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注册
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精华区 银行 天赐良缘 阿瞒的黄金笼子 帮助 道具中心
主题 : 【肃肃风引周瑜番外】泠泠七弦
文钺桂 离线
级别: 蚂蚁狐狸狼
UID: 2209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338
铜币: 13371 枚
威望: 1635 点
贡献值: 0 点
栗子面窝头: 0 个
在线时间: 13(时)
注册时间: 2019-05-18
最后登录: 2024-04-14
楼主  发表于: 2023-11-26  

【肃肃风引周瑜番外】泠泠七弦


在柴桑等地操练水军时,条件不像在吴郡这么好。周瑜,一位爱琴的雅致公子,会想尽办法在自己的军营里添置“闲杂”物品。现在,他们正在紧锣密鼓地在赤壁备战。先是一张普通的仲尼式古琴,再是这一张竖箜篌。
竖箜篌在江东可不多见,它披着汉代织锦罗衣,其上彩绘红绿相间,尤以朱红做底。彩绘有几人歌舞奏乐,头戴软帽,脚踏锦绣。它据说是西汉时期贵霜国之贡品。
管他是哪来的呢。周瑜心想,是个宝贝,能抚之便好了。这珍稀玩意儿,小乔都没见过,下回要拿去给她看看。竖箜篌体积小,放在男人面前颇显得渺小了;但在女子身上一定会刚好合适。
周瑜又看了看手边砚台——那是鲁肃在建安九年赠予他的手作。其上雕刻庐江居巢夜月,意在周鲁二人皆为江西人,二者又亲如兄弟,对对方家乡的情况了解甚多。鲁肃没能把这砚台亲手赠予周瑜,而是雕琢好后托信使随着竹简快马加鞭送来。
居巢田地肥美,沼泽泛滥,如今已成曹操屯田。鲁肃的雕刻也是记忆中的样子——湖波荡漾,万千水道,汇于巢湖。圆月如盘,刻在这砚台上平整如新。
“都督,”一人这时来报,见周公瑾抚摸鲁肃所赠砚台,不由得感叹鲁子敬与周公瑾之谊深厚,“鲁子敬及诸葛孔明来见。”
周瑜笑道:“快快请进。”
“还有一事……”那人连忙要说,鲁肃自己先掀营帐闯入,说:“小乔夫人已乘船渡过流沂渡口,不出几日便会到达柴桑!”
“小乔?她来做什么,太危险了!”周瑜竟又不那么欣喜了。鲁肃让他坐下:“你倒是也让小乔关心你一些,上次咳嗽还没好全,我可担心了。”
周瑜不理他,去迎外面有礼的诸葛亮,准备进入今天的讨论正题——他们已经把大江日夜变化的水位进行了测量,各个石矶可靠岸之处都做了标记。水位的升落会影响艨艟吃水,更会影响战船的晃动程度,而这个晃动程度与战士们上下跑动有直接关系。
胜败有时就在一两秒之间。这个吃水量可不是一个小事。
待周瑜鲁肃二人入座,诸葛亮也坐下,方才道:“近来天气有转暖趋势,依亮观察,水位潮汐将会升高八尺三寸。倘若天气继续转暖,可能水位还要更高些,待亮继续观测。”
诸葛孔明表面运筹帷幄、云淡风轻,实际上却是个异常谨慎精细的人。其他人与他相比,倒是要粗疏许多。周瑜也非常信任这位才高八斗的谋士,他盛赞诸葛亮“奇才”。
周瑜便道:“甚好。今日入夜戌时,可以让吕蒙派十几精兵去试验一下,用漏刻计时。”
诸葛亮马上接上:“那我让关将军的人马也去左石矶处测验。”诸葛亮果然是心思缜密,严谨异常、不甘示弱,处处为自己主公谋利。
“两拨人马水性不同,还是一起罢。我多派些人马,左右都测验便是了。”周瑜笑道。
他们又谈论了近一个时辰,其间没有喝一口水,三人谈得口干舌燥,却仍不知疲倦。
“报——都督!”
周瑜问:“又如何了?”来者只道是有带着主公金印的持节人,要来询问进来军晌之事。前部大督周公瑾总是有很多政务要忙的,诸葛亮和鲁肃只好退出去,又去观察水面了。周瑜心想主公都到了柴桑防地,怎么还要托人来查账?不过周公瑾与孙仲谋向来兄弟相称,他没多想什么,就道:“待瑜去拿账本。”
今日,冬日午后的阳光刺眼,江上一时无风,竟然有一丝闷热。这让穿着冬装的文士们都颇感觉热了起来。和诸葛亮打招呼的刘备军士纷纷问:“军师,您的羽扇哪里去了?”
鲁肃惊讶:“这可是仲冬时节!”
诸葛亮看了看天上灰蒙蒙的一片穹空:“今岁确实是有点怪异呢。”
……
(接正文柒拾贰章)
只听得孙权冷冷道:“周瑜,不要以为汝乃我兄长之友,便可有恃无恐,不尊元老。”
周瑜跪下行臣子礼:“瑜并未有半分不敬之心。”
听到周瑜跪下时膝盖与地面发出的闷响,鲁肃的心都要碎了。
“这军饷是怎么回事?”孙权又问。
周瑜从怀里不知怎么地兜出了一卷记账的书卷,呈给孙权:“是瑜不清楚程公、黄公的军队概况,所以擅自克扣了军饷,请主公及二位将军责罚。”
“还说不是不敬!”程普上前一步,想要动武,被黄盖拉着。
孙权收回佩剑,对众人道:“如众卿所见,左右都督确有嫌隙,不过皆是公事所致。还请众卿不必担忧。孤已下誓,与老贼势不两立!”接着他便命众人散去,他甫挥袖,所有人便悻悻散了。
“大都督,这,不可能是大都督做的事!”陈武素来与周瑜交好,因他们二人是同乡,又都是前线将领,防地不远,他第一个为周瑜抱不平。
“大都督……”吕蒙、凌统等小辈只能默默地在后面发声。
营帐内,周瑜空对灰帘,昏暗的光照进来,粒粒尘埃漂浮,空气中安静得令人发指。
他疲惫地将兜鍪一块块卸下,身体却并没有感觉轻松很多。他只穿着中衣,把兜鍪和披风规规整整地摆放好,然后坐到琴桌前面去。
他抚摸琴弦,却一个音也弹不出:“仲尼啊仲尼,天下竟只有你与吾为侣了吗?”
孙伯符死后,周公瑾成了孤标。尽管他才气翩翩,潇洒风度,但世人皆知“曲有误,周郎顾”,他是一位那么完美的人,凡人不敢与他相称,唯恐成为他之陪衬。今日遭同僚猜疑,主公质问,换了谁心里都不好受,更别说是周公瑾了。
他想去寻鲁肃,他的手抚在七弦上,将弹欲弹。指节晃动,却迟迟下不了决心。
他唤道:“子敬……”后又唤逝去的故人,再想想小乔,可惜如果不真的叫出来的话,是不会有人听到的。
男儿有泪不轻弹!
更何况,现在曹操大敌当前,孙权也道是公事所致,不影响抗曹之决心。好在这一点是如此一致的。他深吸一口气,站起来,穿上直裾,绕上方巾,戴上佩剑,又出了营帐去。
“都督!”吕范、徐盛路过,唤了他。军中后辈,对周公瑾没有不服的。周瑜向他们回礼,又去探士兵训练情况。大敌当前,真正有血性的战士是不会受到方才那一幕所影响的。周瑜对此很满意,又看到鲁肃在帮他阅兵点将。鲁肃这时候却穿着行滕了,尽管他穿的和将士一样,周瑜还是认出了他。
有些人要向周瑜透露黄盖、程普等老将军的动向,周瑜道:“不必了。”他有眼睛,有耳朵,自己会看、会听。
老将程普黄盖,更加卖力地在整顿军队,冬天里甚至热得汗流浃背。
按照计划,今晚要迎接北上的使者是子羽;如若是子羽顺利回来,明天凌晨,黄盖就要火烧攻袭曹操军队!
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周瑜责备自己原来真的花了两刻钟在踌躇不定,犹豫不决,所有人都在紧锣密鼓地备战,励志一鼓困曹瞒。
是仪平安回来,带来曹操“但恐汝诈耳。盖若信实,当授爵赏,超于前后也”之语。大小乔也秘密乘船而来,她亦像这战士一样,身着紧身衣物,唯恐被敌人所察。
“小乔!”周瑜唤她,立马为她披上了自己早已捂暖的貂裘。
小乔得知周瑜景况,泪眼婆娑:“郎君受苦了,恕妾来迟。今夜请您好好休息备战。”
周瑜想,江东之地真是奇幻,为什么即使在最不开心的时候,仍有极佳之人陪伴着呢?
(接柒拾叁章)
凌晨,即使五更过去三刻,在这深冬里也还是没有到天明之时。不过周瑜也早早地起床了,他甫一掀开帐子,便看见鲁肃担忧的脸。
“但请子敬和主公放心。”周瑜忽然就笑了,他笑起来真可谓是倜傥风流,“一个晚上来寻我,一个早上在此候着我,真当我是什么易碎的陶鬲么?”
鲁肃闻言,亦笑,拉着周瑜的手说:“非是陶鬲,而是玉琮、铜钺。”
描述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验证问题:
曹刘生子下一句是什么?(提示五个字) 正确答案:当如孙仲谋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