21208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37
铜币: 6 枚
威望: 9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3(时)
注册时间: 2018-01-13
最后登录: 2019-10-21
沙发  发表于: 08-23  
DD楼主!!!!没想到还有活人在JQ所诶,太不容易了
周瑾 离线
级别: 八卦百事通
UID: 22313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206
铜币: 784 枚
威望: 326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21(时)
注册时间: 2019-08-17
最后登录: 2019-12-15
板凳  发表于: 08-27  
我也没有想到除了我还有人耶~~~原来我不是在唱独角戏……
周瑾 离线
级别: 八卦百事通
UID: 22313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206
铜币: 784 枚
威望: 326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21(时)
注册时间: 2019-08-17
最后登录: 2019-12-15
地板  发表于: 08-27  
楼主文笔真好,不过好虐啊……呜呜呜…虐哭
级别: 龙套帝
UID: 22238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27
铜币: 9 枚
威望: 5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5(时)
注册时间: 2019-07-20
最后登录: 2019-12-09
4楼  发表于: 08-28  
在lof见过这篇呀,原来就是夹馍同鞋!
楼主文笔真好,趣味而带着凉凉的哀伤,又不太浓烈,有时会觉得写太过了反而不美。

我也喜欢笔友组,更心水二楞子那种画风就是了(偷笑)
紫烟的家 离线
级别: 龙套帝
UID: 21899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35
铜币: 2 枚
威望: 67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4(时)
注册时间: 2019-01-19
最后登录: 2019-09-16
5楼  发表于: 09-04  
冷CP
级别: 一问三不知
UID: 1488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66
铜币: 10057 枚
威望: 17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48(时)
注册时间: 2013-03-18
最后登录: 2019-10-20
6楼  发表于: 09-04  
回 1楼(侠恪) 的帖子
哈哈哈要努力活跃!!!!!!!!!
级别: 一问三不知
UID: 1488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66
铜币: 10057 枚
威望: 17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48(时)
注册时间: 2013-03-18
最后登录: 2019-10-20
7楼  发表于: 09-04  
回 4楼(身高一米七) 的帖子
谢谢呀!!!我觉得笔友组很迷……不 准确的说是孙权很迷 我以前是他的黑 但是近些天来不知道为什么越黑他越爱他 我可能有毒 但是我只想当丕仔的佞臣说好话哄他开心hhh
级别: 一问三不知
UID: 14885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66
铜币: 10057 枚
威望: 17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48(时)
注册时间: 2013-03-18
最后登录: 2019-10-20
8楼  发表于: 09-04  
回 3楼(周瑾) 的帖子
结局注定无法欢乐哈哈哈哈哈 我也想写轻松搞笑的 努力尝试中!!
级别: 龙套帝
UID: 22238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27
铜币: 9 枚
威望: 51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5(时)
注册时间: 2019-07-20
最后登录: 2019-12-09
9楼  发表于: 09-06  
回 7楼(卤兔肉夹馍) 的帖子
这个吗,我也不特别是权粉,和对笔友(划掉)文帝的心态一样,权黑看多替他不平起来。权仔的黑点我无法也不反驳,但是为黑而黑的就太过,不举栗子以免得罪,总之后来逼呼之类都不看了。

文帝于我也是一样,起先路人,现在喜欢他任性闹别扭的样子(啥!),仍不是丕粉,但对丕黑不能忍。

“从前有个二百五——曹丕诗传”大约是我对阿丕起好感的重要因素之一,之二则是土里巴唧梨花带雨的于滨老师…虽然扭三是那样地黑阿丕…(离题)也不是一见钟情哦,我看了两遍才看出于老师的美(遮脸)
描述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验证问题:
你们是来打仗的是还是来什么的?(提示两个字) 正确答案:调情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