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精华区 银行 天赐良缘 阿瞒的黄金笼子 帮助 道具中心
主题 : [丕植] 未央
级别: 八卦百事通
UID: 2150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249
铜币: 4 枚
威望: 566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279(时)
注册时间: 2010-10-31
最后登录: 2021-09-13
楼主  发表于: 05-15  

[丕植] 未央

菱芡覆绿水,芙蓉发丹荣。柳垂重荫绿,向我池边生。曹丕落了笔,流觞曲水间取来一爵,抿入一双薄唇。
公子敬爱客,终宴不知疲。清夜游西园,飞盖相追随。
酒酣耳热,并席连舆,清醴金觞,丝竹管弦。
宴饮终了,众宾客各自散去,曹植却仍意兴未尽,缠着曹丕继续这吟风弄月的雅兴。

明月澄清景,列宿正参差。秋兰被长坂,朱华冒绿池。
潜鱼跃清波,好鸟鸣高枝。
既然有酒,那人便总有写不完的诗,这兴致一上来,文思便如泉涌,连他的兄长也常侧目。曹植那桃瓣似的面庞如有梅色点绛,已有几分醉意的眼神迷蒙地望向他的阿兄,曹丕仰头喝下那佳酿,有一滴顺着喉结落入衣领,也落进少年的眼眸。
刚成年的少年举止里尚有些孩子气的娇憨,也不知那媚态之所起,究竟是因那清涩的甜酒,还是因他看着阿兄时那颗青涩的心。
年长几岁的曹丕看着身边微醺的曹植,又何尝没在忐忑呢。转眼间他已是二八年华,出落得高挑俊秀,论理不该把他再当个孩子了。可曹植偏偏在他面前流露这些温柔小意,不知是少年心性,还是刻意为兄长而做的小儿女之态。
曹丕不敢乱想,总怕自己会错了意,兄弟间相处尴尬。可是他又无从闪躲自己的内心,那孩子哪怕轻轻蹭一下他的衣服,他心里都会情潮涌动……
那是他的亲弟弟啊。曹丕暗自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狠命摇了摇头。他不敢想,他的眼神、他的笔锋,只敢落在周围的声色犬马之上。
弦歌随风厉,吐羽含征商。嘉肴重叠来,珍果在一傍……可那玉盘里的珍馐,又哪及眼前人这般秀色可餐。
偏偏曹植却还故意凑近了他,呼吸在他耳畔像一阵风,温温热热的,几乎要灼伤了他,乱了他的心怀。
原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曹植似心有灵犀般说了这句,斜睨着他的阿兄,头轻轻倚了过去。
曹丕心里一惊,还是怕了。小时候怎样搂着他、抱着他,那时没有存着这样的心思,便没有顾虑,可是现在,到底是什么,让哪怕一点亲昵的举动都令他慌神。
子建,你醉了。”曹丕慌忙推他,那孩子却是愈加纠缠。曹植的手指滑过曹丕的衣领,神色留恋得不行。兄长却取了宝剑,抽身凭栏躲开他的纠缠。
长剑舞起时,曹丕衣襟微敞,下颚上划过一粒汗珠,这模样入了少年的眼,就全成了诗人的灵感。
日月既逝西藏,更会兰室洞房。
华灯步障舒光,皎若日出扶桑。促樽合坐行觞。
主人起舞娑盘,能者穴触别端。
曹植眼神里仿佛有无数飞花,随着曹丕舞剑的身姿,却全然不顾这分明是欲斩桃花的剑,硬是继续把那些唐突的词句吟诵出来。
腾觚飞爵阑干,同量等色齐颜。
任意交属所欢,朱颜发外形兰。

任意…交属所欢…… 所欢……
放肆!我是你的兄长,不是你淫词艳曲里的倡优。”曹丕沉下脸来,挥剑过去,曹植躲开的一瞬间,簪缨落地,乌发如瀑般垂下。虽是醉了,功夫却毕竟没忘,他敏捷地接住曹丕的剑,将剑锋引向别处,顺着这个姿势去握住曹丕的手。手探入他的衣衫,抚上兄长坚实的胸膛,又沿着胸膛向下。
裳解履遗绝缨,俯仰笑喧无呈。
曹丕愠色未消,腾挪躲开曹植的纠缠,心道这小孩年纪轻轻,怎得这般轻狂。两人的衣裳都已凌乱,这厢端方秀朗的公子已被旖旎的氛围染上了风尘气息,可那人明艳的笑靥却又偏偏那样无辜,让曹丕拿他没办法。哪怕言辞再厉,仍是心软了,到头来心头一紧,还是宠着他,纵着他。
览持佳人玉颜,齐举金爵翠盘。
少年的手抚上兄长的面庞时,曹丕心跳加速,感觉到酒气迫人,更迫人的怕还是那孩子青涩却大胆的心思。不,他现在不是孩子,而是吟风弄月的三公子。诗人的辞藻含着情,铺叠到这个份儿上,分明不是对哥哥的撒娇,而是对恋人的求欢。
太过分了,曹丕闭上眼睛,他的忍耐也是有极限的。
暧昧的动作让曹丕实在无法自持,反手揽过曹植。宝剑当啷一声落地。
朝采其英,夕配其实。
采之遗谁。所思在庭。

他的手猛然收紧在曹植的腰间,身子贴近了才知,两人腰间血气上涌,都已灼热得不行。他的唇齿在对方的脸上磨蹭着,勾到唇瓣,再探进去痴缠。
御巾裛粉君傍,中有霍纳都梁。唇齿之间染了他的气息,不知是鸡舌还是酒香甘冽。
芙蓉含芳,菡萏垂荣。

双鱼比目,鸳鸯交颈。

曹植的腰带被曹丕扯下来,滑落到地上,就着这姿势把曹植缓缓按下,草木摇落,露水沾裳。微喘的气息对上那张被欲望染红的脸,烟波茫茫,川流汤汤。
阿兄……也喜欢我,是不是?”曹植攀着他的颈项,双腿缠上曹丕的腰肢。
俯折兰英,仰结桂枝。此刻他愿为雨,愿为云,愿为朝露,愿为花鸟,只盼兄长伸手将他捉住,将他采撷。
你说呢?”曹丕有些无奈地轻叹了口气,食指在他鼻子上轻轻刮过。他怕曹植躺在他身下硌得慌,便解了披风垫在他下面。暮色里凉风徐徐,曹丕的怀抱却温热得紧,裸露在外的肌肤颤抖着贴向彼此的时候,夜晚也把曹植的脸染上更鲜明的欲色。曹丕伸手摸着曹植娇艳欲滴的脸,水里倒映着他们的影子,云雨洪池,瑶台之下。
星汉西流夜未央,短歌微吟不能长。
曹丕的狼毫笔端柔软地划过曹植如缎般滑顺的背,那些对着夜空写下的关于思念的诗句,他如今只想一字字写在子建的身上,再将自己慢慢覆上,把那一滩墨迹晕染。
“萍藻泛滥浮,澹澹随风倾。”
他从宾客走后的几案上捉来一壶葡萄佳酿,美酒浇注在那些墨色晕染的诗句上,顺着曹植光滑的背向下流淌,将端整的诗句都浸润成了醉意和情欲。曹丕的手顺着这少年身上的曲水流觞再向下抚上两片臀瓣,去到某处幽暗的、艳诗丽赋此时都去不了的地方……
“五音纷繁会,拊者激微吟。淫鱼乘波听,踊跃自浮沉。”
曹植不由得心里小鹿乱撞,原来阿兄情动起来,也如他这般诗性大发,愿陪他发疯,做这罔顾纲常的轻浮游戏。他生涩地急着想去迎合,却被曹丕按住,耐心地抚弄了半天,才终于舍得进去。
“嗯……”曹植咬着唇,眼神迷离,汗水打湿了脸颊,诗句变成了破碎的呻吟。
“都这个时候了,子建还有吟诗作赋的雅兴呢。”曹丕舔弄着他的耳朵,谐谑地逗弄他,腿间也更探得深了些,让少年唇边的吟哦更加不成调。
二人的身影在草木间晃动浮沉,待到几番浮浪之后,曹丕将曹植翻过身来,叼着他的唇瓣喂了他一粒葡萄,还颇为关心地问了句“疼不疼”。曹植佯装嗔恼地推了推他,却抛给对方一个更加灼热的眼神。曹丕原本想好好怜惜他,却被他勾得只想更加长驱直入势如破竹。葡萄酒打翻了洒在地上,葡萄被揉碎在二人唇齿间,榨出更多甘美的汁液。墨色和酒渍被风吹干,只有汗水和露水在肌肤上,因着发狠的动作而染上更多风月,愈发痴情,盘桓惆怅。
“进者何人齐姜,恩重爱深难忘……” 哪怕被顶得狠了,曹植仍紧紧攀着他兄长的背,发出些细碎的微吟。
“无微情以效爱兮,献江南之明铛。虽潜处于太阴,长……寄心于君王。”情到浓处,他忽然一阵恍惚。仿佛年月都从他身边抽去,把他抛到某个未名的荒野。他痴情,他妄想,他是离笼的黄雀,却不愿飞出多情公子的视线之外。
岁月如驰,百年易逝。乐往哀来,斯乐难常。
曹植觉得他忽然理解兄长那些意味深长的话,可是他的心思,兄长会懂吗?兄长又怎么明白,那洛水之畔含情凝涕的妃子,正是被他误解、被他放逐的诗人。
昔为同池鱼,今为商与参。
往古皆欢遇,我独困于今。
三十年倏忽而过,天真烂漫的他终究变得像兄长那样,莫名地忧来无方。
曹丕换个姿势抱着他,边吻边抱怨他怎么这般不专心。曹植伸出一根食指,放到曹丕唇边,让他狠狠咬自己一口,好告诉他一切都不是梦。
曹丕哭笑不得:“我刚才那么卖力气,你还嫌不够起劲儿是吗?”虽是这样说着,他却当真执起曹植的手,把手指头一根根放进口中,一边舔舐着,一边注视着他。
“有美一人,婉如清扬……”曹丕抬起曹植的脸,让他看着自己,让他记住他如何被爱,如何被占有。他是多情的君王,情不知从何时而起,可他知道,那是一往而深的,只属于曹植一人。他用力爱他,狠狠爱他,想把自己的爱深深镌刻在他身体里,云消雨霁后仍叫他不能遗忘。
这不是正合了他曹子建的心意吗。
他愿做子桓的情人,子桓却想做他的知己,想把他们写入文章,写入永恒,写入经国大业,不朽盛事。
只是做他曹子建的知己,又哪里是那么容易的呢?孤独是诗人的宿命。前尘后世最懂他的,唯有杯中美酒。
趁着少年的时光难得,良宵需珍重。曹植从恍惚中回来,吻了吻此时专注地爱着他的兄长,默默把头闷在曹丕的肩窝。他抬手看着皓腕上被风吹干的诗句。
今日乐,不可忘,乐未央。(完)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明月如卿 离线
级别: 一问三不知
UID: 24877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44
铜币: 2198 枚
威望: 113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3(时)
注册时间: 2021-08-19
最后登录: 2021-08-30
沙发  发表于: 08-21  
二位公子好雅兴啊,刺激,好文艺的车车,没设置威望太好了,555,新人看帖不易,楼主什么时候开新文啊,这对兄弟好有爱的说
描述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验证问题:
你们是来打仗的是还是来什么的?(提示两个字) 正确答案:调情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